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论,VC新战术时代

来源:中国企业家 15年第9期

  李论宣布离开合力投资时,身边的不少小伙伴表示惊呆了。

  他正站在一个黄金时刻点上。过去30个月,李论在合力投资完成了包括好贷网、小马购车、爱尔威、500家在内的17笔早期投资布局,17个项目无一早夭,均在2014年8月前完成了B轮乃至C轮融资,且接盘方多为华平、DCM、顺为资本等一线基金,项目的平均收益达到8倍。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时,李论却挥挥手再见,离去意味着他将放弃项目的投资收益,以及此前积淀的品牌效应。

  为了朋友们聊天方便,他在上海开了家日料店,日料店里放着一张黑板,他与创业的朋友们可以随时激情澎湃的思路碰撞。

  此时已是深夜,有朋友端着小酒杯跟他念叨“你现在离开,真的是亏大发了”。“不亏”,李论从吧台里探出身,递给朋友一盘烤银杏——离开合力投资时,他交还了在创业项目中占有的董事会席位。17个被投项目中,11位创始人跟他说“Adam,我会为你个人保留一个董事会席位,你是创业团队中的一员”。这也许是对一个投资人最极致的赞美,他觉得,这样就不亏。

  创业者们评价李论——有关键时刻的节奏感,他能为创业者“踩一脚油门”,也可以关键时刻“踩一脚刹车”。2014年,李论投资了小米装。创始人想做一套标准化的精装修解决方案,他邀请阿玛尼设计师提供方案、统一培训工人,并集中采购原材料。由于工人的初始培训成本高,项目初期也不能达到批量采购的价格标准,创始人在“装一套,赔一套”的煎熬中度过了几个月后,开始有意识地收慢业务节奏。

  这是一个考验商务sense的时刻,如同租车行业最初的跑马圈地时期,摊子铺的越大,亏损越高。唯有越过了临界点,规模效应才会显现。

  在自家的日料馆子里,创始人告诉李论,“如果按照现在每天涌来的业务量,我至少要再培训50个工人,成本太高了,所以上周的几单我没接。”李论手一抖,三文鱼片多蘸了芥末,呛得眼泪流了出来。一向温和的他,语气有些激动,“业务模式已经跑通了,也证明规模化是有效果的。既然你的路对了,烧钱就不是乱烧。你按照自己的节奏去接单,我一定可以帮你融到下一轮的钱,不会让你断粮,我个人也可以借过桥贷款给你”。

  李论成立的新基金命名为熊猫资本,他请“动漫网红”张小盒的创始人陈格雷为基金设计了一只熊猫卡通形象。憨态又俏皮的熊猫与李论不仅神似,且高度形似。李论打出的口号是“熊猫资本,把你当宝”。他在北京投资了一个名为越狱空间的孵化器,入口处是一道仿古的铁门,意在每次创业都是一次炼狱。

  越狱空间只面向金融行业的创业者,他希望能以行业深度介入的方式提供更多的创业帮助。他画了个三纵一横的投资路线图,车、房、供应链B2B,都是他看好的风口,而金融的创业则会带来上述行业交易模式的变化,从而真正革新行业。

  李论是那种想着“总要留下点儿什么”的典型天蝎座。一双小儿女出生在美国,他不爽给孩子起个美式的标配名字,遂自己动手把下一代的姓改为“LiLun”。他对这种创意很满足,“以后我的后代,都可以知道自己的起源在哪里”。对于职业轨迹,他的选择亦是如此。早年他做过新东方的老师、创过业,2012年他的公司被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收购,实现了财务自由后转身去做投资。他要尝试点儿新的玩法,留下自己的印迹。眼下国内VC行业的作战方法,还在效仿三四十年前美国人发明的打法,无论LP与GP的利益分配机制,抑或项目的退出机制上。李论相信,在五年以内VC的战术将被变革掉,被众筹众包等替代。

  “现在的众筹模式玩的太粗糙,流动性差。有人在产品众筹平台上参与众筹了一块表,两年时间过去,表没做出来,钱也收不回来了”。他正试图搭建一个流通机制灵活的众筹平台,融资1000万元的智能硬件项目,由经验丰富的天使投资人领投30%份额,另外700万元额度标准化为50万元/份,由众筹者参与买入。如果几个月后项目有了2-3倍的回报率,可以由下一轮投资人接棒此前的众筹参与者。

  李论不相信早期投资是一个依靠运气成就的行业,他笃信方法论的优越性,“过去几年红杉和经纬的成绩好,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运气好,而是战术先进。这个行业的人普遍有个问题,就是对自己错过的好案子,不愿意再去深聊,但红杉会不断地开会反思、复盘自己当时的决策;经纬的老大也一直跑在一线,不断地寻找市场的感觉”。

  这几年,见过不少一线投资人自立门户的他感慨良多,因为一个好的投资人并不必然会成为一个好的基金管理者,创立新基金常常会分散他们的大量精力。

  李论设想的熊猫资本是一家平台性公司,类似于黑石与KKR的模式,GP公司本身是投资平台的管理者,顶级的投资人可以在平台下设新基金,同时获得GP公司的股权,平台可对接管理VC、PE、合投基金、股权交易平台、众筹平台等。

  文_本刊记者 林默 编辑_袭祥德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