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瑟特烦恼

  那年高中同学会,很多人刚进大厅就看到了把衬衣扎进牛仔裤的裤腰里、系着一条驴牌皮带的杨卢瑟。二十八岁的杨卢瑟在广告公司混得不错,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女朋友就坐在他旁边,几乎不说话,但逢人都会腼腆地笑。我落座的时候,杨卢瑟正在发挥他的专长–给大家做广告。

  他广告的主人公是我们班曾经的传奇女王何凛冽。

  杨卢瑟说:“你们猜怎么着?前几天我看见何凛冽了,她来我公司了,你们说她来干吗啊?”他摸着他的驴牌皮带,这话说得好像公司是他开的一样,“她给我们同事送餐!”曾经叱咤风云的何凛冽竟然成了送餐员哎!

  杨卢瑟在进校的那次入学考试之后就开始暗恋何凛冽了。那次考试,何凛冽的名次排在第二。但是,她发现老师阅卷错误了,明明答对了的题,老师却扣了她的分,她应该是第一才对。为此她向老师据理力争。她昂首挺胸、言辞凛然、被风吹动乌黑长发的样子就那样迷住了杨卢瑟。

  杨卢瑟也曾为何凛冽做过些细腻温柔的事,比如通宵为她排队买动漫展的入场券;每天搭公交车回家都给何凛冽占座。

  何凛冽以班长的身份振臂一呼,有没有人愿意帮我到办公室把作业本抱过来发给大家?杨卢瑟总是第一个站起来说我愿意。他一说“我愿意”大家就笑他,说得跟结婚誓词似的。

  有一次,何凛冽在教室里睡午觉,太阳照进来正好射到她的眼睛,杨卢瑟就到她旁边悄悄站着,用自己的身体给她挡强光。她睡了多久,他就站了多久。

  说是暗恋,其实很多人都看得出来,杨卢瑟喜欢何凛冽。

  身为班长的何凛冽,年级统考第一的何凛冽,身为校报主编的何凛冽,长跑冠军的何凛冽,被评为文艺积极分子、三好学生、优秀干部的何凛冽,穿校服最好看的女生何凛冽,有一天忽然摔下了神坛,因为有人发现她爸爸的职业是敛妆师。

  通俗一点说:何凛冽,你爸爸是给死人化妆的啊?你们家的饭菜是不是都带着死人的头皮屑啊?

  硬朗泼辣的何凛冽被大家的冷嘲热讽气哭了。

  父亲的职业并不容易被所有人理解和接受,所以何凛冽对此一直是有隐瞒的。她甚至曾经告诉过别人,她的爸爸是一个商人,但谎言被揭穿了,有心之人把她讽刺嘲笑得体无完肤。

  后来,何凛冽得知,发现并且公开她的秘密的不是别人,就是杨卢瑟。

  再后来,有个疯狂喜欢何凛冽的男生想替她出口气,就找了校外人士把杨卢瑟打了。

  挨了打的杨卢瑟一状告到了班主任那里,矛头直指祸害根源何凛冽。

  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何凛冽再不是大家眼里的女神了,有人甚至觉得她碰过的书本都是脏的。她跟她的爸爸也因这件事闹了矛盾,她甚至还离家出走过。那时恰逢高考前夕,她的情绪很受影响,便发挥失常,只考了一所三流大学。后来,她就和班里大多数同学失联了。

  那天的同学会,正当杨卢瑟说得眉飞色舞时,何凛冽就来了。

  经年之后的大家内心都有着恩怨归尘土的柔软与亲切,都在热情地欢迎何凛冽。何凛冽坐在了杨卢瑟旁边的空位。她穿着剪裁得体的套装,看起来优雅而干练,和之前杨卢瑟嘴里那个披头散发、衣服带油的送餐员截然不同。最尴尬的是,她还背了一个Prada的新款包,跟杨卢瑟女朋友的包一模一样。她刚一坐下来,就发现杨卢瑟正盯着她的包,脸色不怎么好看。

  她便悄悄对他说:“假的,托人买的高仿。你女朋友那个一看就比我这个有质感,拜托别拆穿我。”

  杨卢瑟满意地笑了。

  其实何凛冽不是送餐员,她是自己搞饮食,专做公司便当。虽然生意不大,但这些年也赚了不少的钱,有时候忙起来人手不够,她这个老板还亲自跑腿送餐。她虽然高考失利,去了三流大学,但是竟然发现自己在饮食方面有天赋也有热情,做这个行业令她有了如鱼得水的快乐。

  我对何凛冽说,你就应该当众打杨卢瑟的脸,他在大家面前都把你讽刺成什么样了。

  何凛冽说,当年的杨卢瑟在背后的小动作其实还不止一个,爆出她父亲的职业只是他想把她拉下神坛的一种手段之一。他是喜欢她,但是,她太优秀了,那么高高在上,他以为她如果不那么优秀,自己和她之间的差距就不会显得那么大,机会也就大了。

  她说,杨卢瑟这个人,人如其名,卢瑟。

  何凛冽还告诉了杨卢瑟的女朋友,自己的闺密就在Prada专卖店工作,听说杨卢瑟女朋友的包是杨卢瑟托人从国外带的,国内专柜不负责清洗保养,但是,只要报何凛冽的名字,闺密可以悄悄给她开个后门。

  杨卢瑟的女朋友有一天就背着她的包走进了专卖店大门,而之后没多久,杨卢瑟就单身了。

  据说,分手的导火索是他买了一个假货糊弄女朋友。

  班级群里热议这件事的时候,何凛冽就坐在我对面。咖啡馆里,我们都拿着手机噼里啪啦地打字聊天。何凛冽边打字边对我说:“其实我就是故意的,不给他一点教训我还算凛冽?”

  但是,她脸上没有笑容,反而有点落寞。

  不记得是谁说过的,其实何凛冽喜欢过杨卢瑟,但那已经是她父亲的职业被曝光之前的事了。

  文/语笑嫣然

赞 (4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