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哪里的牢饭最好吃?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上帝保佑吃饱了饭的囚徒,吃不好这问题很严重,在监狱尤其如此。美国阿肯色州就有一个犯人起诉监狱,指控伙食太差导致自己体重下降、视力模糊、心情不爽……非常默契,密歇根州也有一个犯人认为监狱伙食造成自己肠胃胀气而提起诉讼,甚至把州政府也列为被告——这主意简直不能更妙,万一告赢了,那些制订伙食方案的老爷们就可以关到牢里自食其果了。

▲英国摄影师詹姆斯·雷诺兹拍摄的特殊食谱(部分),展示美国死刑犯临刑前选择吃什么

为了避免犯人因为住不好闹事,拥挤的美国监狱通常吃得更好

联邦监狱在美国有上百所,级别高于州立监狱。2008年,深圳一家电子设备公司的董事长吴振洲,被美国政府以涉嫌走私军火监禁至今。他曾经记录关押前300多天里的遭遇,一共待过5所监狱,待遇天壤之别,伙食“各有千秋”。

第一个晚上,他作为转运犯人住在亚特兰大某家不知名监狱,一个装着三明治的纸袋加一包饮料就是一餐,分餐时狱卒还会吹上一声响亮的口哨,就像给狗喂食那样。而怀特监狱做得就不错,每周会将食谱张贴公示,几乎每顿都有变化,不过晚餐质量不如中餐。

吴振洲还发现,更拥挤的监狱伙食通常更好,以避免犯人因为空间狭窄住不好而闹事。比如人满为患的芝加哥MCC就比怀特监狱好。

怀特监狱是官授民办监狱,“据称属于美国三大监狱上市企业之一。所有狱卒彬彬有礼,但规矩比国营监狱严格。地方比芝加哥MCC的大,食物却差一些。但需要犯人自己花钱购买的副食品清单比MCC便宜不少”,吴振洲猜测这是为了鼓励犯人多消费。在美国,私人监狱“生财有道”,《赫芬顿邮报》曾称其“已成为繁荣产业”。

虽然吃得比国内街边盒饭好,但每想起深圳海鲜大餐,吴振洲总感到“嘴里淡出鸟来”。

▲亚利桑那沙漠中的“帐篷城”是美国条件最差的监狱之一,伙食非常糟糕,但监狱方解释,这可以帮犯人减肥

中国南方的犯人比北方的犯人有口福

去年《北京青年报》曾探访北京各监狱,一位副分监区长介绍,服刑人员吃得最多的是馒头,每顿饭有一个菜,荤素菜轮换,逢年过节会改善伙食,红烧肉、炖鱼、炖排骨都吃得上。

“吃在广州”,广州监狱的犯人看起来也比首都的犯人更有口福。据《广州日报》2013年对番禺监狱的报道,馒头只会在早餐搭配白粥出现,另有米粉、河粉选择,正餐则鸡、鸭、鱼轮换着吃,通常一素一荤,每周有两顿豆制品为主的纯素菜,也有两顿加菜,黄豆焖鸭、冬菇蒸鸡是受欢迎菜式。

番禺监狱的犯人们对吃什么也有发言权,他们中选出48人组成罪犯膳食委员会参与决策。外地犯人的口味也得到照顾,这里有清真食品,春节也吃饺子,元宵节有汤圆,圣诞节还会从麦当劳买汉堡给外籍犯。

和“平民监狱”比起来,秦城监狱的伙食在人们想象中属于“特供”级别。

公安部离休干部、原秦城监狱监管处处长何殿奎接受国内媒体采访回忆:从建成之初,秦城监狱部分伙食标准按部长级待遇,到“高干供应点”采购,早餐有牛奶,正餐两菜一汤,饭后有一个苹果。苹果从冷库里拉来,放在稻糠里保鲜,来时还冒冷气。还发柠檬茶,方糖分白色和咖啡色两种。每天如此,即便困难时期都一样。给犯人做饭的是北京饭店调来的厨师刘家雄,有时会分发海参、鱼翅。

但秦城监狱也有普通监区,一个2002年入狱的犯人记得头两年每天两顿饭,主食窝窝头,菜是大锅炖,很少能见油荤,到2004年6月才改为每天三顿,有菜有肉,还允许由家属交钱开小灶。

在台湾,作为最特殊的囚徒,陈水扁2010年12月入狱第一餐倒不算奢侈,菜色是山药炖排骨、炒青菜、椰子派和味噌豆腐汤。其实台北监狱伙食普遍不错,普通犯人也能吃到麻油鸡、羊肉炉,还曾经有犯人因为吃腻了猪蹄给监狱提意见。

▲陈水扁2010年12月入狱第一餐

瑞典囚犯可以外出喝咖啡,摩纳哥海景监狱提供红酒香槟

瑞典监狱的硬件设施称得上监狱界的天堂,没有高墙和铁丝网,大多数犯人都享有10平方米有电视有音响的单人空间,还可以在专门公寓定期会见情人,甚至允许关起门来密谈。这样的环境里,伙食当然不会差,犯人每周还有一次在厨房里享受烹饪乐趣的机会,没有毒瘾的犯人可以在管理人员陪伴下外出喝咖啡。

不过,瑞典的别墅式监狱比起海景房般的摩纳哥监狱,也得黯然失色。这个世界倒数第二小国家只有1.98平方公里,监狱坐落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因为依山而建,上方就是旅游景点,游客几乎是踏在监狱房顶漫步。

▲摩纳哥监狱

这座始建于1709年的花园式监狱看起来像富豪私邸,每间至少15平方米的牢房全部朝向地中海。菜谱经常变换,所有菜都是放在保温盘送到犯人手里,早餐供应黄油、面包、牛奶,周末提供冰激凌和点心,节日有海鲜拼盘、烤鹤鹑,还能喝到葡萄酒和香槟,口感甚至比市府广场周围向游客供应的餐馆还好。

米其林主厨掌勺,毒贩和杀人犯负责把食物端到顾客手里

“菜好了之后,嗡嗡的传菜铃声通过铁幕高墙传过来,然后它们被犯人端着,经过30英尺高的拉了通电铁丝网的过道,来到我面前。而做这道菜的人,或许是杀人犯,或许是毒贩……”

因为伙食名声在外,一些监狱食堂甚至对外营业。CNN介绍过一家大概算是世界上吃得最好的监狱餐馆——伦敦南部的布里克斯顿监狱,负责厨艺培训的是一位米其林主厨,而全职服务生都是货真价实的囚犯,布里克斯顿监狱餐馆提供高档食物,食客能够吃到香辣蟹、烟熏马鲛鱼煎饼卷、香草包猪排、森林野生蘑菇和洋蓟千层面,菜单有时每15分钟就会更新。

▲伦敦南部的布里克斯顿监狱餐馆

餐馆的经营者是一家慈善机构,在英国已经开了数家连锁店。囚犯们每周工作40小时,按国家职业资格认证标准学习厨艺,每天结束营业后回监狱睡觉。

为了保障食客安全,餐厅根据监狱安保级别制定相应要求,通常不提供酒精饮料,所有餐具都是塑料的,对发酵面包用的酵母严加看管,以防进入监狱成为做酒的原料。所有蔬菜都是绿色食品,由囚犯们在菜园里亲手种植。一个在餐厅工作的罪犯向英国媒体发表自己的工作感受:“当你忙着处理菜单的时候,你会忘记自己是谁。”■

(《新周刊》)

赞 (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5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