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小胖的情书

  小胖是我的初中同学,好友,死党,闺蜜,怎么定义都不为过。

  犹记得初见她的那天,初一(2)班的教室,夏天,一个穿无袖上衣的有粗壮手臂高挺鼻梁的姑娘,和班上的好动少年聊得火热,第一印象就是这是个会打篮球的小胖。

  阴差阳错我们的座位很接近,在老师确定最终位置之前,我和她相约坐到教室的最后一排听课。

  后来正式分座位了,我们还维持着友谊。

  初二时,我们心里都有了中意的人选。小胖喜欢上的第一个男生是王同学。普通的名字,普通的长相,普通的成绩,小胖就是具有这种惊人的发现力。

  这是一份持续时间最长的暗恋。初三按照成绩排名选座位,我的排名稍靠前,提前坐在了我和小胖约定好的位置。把前座留给了她。之所以不和她坐同桌原因很简单,她太聒噪了。轮到小胖挑选座位时,我的同座一直空着,前座被我护着也还空着。她的大屁股差一点就坐在了我旁边的位置,最后还是被我一脚给踹到了前座。她嘟嘟囔囔坐定后,惊喜出现了,王同学竟然坐在了我的旁边。

  她要表白了!在这之前,每天晚上的晚自习,小胖都会递一张小字条给我,让我去问王同学有喜欢的人否,是谁。待我自认和王同学相熟到可以聊感情的事情时,我终于问出了小胖的心声。只见小胖整个肥硕的身体都快要贴到我的桌子上了,想偷听王同学的答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王同学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微微一笑就把话题带走了。

  小胖按捺不住了,当晚回去就写了封信,称呼王同学为青蛙王子。我嘲弄她说,青蛙是的,王子算不上。她还死活不把情书给我先过目,盯着我的眼睛让我把情书递过去。然后迅速把脸转回去,等待对方的答复。就在王同学展开信的同时,我有幸一起读了那封情书。

  这次我严肃起来了,毕竟关乎小胖的终身大事,我娶不了她,但不能不让别人娶她。我神秘兮兮地问王同学,怎么样,现在可以说了吗?你喜欢谁?快说,这次不能不说。王同学头一偏,问我你听到广播里在放什么歌吗?我说没听见啊。他说仔细听,我猜这首歌叫《后来》。我耐着好奇的冲动,侧耳聆听,还真是隐隐约约有歌声。我问他怎么知道歌名,他说你傻啊,歌词里一直在唱后来,后来,不叫后来能叫什么。我说真是高见,那么还是要回答我的问题。

  王同学终于被我所感染,严肃了起来。一本正经和我说,喜欢的人是凌熊猫。我还不死心,就问王同学,还有呢?王同学说这还能有第二个?我为了小胖,也是拼尽了脑力,说当然要有,总有人排第一,有人排第二啊。王同学也是一个善良的人,在我殷切的注视之下,他说出了第二个人是小胖。我如释重负,这下对小胖也有个交代了。

  但是我没有欺骗她,我不能说她是第一,我委婉地告诉她是第二。出乎意料的是她依然很开心,中奖般开心。我也为她高兴,感觉自己做了一件积功德的事情。

  然后呢,他俩就没有然后了。到这里,小胖已经满足了。相约读一所高中一所大学的都是言情小说。

  就像《花与爱丽丝》那样,两个少女似乎都为爱拼尽了全力,但是那所谓的爱如夏日暴风雨一般不期而至又无疾而终,最后剩下的,是少女们之间铁铁的友情。

  (肖扬摘自新浪博客)

  □李攸右

赞 (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