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豆儿

◎张晓风

在一本书上,我惊奇地读到这样的简单记载:

在一本书上,我惊奇地读到这样的简单记载:

在一本书上,我惊奇地读到这样的简单记载:

旧俗四月初八那日煮青豆黄豆遍施人以结缘,称“缘豆儿”。

读完了,想象力就开始忙碌起来,究竟是怎么一种风俗?一个人到了那天是该煮一把豆子还是一升或一斗豆子?清煮还是加酱卤?怎么个送法呢?站在街口还是市集上呢?送给什么样的人呢?是不是包括读书人、田家、屠户、老人、小男孩、小女孩、唱歌的、说书的以及耍猴戏的、卖炊饼的……

而到黄昏,送完了所有豆子的钵子里,是不是又换上了别人的豆子?我想着想着,只觉手中陡然沉重起来,低头一看,那只古人的钵子不知什么时候竟移到我手上来了。

所谓小人物的一生,也不过是那小小的一只钵子,里面装着小小的豆子。而所谓少年,就是那种欢欢喜喜地站在街头的心情吧!好天好日,好风好鸟,我们觉得跟每个擦肩而过的人都有一段好因缘。

一只小小的钵子,一堆小小的豆子,街头的人潮来了又去,怎知今日的一个凝视,不是明日的一处天涯?在这偶然的一驻足间,且让我们互赠一颗小小的玉米粒似的豆子,采撷自我家田亩间的豆子——所谓少年,就是那份愉悦的、掏掬的兴奋。

而有一天,当我年老,当我的豆子赠尽,我会捧着别人赠我的那一钵,慢慢地从大街上走回来,就着夕晖,细数那每一粒玉莹。

(君 心摘自长江文艺出版社《张晓风散文精选》一书)

打赏
赞 (4)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