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有不为人知的小美好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本主持内心都是颤抖的!你知道,作为一个专业卖丑十四年(……)的编辑团队,往日里大家的形象是个什么鬼样子……为了公司形象,我还是不说了,呵呵……

  所以当朵爷浑身燃烧着能量小火苗咆哮“我们要做一期史上最贴近栏目主题的话题”,然后抛出这个题目的时候,本主持整个人都蒙了!

  小美好!

  这么清新的词汇,组长你确定公司除了食堂大师傅还有其他人能跟它沾边?啊,大师傅也不行!毕竟他曾经干过把肥肉做得像土豆,还和真土豆炒在一起的龌龊事,骗我吃了两块,胖了三斤!可耻!

  小锅(《飞言情》编辑):我是会做饭的仙女

  一般大家提起小锅,印象几乎都是:“哦,那个口味略重的妹子。”“哦,那个一边走一边掉粉的妹子。”“哦,那个每天上班都迟到的妹子。”……我怎么可能没有优点呢?黑夜给了你们黑色的眼珠子,你们却这么眼瞎?(泣不成声)

  其实我除了美貌,厨艺也很不错啊,能在公司这么多年屹立不倒,就是因为每次组长想想我做的菜,就舍不得开除我了。

  回想曾经自己下厨的美好时光,那个时候朵爷和丐胖他们都抱着一种“小锅不做饭,我们就饿死”的心情(我编的),想要我做顿饭,还得提前查看天气预报,因为我说,下雨天不做,下雪天不做,天太热不做,太冷也不做……我简直就是厨房里挥着锅铲的女王大人。

  可是每每想到,像我这么会做饭的仙女,却一直没有嫁出去,就想给自己造块纪念碑!

  丐小亥(《萤火》编辑):Boss也美不过我

  在编辑部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备受侮辱……一开始大家喊我名字,后来渐渐地就称呼我为胖子,潜移默化之中,我竟然心甘情愿地接受了……然而最近竟然有同事在QQ上跟我说:“你不要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啊,我还以为是Boss来了呢!”……这位同事,你给我讲清楚,我的美是Boss能比得上的吗?(Boss,毕竟你也大我十多岁……)

  这个世上最能理解我的美的应该是可人儿小锅吧。那天早上我在楼下粉馆遇到了小锅,小锅马上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哟,吴组长下来吃粉啊!”我愣了一下,朝身后看了一眼,以为奇幻事业部的吴晓波组长在呢,结果没人,我就纳闷地看着小锅。小锅翻了个白眼,一脸不争气的表情对我说:“你长得这么像吴彦祖,为什么就不愿意承认呢?”

  小锅真是一个心性单纯、眼力极好的小姑娘啊!同样都在编辑部,那些认为我和Boss长得像的人为什么不跟小锅一起保护视力呢?我不懂,真不懂。

  朵爷(《花火》编辑):教你们防身十八招

  作为一个美到骨髓的小崽子,我此刻只想和大家讲一下自己坎坷的人生经历……

  有一个周末,天刚刚亮,我还在睡觉呢,就有一个人砸我家门,一边砸一边喊:“有人吗?有人吗?”从对方浑厚的男中音和孔武有力的动静中,我可以断定他一定是一个精壮的年轻男子!

  干什么哟!吓死宝宝啦!是想谋财吗……我根本没有钱!所以……天啊,他应该是觊觎我的美色!

  我瑟瑟发抖地盖着被子,屏住呼吸……只能装死……

  可是对方特别坚持,砸门带上了节奏,声音还越来越大了呢!

  我快哭了,躺在床上深深反思:唉,怪我过分美好!以后出门真的不能再洗头了,也尽量不要在光天化日下扶老奶奶过马路,太容易招人疼爱,进而因爱生恨!

  很快我意识到装死没用,还是要有所对策,只好轻飘飘地下了床(丐小亥:你是鬼吗?),先去猫眼看一下对方是不是长得比较帅(……),结果……呵呵,我忘记了,我的身高根本够不着猫眼……

  于是我环顾四周,把家里的水果刀、菜刀、铁锤、扳手、铲子都放到了身边,再顺便做了几个热身动作!嗯,要开战了!

  我特别凶地喊:“哪个?你是哪个?”

  对方沉默,“咚咚咚……”

  我又喊:“你谁啊?说话啊!”

  对方还是沉默,“咚咚咚……”

  我抡起了锤子:“再不说我报警了啊!……我……我可是练过的!”

  又是一阵沉默,对方终于出声了:“你开门好不?我是顺丰的!你快递不要了是吗?”

  妈哟!原来是快递小哥!来得也忒早了吧!

  “快进来,快进来!”我扔掉武器,热情地打开了门。

  小哥黑着脸,很不开心:“美女,我在外面等十几分钟了!给你,你的刮毛四件套!”

  ……

  (张美丽:朵哥,你跑题了吧……)

  (朵爷:没有啊!你没发现这个故事展现了我的美貌与智慧吗?)

  (张美丽:对不起,我只看到了刮毛套装……)

  不夏(《花火》编辑):告诉我你有啥愿望

  呵呵呵,说到这一点,我比较有话语权了……

  每个月不是公司都有一次抽奖吗,基本我都会上去,但是我上去抽到的不是一卷纸,就是一瓶饮料,这些都是排在最末尾的奖品好吗?然后我就看着其他人把最贵的奖品,比如平板啦,蛋糕机啦,现金啦,统统抽走!要是没有我垫底,大家能抽到这么好的东西吗?但是这还不是重点,重点就是,我预言他们抽什么都很准,比如上次沐沐,她告诉我这次奖品有很多种,其中我对平板比较感兴趣,便说“你抽个平板回来吧。”结果她真的抽个平板回来!而我自己上去抽的还是一卷纸!

  所以现在大家有什么愿望……都会来找我帮他们预言一遍……

  爱丽丝(《花火》编辑):谁有我腿短

  听说本期栏目只允许最美的人参加,所以我想对邀请我的主办方致上我最诚挚的赞美:“你们真是慧眼识珠啊!”

  不为人知的美好吗?唉,虽然我平时那么自恋,但说句实话,我知道从外表看我不算什么美人儿啦!比如,眼睛小得像杜海涛,腿短得像朵爷……(朵爷:呵呵,本大爷一米五几的身高有一米四是腿!)但是我心灵美啊!比如,和不夏在外面打牌时,我总会帮不夏和果子撒谎说他在认真加班哦!(果子:够了!拿刀来!)比如,为了让沐沐约会成功,我会主动拿出我珍爱的裙子便宜卖给她。(沐沐:够了!我一米七,你一米五!你的裙子我根本穿不得,所以不要再想办法说服我买你不想要的旧裙子了!)……总之,我有太多不为人知的心灵美了……想要更多地了解我的美吗?快来关注我的新浪微博@花火爱丽丝吧!(朵爷:可以不打广告吗?)

  朱熙(《所有孤独的行星都相遇》作者):脸圆不是我的错

  我从小就受够了大脸圆的苦……

  我小学时拍集体照都会被摄影师指挥:“那边的同学!不要太突出,往后退一些!”他要怎样啊!我明明都快站到校门外去了好吗?欺负人!

  唉,童年的阴影(……)让我变得讨厌拍照,班级活动大家拍纪念写真时,我大多是主动要求拿相机的那个人……或者站到天边去……

  (友情提示:接下来是煽情部分)啊!过后很久我才发现,十多年的青春啊,我竟然一张照片(有也远到看不清脸)都没有留下!我甚至已经不太记得,曾经那个畏缩的、灰暗的、不敢面对镜头展露笑容的自己的样子了。

  让我终于找回自信的,是很久之后的某年某月的某个黄昏,在某个人烟稀少的小公园,一个老太太对我说的话。七八十岁的圆脸老太太站在夕阳下,好像在等着谁,样子很雍容优雅。实在觉得她太漂亮了,我便忍不住上去搭话。具体谈话的内容记不太清了,我只记得老太太笑着说过一句:“脸圆的人,老了之后会很漂亮哦。”

  我顿时原地满血复活!我是五十年后的小公主!现在嘲笑我脸大的人,你们都会后悔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五十年后!

  (朵爷:这位同学前后情绪转变太快,让人难以接受……)

  (强行插入的张美丽:我也是五十年后的小公主!大家对我好一点!)

  叉叉(《花火》新晋编辑):俯卧撑做起来

  大学毕业前,我对未来找男朋友这个事一点都不上心,加上我爸妈也觉得我还小,于是我就在大学纵马奔腾了好几年,临快毕业的时候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这么多人就要结婚了呢?怎么天天有人让我交份子钱呢?于是我忽然陷入了一种恐慌–我的份子钱还收得回来吗?(……)

  这种恐慌一直伴随着我进了魅丽这个百多个妹子的窟……呵呵,彻底崩盘了。有天晚上我看着首页满屏“虐狗”,忽然悲从中来:未来的男朋友啊,如果你在看的话,我可以陪你打游戏,给你开瓶盖,陪你看恐怖片,给你提行李,给你换灯泡,把肩膀给你靠……我体育课俯卧撑还是A+,还不行的话,你要是崴了脚我也是可以背着你走!……我这么多不为人知的小美好啊,暗恋我的人怎么就那么沉得住气!

  呵呵,感谢以上为了出镜强行来答的各位!虽然我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你们演技的浮夸与做作……

  另外,崽子们,朵爷呕心沥血制作的《你的美好总会有人知道》现已上市,适合美好的你们……也希望你们早日找到慧眼识珠的好崽子!说了这么多,你们不去买一本吗?更多关于“美好”话题,请私信新浪微博@我们阅读,有机会获得签名新书哟!

  主持/新来的张美丽

赞 (7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