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闲潭梦落花

打赏5-10元,获取全年PDF杂志

我在一本书的扉页上写下“花落无声”四个字。这四个字来自我早先一篇文字的篇名:“亚热带的花无声飘落”。那是一个遥远的记忆:母亲绾着发髻,身着白色的夏布衣裙,她在树下的井边洗衣。那是一座古老宅第幽深的院子,母亲的身子一起一伏。她的身前身后落满花瓣。那些花是细小的,细得呈粉状,龙眼花、荔枝花,都很细小,淡淡的黄色,淡淡的清香。荔枝花时早一些,龙眼花时晚一些,再就是柚子花了,柚子花花形大一些,它的香气很浓,熏得人醉。母亲就这样,搓着、浣着,伴随母亲的是静静院落的静静的亭午,近处有蝶影,远处是蝉鸣。日光透过浓密的树荫,花瓣雨也似的洒下来,花影、日影,搅成了我的迷蒙的童年。岁月就这样无声地流逝,正如亚热带的花无声地飘落。

花落无声,花落有情。它伴我度过童年不知忧虑的日子。伴我在母亲身边看她汲水,看她搓衣,看汗水幽幽地沁出在她的脸颊和臂膀。有时读书、写字,花就在窗外飘落,也是静静的,无声,如粉末,甚至如尘。不知何时开始有了忧愁,有了分担这种忧愁的愿望。那是因为贫穷,捉襟见肘,岁月险仄。求学、温饱,甚至生存,一时都成了问题,于是幼小的心中有了忧思。花还是无声地落,日子却是愈过愈艰难。童年的天空有了云翳,记忆中除了游玩、嬉戏,添加了借贷、典当、捡稻穗、被迫做童工,还有空袭警报,以及为了逃难,也因为学费,而陷于不知终点的不宁与惊恐之中。窗外,花还是无声地飘落,却是无忧变成了内心的隐痛。远离了童年的天真,我在忧患中早熟。

有时不再静谧无声,而是风雨飘荡,在家乡福建,特别是夏季,台风过后,是另一番景象。花落了一地,既不温馨,也不缠绵—是一种被摧残的零落和伤害。这也是童年的家乡的记忆。福州地处东南海滨,清明过后,入了雨季,台风时起。夜间风雨过后,凌晨推门一看,竟是落红遍地,花瓣沾着雨水,也搅着撕碎的叶,伴着泥污。夜来风雨,记载着花的零落,叶的飘零,那情景好比是芳华遭了蹂躏。少年不解世事,心头竟也浮上无端的落寞与哀伤。后来经历多了,知道那是一种伤悼,伤悼时光的消逝,伤悼静谧与安宁的消逝。故而在我,花落无声不单是享受无声的、梦境般的美,也曾是承受着无声的疼痛。

岁月就这样静静地流逝,如同流向东海的闽江水,不再回头。经历中有过惊涛,也有过风浪,也有过难以忍受的煎熬,但都被我平静地“放下”了。我生在一场持久的战乱中,伴随着童年的是朝不虑夕的生存环境,为了“安全”,不断地逃难、搬家,也不断地变换小学。动荡、忧患,还有望不到头的饥饿。童年无梦,也无欢乐,小小的年纪就懂得人生的多艰。少年是在动乱中度过,求学交不起学费,千辛万苦,年复一年,日子是无边的苦难,犹如风雨中纷纷的落花。花落无声,内心疼痛。

我自信我有相当的心理承受能力。我知道在我的周围,人们如何在受苦、挣扎,较之他们,我庆幸我还活着,我不愿渲染苦难,尽管我未曾逃脱过任何一次。坚持、隐忍、吞咽,并且学会遗忘。记得那年,我因言获罪,陷入一场个人无法抵御的“文案”之中,孤立无援,叶败花残,一时心事苍茫。那时我短期任教于泉州的华侨大学,那里的冬季仍然有明亮的阳光,刺桐在开花,三角梅瀑布般地垂挂下来,激情的井喷也似的花,把巍峨的校门淹没在花海之中。那座校园的美丽和师生的温馨,让我忘了北方冬季的风沙与霜冻。一位写书法的朋友在默默中赠我一副对联:

偶因风雨惊花落

再起楼台待月明

字是娟秀温婉的,不张扬,却蕴着内在的坚韧,优美地内敛着。他说的是“花落”的故事,但是他写出了宁静平和的心境:尽管有风有雨,但在人生途中乃是寻常,正如月圆月缺,潮涨潮落,是一种“偶因”,却也是必然。重要的是自身的化解,一次又一次的心惊风雨,期待着一次又一次的“再起”,再起于楼台之上,为的是迎接缓缓升起在天边的那一轮皎洁的明月。这位朋友深知我当日的处境,他是在用诗句慰藉并激励我。及今思来,竟是一种博大的温馨与爱意。就这样,我度过了一场“偶因风雨惊花落”的危境。

也许在我的人生经历中,这一番风雨并非是最严重的,比如那“史无前例”的岁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革命”、“斗争”,也是看不到希望的无边的暗黑。但那不仅仅是个人的悲哀,而是全体人的悲哀。苦难不单属于个人,苦难是全民“共享”的。而且就个人而言,尽管从“革命”的初期开始,“现行反革命”、“五一六分子”、“右倾翻案风”,下放、劳改、批判、停止党籍,该“享有”的,以十年为期,也都没落下其中一项。但毕竟,较之那些无家可归者,较之那些家破人亡者,我所“享有”的,则是轻之又轻的。在他们无边的苦难面前,我总是羞于触及,每当人们说到“史无前例”,我多半缄口。而前面所述的,则是“大革命”之后我的“独享”,除了随后出现的二三子以为我的声援,我面对的是强大而威严的对手,我的孤立无援的悲哀,则是前所未有的。

花落无声,原是为纪念母亲而写,那些在母亲身边的日子是多么短暂,那些接受无边的母爱的日子,随着母亲的青春年华而远逝了。岁月无痕,花落满地,留下的,是无边的怅惘和永久的思念。岁月咬啮着我的肉体,却未能磨灭我的记忆,那种花落无声的感觉,愈是遥远却愈是深沉。“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现在轮到我自己了,我经历了人生的长途跋涉,一步一步,自信是认真的,不苟且,不妥协,也不玩世不恭和漫不经心,只是矜持地、凝重地踩着脚下的路,绕过陡峭,踏着荆棘,疼痛、红肿、瘀血,但不停步,只是一径地坚持着前行。日子如花,花瓣却雪片也似的落满了一地。

打赏
赞 (7)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