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 待

◎刘荒田

旧金山,周末清早,住宅区照例是寂静的,多半生灵要睡点懒觉,连松树顶的乌鸦也不例外。我撩开楼上落地窗的纱帘,不存心看风景,只想让视线在成片的绿色和叶间漏出

旧金山,周末清早,住宅区照例是寂静的,多半生灵要睡点懒觉,连松树顶的乌鸦也不例外。我撩开楼上落地窗的纱帘,不存心看风景,只想让视线在成片的绿色和叶间漏出

旧金山,周末清早,住宅区照例是寂静的,多半生灵要睡点懒觉,连松树顶的乌鸦也不例外。我撩开楼上落地窗的纱帘,不存心看风景,只想让视线在成片的绿色和叶间漏出的乌青色海波上安卧。一个男子在街对面的林荫道上遛狗。遛狗和被狗遛的画面,是临窗时见得最多的,然而他依然让我惊奇——50多岁,脸白无须,穿着和季节不大合拍的厚夹克,右手持杖,左手牵皮绳子,狗把绳子拖得绷直了,男子不得不迎头追赶,白色手杖迅疾有力地叩击露水未褪尽的水泥地面。这一发现叫我放心——他的腿依然健全,拐杖不必用于支撑身体。前面是撒欢的四条短腿,后面是速度不错的两条长腿,加上威风的“第三条腿”,看,懒洋洋的早晨,顿时有了健劲的动感。哎,不止七条腿呢!眼镜还有两条腿。我暗笑自己的无聊,然而快乐是不招自来的,举目处皆有喜感,连绿草上星星点点的松果、小不点的雏菊、黎明前被兼职学生胡乱扔在人行道上的免费小报,都似乎“有待”。

这个念头之来,是因记起宋代词人贺方回的诗句:“诗将何句待重阳。”重阳将近,以吟诗为天职的诗人是务必“赋得”乃至联句的。诗句还没想好,更没写在纸上,可是,何妨假定,何妨预约。喂,重阳节,诗嘛,少不了你那一份。重阳若有待,必早早知道一个腹笥有“货”的才子,即将登高,即将献出锦绣之篇。那么,合共“九条腿”的遛狗图,花木和鸟,赖床的和起早的,不也皆有所待?待什么?狗等待人爱抚颈毛,来这般明为抱怨实是称赞的一句:“追得够呛!”松果等待一双嫩嫩的小手,使劲掰开,把种子抖出来。以广场舞的姿态走过来的大妈,等待一声问好。不要以“多情人奈物无情”为借口,拒绝赞美眼中的一切。

江山如有待,江山确有待,人间万物哪一种不在期盼?天窗等待阳光,湖水等待倒影,纸张等待文字,网络等待帖子,妆镜等待红颜,顽皮的风等待一顶忘记系好的帽子……有一天我步行出门,去三个街区以外的杂货店买报纸,走过邻居冷清清的大门,背后有人幽幽唤我,是一位女性同胞,60多岁的模样。“我在窗后坐着等好久了——你能不能替我买份报纸?”原来她患了坐骨神经痛,没法走路。可以想象,世间有多少人在等候被欣赏、赞美,就有更多的人在等待同情、安慰和帮助。只是我们匆匆路过,没注意到罢了。

这个早晨,我照旧作文,敲打键盘时,听到蹦上屏幕的汉字说话:“谢谢你选中我。”

(凤 鸣摘自《燕赵都市报》2014年11月15日,杜凤宝图)

打赏
赞 (1)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