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传婧:一个人上纽约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如果你爱一个人,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也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现居纽约的香港人倪传婧,是登上福布斯艺术榜最年轻的插画师。纽约不仅仅给予这位天才艺术家与世界众多著名出版机构及广告媒体的合作机会,这里更是她无数创作灵感的来源。插画师是一个非常孤独的工作,而且习惯用自己的思想去解释生活。纽约云集了众多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优秀艺术人才,通过“美国插画师(The American Illustration)”、“纽约插画师协会(Society of Illustrators NY)”、“艺术与设计协会(ADC)”以及其他艺术相关的活动或者事件,让插画师的艺术梦想成为可能。倪传婧认为没有一个地方像纽约这样,到处都充满着世界级的博物馆,无与伦比的餐厅,最潮流的音乐,年轻时尚的文化,所有这一切,都让她时刻充满着生命的活力。毫无疑问,这里是她艺术生命的天堂。

      最想做的是插画

      “在香港的话,如果你是一名插画师,生活会比较艰难。很多香港的插画师会同时做两份工作,不是平面设计师,就是美术老师。他们在插画上的收入要比美国低很多,尽管作品的质量并不是太差。在香港有时候会被问靠什么生活,当我说我是一名插画师的时候,经常收到的是一个冷眼。”倪传婧来到纽约后,住在外国的现实逼迫她自己不能沉迷于舒适与享受,这让她迅速的学会如何更有意义的生活,成为一个有梦想的人。“这是成为一名优秀的艺术家的基础,这里混乱的,多方向的文化震撼让我用更新奇的视角,去检验记忆中曾经熟悉的某些事物。新的经历帮助我跳出原本的自我,找到更合适的一种方式,去结合东方与西方隐喻的视觉语言。”

      倪传婧从小就一直很喜爱用绘画来讲述故事与传达自己的思想,但在她进入罗德岛设计学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RISD)之前,却对插画这个词完全没有任何概念。她说:“我怀揣着对艺术很大的热情进入学校,而不只是为了应付毕业。在第一年基础课之后,我实际上是以平面设计作为我的专业的,但后来我越来越意识到,我最想做的只是插画。”找到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是倪传婧在罗德岛设计学院一直在努力实现的目标。她继续说:“在罗德岛设计学院之前,我一直没接受过任何艺术培训。我曾经对排山倒海般涌向我的新知识感到巨大的压力,同时也对转型成为专业的艺术家而感到焦虑。”

      伯乐巧遇千里马

      倪传婧的第一件作品是当她20岁,还在罗德岛设计学院念一年级的时候,她的作品受到导师克里斯· 巴自利(Chris Buzelli)的注意,并把她推荐给自己的妻子,资产国际(Asset International)出版集团,主办者杂志(Plansponsor)的创意总监秀珍· 巴自利。“她让我为她主编的杂志创作一幅插画,于是我就开始了之后长达6年的合作关系。”倪传婧笑着说。

      “要问谁是对我影响最深的人,当然是我在罗德岛设计学院的专业导师克里斯·巴自利。“倪传婧毫不犹豫的说。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是给予倪传倩第一份工作的人,更重要的是,在她茫然着考虑着未来,担心成绩的好坏,以及同学的竞争,还有“画的是否专业”这一大堆问题的时候,克里斯· 巴自利让她清晰的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画画的原因。倪传婧说:”他经常对我说,风格是绘画中必须存在的,就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格一样,每个人的绘画风格也都会不同。这让我意识到跟随自己内心的声音是最重要的。”

      在生活中,倪传婧的榜样是她妈妈。她说:“我出生在广东,很小的时候就到了香港生活。我妈妈成长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她在当社区工人的时候自学成才,然后重新考入大学。我妈妈在一生中换过好多次工作,但她总能在不同的工作中做到最好。在她40岁的时候,她决定重新进入学校学习,花了10年的时间获得了中医专业的学士学位。每一个人都说她在这么大的年纪换职业是很危险的,但她现在却已经是一名很有声望的医生了。她让我有信心去做那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成为一名有所作为的女性。如果我能做到她的一半,那我就很知足了。”

      推广自己绝不Shy

      “我的工作中介经常推送邮件给我,我们都用社交媒体来推广自己。为了梦想的客户,我通过发我个人的简历,打电话,毫不羞涩的介绍自己来推销自己(有时候觉得自己很无耻),来参加插画行业的活动及项目。我也经常参加很多主要的,非常有推广效果的展览或比赛,包括‘美国插画’,‘纽约插画协会’的年度比赛。最近我开始参与一些由‘纽约插画协会’,‘符号杂志(ICON)’,奥美公司等组织的插画讲座,这让我有机会向更多的插画师和广告人展现自己的作品。除此之外,被《纽约时代杂志》和《纽约客》选用做为插画师,是我目前最感到成功的案例,于是我就有了更多的客户订单。“倪传婧说。

      互联网推广让客户更方便的找到倪传婧的作品,并且双方都可以随时互动。社交平台是一个巨大的滚雪球机器,通过不断的转发,她的作品能够以最大限度传播到任何人和地区,让更有潜力的客户发现。线上销售也让她的版画销售获得很多收益,大家可以通过网络竞标购买。不过互联网的推广虽然很有效,但却缺乏个人化的联系,有很多极具天赋的插画师,谁最后获得项目,是看谁会先与项目负责人沟通。“如果插画师预先与艺术主管有沟通,那胜算就大的多了。”倪传婧很认真的说。

      对于提案而准备作品集这件事,倪传婧也非常有经验,她说:“内容要看你发给什么样的客户,例如,如果一个杂志要做一个关于猫系列的专栏,那你就别把狗的内容放在作品集里了。插画是关于视觉传达以及解决内容表达不足的问题,所以我总是尝试画面风格与概念的并重性。”

      自由职业者的快感

      “既有钱赚,又是自己喜欢的事。既可以随时工作,又可以在任何地方。”这是倪传婧对自己生活现状的归纳。亚洲文化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存在很大的影响,她先后住过香港、中国大陆、英国、日本、美国等很多不同的国家及地区,她说:“住在不同的国家,然后一边旅游,一边读书,还会遇到很多其他的有趣的人或事。很难讲是哪一两件事,我想我的作品是我个人经历的延展。”在作品“碗盖头(Bowl Cut)”中,倪传婧的灵感来自小时候剪西瓜皮头的记忆。这幅画是她大学时候的创作,由于当时特别想家,所以在作品中添加了很多童年的东西,像是老式的热水瓶、电风扇、沙发上的珠珠挂饰等。面对这幅作品,她有感而发:“虽然当时的绘画技巧都还不成熟,但它还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之一。它让我体验到,如果作品是来自真实的情感,它会比单纯好看的装饰物多一层,也更能经历时间的考验。”

      除此之外,倪传婧的作品还反映了她所喜爱的那些科幻小说或者童话故事。“我最喜欢的故事包括《指环王》、《美国众神》、《雪崩》、《冰与火之歌》,还有《银河系漫游指南》。我是一个象征主义和充满隐喻象征故事的爱好者,希腊的神话、《伊索寓言》,中国的童话,《1984》、《美丽新世界》、《变形记》和《荒原狼》,我都很喜欢。”倪传倩会尽力让每一件作品都有某些个人风格,细节的描绘让她感到很爽,她说:“我相信好的作品来自踏实的工作。如果我对我正在做的事情很感兴趣,希望这种热情能够被人感觉到。当然,有些时候当遇到有特别要求的客户,我会尽量让他们明白自己的想法,尽力争取。如果并不奏效,我只能告诉自己,工作只是工作,把自己从作品中拉走,再寻找其他的创意点。”

      “当我接一个项目的时候,我会把相关的资料通读很多遍,然后努力理解关键点。同时下划线那些能快速给予我感受的主要段落,即兴的写下我头脑最先反应出来的内容。”当倪传婧彻底理解了概念之后,她却喜欢把那些资料扔他远远的,然后抓住意识里最直接反应出来的情感元素,再推敲。这能帮助她把已经僵化的脑子,从那些繁杂的视觉符号和无数的隐喻中解放出来。她继续说:“我会一直抓住自己的直觉,直到原来平庸的作品概念和故事形成了不可思议的转换,出现让人欣喜的点子。如果我有一些空余时间,我会做一些与艺术和项目都无关的事情,比如出去走走,或者冲个凉清醒一下。我发现很多最好的想法总是出现在你不经意的时候。有时候回想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尤其是一些比较抽象的概念。我喜欢用我所擅长的画面感去堆积一些故事情节。这样的方法让我感觉有种很个人化的快感。”倪传婧觉得人们应该通过自然的直觉去看待她的作品,“在每一副作品完成并展出之后,作品会和观众自然产生互动,会有情感的表达,思想的沟通,不过是否能跨越语言的界限,唤醒共鸣。这些我就无法控制了。”她说。

      纽约资深吃货

      “我想成为一个霍比特人,一天七顿饭,真的太带劲了,我最爱的事情之一就是吃。”倪传婧曾经在北海道吃过让她终生难忘的拉面。一提起吃,她立刻开始滔滔不绝:“一杯清淡的加有茶树、竹笋、豆芽、甜玉米、青葱的手工拉面,再添加猪骨汤,然后顶上放着厚切的天然牛油。这是我到达北海道,在一场暴风雪过后吃的第一顿饭。当时我感到又冷又湿,但拉面让我瞬间感到一种简单的温暖。另外一次难忘的面条经历,是我六岁的时候,我父母带着我从旧金山到洛杉矶的第一次公路旅行。我在车上完全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一个很暗的房间里,又饿又害怕。

      正当我感到疑惑的时候,我的父母回来带了一份台湾的康师傅快熟面。他们告诉我这是康师傅特别为我制作的。直到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康师傅只是在每个亚洲超市都能买到的一美金一份的方便面。我是一个艺术家,所以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我吃过好多很不错的大餐,但让我流口水的感觉,只有这两次了。”

      如果让倪传婧推荐纽约最适合小酌一杯的地方,她会推荐“顶楼花园咖啡和马爹利酒吧(Met Roof Garden Cafe And Martini Bar)”。她说:“那是一个非常让人放松的地方,在你逛完大都会博物馆之后,来这里喝一杯,感觉非常惬意,而且能看见纽约中央公园还有曼哈顿天空缆车,景色非常好。这是一个典型的纽约城市的体验。另外一个顶楼酒吧是”乐本(LE BAIN)”,它在标准酒店(Standard Hotel)的高层,如果你想感受蝙蝠侠俯瞰城市的感觉,就一定要去。”

      文>常锦超

    赞 (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9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