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星十五年 从鲨鱼苗到创客军团

  这是2015年的中国。欢迎来到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创业盛世。

  年初,硅谷“创投教父”彼得·蒂尔新书《从0到1》,从大洋彼岸传到中国,风靡整个创投圈。随后的“两会”上,总理振臂一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全国上下创业烈焰熊熊燃起。“创客”一词,也从《政府工作报告》跳出来,成为提振中国经济的一股最有活力的力量。

  中国“创客”由来已久,无论在1984年争当个体户,1992年南下创业,还是2000年互联网创业浪潮,今天已是中国的“第四次创业大潮”。

  如果把时间轴往前拉,自2001年推出“未来之星”年度榜单,《中国企业家》关注创客这个群体和成长性企业已经整整15年。

  每年,我们会从全国搜罗1000家新兴企业,再从中挑出100家进行问卷调查、实地调研、评委打分,耗时半年之久,最终评出21家最具成长性的鲨鱼苗。15年,我们共评出315家鲨鱼苗,有的已经成长为行业大鳄,如百度、腾讯、小米、京东、携程、盛大、华谊;有的正在资本市场展露峥嵘,如蓝港在线、暴风科技、春秋航空;也有的泯然众人,或者陨落在历史尘埃中,如托普软件、深圳万德莱通讯、太子奶……

  当年这些星星还在创业路上踽踽独行时,我们就将第一束光打在它们身上。寻找和发现未来之星的过程尽管艰难——候选企业几乎全是非上市公司,而我们的排行则必须基于企业真实的财务数据——却带给我们充实的快乐,因为它让我们看到中国企业的未来和商业的无穷可能性。

  闪耀在商业天空中的明星,当然远不止315颗;我们的榜单并非完美,也曾错过阿里巴巴、蒙牛等巨星。任何预测都有风险性,尤其是试图预测那些隐藏颠覆基因和爆发力的新行业、新领域。

  过去15年,创业与投资时而蓬勃,时而落寞,要划分出清晰的阶段是件令人头疼的事情。创业者、投资人、专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关注维度。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个波谲云诡的商业世界,创业,一直被背后的资本力量推动着滚滚向前。从这个角度,2001-2004年从欲开未开的创业板到中小板开启;2005-2009年,海外基金大举进入中国,一直到2009年创业板开闸,大致形成了国内创业环境起伏的一条主线。

  2010年至今,在移动互联网大行其道的几年中,资本力量成为创业者们的最大推力,人民币基金、新三板、众筹等在资本市场和融资方式上的变化与创新,更让这一场创业大戏走向高潮,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在短时间内崛起,以更快的速度冲进“未来之星”年度榜单,小米、美团、大疆、饿了么、找钢网……创业者们从独自求生存的鲨鱼苗,集结成为创业大潮下的创客军团。

  “创业板要开啦!”

  2001年的中国刚刚经历互联网泡沫破裂,高层释放出的创业板开闸信号,点燃了很多人的激情。

  当时供职招商证券的单祥双很快辞职,开了家投资机构中科招商(当时叫北大招商),本想抓住创业板风口大干一把,但万万没想到,创业板直到9年后才开,IPO不久也停发。和很多跳入创投圈的投资人一样,他没了出口,幸好在A股关闸前一个月募到一笔钱,才生存下来。后来,同时代的很多本土风投转到其他行业或者中途折翼。

  创业板迟迟未开导致的另一影响是融资渠道受限,融资难成为悬在大部分蚂蚁雄兵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那段时期,很多创业公司在资金压力下濒于倒闭,为了融资四处求人,甚至不得不咬牙签下对赌协议。

  2004年6月25日,深圳中小板开启给创业者和本土创投带来新希望。但一年后沪深股市让路股改,再次停发,直到2006年中小板才重新开市。

  放眼全国,当时中国创业环境还不完善,根据清华大学创业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中国创业环境在全球37个国家和地区中仅排在23位。

  即便如此,当我们把目光投向广阔的创业丛林,欣喜地发现了一批充满活力的企业在自身领域快速成长。

  彼时,活跃在一线的创客们多半具有海归背景,钟情高科技,集中在北上广深等中心城市。“他们创业模式大多是模仿硅谷已有的模式,所以那会儿有个词叫C2C,就是Copy to China的意思。”君联资本总裁陈浩回忆说。

  腾讯是“模仿胜利”的代表。从寻呼行业脱身出来的马化腾,试图“将寻呼与网络联系起来”,恰巧国外有一个现成模板ICQ,集寻呼、聊天、电子邮件和文件传输等功能于一身。腾讯仅用三个月就模仿出QQ。凭借QQ,这家偏安深圳的小公司在4年间销售过亿元。

  那几年,最抢眼的鲨鱼苗是盛大、携程。盛大自从2001年代理韩国网络游戏《传奇》,一年内就创造了“传奇”,两年后又获得软银亚洲4000万美元注资。成立4年的携程年交易额达10亿元,占据国内在线旅游市场50%-60%份额。到了2004年,中星微电子、启明星辰等高新企业脱颖而出,但科技企业一统江湖的局面开始被打破,餐饮、传媒等领域的新兴企业也探出头来。

  那群“门口的野蛮人”

  从2005年开始,红杉、北极光创投、宽带资本等海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大举进入中国,搅动了创投圈一江春水。在接下来几年,这群“门口的野蛮人”很快成为中国创业的头号助推器,创业公司融资格局一下打开了。

  “2005年是中国VC圈风起云涌的一年,某种程度上,奠定了今日中国创投圈的基石。”一位知名投资人对《中国企业家》评价说。

  据第三方调研机构清科公司统计,2005年共有233家本土企业获得总计10.57亿美元的创业投资。海内外创投机构在这一年为中国市场的新募基金达40亿美元,创下中国创投史纪录。当时流传这样一个段子:从硅谷到北京的飞机上全都是VC,中国上空布满等待空投的美元。

  本刊调查发现,2005年44.44%的未来之星企业吸纳了各类风险投资,到2006年这一比例高达76.47%。

  受外来风险投资和消费升级拉动,中国创业市场空前活跃,各行业都蹦出最具成长性的新星:互联网(百度)、酒店(如家、7天、汉庭)、医疗体检(慈铭)、餐饮(小肥羊)、体育用品(特步)、电商(京东)、童装(派克兰帝)……

  融资、上市成为这些新兴企业们的共同追求。那几年,它们普遍青睐海外资本市场,其中美国纳斯达克最受欢迎。不仅如此,随着国外风投涌入,很多新兴企业被放到国际资本市场的参考体系中考量。最典型的是百度和Google,两家公司成立时间相仿,都以搜索引擎为主业,均以技术见长,但今天来看百度723亿美元市值与Google3669亿美元市值仍有相当距离。(注:截至2015年6月12日)

  外来资本最风光的日子,恰恰是本土资本痛苦挣扎期。直到2009年创业板开闸,人民币基金才迎来快速成长。

  姗姗来迟的创业板,让望穿秋水的本土创投唏嘘不已。“我们一直憋着,憋得脸红心跳,快窒息的时候中小板开了,喘了口气,创业板一开才喘了一口大气。”中科招商董事长兼总裁单祥双感叹,终于能自由呼吸了。

  这位深谙乡土中国特点的投资人,过去几年把基金开到了各地的村村寨寨,创业板一开,很快站上风口。前不久,中科招商又登陆新三板,成为新三板最大的PE机构。

  在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看来,2006-2009年是创投机构的高峰期,中小板、创业板的出现,让创业投资真正在中国深入人心;后期虽然遇到熊市,但投资热潮不减,国有(资本)、外资、民企三足鼎立的创投格局形成。

  这个过程中,GP和LP的关系也发生着微妙变化。等到2009年,创业者面对资本时开始变得“气定神闲”,它们对不同的钱已经有所选择,而不是单纯为了融资。这意味着创业者与投资人关系走向成熟。

  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受金融风暴影响,全国经济万马齐喑,但那些最具成长性的未来之星并未受到宏观环境太多影响,它们成为逆势上扬之星,其中超过七成的未来之星营收增长超过100%,尤其是三年增长率最高的凡客诚品高达1475%。然而,这家明星企业后来由于扩张激进,导致完成七轮融资之后仍然无法上市,对回归一件衬衫的凡客而言,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

  移动互联网来了

  2011年的纳斯达克,迎来更多中国互联网创客的狂欢。仅仅5月,人人、网秦、世纪佳缘、凤凰网、淘米网、迅雷等都在等待排队赴美上市。与此同时,创业企业的融资额度和估值不断被刷新。很多互联网公司单笔融资,都跻身上亿美元级别。4月,大众点评获得第三轮1亿美元风险投资,拉手网随后宣布完成C轮1.6亿美元融资。

  在接踵而至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资本的作用更是被发挥得淋漓尽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的风险投资基金已经从2000年的100家飙升至2010年的8000家。

  在投资界浸淫12年的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美国传统行业大多已非常发达,在此基础上构建新的技术进步,产业结构像个披萨饼,料都摆在上面。而在高科技和传统行业尚不成熟的中国,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犹如社会的搅拌器,传统行业的机会来了,高科技的曙光也照进来,形成的是千层饼结构,创业机会不同。

  “这是我所经历过的中国创投环境最好的时代,只要你有好创意,可以很容易找到钱,这给更多创业者带来机会。”数位投资人向本刊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果然,2012年移动互联网来临之后,中国创业市场呈现出千帆竞技、百舸争流的盛况,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构着商业生态。

  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技术革新以及由此带来的O2O变革,渗透到人们的衣食住行、教育、医疗等各个领域,甚至人与人的社交方式也在被颠覆。电影《星际迷航》中随处可用的视频通信、智能指挥的城市交通、先进炫酷的飞行器正在成为现实。

  这诞生了一个群星闪耀的时代,2010年至今,我们发掘了1号店、搜狗、小米、美团、滴滴打车、大疆、饿了么、找钢网等众多明星企业,当然在真实的商业社会远不止这些。

  硬币的另一面是,很多创业公司陨落速度同样迅捷,一旦资金链断裂或者模式跑不通,很可能立即被拍倒在沙滩上。

  空气中再次流淌着热钱的味道,好项目成为投资机构的争夺对象。为了吸引到优秀创业者,投资机构注资的同时,开始为创业者提供更多咨询和投后服务。市场更多资金正流向少数适应能力好、服务能力强的顶级基金手中。令人兴奋的是,人民币基金已经表现出与美元基金分庭抗礼的迹象,国内资本市场逐渐成为创业企业IPO的首选。

  资本市场风云变幻总能为创业带来新的想象空间。现在,不差钱的互联网巨头也加入投资大军,它们通过投资并购打造生态的方式不断延伸触角,这其实带来新的“垄断”,后来创业者必须学会在市场的夹缝中求生存。

  2014年以来,随着众筹、新三板的火爆,一些创业公司开始尝试新的融资方式,并由此引发了企业资本层面的连锁反应。

  这一轮融资盛宴不仅将创业者,更将投资人推向人生巅峰,但一些敏锐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也开始未雨绸缪。亲历过几次崩盘与起伏的经纬中国合伙人万浩基告诉《中国企业家》,他们准备在今天的市场高点帮助更多被投机构融到尽可能多的钱,以储备过冬的寒衣和打倒竞争对手的弹药;等到市场下行时,再去寻觅更多投资机会。

  连续创业者、华住集团董事长季琦一直保持着战斗状态,“互联网时代,所有行业都要基于互联网进行思考和技术升级,你需要不断突破自己的思维边界和企业边界,否则就会被人超越,这正是创业的好玩所在。”

  未来“向下”

  如果换一个角度看15年创业变迁,你会发现互联网作为主线如影相随。

  2005-2010年,PC开始走向家庭,2011年以后,电商、移动互联到来,互联网不再自己玩,开始+金融、教育、旅游、地产等各个行业。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渗透带来巨大创业和投资机遇。

  基因纯正的互联网公司,成立伊始就忙着圈用户、跑流量,用户、流量曾是它们的任督二脉。打通二脉,融资不是问题。至于何时盈利,标准答案是:暂时不考虑。

  近两年,甚嚣尘上的互联网颠覆论变得微弱,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发现,单靠线上,即便有用户和流量,但仍然是冰冷的。他们需要高粘性的活跃用户,需要更好的服务用户。这样,才可能见到真金白银——资本的钱不可能一直烧下去。

  在君联资本总裁陈浩印象中,当年第一批上市的互联网企业都是没有利润的,上市时靠的是“一个未来的故事”,现在他发现登陆资本市场的中概股都有非常成熟的商业和收入模式。

  当我们开启2015年未来之星之旅时,通过不断调研与访谈发现:线下能力或者向三四线城市的渗透能力决定着互联网公司未来激烈竞争的成败。

  在厮杀激烈的外卖市场,及时、快速送达成为竞争的核心指标。暂时领跑的饿了么准备搭建一个连接线上和线下的外卖“生态系统”,以更好甩开对手。这意味着它将从纯粹的线上“接单渠道”,转变成为商家解决运力配送的整体方案提供商。

  他们已经确定自有物流、第三方物流和社会化物流三条运力线。一个月前,饿了么研发多时的“蜂鸟”配送系统上线。创始人张旭豪的另一个计划是一年后把饿了么的业务覆盖范围由20座城市扩张到250座。他希望通过这个“负重游戏”打开饿了么的格局。

  向下,成为本届未来之星不约而同的动作,并被演绎成多个版本。立足互联网招聘的拉勾网,打着“极速入职”“薪资不能面议”等口号入场,抓住用户的同时,也扼住企业咽喉。未来他们希望投入更多资源做更重的服务。

  提供上门保养服务的卡拉丁,不再满足仅仅完成人流和信息的匹配,它正在搭建自己的供应链物流体系,其秘籍是无底线学习、减少SKU数量、(服务)标准化。

  找钢网的定位是成为行业颗粒度最小的买家入口,聚沙成塔,整合上游供应商。除去钢材交易的基本信息,同时提供仓储、物流、金融等增值服务……

  此前,巨头们的向下动作已经领先一步。无论是京东造镇,淘宝下乡,还是快递进村,抑或充斥春晚的互联网大公司广告,无不显示中国的商业力量正在渗透至毛细血管。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市场被拼杀殆尽之后,广阔的三四线城市乃至农村为中国商业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商业模式千变万化,归根结底还是俘获足够多的用户,并且服务好他们。在比拼技术、用户、模式之后,服务将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谁能为用户提供最好的体验,谁才能成功。

  文|本刊记者 陈曦 编辑|袭祥德 (本刊记者林默、李碧雯、周夫荣对本文亦有贡献)

赞 (0)

目录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