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翔,仰天大笑出门去

来源:中国企业家 15年第9期

  高翔经常过着每日一城的生活。这天中午他从广州飞到北京,开完N个会之后入住酒店,已是凌晨两点。

  “做投资绝对是个体力活。”高翔有些疲惫。拍照时,摄影师让他摆出激情活泼的表情,他想想已经好久没有这种表情了。晚上,他在朋友圈晒出一张潮味十足的照片:头戴红色假发,身穿宽大的白T恤和黑色苏格兰裙子,翘着兰花指仰头祈祷……算是重温。

  2013年10月,他和张震、岳斌创立高榕资本——一家专注于TMT领域投资的VC机构。在新锐VC中,高榕资本的创始人团队可以称得上豪华。高翔和张震曾是IDG的明星合伙人,岳斌则是IDG的VP,其最经典案例是在小米手机尚未公布时,他便通过技术分析推导出雷军要做的事情,做成PPT拿给雷军看,后来成功投资了小米。

  无论从地域还是性格方面,三人都相当互补。张震具有领导风范,做事雷厉风行;高翔亲和力强,说话慢条斯理;岳斌更偏技术,言语不多。高翔偏居广州,侧重南方市场,张震、岳斌则身居北京,主攻北方市场。目前第四位合伙人赵涛则深耕上海、杭州市场。

  不到两年,高榕资本已经完成两期美元基金,一期人民币基金共计超过6亿美元的融资,成为目前规模最大的VC2.0基金,并且招揽了一支豪华的LP队伍——包括腾讯、阿里巴巴、分众传媒、小米科技、搜狐、360等30多家知名互联网企业创始人。相比传统VC,他们出手相当快。一般来说,300万美元以下的项目,两人就能拍板,300万美元以上的须三人同意。而对于重大项目,他们往往集体出马。由于常以集体形象出现,有人戏称之“高榕三剑客”。

  有意思的是,这个精英VC团队,也偏好精英创业项目。过去一年多,他们投资了爱屋吉屋、蘑菇街、贝贝网、小米手环等30多个项目,项目创始人要么在大公司洗礼多年,要么属于连续创业。他们试图寻找那些可能做成10亿美金甚至100亿美金的公司……

  离开IDG的绝大部分时间,高翔不是在看项目,就是在看项目的路上。一年多马不停蹄的奔走,IDG的日子已经很遥远了,但他仍然对跟周全、杨飞等人告别的一幕记忆深刻。

  那是2013年秋天的一个早晨。高翔早早来到办公室,收拾好东西,随后敲开了周全的门。见张震、高翔去意已决,周全没有再设置任何障碍,“最不希望看到你们出去了又做的不好,如果做的不好,还可以回来。”高翔回忆说,那感觉就像是长辈看到孩子长大了要出去闯荡江湖一样。他们至今和IDG保持着良好关系,有些项目双方会一起合投,周全本人也是高榕资本近30多位个人LP之一。

  其实,张震、高翔和岳斌最初并没打算彻底离开这个奋斗12年的平台,而是希望在内部创新,但最终被否决。

  最近两年,移动互联网浪潮席卷全球,巨头公司越来越大,但他们发现传统的投资机构并没有与新富阶层合作太紧密,“应该与这些人重新建立联系,让他们参与基金是一个方法,这些新财富阶层的钱也需要打理。”高翔说。

  谈及离开的原因,高翔说:“我们没有出去真正直面过竞争和压力,也不知道LP到底每天挑战我们老大什么,只关心项目该不该投。你没有完成这个行业的所有环节,实际上是不完整的。我们的行业地位还可以,人脉也多,但再过五年到我们40岁的时候,竞争力可能会下降。”在做出最终选择的时候,高翔的忧虑来自于外部环境的变化。

  “人一旦起了某个念头,让他放弃挺难。何况我们相信这个是有价值的。”高翔感叹。两天后,三人一起辞职。高翔微信签名档写着:仰天大笑出门去。

  决定作出得很快,三人来不及做任何单飞准备。10月8日,他们第一件事就是去上海见一位朋友推荐的律师。从律师那里,才算对基金成立的步骤、运作过程、注意事项、LP关心的条款等内容有了系统了解,随后基金启动。

  第二天开始融资。很多人告诉他们新基金融资很难,他们也没有融资经验,最初的预期是几个月募到一亿美元,先拿到一半,再过几个月搞定全部。

  他们先拜访了一批有资源、有能量的互联网江湖大佬,在拜访了20位左右成功创业者之后,一半的钱解决了。这些人又推荐了一些投资机构。2014年1月8日,他们完成第一期两亿美元的募资,7月8日又融到3亿元人民币。

  其实,他们是在一种懵懵懂懂的状态下完成第一期融资的。由于之前很少与LP打交道,他们刚接触LP时,只是一股脑的把自己要做的事说出来。令其欣喜的是,他们获得很多支持。

  “我们基本上没有遇见谁说有困难、付不起的情况,他们都很帮忙,有的还介绍其他基金的朋友,这是整个过程中最开心的事,说明过去十几年大家对我们还比较认可,很多朋友基本上喝个酒,聊聊天,听我们讲完做的事,就投了。”高翔说。

  Founder’Fund(创业者基金),是高榕资本打出的一个标签。这与传统VC以投资机构为主要LP明显不同,也是高翔、张震头脑中,对新一代投资机构最为重要的一个设想和理念,即在基金运作过程中,LP与VC、创业者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

  在高翔看来,成功企业家担任基金的LP,一下子打通了项目来源、投后服务、资本退出三个最重要的环节。

  高榕资本有三分之一以上的项目与企业家LP有合作。在投后管理方面,他们也会调动LP资源为创业者提供帮助。比如,考虑到Avazu创始人石一很年轻,他们就介绍91无线前CEO胡泽民做Avazu顾问。LP发现不错的项目,可以参与跟投,甚至将来可能收购。对高榕资本来说,项目被LP并购,多了一个高效退出的途径。

  最近,高榕资本已经完成第二期美元基金3.62亿美元的募集,此次募资仅用1个多月时间,总认购金额超过5亿美元。据说,最忙的时候,他们一天接见了七轮LP。

  在VC2.0时代,VC的融资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创始人调动资源的能力。一期融资顺利并且所投项目不错的话,二期募资时LP会主动跟过来,形成一种正向循环。

  一次有媒体采访高翔说:“你们是微VC”,他不解:“我们怎么是微VC呢?我们管理的资金超过6亿美元,已经是一个规模比较大的VC了,你们不能以人数来判断VC大小。”

  未来,他们依然会保持20人以内的团队,“我们不希望人太多,招进来的人都能够适应这儿的文化,等我们几个退休了,其他人也能合在一起发挥作用,把好的东西传承下去。”

  高榕资本运行的两只基金各有分工。美元基金投的是以A、B轮为主的项目,也会投少量C轮项目。人民币基金主要投两类项目:一是种子期、天使期项目;二是创始人只想拿人民币投资,并希望在国内A股市场上市的TMT项目。

  自己做基金之后,高翔才体会到运作基金的繁琐,但他相信,几个合伙人长期积累的经验,会把高榕带到一个快速健康赛道:“我们都完整地经历过资本市场一轮波峰和波谷的发展过程,知道在市场好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在市场不好的时候应该怎么做。”

  在项目投资上,高翔打了一个比喻:投资人好比站在一个很远的地方眺望一座大楼,要能够看清楚它的大致形状或位置,具体细节不重要。他觉得,看清方向的能力需要练,前提是要看足够多的东西,必须亲自跟创业者聊才有感觉。过去一年,他和搭档与几百个项目负责人进行过深入面谈。

  看准方向之后,要找到一个靠谱的团队。“人的变化太多了,不是见几面就能了解的,但‘靠谱’是可以判断的,通过他过去的经历,可以证明这个人是否诚信、务实、有能力等等。”

  在高榕所投项目中,马佳佳的女性社区APP“High”赫然在列,获得了千万元天使投资。

  “马佳佳感觉不是那么靠谱啊?”

  “大家可能对她有一定误解。她其实是她这个年龄段中非常聪明的一个人。她做成人用品时,充满争议,但不可否认她在营造个人品牌方面的成功。你会发现,她做新公司之后,某种程度上是在往后退。她对自己的定位和判断非常清楚,这在90后女孩身上很少见。”在高翔眼中,好的创业者一定有自己的方法论和判断力。

  碰到好的创业者,他会很激动,比如Avazu创始人石一。石一主要做海外市场的广告生意,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高翔每次和石一见面,都是从晚上八九点开始,一直聊到凌晨四五点钟。“如果创业者不让你兴奋,你想想两个大男人怎么有那么多话聊?”高翔笑着说。

  两年前,石一从法兰克福大学辍学,回到上海组建了一个60多人的团队,做一个海外广告平台。两年后,高翔惊讶于Avazu的成长速度,这让他意识到海外市场是接下来一个趋势——中国市场竞争已经非常激烈,但海外还有很多国家比中国互联网落后。

  在高榕资本启动当天,签下了Avazu项目。高翔告诉记者,其实在那个时间点,Avazu并不缺钱,主要是大家很投缘。

  不过,盘点高榕过去一年多所投的项目,可以发现精英创业者和成熟团队居多。这与雷军的投资思路有点类似。

  高翔直言,在今天互联网创业时代,精英创业者越来越多,他们能够聚拢更多资源,相比之下草根创业难度越来越大。“现在很难像过去那样,给你一个车库,就能闷头做出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了。当然我们也会去挖掘一些有潜力的草根创业者。”

  即便如此,投资仍然充满不确定。作为投资圈一名老兵,高翔感慨,做投资必须要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否则会崩溃。“很多事情从投的那一刻起,就不受你控制了。一般企业发展好的时候,不会找你,只有不好的时候才来找你。我们开玩笑说,你没投一个项目时,经常在市场上听到它的好消息,投完之后,总是听到它的坏消息。”

  文_本刊记者 陈曦 编辑_袭祥德

赞 (0)

目录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