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隔着天空和海洋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作者有话说:

      《如果·熊》终于上市了,你们都买到了吗?第一次出书的我好惶恐,好怕被你们吐槽写得太烂……好吧,但是我真的是个谦虚、上进的小伙子,买到书的花粉们,对我稚嫩……的文笔有什么指点的,可以上新浪微博@大熊欧吧找我。说真的,其实一直默默写文章的我,也很想知道你们对我写的这些文到底是什么看法呢。你们喜欢不喜欢呢?

      比如下面这篇。

      【01.不打不相识并不是我所期望的相遇方式】

      我第一次见林郁,很讨厌他。

      他是小痞子,他的爸爸是老痞子,他的弟弟林笛是还没长大的痞子。

      就这样,三个痞子把我哥哥苦心经营的午托班弄得乌烟瘴气。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上小学五年级的林笛火急火燎地找午托班的阿姨借了一百块钱。据阿姨的描述,林笛带着哭腔,说是没有这些钱,就没办法上学了。

      午托班有很明确的规定,凡借钱之类的必须由我哥通知家长,得到同意之后才行,但是那天阿姨心软,怕他有什么事情,就先借给他了。

      事后,阿姨跟我哥一说,我哥就立刻通知了家长,没想到竟然被林笛的爸爸一顿臭骂,说那笔钱是我们没有经过他同意借的,他是断然不会还的。

      我哥有些无奈,一百块钱不多,但是规矩不能破。

      几次催款不还之后,我哥放了狠话,不还上就别来了。

      当天中午,林笛的爸爸就带着林郁一起出现了,不是来还钱的,而是来砸场子的。孩子们都在睡觉,他一进门,二话不说就开骂。哥哥一直晓之以理,林笛的爸爸根本就不理会,浑身散发着酒味,已然微醺。

      几句不如意,他竟然开始掀桌子!

      我本来在屋里面,一出来就看到林笛的爸爸像是疯子一样,把桌椅、板凳纷纷推倒。哥哥护在我身前,我探出头,对上了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

      他大概和我差不多大的年纪,一米七五的个头,很瘦,但是皮肤白净,面无表情,仿佛完全不在意这里发生的事情。他穿着普通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嘴里还很配合地嚼着口香糖,俨然一副小混混模样。

      再补充一点就是,他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小混混。

      这便是林郁。林笛总跟我说他有个哥叫林郁,很帅,打架很厉害,我听得多了,也就记住了。但是说起林笛,我哥也是有诸多无奈,据说有别的学生举报林笛悄悄拿了别人的钱,但是受害者没有反应过来,我哥也没有找到确实的证据,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

      我哥忍无可忍了,屋里面正在午休的孩子都吓得不行,阿姨听了我哥的话,带他们去了楼上,也就是我和我哥现在住的家里暂时躲避。他厉声呵斥道:“这钱不用你还了,你带着林笛走吧,我们这里不收了。”

      林笛的爸爸不停地嚷嚷:“我儿子是绝对不会走的!交了一个月的钱,肯定是要住满的!这钱我们当然不还,而且你们还要赔偿我们!你们管理不当,要是我儿子拿这一百块钱去干坏事,都是你们的责任!”

      我听罢不禁愕然,不讲理的人我见得多,这么胡闹的人还是头一遭,不由得狠狠瞪着他们父子三人。林郁的表情变得有些阴郁,却始终沉默不说话。

      我哥无奈,跟他摊牌:“我跟你说,林笛被人反映过在这里有偷拿同学零用钱的行为,这件事我有人证和物证,之所以不说,是还想再观察一下,但是现在,林笛我绝对不会再收了。”

      我有些惊讶哥哥居然会说出来,不由得转头看向林笛,他的脸唰的一下白了。

      林笛的爸爸立刻一脚踢翻了一把椅子:“你说什么?”

      既然已经开骂了,哥哥也就接受了他们根本不会轻易走人的事实,拿出手机说道:“你们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

      结果这一下彻底惹怒了林笛的爸爸,他抓起桌子上的一个水壶就要冲上来打我哥哥。我哥身高一米八,身强体壮,抓住他爸的手腕,立刻把他牵制得不能动。

      但是林笛爸爸借着酒劲继续发狠,开始撒泼。

      我一看这情况,不行,对方好歹还有个大儿子可以作战,我立刻冲上去,想要帮哥哥,谁知道林郁走到我面前,挡住了我的路。

      “你干什么?”我恶狠狠地问道。

      “你不许过去。”他的语气不容置疑。

      看他的阵仗,我打不过他,所以我俩对峙着。而此时的林笛爸爸根本不管周围还有别人,跟我哥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打红了眼。哥哥注意到我还在旁边,大喊一声:“小南,进去躲起来!”

      这样的话,我就更不能走了,可是林郁还挡在我面前,我怒道:“你走不走?”

      “不走。”他回答得不咸不淡,张开双臂,拦住了我,表情和神态都让人气恼。

      哥哥与人为善,极少打架,不像林笛爸爸那么凶恶,开始处于下风。我一急,又问了句:“你到底让不让?”

      林郁还是坚定地张着手臂。

      我气红了眼,抓着林郁的胳膊,一口就咬了下去。这一口很用力,他一痛,收了手。

      我立刻冲向我哥那边,结果正好看见林笛爸爸根本就不管眼前的人是谁,胡乱踢倒的桌子就要倒下来砸到一旁的林笛,而桌子上还放着阿姨刚煮好的甜品,专门给小孩子起床上学的时候吃。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竟然跑过去,护在了林笛的前面。

      桌子上的锅翻了,一整锅热汤倒在我的身上。我疼得龇牙咧嘴,脖子和背上火烧火燎的,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

      林笛虽然是个熊孩子,但是见到这个场面还是被吓到了,忍不住大哭起来,像是一只受惊的幼犬,结结巴巴地说着:“不要打我……爸爸……不要打我。”

      哥哥再也顾不上其他,冲上来,抱起我就往外跑。

      我回头恶狠狠的去看惹是生非的父子三人。

      只见林郁蹲在林笛面前,声音轻柔:“你没事吧?”那个画面竟然在一刹那间温柔得有些美好。

      可这依然不影响我讨厌林郁。

      【02.重逢也依然不美好的我们】

      好在那锅甜品已经凉了一段时间,医生说烫伤不是很严重,好好擦药,不会留下疤痕的。

      不过炎热的夏季,依然让我难受得每天都想待在空调房里,只要一晒太阳,汗流下来,我就好像又一次经历了那个惨痛的瞬间,我就会又一次想起那三个不讲道理的痞子父子。

      结果好巧不巧,我放学回家的时候,在校门口的树下看到了坐在那里发呆的林笛。

      这一片有很多学校,所以哥哥才在这里开了午托班,中午吃饭,晚上有人来写作业,他负责辅导,也有家住得远的当全托生。林笛的小学就在我们高中旁边,我们放学都会经过同一条路。

      他没再来午托班了,想来应该是他爸终于良心发现,不应该继续胡搅蛮缠,所以另寻高明了。不过看林笛忧心忡忡,年纪尚小的他像是遇到了什么大烦恼一样,我有些好奇。

      毕竟以前我也帮哥哥一起晚上在那里辅导学生写作业,我负责小学生,所以也偶尔会辅导林笛。他平时比较沉默寡言,跟同学在一起疯的时候倒是会开朗许多,但是会做出偷钱的事,我真的怎么都想不到。

      我没忍住,走上前,碰了碰他的肩膀,没好气地问:“喂,你咋了?”

      他原本是坐在那里,书包靠着自己的腿放在前面,结果看到我之后一吓,向后倒的时候重心不稳,从椅子上摔了下去。书包倒下来,露出了他腿上的瘀青。

      我皱着眉头,上前去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身影飞快地朝这边跑过来,我正回头的时候,已经被那个影子用力一推,直接被推倒在地上。

      左半边屁股着地,钝痛感袭遍全身。

      “你干什么?”一道凌厉的男声说道。

      我转头,看到了林郁凶巴巴的脸,他蹲在林笛面前看林笛腿上的伤口,紧张得好像他弟弟刚才不是摔跤,而是发生了一场车祸一样。

      有必要那么夸张吗?我从地上爬起来,不光是屁股和大腿撞伤了,小腿也有擦伤。被这么莫名其妙地对待,我翻了一个白眼,怒道:“你发什么神经病?”

      林郁警惕地看着我,冷冷地说:“如果再让我看到你欺负我弟弟,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他说完就带着林笛离开了。

      我有些无语,自认倒霉回家,巴不得这辈子不要再看见他们兄弟俩。

      我像个瘸子一样走了一段路,身后又传来一阵飞快的脚步声。

      林郁忽然从我身后赶上来,一下子挡在了我面前。我走路已经不利索,他停得又很急,我就直接这么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

      脸触碰到他温热的胸膛,我迅速后退。

      天气很热,他额头上冒着汗珠,喘着气,脸上已经没有刚才的冷冰冰,倒是一副纠结……甚至有些害羞的样子。他低头看着脚尖,闷闷地说了句:“我误会你了。”

      “嗯?”

      “我以为你是把我弟弟弄伤的人,可是刚才林笛说我弄错了。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对你的,真的抱歉。”林郁还是很尴尬,“还有上一次……也对不起。我以为你们诬赖我弟弟,才会对你那样,可是后来林笛跟我说了真相。”

      我有些震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看起来除了自己弟弟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混混,居然对我低头道歉了。我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应,呆呆地点头:“哦。”

      然后林郁就走了。

      晚上,那些在这里写作业的小孩子都走了之后,我回到二楼写自己的作业。为了方便,我们也搬到了这里。我的房间靠窗,写字台就在窗边,我哥说这样写作业,心情会比较好。

      突然,我的窗户响了一声,好像被什么东西砸中了。

      我立刻从窗口探出身子,想看看是不是那些留在这里全托的小屁孩在整我。

      可是外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正在我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我听到楼下有人小声喊我:“南星!南星!”

      我这才分辨出来,是林郁。

      “干吗?”我皱着眉头,他之前推了我一下,道歉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现在又来做什么。

      “你下来。”如同命令一般。

      我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可是又想当面教训他一下,就气冲冲地跑下了楼。

      他在楼梯口站着,不等我开口,就把一个白色的袋子递过来。

      “拿去吧。”他第一次语气那么轻松自然,看我满脸怀疑,又凑近我,跟我好心解释道,“是药,拿回去记得擦,我走了。”

      根本不等我回答,他又像风一般跑走了。

      我拿着药,呆呆地站着,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03.我们的关系简单来定义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林郁拿来的药有烫伤药,也有擦伤药,甚至还有用于跌打损伤的药油。

      我不敢跟哥哥说我又受伤了,所以躲在屋里,小心翼翼地给自己上药,满脑子都是林郁下午道歉时的表情,和刚才他出现在我面前时说的每一句话。

      因为上次林郁父子闹事之后,午托班里一下子走了四个学生,床位空了出来。我便利用上学的空当,帮我哥去旁边的小学招生,却怎么都没想到又碰见了林郁。那时候,我正好去小学旁边的小巷子里买鸡蛋煎饼,巷尾传来了一阵喧嚣声。

      我看过去,他靠墙站着,面前几个打扮类似的男生在一起,将一个有些胖的小男孩团团围住,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小男孩看起来怕得已经快哭了。

      我越看越觉得小男孩眼熟,这才发现他是哥哥午托班的学生,不由得大惊,赶紧冲了过去,推开那些小痞子,一把抱住小男孩,喊他:“明浩,你没事吧?”

      那些男生立刻就怒了:“不关你的事,赶紧滚开。”

      我回头看向站在人群之外的林郁,他也怔怔地望着我,面无表情,平静如水的双眸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向他们叫板:“你们那么多人,还以大欺小,到底要不要脸?”

      其中,为首骂得最凶的男子说着就要举起手冲上来,只听到林郁淡淡地说了句:“走吧。”

      他一说完,就带头朝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几个人愣住,但是也只能悻悻地收了手,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扭头离开了。

      我拿出纸巾给小胖子明浩擦眼泪,问他:“他们为什么找你麻烦?”

      “因……因为……”明浩颤颤巍巍,抽泣着说道,“因为林笛。”

      事情的经过我后来也听哥哥大概说了,明浩就是举报林笛偷钱的人,没想到他还把这件事跟老师说了。

      林笛的父亲自然又去学校跟老师吵了一架。

      我又想到了林郁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他总是给人时远时近的感觉,当我以为自己好像认识他的时候,其实我对他一无所知。

      没想到,放学的时候,我走出校门,看到了站在树下的林郁。

      我停下脚步,看着他,不知道是否应该上前。

      然而他也只是那样望着我,没有任何举动。我俩尴尬地对视了一眼,很快我就低着头迅速走开了。

      一直走出几十米我才停下来回头看,发现林郁并不在身后。

      我长呼一口气,或许他只是来这里等林笛而已。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面突然空荡荡的一片。

      明浩也离开了午托班,这样一来,哥哥的学生就更少了。

      我不得不就连下午放学之后都搬着桌子,守在小学门口,继续招生。

      突然,几个人围了过来,我抬头一看,竟然是前两天的小混混。林郁并不在其中,所以我也不像上一次那样,内心顿时被慌乱占满。

      他们上来就拿起哥哥打印好的宣传单,随便往地上扔着,还一脸坏笑地看着我,说道:“你很喜欢多管闲事嘛,说我们欺负小孩子?其实我们不光欺负小孩子,还欺负女孩子!”

      我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紧张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可我偏偏越紧张越是一副面瘫脸。他们大概是觉得自己的威胁没起作用,丢了脸面,于是为首的人一下子把桌子给掀翻在地,上面的传单散落一地。

      这些校外的小混混,学校的保安早就已经不管了,更何况我们这离校门口还有一段距离,附近的人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完了,我心里暗道。

      突然,这几个人中有人呻吟了一声,紧接着就看到他滚倒在地。

      林郁气势汹汹地出现在他们旁边,一脚就踹倒了一个,不过一眨眼,四个人就都被他放倒了。他狠狠地踢了一脚其中为首闹事的人,厉声说道:“我跟你们说过了和她没关系。”

      为首的小混混爬起来,指着林郁,气急败坏地威胁道:“走着瞧!”四个人就你扶着我,我搀着你离开了。

      我望着地面上一片狼藉,竟然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林郁,便只能弯下腰,默默地把那些宣传单一张一张捡起来。

      林郁走到我面前,蹲下来,也一声不响地帮我捡。

      大概是因为我刚才实在害怕,现在意识到安全了,紧绷的弦放松,委屈的心情自然也就上来,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砸在地上,连我自己都有些惊讶。

      林郁更是停住了手,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一脸无措:“你……”

      我不理会他,用手背擦了擦眼角,飞快地收拾好东西,放到了桌子的抽屉里,再把椅子反扣在桌子上,全部抬起来往回走。

      林郁快步跟上来,一把从我手里夺过桌子,闷闷地说了句:“我帮你。”

      想来我也争不过他,便不说话,继续朝前走,听见他在我身后低声解释着:“抱歉,我不知道那些人会来找你麻烦。前几天的事也是他们自作主张,我根本摆脱不掉他们的纠缠……”

      他还在断断续续地说,可我却走不动了。

      哥哥站在我面前,看了一眼我身后的林郁,直径上前,从他的手里拿过了桌椅。

      “你以后还是不要出现在我妹妹周围了。”哥哥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说完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对我说道,“走吧。”

      我看了看哥哥的背影,又回头望了一眼林郁。

      他的脸上带着宽慰的笑容,像是一个普通的纯良少年。

      明明那么近,我却觉得和他隔得很远。

      【04.海鸟和鱼的意外】

      回去之后,哥哥什么都没有对我说,只是让我不用再负责招生的事情了,好好上学。

      他虽然表面上没生气,但是我们毕竟是兄妹,性格相似,又足够了解对方。他不动声色,我也不说出来。

      当然,最后还是他沉不住气了,晚上写作业的学生回去以后,他一脸踌躇地来到我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我有话和你说。”

      我挑了挑眉,放下写作业的笔,面对着他。

      “我并不希望你和林笛的哥哥有来往,学生里都流传过他,小混混一个。”哥哥第一次那么严肃认真地跟我说话,我不禁有些意外。

      从小到大,因为父亲的早逝,母亲的病痛,他一直独自承担着整个家。长兄如父,我向来敬重他,也很听他的话。

      “嗯,我跟他也不熟,只是恰好遇到,他帮忙搬个东西而已。”我想了想自己跟林郁的关系,说起来也没有那么多复杂的联系,苦笑了一下,补充了一句,“以后也不会再见了。”

      哥哥点头,算是相信我了,就走了出去。

      当然,我说那句话的时候,我的确是那样认为的。

      只是没想到,我们竟然还会再有联系。

      下午的时候,我在午托班帮哥哥照看着那群学生吃晚饭,准备待会儿写作业。林郁忽然闯了进来,对我的询问不管不顾,在房间里乱窜,四处张望,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最后没找到才来到我面前,拉住我的手腕,问道:“林笛呢?他为什么不在这里?”

      我一头雾水,反问道:“林笛不是已经离开这里了吗?”

      林郁皱着眉头,咬着嘴唇,顿时恍然大悟,又赶紧冲了出去。

      我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也追了出去,拉住正要跑走的林郁:“发生什么事了吗?林笛去哪了?”

      现在这么近看他,我才注意到他的嘴角破了,眼睛也有瘀青,脸上带着大大小小的伤。

      我第一反应就是他会不会被之前的小混混找麻烦了,不由得又追问:“你的脸怎么了?”

      林郁没有回答,他已经急得满头大汗,看来已经找过了不少地方。

      “林笛不见了,我先去找他。”他从我手里抽回自己的手臂,留下这么一句就又迅速跑开了。

      其实说起来也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回到午托班里,有别的学生问我发生了什么,我有些心烦意乱,不想回答,却有一个同学说道:“我放学的时候看到林笛好像去学校后面的操场了,那里有小石凳。”

      我分明想要断了和他的联系,但是为什么又要让我知道这样的消息?

      正好这时哥哥回来了,有人能够接手这里,我最终还是说了句“我出去一下”就走了。

      我平时经常送午托班的学生去学校,也算是混了个脸熟,所以跟门卫大叔说我是来找班上的学生,他就同意放我进去了。

      按照那个同学说的,我果然在学校操场旁边找到了在石凳上写作业的林笛。

      他满头大汗,趴在石凳上写作业。

      我过去的时候,他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里?”想起林郁找他找得心急火燎,我有些生气,“你哥到处找你。”

      林笛看到我,露出一丝惊慌,立刻说道:“姐姐,能不能不要跟我哥说我在这里?他知道的话……又要和爸爸吵架了,这样哥哥又会……”

      林笛竟然哭了出来。

      我叹了口气,我不清楚他们兄弟俩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看着林笛坐在这里,浑身上下被蚊子叮得都是包,脸也被晒得红红的,肚子还在咕咕叫,我只好把他的东西拿上:“走吧,去我家好了。”

      林笛犹豫了很久,最终缓缓地点点头,拿着书包跟我走。

      林笛用我的手机给林郁打了电话,不消片刻他就急匆匆赶来了他瞪着林笛,全然没有初次见面时那种温柔的神态,一来就把林笛的衣服拉起来。我惊呆了,上面尽是大大小小的瘀青。

      林郁看完之后就要往外冲,还好我和林笛及时拉住了他。原来林笛的老爸已经很久没有给林笛生活费了,之前林笛会在午托班里偷钱也是因为没钱买饭,找阿姨借的一百块钱,竟然是被那些之前和林郁在一起的小混混勒索的。

      林郁看着快要哭出来的林笛,面部表情总算缓和了不少,揉揉他的头:“再坚持一下,这种日子很快就会结束了,爸爸,还有那些讨厌的人。”

      所幸,一般这个时候哥哥都会在楼下的午托班看学生写作业,我让林笛在我的房间继续写,像以前那样辅导他。

      直到他写完,我走出来,林郁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林郁长得很好看,也很白净,跟那些一起的小混混完全不是一个模样,简单的纯白色T恤和黑色长裤都能穿得很有品位。

      我轻轻推了他一下,他却忽然像是被吓到了,猛然睁开眼睛跳起来,直接跟弯着腰的我撞到一起。

      他的力气大,我被撞得眼前发白,捂着头,差点哭出来。他赶紧过来,移开我的手,用手帮我揉着,轻声道:“你没事吧?我帮你揉揉,很快就不疼了。”

      我愣住了,呆呆地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

      林郁语气柔和,神情慌张,可以看得出是真的在担心我。他冰凉的手还放在我的额头上,如墨的双瞳就在面前。

      我一下子慌了神,低下头,转过身去。

      从前我一直觉得我很讨厌他,他和他的家人给哥哥带来那么多麻烦,他又是个不学无术的小痞子,和自己的人生道路除了这一次意外的插曲,不会再有任何的关联。

      可我现在才意识到,即便是意外,相遇了,就是相遇了。

      【05.月光很好,你很温暖】

      原来林笛一直在欺骗自己的父亲,说他回到了午托班,所以晚上只能在外面写完作业再回家,而他也骗哥哥林郁晚上回家吃饭,所以林郁回到家中没有看到弟弟的时候,立刻就发现自己被骗了。这段时间以来,林笛晚上都是自己在外面写了作业才回家。

      林郁当然不能让他继续这么下去,就拉下脸来拜托我。

      哥哥是断然不会让林笛重新回到午托班了。我了解他,他性格很倔,不会原谅那些曾经伤害过我的人。要远离林笛的父亲,只有远离他们兄弟俩。

      我委婉得表达了我哥的决定,林郁的脸上出现一丝黯淡。

      他最终只是淡淡地说:“嗯,那就算了。”

      林郁拉着林笛转身要走,我看着他落寞的背影,鬼使神差地拉住了他:“不然的话……要不要来我家写作业?”

      虽然我家就在午托班楼上,但是哥哥平时都会守在午托班,基本不会中途上来。

      反正也就是一个小时而已,林笛从以前开始就很乖,所以作业自然写得也很快。

      林郁来接他的时候,偶尔会提前一些,给我和林笛带上冰激凌或者甜品,然后坐在客厅里面等林笛写完作业。

      他看起来很疲惫,每次来的时候,眼底都有红色的血丝。

      如果时间稍微长一点,他就会坐在那里小憩片刻。

      周末林笛不用来,我去外面的超市买东西回来,月光之下看到林郁站在我家门口,像是夜里一株苍劲的松柏,笔直又美好,银色的光洋洋洒洒落在他的脸上,竟然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孤寂。

      “你怎么来了?”我不禁感到惊讶。

      他僵硬地笑了笑,不知道是尴尬还是害羞。

      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呆滞了一下,他开口:“要不要……去走走?”

      我愣住,旋即点头:“好。”

      林郁突然笑开了,很自然地从我手里拿过那一袋东西。

      我们并肩走在回家的小道上,周围的夜市热闹了起来,有人卖烤串和甜品。

      “之前你给我带的甜品在哪买的啊?是在这边吗?”我突然食指大动,天那么热,喝一碗冰凉的豆腐花最合适不过了。

      林郁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店。

      “走吧,这次换我请你喝。”

      这家豆腐花店生意还挺红火的,难得找到一个位置坐下。在等的时候,我问他:“你跟我年纪一样大吗?你平时都在干什么啊?为什么林笛要骗他爸还在午托班啊?”

      林郁没想到我会问这些,沉默了一下,我还以为我太多嘴想要道歉,他回答道:“我去年高考考上了大学,但是因为经济问题没有去上,现在在打工存钱,打算存够了再考一次。至于林笛,你还记得上次闹事吗?你也看到了,我爸是个无赖,生意失败之后就只会喝酒发泄,把我妈打跑之后,就打我和弟弟。我弟很怕他,他坚持让我弟继续回午托班,我弟不好意思,就只能骗他说自己还在午托班。”

      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安慰他。

      正好这时,我们点的东西上来了,他端着碗,吃得很斯文,波澜不惊的脸上已经看不出难过的情绪。原来我们都差不多,只是我比较幸运,我有为我遮风挡雨的哥哥,而你却不得不承担起这样的命运。

      可是没想到,我们才刚吃没多久,旁边忽然又坐下来两个人。我定睛一看,竟然是上次的小混混。

      为首的那人嬉皮笑脸地招呼阿姨给他来两碗豆腐花,还一副熟络的样子冲我招招手:“嗨,小美女,林郁早点说你们是这种关系,我也不会去找你麻烦了嘛。”

      我看到林郁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整个人散发出阴冷的气息。我怕他们又要动手,便抢在那之前按住了林郁的手:“我们走吧。”

      他没有反抗,而是老实地任由我拉着他离开了。

      那两个小混混没有追上来,我松了口气。

      “哈。”没想到林郁突然笑了,拍了拍我的脑袋,温柔地说道,“南星,不要怕,有我在,他们不会伤害得了你。”

      除了哥哥之外,没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

      心脏就像是被柔软的棉花糖覆盖住了,暖暖的,又很甜。

      “我们家搬到了比较乱的小区,那些人都是街坊邻居家的孩子,从小也都不读书,我爸常去一些人家里打牌,我就跟他们认识了。不管我怎么想要摆脱他们,他们都还是会阴魂不散。”林郁露出一丝无奈,“只有我攒够钱上大学,或许就能够脱离这里了。”

      我才注意到我还拉着他的手,便因为不好意思而迅速松开,可是他又把我的手拉过去,重新握住。

      我害羞得不知道应该往哪看,只觉得他指尖冰凉,亦如同当初他用手覆盖在我的额头,轻轻地揉着,也好像抚慰了我的心。

      我们一路拉着手走到了家门口,正要道别,我的另一只手腕却被人拉住了。哥哥满脸怒气地瞪着我们紧握的手,一言不发迅速将我拉开。

      哥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看起来很疲惫,平时整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也看起来乱糟糟的。我走到他面前,想要跟他道歉,才发现哥哥的脸上有一些抓痕,露在外面的手臂也挂了彩,渗出的血液已经凝结。

      “妈妈她……”我不敢问下去。

      妈妈因为爸爸的过世,受到的打击太大,起初几年只是有些恍惚。那时候,哥哥在外面上大学,正是要大展拳脚的时候,妈妈对哥哥的依赖却越来越深,在家里经常无故打骂我,所以哥哥不得不放弃一切回来。而这几年她已经彻底精神失常,长期在医院,只肯见哥哥一人。

      平时,哥哥白天都在医院待着,我尽量帮他处理午托班的事情。

      哥哥长叹了一口气,脸上的严肃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问道:“南星,我们要不要把这里给转手出去,然后带着妈妈离开这里?”

      我哑然。

      医生说留在熟悉的环境有助于妈妈病情的好转,这也是我们一直不离开的原因。

      这几年哥哥真的太累了,我没办法拒绝,只好点头:“嗯。”

      【06.能遇见你真好】

      自从我同意了哥哥的想法,他就立刻开始着手午托班的转手事宜。

      我也开始跟学校申请转学的事情。

      林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了张贴在门口的转让启示,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出现过。

      即使我们不会再见面了,我也想跟他道别,就悄悄去了林郁家附近。我并不知道他们家确切的住址,只想着如果幸运,我们大概就会碰见。

      可我并不知道这算是幸运还是不幸,我确实找到了林郁的家,那是因为我在小区里面转了一圈,听到了激烈的争吵声。

      林郁的声音接近咆哮:“你离他远一点——”

      我赶紧顺着声音跑过去,看到一家老旧的院子里,林郁正和他的父亲扭打在一起,他父亲的一只手死死扯着林笛的衣领,我看到林笛红肿着脸,不停地哭。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冲上去阻止。他们对我的突然出现都有些惊讶,一时间愣住了,林郁更加是满脸慌乱。

      所幸我成功吸引了林笛爸爸的注意力,他松开了林笛。

      我大喊一声:“愣着干什么?走啊!”

      林郁反应过来,扛起林笛就朝门外跑。

      我跟着林郁,左拐右拐,最后他实在跑不动了才停下来。林笛还在哭,林郁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蹲下来摸摸他的头,柔声道:“别哭了。”

      我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着林笛缓过劲来。

      林笛很坚强,不一会儿就停住了。

      林郁站起来,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才想起来问我:“你怎么会来?你哥哥他……”

      我看到他抬起的胳膊上还带着伤,想到包里还有上次给林笛准备的创可贴,就拿了出来,对他笑了笑,拉过他的胳膊,轻轻帮他贴上。

      他不解地看着我,可我却只能避开他的视线,回答道:“我……我们要搬走了。”

      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手僵硬了片刻,我继续帮他贴第二个伤口,他却把手抽了回去,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像是包含了千言万语。

      “遇见你很好,可是我们大概相遇得太早了。”我苦笑了一下,没让自己哭出来,“如果下次再遇到,真希望我们都已经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后来断断续续说了什么,直到声音也染上了哭腔,我抑制不住,只好落荒而逃了。

      哥哥已经把午托班给转了出去,妈妈的新医院也联系好了。

      基本上所有的手续都办妥了,就只等我们离开了。

      我看到哥哥坐在院子里面,一直抬头看着天,外面的大树很高,树枝生长过来,为院子洒下一片阴凉。其实,对于过去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哥哥牵着我的手,带我走到了现在。

      一道尖锐的碰撞声打破了平静,院子的门打开了。

      林郁的爸爸一脸通红,满身酒气,身后还跟着之前的小混混,他气势汹汹地道:“把我的两个儿子还给我!”

      哥哥看那些人都不像是善类,心里自然有些惧意,可是又不想对这些无赖示弱,硬着头皮回答:“我不知道,也跟我们没关系。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

      哪知道这一句话更加惹怒了他们,就像林郁的爸爸第一次来那样,他们已经开始掀桌子、砸板凳,甚至还有人想往里面冲。

      哥哥迅速挡在了他们面前,拉扯自然是不可避免了。

      林郁说过,这些人不学无术,进局子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根本就不惧这类威胁。

      哥哥越是阻拦,就越被伤害得厉害。

      我掏出手机打算报警,结果手机也被其中一个人夺了过去。再转眼看哥哥,他已经被那些人连续踢了好几脚,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

      没想到,他口袋里面的东西掉出来,是厚厚的一沓钱。

      林郁的老爸和这群混混见到了钱如同豺狼虎豹见到了食物,眼睛立刻变亮,几个人冲过去想要把钱抢过来。

      哥哥眼明手快抓住钱护在胸前。

      这些钱是午托班转让的定金,今早来签合同的阿姨非要给现金,我哥没办法,只好收下,还来不及存到银行,哪知道会遇到这种事情。

      可是那些人已经不管不顾,对着我哥狠狠地踢过去。

      我已经哭红了眼,想要挤都难以挤进去,刚往前扑,就被那些人给推出来。我被推得撞到了墙上,顿时间头晕眼花看不清楚。

      我隐隐约约看到有人冲了进来,把我扶了起来。

      “你没事吧?南星!别怕,别怕……”林郁在我耳边说着,“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

      后来还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楚,只记得他们那些人对哥哥的拼死反抗感到厌倦,就抽出了小刀。

      明晃晃的刀锋一闪,伴随着尖锐的警笛声,接下来一片混乱,除了林郁喘着气在我耳边,一遍又一遍地说:“别怕啊南星,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07.我们之间隔着天空和海洋】

      哥哥除了一些外伤并无大碍,养了两三天,我们就一起坐上了火车,按照计划离开了。

      其实那一天,林郁的爸爸在麻将馆输得一塌糊涂,还欠了麻将馆不少钱,被威胁着如果不尽快还钱就要打断他的腿。他悻悻地回了家,想到自己的窝囊就开始喝酒,但是越喝越上火,自然就拿林笛出气。

      打跑了两兄弟之后,林郁的爸爸害怕林郁不再赚钱供养他,还不上钱他就只能等死了。于是他就伙同这几个小混混一起来我们这里要人,其实是想顺便勒索一大笔。

      他看到哥哥怀里的几万块钱,自然是已经失去了理智,那时候抽出刀的人也是他。

      只是天意弄人,他的刀刺中的人是后来赶来的林郁。

      经过抢救之后,林郁并无危险,我和林笛在他的病床前守了很久。

      昏迷中的他反复念叨着我和林笛的名字,然后又沉沉睡过去。他眉头紧锁,满脸痛苦,即使在睡梦中都露着疲惫和害怕。

      我想要等他醒来,可是哥哥第一次那样哀求我不要再和他们纠缠下去了。

      那一刻,我答应了哥哥的请求,在林郁醒过来之前离开了医院,离开了这座城市。

      我总会想起我一次见到林郁的时候,他蹲在林笛面前,温柔得不成样子,像是漫画里好看的少年,和煦又美好。如果那时候我没有回头看那一眼,或许也不会有后面那么多的纠缠不清。

      那么,海鸟和鱼相爱的意外,隔着天空和海洋,或许永远都不会发生。

      文/大熊

    赞 (18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