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调整反恐战略

毋容置疑,无论从内部还是外部来说,中国的反恐正在面临越来越严峻的局面。从内部看,起源于一些少数民族地区,特别是新疆地区的恐怖主义活动频繁,主要表现为几个特征。

第一,恐怖组织(或者恐怖组织指使的个人)经常用暴力冲击地方党、政、警察机构。第二,他们用暴力残杀地方温和的穆斯林领袖,对那些与汉族友好的温和穆斯林领袖和民众施加了压力,甚至威胁其人身安全。第三,在很多场合,他们无差别地残杀普通平民,尤其是汉族民众。第四,激进穆斯林行为和恐怖主义早已经从少数民族地区向全国各地延伸。在人口流动的今天,这种恐怖主义行为就很难控制。从各地爆发出来的各种类型的恐怖主义事件来看,恐怖主义分子可以说是已经遍布整个国家。第五,他们和海外的关联越来越深。这一特征在全球化时代也不可避免。就中国来说,由于海外拥有大量的穆斯林和藏族人口,恐怖分子通常很轻易就可以利用中国穆斯林和藏人的海外社会关系,为他们的恐怖主义活动服务。

从外部看,穆斯林激进主义也在影响中国的正常外交,对其产生着很大的负面影响。土耳其最近的反华活动就是明显的例子。这些年来,只要在有反对党和非政府组织强大的地方,就很容易产生针对中国的激进行为。本来是当地政治力量之间的政治斗争,但一旦涉及到穆斯林等宗教行为,就会演变成针对中国的行为。这一点今后会越来越明显。

随着中国的崛起,利益遍布世界各地,中国的问题也必然会成为各国地方政治的一个焦点。如果是在穆斯林国家,当地的“反华”行为就会很快激进化,甚至有可能演变成为恐怖行为。因此中国需要调整反恐战略,改变目前的颇为被动的局面。这就要求人们要分析迄今为止的全球和中国本身的反恐战略,考察这些战略在多大程度上达到了目标,在哪些方面没有成功,不成功的原因在哪里。

自从发生“9·11”恐怖主义事件后,美国一直在主导世界范围内的反恐,那些也同样面临恐怖主义威胁的国家,包括中国,也在各方面和美国合作或者追随美国反恐。这种紧密的合作和追随方式,往往导致其他国家反恐的“美国化”。“美国化”指的是什么意思呢?主要指的是美国反恐的两大方法。第一,暴力化,即以暴制暴;第二,民主化。

从结果来看,无论是军事手段还是推行民主,两者都失败了。在当今世界,内外条件都不能导致美国的成功。美国已经不能像从前那样或者搞殖民(例如菲律宾)或者搞占领(例如日本和西德)了。在世界范围内来说,这样做已经没有意识形态上的合法性。就当地社会来说,当今的世界是主权国家,各国都有很强烈的民族主义。即使就美国国内来说,占领成本过高,很难持续。

美国反恐战略的失败,说明了恐怖主义越来越甚。首先,军事手段征服不了恐怖主义,反而导致越来越多的恐怖活动,并且以美国和西方为目标。例如今天“伊斯兰国”的首领,就是过去萨达姆政权的军人领袖。第二,美国推行民主的结果,不仅难以发展出西方式的民主政权,反而使得很多国家面临甚至成为失败国家。现行政权一倒,往往爆发内战,为恐怖主义提供了政治温床。第三,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反恐,也导致着全球范围内激进穆斯林的崛起。“伊斯兰国”已经吸引了来自包括欧洲、俄国、中国、东南亚等世界各国的年轻人,可以说是“联合国军”。

那么,中国该如何反恐?很显然,中国不能重复美国的方式。中国实际上既没有能力像美国那样在国际层面反恐,也没有像美国那样的以武力为导向的传统思维方式。中国必须在反恐问题上自我创新,发展出属于自己的有效方式。什么样的方法才会有效呢?就是在用强制手段遏止恐怖主义嚣张的同时,诉诸文化方式、通过动员温和穆斯林来全面管控激进穆斯林主义,在有效缩减和控制激进穆斯林的社会基础的同时,防止激进穆斯林演变成为恐怖主义。

中国需要的是重建文化软方法,并把之引入反恐。(郑永年)

赞 (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