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云朵消失不见

  作者有话说:

  这篇稿子的前半部分我写得很欢乐,一边听着韩剧《她很漂亮》里那首热闹的OST,一边傻笑着写着正儿八经的小茗同学如何“侵犯”男神。原本打算让这对主角也像我以前写的稿子那样,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在一起,但是结局始终写得不满意,直到第三个“悲剧”版本出炉,我才发现,有时候笔下的故事其实是不受控制的。两个人凑在一起不容易,一段恋爱又是何其难得,一旦画上休止符,请你一定要忘记他的脸,只记得曾经的美好便足矣。

  足够喜欢一个人,又怎么舍得让步?足够喜欢一个人,又怎么会不敢承认?

  【1】暗恋也有暗恋的规矩

  黎小茗是个认真的姑娘,连煮饺子都会遵守包装袋背面的食用方法:将饺子放入沸水,用中火加盖煮四分钟,揭盖再煮约三分钟即可。

  一共七分钟,一分不多,一秒不差。

  就像她喜欢林麓的那份心思,烧得再旺再热烈,沸水都快撑破锅盖倾吐而出,她还是不揭盖,不坦白,甚至从不靠近。因为暗恋也有暗恋的规矩,像遵循七分钟的煮饺子的时间一样,她亦认真贯彻暗恋法则。

  “黎小茗!”

  她正听学生会会议录音,一字不落地写着会议记录,头顶响起一个声音,她抬头便看到行色匆匆的学姐冯夕田。

  “我晚上有点事,学生宿舍的突击检查麻烦你帮我顶一下,我大概九点就回来!”

  “查寝?”黎小茗放下笔,“我没查过……”

  “很简单!”冯夕田塞给她一沓表格,“只要按这上面的检查就行!合格的打钩,不合格的画叉!”

  当黎小茗戴着学生会干部的工作牌大步流星地迈入男生宿舍楼时,三五个光着膀子横在楼梯间的男生吓得撒着丫子就跑,相对于他们“花容失色”的模样,黎小茗倒是淡定自如。

  认真的姑娘通常会准备好一切,例如心态。虽说非礼勿视,可她又不是瞎子。

  她敲开第一间寝室的门,忽地就有些羡慕起瞎子了。

  她仰起头,还未开口,双眸一对上那双乌黑的眼睛,嗓子眼便被悬空的心脏堵住。

  开门的是林麓,他显然刚洗完澡,头发湿淋淋的,半裸着上身,只穿了条肥大的运动短裤,结实的臂膀上还沾着透明的水珠,身上是好闻的香皂气息。

  香艳?黎小茗是个词穷不会说话的工科女,见到林麓,脑袋里只冒出个这么个粗鲁的形容词。

  “叮叮–”

  她感觉脑袋忽然亮起两盏小灯泡。

  暗恋法则之一:禁止对视,会暴露心思,收不回悸动与欢喜。

  她猛地低下头,机械地说了句“学生会查寝”。

  “哦。”林麓侧过身让开一条道。

  她正要进去,寝室里又冲出一个红毛,他跑到走廊,扯着嗓子大喊:“着–火–啦–”

  “砰……”一整层楼的寝室大门陆续合上,噼里啪啦的声音此起彼伏。

  黎小茗肩膀一颤,四处看了看寝室:“没着火啊!”

  林麓走进浴室扯了条毛巾擦头发,表情冷漠:“这是突击查寝的信号。”

  “……”查寝而已,至于吗?

  黎小茗不解,红毛夏钊折返回来,嘴里碎碎念:“倒霉!每次突击查寝我们寝室就是第一间!不公平!”

  黎小茗充耳不闻,努力将视线避开林麓的身影,开始认真查寝。她拿出表格,一行行看去……

  “水槽不可放洗漱用品,叉。”

  “床上不可放插线板,叉。”

  “被子要叠成豆腐块,叉。”

  ……

  夏钊凑过去看表格,见一大堆红叉,急得满屋子收拾。脖子上挂着毛巾的林麓挡在黎小茗面前,抽出表格,微微蹙眉:“第一次查寝?”

  黎小茗不敢看他,微微低着头,“嗯”了一声。

  “我就说呢!”夏钊见林麓打头,也不再顾忌,“有这样查寝的吗?懂不懂江湖规矩?”

  江湖规矩?黎小茗不懂,却又不敢直视林麓,一时不知该把视线落在何处,有些着急,彼时林麓又发话了:“需要我教你?”

  她充耳不闻,目光盯上林麓紧实的腹部线条,心想:咦,这是传说中的腹肌吗?一块,两块,三块……

  她正数着,夏钊见她不说话,用犹疑的目光打量着她,心想:她在发什么呆啊?

  夏钊站到黎小茗身旁,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天啊,她往哪儿瞅呢!

  “林麓!”他使着眼色。林麓接到信号,亦低下头。

  明白怎么回事后,他顿时红起脸,双手捂住自己的腹部下端。

  八块?居然有八块!黎小茗对两个大男生羞耻嫌弃的眼神浑然未觉,还沉浸在男神有八块腹肌的惊喜里。

  夏钊跳到黎小茗眼前,挡住林麓:“你居然敢吃我们家林麓的豆腐!”

  呃,看腹肌也算是吃豆腐吗?黎小茗有些心虚,带上考核表匆匆离开寝室101。

  【2】距离越近,你的心思越透明

  黎小茗只查了两间寝室,冯夕田就回来了。

  接过黎小茗手上密密麻麻做了详细记录的考核表,冯夕田算是知道为什么她查一栋楼的时间,到黎小茗这儿只能查两间寝室。

  “小茗啊,你难道不懂什么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怎么可能不懂?黎小茗仰起头,用力闭上一只眼睛。

  冯夕田扶额,总算领略到这个小学妹传奇的“耿直”。

  黎小茗的个性很直,是直到可以开口问食堂大妈“更年期到了?肉只给这么点”那种。如果可以切开她的脑袋,冯夕田还真想看看里面是不是只有一根筋。

  因此,一根筋的黎小茗也并不知道,因为她与冯夕田的“双重查寝标准”,害得曾经的“最优寝室101”一夕沦落成“最差猪窝101”,林麓的奖学金更为此泡汤。

  待夏钊拽着林麓跑来找她理论时,她惊得从跑步队列里跳出来往反方向逃。

  “那边跑步同手同脚的女生!”一声哨响,老师警告,“不准脱离队伍!”

  黎小茗将老师的话抛诸脑后,带着如她四肢般不协调跳动的心脏,一心远离林麓。

  暗恋法则之二:见到他有多远滚多远,距离越近,你的心思越透明。

  女生体力果然不及男生,更何况是这个“肌肉健儿”。

  林麓高大的身影拦截住她,大气不喘的模样简直酷毙。而随后跑来的夏钊气虚倒地,还不忘指着她的鼻子质问:“你你你……你跑……跑什么?”

  “步。”黎小茗回答得很简略,下意识地避开林麓的目光,微微低着头。

  林麓见状,敏感地退后一步,把背包斜挎在身前。

  夏钊跳起身:“不?我还没开口呢,你就拒绝!黎小茗!算你狠!你不愿意给学校解释查寝的事是吧?好,咱们走着瞧!”

  拒绝?解释查寝?

  黎小茗一脸茫然,目送他们的背影时,却撞上林麓回头的目光。不知为何,她这次没有小鹿乱撞的感觉,而是有种……糗大了的感觉。

  或许黎小茗的心脏要比大脑来得灵活些,她果真糗大了。

  “你知道学校的黎小茗吗?对,就是那个心直口快,敢跟食堂大妈呛声,走路跑步都很猥琐的小茗同学!没想到她心直,眼睛也很直!查寝时光去看男色了!”

  学校一时流传出“黎小茗查男生宿舍时看光了本校所有男色”的谣言。

  黎小茗脑子里浮现出林麓红着脸挡住小腹的模样……

  原来,在黎小茗数着林麓有几块腹肌时,被夏钊和林麓误解成了“看男色”,谣言愈传愈烈,居然演变成了这番模样……

  胡说八道!她黎小茗可是单纯到芳龄二十都不敢直视电视屏幕里的接吻画面啊!

  谁在造谣?夏钊?他之前可是放了狠话的!不行,她得解释,她要洗白!

  可这“洗白”不像“爆料八卦”一样一传十,十传百,就算黎小茗给她身边的所有同学都说了一遍也无济于事,还是有很大一部分男生见到她就会恶作剧般地装成“捂裆”一族。毕竟她不可能找来全校同学一一解释。

  黎小茗把烦恼倾诉给冯夕田,冯夕田正盯着电脑屏幕看电影:“你担心召集不到全校同学啊?这个简单啊,方法超多的。”

  恰巧电影里正是学校场景,女主角爬到教学楼天台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楼底下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哦,有了!

  “学姐!谢谢你!”黎小茗握住冯夕田的手,头也不回地跑出寝室。

  冯夕田眨眨眼,心想,她明明什么都还没说。

  【3】即使再难启齿,也要把真相昭告天下

  “各就各位!报警的报警,抱棉被的抱棉被!人命关天,不要做冷漠看客!”

  夏钊扯着嗓子在楼底下喊着,一瞬间,楼底下攒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头,大家一层层叠着棉被,铺成了一张巨大而柔软的“床”。

  这么多人中,黎小茗之所以认出了夏钊,是因为他那一头红毛。

  她爬上图书馆天台,像神一样俯视众生。

  众生则焦急地仰望着“神”。

  很好,人够多,也够专注,就是……太吵了,而且,他们到底在乱嚷什么?黎小茗听不见那些撕心裂肺的杂音–

  “千万别轻生啊,你体重不够轻,上帝也不会允许的……”

  ……

  “我这次之所以站在这里,是为了一件事……”黎小茗开口一刹,众人默契地闭上嘴。

  她瘦小的身影站在高处,一阵风吹来,摇摇欲坠的模样惊得大家倒吸一口凉气。

  “最近关于‘我黎小茗好男色’的传言……”

  “黎小茗!都是我的错!是我开的玩笑!对不起!”夏钊听及此处,立刻负荆请罪,找来几根树枝捆在背上,“我不知道你这么脆弱!”

  黎小茗微微一滞,将目光移向红毛,又发现他身旁还站着林麓。

  正捧着老坛酸菜泡面,一脸漠然,边吃边看戏的林麓,与旁边流着冷汗的夏钊对比鲜明。

  林麓也来了?

  她深呼一口气,心想:即使再难启齿,也要把真相昭告天下!

  “夏钊!我接受你的道歉!不过我也有我的问题!那日查寝我的确是冒昧了,可我发誓,我只看了林麓一个人的腹肌!”

  只看了林麓一个人!一个人!

  黎小茗义正词严,林麓一口泡面吐了出来。

  这么说来,黎小茗喜欢林麓?群众算是理清了情感关系。

  “因为有八块,所以我看久了……在这里,我要向林麓同学道歉!对不起!”她一鞠躬,继续宣布道,“林麓同学,我黎小茗吃了你的豆腐,就会负责到底!”

  林麓的泡面没法吃了。

  “那也不要用‘死’来负责啊!”夏钊急红了眼,立即拽过一旁纠结要不要喝泡面汁的林麓,“这家伙不介意!真的!”

  林麓看了一眼夏钊,说道:“我奖学金没了。”

  夏钊使劲地使着眼色:“你跟一个想死的人计较那么多干吗?”

  “喂。”林麓仰起脑袋,缓缓开口,“你准备怎么负责?”

  怎么负责?这黎小茗倒是还没想到。她思考一番,一个没站稳,忽然往前一倾,险些跌下去。

  众人惊呼,纷纷责怪林麓为什么要“逼”黎小茗!黎小茗柔弱又脆弱,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悲伤你没看出来吗?

  如何重新燃亮一根快要熄灭的烛火?对了,爱情!

  夏钊灵光一闪,大喊:“黎小茗!你就和林麓在一起吧!”

  在一起?当事人远距离面面相觑。

  “在一起!在一起!”围观群众瞎起哄。

  林麓不满,扔掉泡面转身欲走。黎小茗往前一步,心里想挽留他,不知不觉间半只脚都露在了半空:“林麓,你别走……”–我黎小茗说到做到,一定要对你负责!

  “林麓,人家都以死相逼了,多么壮烈的爱情啊!你不动心我都要动心了!”夏钊拦住林麓。

  “你动心你上。”

  夏钊正要发怒,大家伙们忽然惊叫,只见黎小茗双脚的一半都露在外面,大风刮来,她打了一个喷嚏,整个人都摇摇晃晃。

  “要跳了!要跳了!”

  夏钊一把将林麓推上棉被,这时,黎小茗终于不慎摔落,耳旁一阵疾风的声音,夹杂着大家伙的尖叫声。

  紧接着是一个带着温度的,比棉被还要软绵绵的怀抱。

  她瞪大眼,下意识抬起脸,对上那张痛苦却仍旧英俊的面孔。

  “叮–”

  第三盏小灯泡亮起。

  哦,忘了说,图书馆只有二楼。

  【4】“温柔牌”护手霜

  黎小茗与其他女生喜欢林麓的原因并不雷同。

  “Und ü ber uns imschö;nen Sommerhimmel/War eine Wolke,die ich lange sah/Sie war sehr weiß;und ungeheuer oben/Und als ich aufsah,war sie nimmer da.”

  她没听明白,甚至以为校园广播里念的是英文,可她就瞬间爱上了这个清润如水的低沉嗓音。后来在学校超市的泡面促销活动上,她去晚了,到超市时只剩下最后两包,一包是老坛酸菜,一包是红油爆椒。她挑了半天都没挑好,最后一双修长而指节分明的手从天而降,一瞬把两大包都抢了过去:“婆婆妈妈。”

  黎小茗据理力争的话全部被这声音挡了回去。她扭过头,看到林麓那张漠然的脸,“叮”的一声,第一盏小灯泡亮了起来,照得眼前的林麓一头的光环,即使他说她婆婆妈妈。

  而她之所以选择暗恋,也是乖乖听从父母的话的缘故,父母的话说得也直接–“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没有结果的事情上”,所以也不要有什么“开始”。

  既然谈不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那就来场认真的暗恋吧,所以她开始参考网上流传的暗恋法则,连第三条还没读到,就全部瓦解。

  黎小茗的暗恋莫名成了明恋,全校都知道她吃了林麓的豆腐,她信誓旦旦地说要对林麓负责,她“自杀跳楼”跌到林麓身上,自己没事儿,却害林麓右臂的肩部肌腱撕裂。

  她不仅每日去医院照顾他,还得替他当苦力。

  一三五发传单,二四六去餐厅洗盘子。

  她都不知道林麓过得这么拼,她问夏钊为什么林麓要打工,夏钊说,为了生存。

  林麓的标签有很多,诸如“高冷学霸”等等的褒义词,把“穷狗”埋在了最底端。

  他有多穷?照夏钊的说法是,他未来十年都要还助学贷款,在每天吃泡面的前提下。所以他要打工,要争奖学金,能加学分的项目他都上,包括校园广播主持人。

  照他寡淡的性子,他是不会想念那些无聊的东西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黎小茗一边同情林麓,一边又在心里埋怨他这个“土地主”,尤其是在她冬天还得将手泡在冰水里洗盘子上的油污的时候。

  一个月苦行僧的生活终于过去,她坐在食堂里等盖饭,摊开双手的五指,心疼手上的冻疮。

  一瓶饮料从天而降,桌子对面出现林麓。

  黎小茗一动不动地愣了半晌,直到林麓又把饮料推到她手边。

  “请我的?”

  “不是。”

  接着林麓拿出一支护手霜,又推到她跟前。

  “送我的?”

  “不是。”

  “……”

  什么意思?黎小茗一动也不敢动,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饮料和护手霜。

  林麓又变戏法般地扔出了第三件东西,这下绝了,是一沓红通通的人民币。

  “是用你的钱买的。”林麓说,“这是你打工的酬劳。”

  这不是她该还的债吗?黎小茗后来才知道,林麓之所以要黎小茗代他去打工,不是心疼工资,而是怕这份长期兼职的机会被别人抢了去,所以才安插黎小茗保住饭碗。

  所以,这真的是她辛苦打工换来的钱?黎小茗颤抖着手拿过那沓钞票,数了一遍又一遍。

  钱并不多,她却有种幸福的感觉。

  这是她人生中赚的第一笔钱!

  黎小茗傻兮兮地笑起来,正要说“谢谢”,抬眼望向林麓,竟发现他的嘴边也有浅浅的笑意,好温柔,就如同这支“温柔牌”护手霜。

  “叮–”

  第四盏小灯泡亮了起来。

  【5】那些为他亮起的灯光,被黎小茗的眼泪打湿,通通熄灭

  直到大四之前,黎小茗和林麓还是大家《蓝色生死恋》的案例范本,熏陶了不少小学弟小学妹,后来就演变成《人鬼情未了》。

  人都还是人,只不过黎小茗活得不像个“人样”了。

  大四开学时,林麓向学校申请提前实习。他提前实习,意味着三人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在校园转角就能打个照面了,黎小茗舍不得,夏钊巴不得。

  三人吃散伙饭的那天,回忆这两年的点点滴滴,回忆他们三人从“不打不相识”到“好丽友哥俩好”,真是经过了千山万水。可就算跋山涉水,黎小茗和林麓还是没什么结果。她陪他在广播室一边嚼青菜一边放新闻,她可以一下午走无数遍那条街抢完他的传单,她会在他洗了无数个盘子后替他擦“温柔牌”护手霜。

  黎小茗早就不是那个按照规则生活的黎小茗了,从她违背了父母那句“不要在大学谈恋爱”的规定开始。是的,没有结果,可她不觉得浪费时间。

  “吃完了。”林麓机械地放下筷子,起身欲走。

  “别啊!”夏钊又重新拉回他。

  林麓看了眼低头苦脸的黎小茗,冷声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林麓!”夏钊使眼色,意思是要他不要雪上加霜,没看到黎小茗已经很难过了吗?

  林麓重新坐下,用手肘撑着下巴,轻轻歪了歪头,盯着黎小茗说:“但是如果你请客,我可以陪你……多吃一会儿。”

  今天的林麓好像有些不一样。

  黎小茗眼睛一亮,立刻又叫了几十串肉串。

  林麓没怎么吃,就看着夏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吃肉串、喝酒,酒兴上来后开始说胡话。

  “林麓,你还记得不记得大二时,小茗要跳楼那天……你曾对我说过一句话。”

  “什么?”

  夏钊倏地站起身:“你说,你动心你上。嗯,我决定了……”

  这是他巴不得林麓早日离开学校的原因。

  黎小茗惊得抬起脑袋。

  “小茗,你知道爱情的吸引力法则吗?就算相隔很远,但如果你一直想着一个人,命运真的就会让你们越靠越近……”夏钊凑过去,越靠越近。

  林麓皱起眉头,黎小茗不知所措。

  就当夏钊那头红毛慢慢占据黎小茗的全部视线时,林麓忽然挡在夏钊面前,抱住黎小茗的脖子,唐突地吻了上去。

  “叮–”

  五盏灯亮满了,变成一个红色的警笛,在黎小茗心里发出警报。

  黎小茗,快撤退,你陷入了一个难以逃脱的牢笼里。这个牢笼的名字,叫爱情。

  但是黎小茗还来不及撤退,林麓倒是先行一步。他离开黎小茗的嘴巴后,便一脸错愕地跑离烧烤摊,留下瞪大眼睛的黎小茗,和眼中冒着寒意的夏钊。

  黎小茗失眠了一整晚,满脑子都是那个吻,那个冰冰的、凉凉的、来自林麓的吻,以及由这个吻延伸出来的命题–“为什么会怎样”。

  第二天天亮,黎小茗被一脸慌张的冯夕田喊醒:“本校好丽友组合打起来了!”

  林麓和夏钊?

  黎小茗来不及洗漱,套上外套就冲到对面的男生宿舍楼,便看到一楼的大门前堆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棉被、衣服、行李箱等等。

  夏钊怒气满满:“你都要去闯社会了还赖在宿舍做什么?”

  林麓蹲在地上收拾东西,闻声站起来:“如果你不想看见我,我今天就搬出去。”

  “林麓!我真的没想到咱们几年的兄弟情义会因为一个女的搞成这样!”

  “我也不想。”

  夏钊说着就揪起林麓的衣领:“那你为什么要亲黎小茗?你不是对她没兴趣吗?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喜欢她?”

  夏钊喜欢我?黎小茗在吃惊地捂住嘴巴。

  两人对峙的一分一秒,都漫长得不可思议。

  林麓看着夏钊,沉默良久,开口:“我不喜欢黎小茗。昨晚是我的失误。”他的声音冷冷的,“我喝醉了。”

  林麓带来了一场难熬的寂静,连同着黎小茗心里的警笛,一同陷入沉默。那些为他亮起的灯光,被黎小茗的眼泪打湿,通通熄灭。

  【6】足够喜欢一个人,又怎么会不敢承认

  冬尽春至,就像是人生必经的暗恋、初恋、热恋与失恋。可是,老天爷忽略了“热恋”,让黎小茗直接失恋了。

  听说林麓和夏钊和好如初,林麓留在宿舍,仍旧见不着他的踪影,不过黎小茗也不想见,包括夏钊。

  大家都说自林麓去实习后,黎小茗的灵魂也像跟着他出窍了。没人知道,她只不过是想变回从前的自己,认真的、规规矩矩的、一丝不苟的那个自己,可是这样的她就像是机械一般,面无表情地吃饭、睡觉、上课,反反复复。

  直到那天中午,她坐在田径场的台阶上晒太阳,校园广播里传来一首熟悉的诗。

  她虽然仍听不懂,可绝不会忘,那是林麓曾经念过的德语诗。

  “刚刚这首诗是德国诗人布莱希特的《回忆玛丽安》,让我们来听听中文版本……”

  “自那天以后,很多月亮悄悄移过天空,落下去。那些李树大概被砍去当柴烧了,而如果你问,那场恋爱怎么了?我必须承认:我真的记不起来,然而我知道你试图说什么。她的脸是什么样子我已不清楚,我只知道:那天我吻了它……”

  黎小茗的眼泪落了下来。

  这段时间她一直忍着的眼泪,还是悄无声息地涌出了眼眶。

  他曾将她亲吻,却是他酒后的失误。

  “小茗,你怎么哭了?”夏钊再度出现,手上捧着饮料和包子。

  “我想林麓了。”她老实回答。

  夏钊脸上的表情僵住。

  这段时间,他把头发染了回来,积极锻炼,这些改变他是为了黎小茗,却成了林麓的影子。

  他忽然明白,他的执着,在她的眼里,或许已成了纠缠。

  转眼就是毕业,在这个各奔东西的六月里,有人选择继续深造,有人选择在茫茫人海的招聘会寻求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有人毕业就分手,有人毕业前还未爱过。

  夏钊远赴大洋彼岸求学,黎小茗顺利进入一家公司实习。

  至于林麓,毫无音信。

  在这段三角关系陷入僵局的时候,林麓企图从其中顺利抽离,给自己定下了三年内还清所有贷款的目标,不停地在各个饭局游走。

  经理最喜欢带林麓见客户,断然不是他能说会道,而是他千杯不倒。

  觥筹交错间,他一杯接一杯,生意一桩接一桩。

  后来他在饭桌上遇到黎小茗,一个甲方,一个乙方。圆桌上两人面对面坐着,彼此之间连一个多余的眼神交流都没有。

  有人提起:“听说你们俩都是S大的,应该认识吧?”

  黎小茗默不吭声,林麓却早已褪去当年淡然稚嫩的模样,回敬一个微笑,说:“算是认识,不过好久没联系了。”

  嘿!算是认识?黎小茗在心里冷笑。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这种饭局,当旁人要倒酒时,她仍如从前般不识趣地说了句:“我不喝酒。”

  饭局一下子有些冷场,黎小茗旁边坐着的领导模样的女士脸色一黑,林麓忽然站起身,走到黎小茗身旁,拿过她的酒杯:“我和黎小茗是校友,她的酒,我来喝。”

  他这是在帮她?

  黎小茗冷声拒绝:“你一杯就倒,不麻烦你。”

  一年前他“酒后的失误”,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林麓手边的动作微微一滞,这时又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小黎同志,你还不知道我身旁的这名大将的称号吧?”林麓身旁的眼镜男西装革履,眉眼间尽是得意,“不倒翁,听说过吗?这小子一个人喝一瓶白酒都没问题!”

  不倒翁?就他?

  在黎小茗不可思议之时,林麓已经一连喝了好几杯。

  饭局散后,黎小茗看着脸红通通的林麓,有些担心,毕竟是她害他喝下那么多酒……黎小茗拒绝和同事同车,悄悄跟在林麓身后,走了一个街区。

  她看着路灯下林麓的颀长身影,倏忽之间仿佛回到了他吻她的那晚,一样的微风,一样沉静的夜色,只不过当年莽撞逃跑的少年,彼时的步伐沉稳有力。

  直到林麓忽然伏在一侧的垃圾桶旁开始呕吐……黎小茗着急地跑过去轻拍他的背,慌张地递出纸巾。

  林麓未接纸巾,反而抓住她的手腕。

  他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却迟迟不开口。

  “你是什么时候成‘不倒翁’的?”黎小茗先打破沉默。

  “其实,我……”其实他想说,他的酒量一直很好,更无从提及什么所谓的“酒后失误”。

  “其实一年前的散伙饭上,你压根一口酒都没喝。”她接过话茬,目光冷静。

  林麓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林麓,你撒谎了。”她说。

  夏钊出国前,曾对黎小茗说过这么一段话:“小茗,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散伙饭那天,林麓其实一口酒都没喝,我记得清清楚楚。但是他撒谎了,我明白他这么做的理由,我也曾经顺着他假装相信,自以为没了他,我和你会水到渠成。但是我错了,你喜欢的终究是林麓。临别之前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件事,算作一个礼物。”他稍作停顿,又道,“林麓喜欢你,如果他不喜欢你,不可能破坏我的表白……”

  林麓喜欢我?那……然后呢?

  黎小茗抿了抿唇,露出一个牵强的微笑:“但是不够喜欢啊!”

  足够喜欢一个人,又怎么舍得让步?

  足够喜欢一个人,又怎么会不敢承认?

  所以黎小茗早就看开了,虽然这份喜欢是不对等的,可她还是要感谢那个人,曾带给自己的悸动与欢喜,泪水与成长。

  【7】一别又是好些年

  那日的邂逅,林麓的话终究还是未说出口,他的沉默是一道有力的影子,不断扯着他往后退。

  至于他究竟想说什么,也不重要了。

  两人在下个路口分别,一别又是好些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麓的脸终究在黎小茗心中淡去,那个吻,却仍藏在心间。

  后来黎小茗无意翻到了一本诗集,首篇正是那篇《回忆玛丽安》。她读到末尾,波澜不惊的心情还是起了丝丝涟漪。

  “至于那个吻,我早已忘记,但是那朵在空中飘浮的云,我却依然记得,永不会忘记,它很白,在很高的空中移动。那些李树可能还在开花,那个女人可能生了第七个孩子,然而那朵云只出现了几分钟,当我抬头,它已不知去向。”

  文/让声音煮沸

赞 (20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