震中国航,回家的路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15年第14期

  尼泊尔震后,关于中国公民撤离问题,朝向两个极端。

  第一时间,是爆表的民族自豪感,据说在混乱的加德满都机场,各国公民手足无措,身陷恐慌无助,唯有中国公民只需出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即能从特殊通道乘坐本国航班回国。

  情况瞬间反转,作为承担尼泊尔撤离工作的国内航空公司,中国国航被“揭发”临时涨价,一群滞留加德满都机场的中国公民站在写有“中国国航我要回家”的横幅前,抗议国航拒绝让他们登机,这张抗议照在国内互联网上广泛传播,民众哗然,国航陡然从中国公民的强大后盾变为发国难财的黑心企业。

  比地震破坏力更大的,是人心的震动,一阵喧嚣后,随着全部中国公民安全撤离,人们也终于可以理性看待这次尼泊尔撤离和国航风波。

  真相远非网络传言和几张图片能解释清楚,作为除滞留者外最接近地震一线的国航,他们在震后经历了哪些惊险,又要应对什么样的突发情况,旁观者或许永远也无法亲身经历和体会到。

  夜航珠峰

  4月25日午后,成都风和日丽,下午2点15分,中国国航西南分公司现场指挥中心接到已经飞抵加德满都机场上空的CA437航班机组打来的卫星电话,被告知机组无法与加德满都机场塔台取得联系,尼泊尔在4分钟前发生8.1级地震,7分钟后,指挥中心与加德满都营业部核实完灾情,指示CA437返航。

  与此同时,另一架准备从加德满都飞回成都的国航CA408航班正在登机,地震让飞机跳出轮挡障碍,导致机身擦伤,飞机必须紧急检测评估,十几名已经上机的旅客被要求下机等候,乘坐当天CA438和CA408航班的旅客被滞留在机场,更多在地震中惊魂未定的中国公民和其他国家公民正在蜂拥前往加德满都机场的路上,局势失控。

  在国航,很多老机长都认为加德满都机场是世界上最难飞的机场之一,从成都起飞,要翻越整个青藏高原,还要翻越喜马拉雅山脉,而加德满都机场又地形复杂,天气多变,尤其是夜间飞行,两个多小时的航程,只有拉萨一个备降场,运行难度、保障难度都非常大。

  等到25日晚上7点,加德满都机场终于重新开放,CA408航班通过检测,126名旅客安全飞回成都,这也是地震发生后第一批回国的中国公民,但原定下午返航的CA437仍未确定航程,这趟1987年便开通的航班在将近30年的生涯里,从未夜航,考虑到旅客滞留的压力越来越大,国航最终决定让两名经验最老道的飞行员夜航珠峰,带回了另外126名回国旅客。

  在境外遭遇这样重大的突发事件和混乱,对于国航来说,这两趟航班的安全起降,只是他们一连串困难的开始,更何况,一切困难都是不可预知的。

  于是在当天下午3点,国航已经启动了应急程序,应急领导小组组长、国航总裁宋志勇主持召开应急会议,北京总部各部门总经理全部到场,京外7个分公司则全部视频上线,研究包括调整航班计划与运力、部署各项救灾运输保障和旅客安置措施等诸多棘手问题。

  25日CA408和CA438两架常规航班起飞后,国航抽调了一架空客A330宽体客机和一架空客A319飞机在成都双流机场随时待命,并在当晚10点以空仓状态起飞一架空客A319前往加德满都接回滞留旅客,以客舱空舱状态,从成都双流机场飞往加德满都,在26日凌晨5时29分接回了第一批滞留旅客。

  随后几天,国航采取了飞机从成都携带物资和救援人员前往加德满都,再从加德满都运载滞留旅客回国的策略。26日早上7点,国航CA058航班搭载救援人员67人,物资20吨,从北京首都机场飞出发往加德满都,下午3点,搭载198名旅客从加德满都机场起飞回国。27日,常规航班CA437也遵循了这一原则,搭载61名医疗救护人员和物资出发,满员旅客返回。26日一天,已经有530名旅客通过国航飞机返回,是当天在尼泊尔运送乘客最多的航空公司。

  地震发生时,CA408机组成员正在做航前准备,在等待起飞的五个小时里,他们一边在断续地余震中检查飞机,一边努力让自己淡定,空姐们还要一直整理妆容,执飞机长彭俊峰在安全返回双流机场后发了一条微博,他说:“感谢大家关心祝福,我们已平安带领大家从尼泊尔加德满都归来!我们都经历过汶川8级地震的考验,有着丰富的经验,精湛的技术,绝对的把握保证大家的安全,飞行全程双机长在座,乘务组安抚受惊吓的旅客,今天,作为中国飞行员,我们为自己点赞……”。

  不计得失

  4月26日飞往加德满都的CA437航班还在中途,下午3点,加德满都发生7.1级余震,为了尽最大可能尽快接回滞留旅客,机组经与指挥中心联络,还是决定继续向前飞,但下午5点到达加德满都上空时,余震导致加都机场封闭,飞机不得不返航。这也是网传图片中,中国旅客横幅上的那趟航班。

  指挥过多次重大运输保障任务的国航副总裁、总运行指挥官刘铁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航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高原机队,已经实现高原安全飞行50周年,并做到了365天24小时全球运行,尼泊尔地震发生后,只要对方机场处于开放状态,国航就有足够的能力在不影响正常航班运行的情况下,用最短的时间把滞留旅客运回国内。

  但是,加德满都机场只有一条跑道,各国飞机都在集结,任何航空公司均无特权,需要不断与机场沟通,而各国旅客都在滞留,大多惊魂未定、情绪失控,因为余震,机场反复开放和关闭,航班基本无法按预期起降,场面一度失控。

  震后,国航在官方微博上首先发布的信息是“凡持2015年4月25日零时前购买国航涉及加德满都航班的客票,可于6月24日24时前办理免费改期和退票,不收取任何相关手续费。随着机场局势恶化,国航将应急预案简化为”认票不认人“,只要持有国航机票,都能排队登记,先到先走。

  一边是无法回国的旅客,一边是与安全和时间搏斗的国航,一边是国内众说纷纭的舆论环境。4月26日起,”航空公司发国难财哄抬票价“的消息竟不断发酵,甚至传出有国航工作人员现场卖高价票被打。

  对此,国航加德满都营业部经理张雪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事源于4月26日上午一位工作人员在机场引导一位不会订票的老太太帮其订票,却引发周边一些未买到票的滞留者的不满,开始谣传国航工作人员卖高价票。

  4月27日下午,执行CA408任务的航班在飞行过程中接到指令,加德满都机场停机位已满,无法降落而不得不返航,国航表示,一架大型飞机在青藏高原上空徒劳飞行一个往返,这样的经济损失当时没人去计算,而国航作为国企,在当时不会因为计较成本而放弃接回旅客的任何机会,更不可能会借地震去多赚一点点机票钱,他们同时表示,只要是通过正规渠道花高价买到的国航机票,拿出付款凭证,国航将一查到底。

  根据国航提供的数据,从地震发生截止至4月30日,国航共在加德满都安排了13个航班,运走旅客1712人,是日常运行量的两倍,他们的工作虽然有不完善之处,但已尽最大努力。

  25日的CA408航班重新登机时,尽管机组人员和旅客一样经历了大地震,同样惶恐,但在旅客进仓的瞬间,他们努力展现出镇定自如的一面,有旅客说,”一见到你们就感觉已经回到了家,这样的感觉真好“,这是最让机组人员感动的话。

  本刊记者 邵丽凡

赞 (0)

目录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