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起自杀

  男友家在农业大省的农业大县做农资总代理生意,善于维系关系,每一季农事结束都要邀请各地零售商进行一次聚餐,定要选在县城最高档的餐厅,觥筹交错间顺便签订下一季的预订合约。

  去年6月,我有幸参加一次男友家宴请商户的聚餐。去年农事丰收,所以席间气氛非常欢乐。有位伯伯喝得脸红,拍着男友爸爸的肩膀说:“老赵呐,今年你家农药进了假货吧?我们乡里可出事了啊!”众人皆愕然。那位伯伯呷一口酒,接着说:“我们乡有个大婶子,自己住,也不识字,上个月打药时把除草剂当成除虫剂,又兑错了水,结果一亩多地的菜全死了!这女的想不开,直接把剩下的农药喝了,胃里烧得不行了,结果半天也死不了,自己又爬起来去卫生所洗胃。前几天路过我家门口,专门进来骂我家是卖假药的。你们说,我都冤死了!”男友爸爸释然一笑,众人碰杯饮酒,用高档自助餐厅里提供的高脚红酒杯灌下一口高档白酒。

  “这几年的农药,连虫都打不死了!想死都难!喝了药还得去洗胃,受那份苦比死了还难受!”男友大爷也在席间,冲着我们的方向说,“你大娘年轻时跟我吵架,扭身就喝了两瓶药,结果也没事,抠着嗓子吐了半天,连医院都没去,就是把嗓子烧坏了,越老越容易犯病。”在我惊愕到难以消化这些故事之时,各位叔伯已经开始聊起其他话题,几起轻描淡写的自杀被一带而过,如同那几位妇女曾轻描淡写地存在过,又轻描淡写地离开。

  开学以后,我回到学校,在高等学府里也经历了一场惊心事件。

  这位姑娘从小地方出来读博士,一举考入大师级导师门下,导师闻名海外,师门内藏龙卧虎。姑娘在曾经的学校内也是佼佼者,但同门兄弟姊妹个个都是“八仙”附体,姑娘接连失去竞争优势。姑娘自小要强,从不认输,但无奈资质平平,在这个智商决定排名的高学历人群里,姑娘每日如泰山临顶般压抑,苦苦坚持,最终仍难以承受曾经的优秀生变成垫底生的现实,遂在某夜吞入20多片药,震惊一众师生。

  幸而室友车技高超,当即飞车将姑娘送至医院。几番痛苦洗胃后,面色苍白的姑娘无力地坐在医院的塑料椅子上,在大家的围护下,咬着被胃液浸伤的嘴唇说:“真的多谢你们,我刚刚真后悔,活着真好。”

  第二天,清醒后的姑娘依旧郁郁寡欢、神色落寞,室友、朋友和同学害怕承担责任,连忙通知导师。导师震惊,立即亲自上门看望姑娘。当晚导师将姑娘接回自己家,并安排她跟师母同床休息,同时给姑娘父母打电话通知,请父母暂时接她回家休息一段时间。第三天,姑娘便在导师家里等待父母,师母耐心安慰,导师谆谆教导,又携之高档酒店就餐。沉默了一整个学期的姑娘终于得到了比其他同门都独特的照顾,整个人比吞药前的精神状态好多了。

  姑娘回校后,各路顺风顺水,导师每周亲临实验室指导实验进度,亲笔修改科研论文,亲自推荐核心期刊发表实验成果。姑娘又回到了曾经的中心地带,不仅神清气爽,连走路都带风,再也不是一张愁眉苦脸的角瓜脸了。

  这件事并未就此结束,姑娘后来得了个“养心片”的昵称,当然,同学们只敢在背后这么称呼她。据说是因为在医院抢救的晚上,医生安慰焦急的同学们时说:“不用担心,养心片吃一瓶也不会死人的。”一场惊心动魄的自杀事件,原来是一场精心动脑的争宠事件,城里女子最懂“我命重于泰山”的道理,必然不会让自己沦为男人饭桌上的几条无关闲谈。可惜这个自以为“聪明”的姑娘,怀着一颗被大家假模假意捧起来的玻璃心,终究还是沦为同学们的笑柄。

  文 易而叁(天津)

赞 (0) 打赏

目录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