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学评奖一瞥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众所皆知,菊池宽创设“芥川赏”为的是奖励“纯文学”;“直木赏”则针对“大众文学”。因为这一区别,囿于传统偏见,华文读者往往把“芥川赏”看得比“直木赏”高级一些:“文学、艺术就是要纯,不能受污染。写武侠、写侦探,为了钱而写,怎么行?!”

    关于“纯文学”与“大众文学”之区别,菊池宽也曾说过:作家“随意”(随着自己的意思)而写,就是纯文学;为了“娱人”而写,乃是大众文学。换言之,纯文学作家眼里少有读者,只有自己;大众文学才是真正把读者摆在第一位的。至少菊池宽如此认定。

    因为有此区别,两大奖虽然都是一年两次颁授给“新进作家”,却隐然有个传统,“芥川赏”看重的是“作品”,只要作品够好,作者以后写不写?潜力如何?向来不考虑(此或所以公务员、高中女生、喜剧演员都可以得奖);“直木赏”则除了作品,更看重“作者”的资质与未来性。有无自成一“家”的可能?“‘芥川赏’像是深山里汩汩涌现的清泉。爸爸所写的,根源虽也在那里,却是通往千家万户,水龙头打开就有的自来水。”吉川英治曾经如此告诉过女儿。诚哉此言。

    此次台湾作家王震绪获得“直木赏”,不仅华文世界轰动,日本出版界也多所讨论,原因是衡诸时代、身世、题材、才气,甚至长相,无不指向:这年轻小伙子不仅是颗“金鸡蛋”,更可能是只“金母鸡”哩。

    赞 (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1.5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