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帶我去旅行

作者:王文靜 


 

前一陣子,認識一位有意思的退休企業家。我很少碰到旅行過的國家數比我還多的人,他是少數之一。我好奇,這位董事長不是開旅行社怎會去過這麼多地方?得知他的旅行企圖後,真是刮目相看。年近七十歲的他,月月出國成為退休後的「業績目標」,於是南極北極跑,秘魯、俄羅斯也沒放過。像我這樣喜歡旅行的人,假若每個月都要飛出去玩,我恐怕是受不了。所以,對他的體力是佩服。

 

另外一位朋友雖然也是「空中飛人」,不過是因為做生意需要。問他為何很少旅行?他說,沒興趣也沒心思。

 

前者是特例,後者則是非常典型的台灣男人。很多人言語無味,世界就是工作的專業領域,或者就是小孩,話題繞來繞去都不離此。其實,世界是豐富與精彩,此生來這世界走一遭,能多看看是很棒。你想過「一樣天寒地凍,為何北極沒有企鵝嗎?為何南極沒有北極熊?」走一趟南極,你就知道。再譬如,十九世紀,歐洲的「時尚教母」西西公主為何與黛安娜王妃一般美人憂鬱?走一趟奧匈帝國古蹟,會有所啟發。

 

我喜歡旅行,那個年代無法出國旅行,但跟著父親上到梨山賓館、南至高雄澄清湖都是莫大的興奮。一位漁村長大的公務員之子,沒見過什麼世面,小時候跟著大人到台北都是一件大事,但我沒錯過任何有旅行的機會。漸漸的,旅行成為我的氧氣。氧氣的意思,是不可或缺,不論經濟狀況如何,它都是我生活的必需品。而今回想,「帶我去旅行」,是父親送我受用一生的禮物。

 

隨著年歲漸長,旅行對我也從「只是愛玩」到「視野拓展」,這不只是大山大水、古蹟歷史,更有人文。一位對世界有更寬廣認識的人,當有一天必須站在舞台上時,會有更深刻的思想與言語。因此,我很鼓勵大考結束後的孩子們,何妨讓自己有一趟壯遊、一趟大旅行。即便是在大陸青海的窮鄉僻壤蹲一個月洗碗,都能從同儕中看到社會底層的生命百態。這都將是日後寶貴的養分。

赞 (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