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大革命

  每年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都群贤毕集,大家来这里的目的,都是嗅一嗅明年商业的味道。第十三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尽管话题多元,最突出的还是雷军与董明珠之间的隔空对战引发的火药味。

  四年做到700亿、即将冲刺1000亿的小米,与20年做到1000亿的格力,两家企业截然不同的成长路径、发展模式、未来估值,在这一刻,以一种戏剧化甚至激烈的方式强化了本次领袖年会的主题:不一样的增长。

  几乎没有哪个企业家会否认,外部世界的变化,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对传统产业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行业影响或观念冲击。

  过去,企业之间竞争,核心有三个,一是扩大规模、降低成本,二是强大的渠道控制力;三是技术创新,产品升级。

  今天,对企业发展来说,规模已经不是制胜法宝,甚至对手是谁都不再重要,因为你不知道谁会突然跨界成为你的强敌。什么最重要?服务,或者说用户体验。

  未来一家企业如果仅仅制造和出售一件产品,没有附加的服务,没有联接网络,无法生成大数据,它的价值和估值都会大打折扣。相比实物本身,未来服务更具价值,用户更具价值。

  尽管执掌着一家重资产央企,中国航空工业集团董事长林左鸣对此却很清醒。他在领袖年会上说,今天单纯满足人的物质需求(或生理需求)、体现为实物价值的物化商品逐渐减少,而品牌、体验、文化、艺术等主要满足人们心理需求、体现为非实物价值的非物化商品爆发式增长,服务业在GDP中的比重越来越大,制造业也在向服务化转型,即便是实物商品,往往也因为满足人们心里需求的信息要素容纳于其中而价值倍增。

  就连在农业、养殖业摸爬滚打几十年,特别接地气的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都体会到了用户价值的重要性。他在演讲中说,再也不能简单地从规模上求发展,以前新希望每年增长一百多亿销售,现在看来简单的每年增长一百亿、两百亿,一点用也没有,“产品要向最终消费者迈进,要考虑怎么样联系最终消费者。”

  面对互联网,去年传统企业大佬们最初很焦虑,现在则已经按下了快进键。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是中国企业领袖年会的常客,2014年万达在转型方面大招频出。无论与百度、腾讯合资成立万达电商,还是筹谋已久的汉秀开业、万达院线上市,这都宣告着万达在未来不再是一家房地产企业。

  谈到万达转型,王健林在开幕论坛上说,不能再走大规模,快速的增长,过去中国房地产的普遍现象,包括万达自己,就是不断的扩大规模,不断的加快增长来获取更大利润,今年卖500亿,后年卖600亿,依靠这个模式,支撑股价,或者获得一份漂亮的报表。随着经济放缓,这种模式绝对不可能持续,“我认为留给大家最后转型时期也就还有十年罢了。”对于不一样的增长,经济日报社社长徐如俊从宏观经济角度进行了分析。他说,2014年最大变化就是中国经济进入了“新常态”,经济不再高速增长,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获得不一样的增长?过去30年中国一直充分利用自己劳动力成本的优势,成为了全世界的工厂。但依靠生产制造优势,就能维持未来的持续增长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要持续增长,企业家就要通过创新挖掘新的需求和市场。

  香港永隆银行董事长、招商银行原行长马蔚华也认为,不一样的增长,不仅意味着我们的经济增速要从过去高速增长降为中高速增长。同时,也意味结构优化,产业的升级,经济增长动力的切换。在他看来,要加快风险投资、天使投资的发展,引导社会资本流向创业企业,并通过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支持小微企业融资。

  从这个意义上讲,服务业的崛起、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就不仅仅是冲击和挑战,更蕴藏了无数创新创业的机会。美团网创始人王兴认为,现在最大的机会就是一切行业都在面临互联网化,“无论你从事什么行业,如果一旦认为你的行业跟互联网没有什么关系,再过一两年这个行业就跟你没关系了。”他说,不管餐饮、电影、KTV还是生产制造还是第一产业,你不会是完全的互联网公司,但一定会跟互联网有各种各样关系,这种关系越来越紧密,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彻底。

  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对转型也是不遗余力。他在领袖年会上表示,进入移动互联时代,很多IT互联网风口浪尖上的企业变成了一个传统企业。以联想为例,他要求员工承认,公司是一个传统的企业,承认的目的不是为了固守,而是为了变革。联想要打造以客户为中心的业务模式,以用户的使用体验和应用为中心,在这上面嫁接硬件设备的全新业务模式。

  杨元庆说,欧美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已经把他们的制造业都转移到像中国、印度、越南这样发展中国家,他们的经济还能够持续的增长,什么原因?一方面是他们充分发展服务业,更重要因素是创新,经济增长动力更大来自于创新,谷歌、亚马逊等创新公司带动整体经济的增长,“未来二三十年中国经济要高速发展,不把自己变成创新型国家,经济增长目标很难实现。”

  不过,互联网思维说起来容易,传统企业大佬们真心接受和理解它,恐怕还需要足够的时间和勇气。12月13日晚,荣昌集团董事长张荣耀在十三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理事圆桌环节做了一次分享,介绍荣昌为何关掉线下门店,运用互联网思维推出e袋洗服务。

  按照预期,这本来应该是一场和风细雨的讨论,没想到嘉宾问答环节,空气骤然紧张起来,理事们针对荣昌的盈利模式提出了各种质疑,狂风暴雨一般砸向张荣耀。这场论战最后没有分出高下,理事们和张荣耀谁也没有完全说服对方,显示出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之间深刻的差异,不管是思维方式还是商业模式。

  传统企业互联网化,最大的障碍其实是人。在“产业变革虚实结合”分论坛上,三全食品董事长陈南说,互联网时代传统企业首先从思维上要有一些变化,过去传统企业对互联网的认识,通常是作为传统产业的一个辅助手段。比如说,传统企业也会上一些ERP、CRM或者OA系统作为一些工具来使用。但是,在今天,互联网已经不是一个辅助手段,在很多行业要作为新的商业模式的一个主要要素,一个核心要素。

  不过,互联网思维被热炒,被包装成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这也引起了很多传统企业家的警惕。建龙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伟祥承认互联网思维带来了观念冲击。但是,很多时候他对过分强调互联网思维也持保留态度。他在分论坛上调侃说,这两年大家不谈点互联网,不谈点金融投资好像没有人听了。

  由于做装备制造业,张伟祥经常去德国。他发现,德国很少讲互联网,反而北京、上海都在谈这个话题。“互联网也是卖产品,提供像德国企业这样更优质的产品,可能是我们制造业企业需要做的事情。”他说。

  远东控股集团董事长蒋锡培也对大谈互联网思维保留了一份戒心。在他看来,面对互联网冲击,固然要与时俱进,但也不能迷失方向。在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餐饮企业湘鄂情完全抛弃主业向互联网的转型,盲目追逐互联网概念,已经让湘鄂情遭受了巨大损失,一个曾经的知名品牌也面临陨落。

  在新常态面前,在移动互联网大势面前,传统行业既不能固步自封,要主动拥抱变化,也不能轻易否定制造业和实业的核心价值与关键经验。要在这两难中实现转型无疑是高难度动作。

  无论是从虚实结合的角度,还是产业升级的层面,董明珠所代表的传统制造业,与雷军所代表的互联网企业之间的冲突与融合,以及由此带动的价值大革命还将继续。

  文_袭祥德 编辑_何伊凡 摄影_史小兵 邓攀 李来全 徐海生

来源:中国企业家 15年第1期

赞 (0)

目录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