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想静静

  简介:对于前男友穿越成为一个小学生这件事情,杨静静原本应该载歌载舞、幸灾乐祸,但事实上她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因为这家伙竟然把分手这事儿给忘了,还恬不知耻地以男友自居!

  楔子

  我叫杨静静,没错,就是大家都想的那个“静静”。自从一个星期前,一个戴着小黄帽、系着红领巾的小男孩突然出现并喊我妈妈时,我也开始想静静了。

  (一)偶遇熊孩子

  事情是这样的–

  这天天气很好,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来,像是铺了一地碎金,咖啡馆里播放着舒缓的音乐,散发着淡淡的咖啡香气。杨静静的朋友给杨静静介绍的相亲对象并不像电视剧渲染的那般极品,相反,他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五官端正,谈吐幽默。

  对于杨静静来说,这是一场令人心情舒畅的约会,如果对面男人对她的印象同样好,她不介意和他深入交流一下。

  当然,前提是剧情能正常发展的话。

  就在杨静静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咖啡,准备接下来聊一聊彼此对于婚姻的理解这种有深度的话题时,一个穿着背带裤、头戴安全小黄帽、系着红领巾的小男孩蹦蹦跳跳地来到她身边,他那张天真无邪,胖嘟嘟的小脸正笑得灿烂:“妈妈,这位叔叔就是你帮我找的新爸爸吗?”

  杨静静瞬间就被咖啡呛住了,这是谁家的熊孩子!谁是你妈啊!

  “唉,叔叔,您见谅,我妈妈就是这么粗心,喝口咖啡都容易被呛着。”小男孩一边对相亲对象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一边十分有孝心地帮杨静静拍背顺气。

  而杨静静已经咳出了泪花,根本没有张嘴说话的机会。

  等杨静静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咳嗽,相亲对象已经无情地离去了,而小男孩则踮起脚,爬到了对面卡座上,毫不客气地将杨静静面前装着蛋糕的盘子拉过去,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杨静静觉得十分有必要和这个熊孩子好好聊聊人生,于是板着一张脸,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凶巴巴的:“因为你的恶作剧,姐姐的相亲对象都被吓跑了。小朋友,你是不是应该跟姐姐道个歉啊?”

  小男孩鼓着腮帮子,淡淡地看了杨静静一眼,没说话,低头继续吃蛋糕。

  这种看起来就像翻了个白眼,不把她当一回事儿的态度简直太令人火大了。杨静静恶狠狠地瞪着面前这个熊孩子,决定使出撒手锏:“你叫什么名字?什么学校?几年级几班?你班主任是谁?”

  杨静静相信,告老师与告家长,绝对是治熊孩子的不二法宝。然而这一次她失策了。

  眼前这个熊孩子居然嗤笑一声,将挖蛋糕的勺子一扔,整个人往椅背上一靠,双手抱臂,抬起下巴,斜眼打量她,一副不可一世的嚣张模样:“杨静静,如果我不搅和,你难道真的打算和那个又老又丑的相亲对象继续发展?”他顿了顿,颇有威胁意味地眯了眯眼,“几天不见,你倒是长进了不少,居然敢背着我偷偷出来相亲了。”

  杨静静瞪着眼睛,简直要怀疑自己幻听了,眼前这个熊孩子在说什么?

  “我是周泽唯。”

  “什么?”

  熊孩子脸上浮现出一丝恼怒:“我说,我是你男朋友,周泽唯!”

  (二)熊孩子与前男友

  周泽唯说:“我不知道怎么穿越到这具身体里来的。相信我,当我发现自己变成一个二年级的小学生的时候,我也是惊呆了。”

  杨静静的反应是–伸手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

  周泽唯十分恼怒地拍掉她的手:“我没发烧,我可以准确说出你‘大姨妈’的周期以及你许多想忘记但死活忘不掉的糗事儿,你要听吗?”

  作为一个唯物主义无神论者,就算周泽唯看起来神色严肃,完全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但杨静静表示,她就算相信世界末日都不会相信穿越这种毫无科学理论的事情,所以她嗤笑一声:“行啊,你说说吧。”

  “那么,你是想让我说一说一起去游泳,结果你玩疯了,连比基尼带子松了导致比基尼被水冲走都不知道的事情,还是一起去逛街,女厕所太多人,你豁出去,进了男厕所并让我帮你看门的事情?或者你想听一听……”

  “我相信你了!”杨静静脸色一变,不等周泽唯把话说完,果断改变立场。

  周泽唯颇为遗憾地看了她一眼,显然没能继续揭杨静静的老底让他感觉有些不爽。

  杨静静见他欲张嘴继续说什么,迅速开口转移话题:“那么你现在穿越的这个身体–”

  提到正事,周泽唯随即露出一个懊恼的表情:“是我侄子的。”

  虽然没穿越到古代或者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但周泽唯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由于侄子年龄太小,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单独出门打探消息,偏偏他堂兄堂嫂也不是什么负责的父母,这么多天连面都没露一个,更让他求助无门。后来他想着给女朋友打个电话,又碰上杨静静换了手机号码。好不容易等到开学,让他有机会甩开佣人单独行动,结果就抓到女朋友在和别的男人相亲的场面!

  周泽唯咬牙切齿地吐槽,表情都狰狞了,杨静静却越听越乐,最后甚至忍不住笑出了声,直到引得咖啡馆里许多客人投来不满的目光,她这才有所收敛。

  周泽唯脸色难看得很:“喂,我说,作为女朋友,听了你亲爱的男朋友的悲惨遭遇,你第一反应难道不应该是担心吗?”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到底是个什么鬼!

  杨静静翻了一个白眼:“你是不是忘记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周泽唯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瞪大眼睛,指指杨静静,又指指自己的鼻子,“你说我们分手了?什么时候?”

  杨静静掰着手指头数数:“一……二……三……周少爷,我们已经分手三个月了。”她晃了晃三根手指,见熊孩子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灵光一闪,“你不会忘了吧?难道这是穿越后遗症?”

  “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

  “是你提的分手好吗?”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和你分手?”周泽唯瞪着眼睛,在杨静静脸上扫视一遍后,眯了眯眼,怀疑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什么?”

  “否则我怎么会跟你提分手!”周泽唯十分笃定地下了结论,“必定是你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不可原谅的错事!”

  杨静静简直要被气笑了,她想起来三个月前她生日那天,她原本以为会得到周泽唯准备的浪漫惊喜,没想到却等来了一句“分手”,并且是毫无缘由的分手!更过分的是,后来他还把她拉进了黑名单。虽然很难把眼前这个鼓着腮帮子、瞪大眼睛的熊孩子和前男友画上等号,但是在这一刻,她总算找到了二者的共同点–都是这么不要脸!

  她觉得自己要是再继续待下去,肯定会忍不住将盘子里的蛋糕直接扣到他头上,于是她二话不说地站起来准备离开。对于周泽唯来说,杨静静表情一变他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这时候又怎么可能放她离开?但他人小腿短,肯定追不上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个猛扑,抱住她的大腿,开始嗷嗷大叫,甚至还颇为不要脸地带了哭腔:“妈咪,我错了,我不吃蛋糕了。你别丢下我,呜呜呜……”

  几乎全咖啡馆的人瞬间都朝杨静静投来不满的目光。

  杨静静气得奓毛了,她一边用力挣脱周泽唯的手,一边试图解释:“我根本就不认识这孩子!”

  周泽唯:“呜呜呜!小泽真的知道错了,妈咪不要丢下小泽……”

  人们看向她的目光由不满变成了谴责。

  杨静静,败。

  (三)前男友与植物人

  在周泽唯亲自为杨静静演示了什么是不要脸的最高境界后,他成功地住进了杨静静的家。

  他原本还不能面对现任女友变前任这个事实,但当他发现杨静静家里所有关于他的东西全都消失不见后,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现实。

  “奇怪,怎么就分手了呢?我怎么会提出分手?这不科学啊,我明明……明明都买好戒指了……”周泽唯低头皱着眉,小小的身子缩在沙发上,脚丫子甚至都踩不到地,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半空踢着,看起来就像一条找不到家的流浪狗,可怜极了。

  大概是听到脚步声,他抬头,循着声音看过去。

  杨静静对上他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想到这家伙的遭遇,心莫名一软。但是下一秒,她就赶紧收回了那点儿悸动,重新硬起心肠,走过去恶声恶气地道:“你念叨什么呢,我刚刚给苏苏打了个电话,打听了一下,你的身体有消息了。”

  周泽唯立刻紧张起来。

  “听说,你是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

  周泽唯脸色一白,脑子里千回百转,各种不好的猜测以及预料在脑海里连番上演。

  杨静静把吸管插进酸奶盒子,然后将酸奶盒子往周泽唯手里一塞,慢悠悠地道:“来,喝点儿酸奶压压惊。”

  下一秒,周泽唯惶恐不安的心情就消失了。他低头看着手里的酸奶盒子,一脸嫌弃:“这是小孩子喝的东西!”

  “哦,小孩子喝的啊。”杨静静意味深长地盯着周泽唯的小胳膊看了好一会儿,直把周泽唯的一张小脸看得发青,这才心满意足地收回目光,捏了捏那张胖嘟嘟的小脸蛋:“只要你乖乖的,姐姐明天就带你去医院看看哦。”说完,她拍拍屁股站起来,回到厨房准备晚餐。

  周泽唯看着杨静静的背影,虽然嘴上嫌弃得很,可还是乖乖喝起了酸奶,噘着嘴含含糊糊地道:“笨蛋。”

  他知道她在担心他。

  作为市里赫赫有名的周氏企业的少东,周泽唯住的肯定是医院的VIP病房。这地方最大的特点就是专人看护,闲人免进,所以无论杨静静说什么,那小护士只有冷冰冰的一句:“VIP病房没有得到监护人允许的话,是不能随便探视的。”

  问不到具体的病房号,杨静静只能拽着周泽唯,一层层找过去。

  到最后一层,出了电梯时他们恰好遇到两个一边走,一边聊天的护士,护士们的声音并不大,但因为走廊十分安静,杨静静将她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一个说:“你说人再有钱又能怎么样,出点儿意外还不是什么都没了。那个周少爷,来了有三个月了吧?”

  另一个说:“三个多月了,六月十七号来的。”

  “听说是因为酒驾出的车祸?”

  “好像是这样。”

  后来她们又说了什么杨静静没有再听,她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六月十七号这个日期上。她低头看着周泽唯,他脸色不怎么好,显然也听到了那二人的谈话。

  六月十七号这日子并没什么特别,但周泽唯的在这天出车祸就有点儿微妙了,因为前一天,六月十六号正好是杨静静的生日,那天他向她提了分手。

  杨静静幸灾乐祸地啧啧两声,顺手捏了捏他肉乎乎的脸蛋,调戏道:“小朋友,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啊?”

  周泽唯恶狠狠地瞪她。

  “不过好奇怪,你竟然会酒驾,你之前开车不是从来都不喝酒吗?我记得之前有个酒会上,你还不要脸地让我帮你挡酒……”

  周泽唯抽了抽嘴角:“……你记性真好。”

  (四)公安局一日游

  虽然确定了他的身体暂时无恙,但这对于周泽唯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反而因为那些隐隐约约的线索,他感觉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

  周泽唯十分迫切地想找回自己的身体,并查清楚自己出车祸导致失忆的真相。杨静静摸着下巴,思索片刻后建议:“要不我去帮你请个道士,做个法?”

  周泽唯想了想:“我觉得可以,但如何找到一个靠谱道士是个难题。这两天你上网搜一搜这方面的资料,然后我们一起去终南山问问。”

  杨静静听完周泽唯那一大通计划后,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我只是跟你客气一句,小朋友,你是不是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虽然这厮遇到穿越这种奇遇,并且失去了记忆,但这并不代表当初对她的伤害就不存在了。杨静静知道自己对周泽唯的感情有多深,就连分手都经过了整整三个月才走出阴影,准备重新开始,可自从周泽唯住到她家,她平静的心又开始动摇了,总是忍不住心软,忍不住想要关心他。

  这可不妙!万一这家伙恢复记忆,翻脸不认人,再把她踹了怎么办?杨静静觉得没有节操的周泽唯绝对干得出这种事,所以她决定先下手为强。

  “要找道士你自己去,姐姐我还忙着呢,再见!不送!”杨静静一边说,一边拽着周泽唯的胳膊将他往外送。周泽唯自然不肯出去,他双手扒着沙发,任凭杨静静把他的衣服撕扯得凌乱不堪。他突然抬头,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巴巴地道:“姐姐,你真的这么狠心吗?真的要抛弃小泽泽吗?”

  杨静静:“……喂,你脸皮还能不能再厚点儿?!”

  在杨静静爆发前,门铃忽然响了。她打开门,门外赫然站着几位警察。其中一位女警察,视线穿过杨静静,落在她身后的周泽唯身上,眼睛一亮,但看到周泽唯一身狼狈以及那张泫然欲泣的小脸蛋后,脸上立即露出愤慨的表情。她上前一步,恶狠狠地盯着杨静静:“杨静静女士,你涉嫌拐骗儿童,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杨静静:“我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母爱泛滥的女警察说完就绕过杨静静,蹲在周泽唯面前,一边替他整理衣服,一边摸他的头,安慰道:“小朋友,你安全了,姐姐这就带你回家……”

  “不不不,你们误会了,你们真的误会了啊!”杨静静赶紧解释,但警察直接钳制住了她的胳膊,把她往外拉,她只能努力扭头,凶巴巴地吼,“周泽唯,你个浑蛋,你还不赶紧帮我解释一下!”

  周泽唯也被这离奇的变故给惊到了,被杨静静一吼才回过神来,然后连忙解释:“姐姐是好人。”

  然而脸上泪痕未干,衣衫凌乱的他自然被当成了害怕凶狠女绑匪的“小可怜”,女警察认定他被杨静静威胁了,于是恶狠狠地瞪了杨静静一眼,继续安抚他:“坏人已经被警察抓住了。放心,她不会再打你了,你可以说实话了。”

  “不,她真没打我。”

  “可怜的孩子,肯定被吓坏了。”

  “不不不,我说的是实话!”

  “可怜的孩子……”

  周泽唯也只能送给杨静静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目睹这一幕的杨静静只觉得心中有千万头神兽呼啸而过。

  周泽唯,我要杀了你!

  最后,杨静静就以诱拐儿童嫌疑犯的身份,被警察带到了公安局。

  杨静静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变成诱拐儿童的嫌疑犯了。后来周泽唯现在这具身体的父母,也就是周泽唯的堂哥周明浩以及堂嫂简薇匆匆赶来,她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自从儿子不见后,周明浩夫妇心急如焚,第一时间便报了警,警察这才找到了杨静静。

  杨静静知晓原因后简直要吐出一口老血,周泽唯简直就是她命中注定的克星!

  好在周泽唯坚持声称认识杨静静,因为喜欢杨静静才跟她回家。警察没有证据,这诱拐儿童的案子不了了之,杨静静这才被允许回家。

  结案时已是晚上,周泽唯心怀愧疚,想要跟上杨静静,向她说声对不起,然而他的小短腿到底跟不上怒气冲冲、大步流星的杨静静,很快就跟丢了。

  周泽唯垂头丧气地停下脚步,片刻后,他的堂兄堂嫂也出了警察局,来到他身边。

  “小宝,你年纪小,不懂得分辨人的好坏。爸爸告诉你,那个女人其实是个坏人,你以后可千万离她远些。”

  周泽唯听到周明浩贬低杨静静的话后非常不开心。他噘了噘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天真无邪:“可是,那个姐姐不是小叔叔的女朋友吗?怎么会是坏人?”

  “你怎么知道她是……”周明浩顿了一下,瞳孔一缩,阳光下,眸里似有寒光闪过,冷笑道,“那女人告诉你的?她竟然还有脸告诉你这些!小宝,那个女人真的是坏人,你小叔叔就是因为她出的车祸,是她害你小叔叔变成了植物人。”

  周泽唯顿时愣住了。

  (五)谜团

  杨静静回到家后,百无聊赖,于是打开电脑玩了起来。她最初只是刷刷微博、看看视频,可不知怎么,她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然后在经常逛的论坛发了个帖子–

  “最近对魂穿十分感兴趣,求问哪里有靠谱的道士。”

  不过十分钟,帖子里有了十多条回复。

  –楼主这是看穿越小说看到中毒了吗?

  –我这里有跳楼穿、车祸穿、做梦穿等等各种穿越方式,不知楼主喜欢哪一种,本道士竭诚为您服务。

  虽然各种吐槽都十分犀利,但没有什么靠谱的答案。杨静静心里有些失望,然而只是一瞬间,她立刻清醒过来,再看着屏幕上那个帖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蠢事。

  杨静静有些生自己的气,她觉得自己太不争气了,但最后还是妥协了。她抿了抿唇,心想,这一次就帮帮他吧。但她发誓,仅此一次!

  第二天,杨静静忍不住再一次来到了医院。

  病房里很干净,空气里并没有刺鼻的消毒水味道,相反,许是窗台摆着一束花的缘故,微风吹进来,空气里带着淡淡的香气。

  周泽唯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英俊的脸上毫无血色,嘴唇有些干裂。他紧紧地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杨静静站在床边,一时有些发愣。她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画面,那是她感到最甜蜜的一段时光。周泽唯长得好,上大学的时候,他是校园男神,而她不过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孩子。只不过她性格开朗,喜欢上周泽唯也有勇气去追,谁都没想到她真的成功了。所有人都说她肯定会被甩,但她一直相信他们会幸福一辈子。许是众人拆情侣的“诚意”感动了老天爷,她竟然真的被甩了,还是在她生日那天。

  杨静静叹了一口气,忍不住伸出手轻触他的眉眼。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睫毛颤了颤,杨静静心中一紧,可再仔细看,他其实并没有任何反应。

  之后,杨静静取来凉开水,沾湿了棉棒,去滋润周泽唯的嘴唇。她动作十分轻,像是怕惊扰他一般。

  “啧啧,你果然深爱着本少爷。”

  周泽唯小朋友挑着眉梢,勾着嘴角,一副“被我逮到了吧”的骄傲表情。他走进来,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那具身体,忍不住夸赞:“本少爷就算是变成植物人都英俊如昔啊。”然后他转头看向杨静静,“你还算有眼光。”

  杨静静:“……自恋是病,得治。”

  周泽唯抬起下巴:“杨静静,想当年本少爷男扮女装跟你合影,所有人都说本少爷比你好看,你还不承认?!”

  这种一般男人都会认为是黑历史的事情到底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杨静静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目光最后落回他身上,突然意味深长地一笑,伸手指了指门口,意味深长地道:“小朋友,你又离家出走了吧?门在那边,你还是赶紧回家找妈妈吧。本姑娘可不想再当一次诱拐儿童的嫌疑犯了。”

  杨静静知道周泽唯的逆鳞,故意咬重了“找妈妈”这个词。她原本以为说完这句话后他肯定会奓毛,然后两个人再来一场唇枪舌剑。不料周泽唯竟然收敛表情,微微抿着唇,态度严肃:“杨静静,我堂兄说我变成植物人是被你害的。”

  杨静静嗤笑:“瞎扯!”然而注意到周泽唯凝固的表情,她的笑容一僵,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你不会信了吧?”

  周泽唯眸光闪烁了一下,眼底深处似涌动着暗流,然而只是片刻,他突然笑起来,抬起下巴,哼了一声:“我看到你昨晚发在论坛的那个帖子了。”

  “什么帖子?”她刚问完,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想起来昨晚她抽风时干的事情了,连忙否认,“我昨晚根本没上网!喂,你脸上那‘我明白你只是不好意思承认’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她的声音明显大了好几个分贝,却显得十分心虚。

  “我知道你害羞。”

  “开什么玩笑,‘害羞’这个词在我的字典里根本就不存在好吗?!你忘记当年是我追求的你吗?!甚至,”杨静静顿了顿,意味深长地在周泽唯粉嫩嫩的唇上看了看,“初吻那次都是我强吻了你!”

  周泽唯脸一黑,决定果断转移话题,重新回到之前那个问题:“我既然知道你这么爱我,又怎么可能不信任你,伤你的心呢?如今,我能相信的只有你一个了。”他顿了一下,“我出车祸这事儿肯定有蹊跷,你我都知道,开车不喝酒是我的原则,而我堂兄提到这件事时的表情不对劲,或许他知道我车祸的真相。”他用深邃的目光注视着杨静静,然后牵起她的手,“静静,只有你能帮我。”

  杨静静的心突然被一股奇怪的情绪涨得满满的,又涩又甜,她表面上却哼了一声:“看,人缘差遭报应了吧,最后还是得靠我。”

  (六)过期的浪漫

  作为一个会给流浪狗喂食的,有爱心的好姑娘,杨静静在心里默默否认了她对周泽唯其实是旧情难忘,认定了她帮他不过是传播人间真善美,毕竟,他不是说了只相信她吗?

  然而,就在杨静静挽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周泽唯却把她带到了周明浩的书房。

  他指了指书桌上的电脑,杨静静眼皮一跳:“干吗?”

  “破解一下电脑密码。”周泽唯转头,见杨静静站在门口,一脸难色,问,“怎么了?”

  杨静静的脸色简直就像是调色盘,一会儿白一会绿的。她看了周泽唯一眼,结结巴巴地开口:“这么高难度的事情……我不会啊,我觉得你还是找个专业的……专业的比较好。”

  周泽唯听了这话,几乎是立刻送了她两个字:“呵呵。”

  杨静静装作严肃的样子:“真的,你要相信我。”

  “行了,别装了,我知道你会。你以为我之前为什么会那么频繁地换密码,并且全都是‘静静我爱你’或者‘静静我错了’又或者‘静静加油’这种肉麻兮兮的拼音组合?就是在等你来破解好吗!”

  杨静静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她一直以为周泽唯有随着心情变换密码的习惯,这也让她一直为偷窥到他的小秘密而欢喜。她完全没料到,这竟然是周泽唯为她制造的特殊浪漫。

  此时此刻,杨静静真的觉得又尴尬又惊喜又感动,可一想到两人已经分手,心里又涌上一股失落的情绪。她连忙晃晃脑袋,不敢再多想,走到书桌前飞快地轻敲键盘,转移话题:“你想找什么来着?”

  话音刚落,她的食指轻敲Enter键,电脑屏幕一闪,就进入了windows开机画面。

  “喂,你把我抱到腿上,咱们一起看。”周明浩家的书桌对于现在的周泽唯来说实在是太高了,他抻着脖子也看不清楚电脑屏幕,简直身累心更累。

  杨静静上下打量周泽唯的小身板:“我怎么觉得你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什么?”

  “‘把我抱到腿上’这种话,你是怎么说得如此坦然的?”不等周泽唯气急败坏地回答,杨静静双手掐住他的胳肢窝,然后一提,把他放到了腿上,移动鼠标,转移话题,“让我看看,这电脑里到底有什么秘密–”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电脑显示屏上,已经被点开的一个文件夹里面竟然是杨静静的照片,很明显全是偷拍照片。其中一张,是在一家咖啡厅,杨静静坐在落地窗前,手里拿着一个U盘的场景。照片上的她正将U盘递到对面那个男人手里。

  一股寒气顺着尾椎骨爬上来,杨静静突然感觉很冷。

  “没想到这张照片竟然来自我堂兄。”周泽唯瞳孔一缩,抢过杨静静手里的鼠标,开始拖动页面,翻看一张张照片。

  “什么?”杨静静没听清,反问了一句。但周泽唯并没有解释,他突然回过头,眸光闪烁,认真地看着杨静静的眼睛,好像不愿意错过她的任何表情:“你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吗?”

  杨静静摇了摇头。

  “他是我商业上的对手。”

  杨静静虽然平时不太机灵,但她绝对不傻,联系这张照片以及照片上男人的身份,她下意识地就开始解释:“我根本就不认识他。那天我在咖啡厅等人,这个人突然坐到我对面,递给我一个U盘,问是不是我掉的。我看那个U盘的确和我的U盘一样,于是接了过来。但我之后翻了包发现我的还在,就把那个U盘还了回去,这张照片……”她顿了一下,难以置信地开口,“你之前是看到这张照片,以为是我出卖了你,才会跟我提分手的吗?”

  周泽唯眨了眨眼,结结巴巴道:“我……我失忆了。”

  (七)真相

  杨静静觉得十有八九分手的理由就是这个了,她心里真是憋了好大一股火,偏偏周泽唯失忆了,她朝他发脾气又显得有点儿无理取闹。就在这时,屏幕右下角突然弹出一个小窗口,显示是一个叫“知名不具”的人发来的邮件。

  小窗口露出一点儿邮件的内容:我录了点儿有意思的东西,我想你肯定愿意出一笔钱销毁它。

  杨静静的好奇心立即被勾了起来,她点开,发现里面是一段录音。

  “照片发到你手里了,只是单凭这张照片,你堂弟就会怀疑到自己女朋友身上吗?”

  “只凭这张照片肯定不会,可如果他的公司策划案真的泄露了呢,并且这位女朋友的父亲曾经在周氏工地上出了事……呵呵,我这堂弟本来疑心就重,他女朋友又是主动追求他的,他肯定会怀疑这女的目的不纯。”

  这段录音很快就结束了,紧接着是第二段录音。

  “果然不出你所料,他们分手了。”

  “按计划行事。”

  “做成失恋酗酒后醉酒驾驶的样子吗?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这小子命大没死呢?”

  “那他也不会怀疑到我身上,他第一个怀疑的肯定是杨静静。毕竟,分手就意味着杨静静得不到周氏财产了,这姑娘又怎么会甘心呢?”

  “为了得到周氏,你可真是什么都算计到了,记得支付尾款。”

  录音结束了,杨静静的心却像是沉到了寒潭里,觉得冰冷刺骨。她现在可以确认,刚刚周泽唯那句“照片来自堂兄”的话她根本就没有听错,也就是说,他分明记得收到过照片,知道为什么分手,或许他根本没有失忆,只是为了接近她故意装的。并且她想起来,周泽唯住在她家的那两天,总是在家里翻来翻去,她一出现,他就会吓一跳,现在看来,分明是在找她谋财害命的证据。

  杨静静把周泽唯从身上推了下去,站起来,面无表情地道:“我知道我爸爸出事是意外,而且周氏也赔了钱,我从来都没想过什么复仇。”

  她冷淡而平静地解释完,周泽唯却慌了,没错,他没有失忆,甚至连车祸那一幕都记得,他也不想怀疑杨静静,他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她,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她!他现在知道自己错了,也知道杨静静现在越是平静,这件事就越是严重。他死死地抓住杨静静的衣角,撇了撇嘴:“姐姐,泽泽知道错了,泽泽发誓以后再也不犯蠢了,你就原谅小泽泽好不好?”

  杨静静的回应是–用力挣脱了他抓着她衣服的手。

  周泽唯欲哭无泪,卖萌都不管用了怎么办!

  杨静静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跑到楼下,打开门,没想到门外竟然站了一个人。那个人是周明浩。

  周明浩戴了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斯文,可刚刚得知真相的杨静静,脑海里却蹦出一个词–斯文败类。这个男人让人直觉十分危险。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脑袋,根本来不及思考,就想绕过他逃跑。

  不出意料的,她被拦了下来。周明浩眯了眯眼睛,抓住杨静静的胳膊:“我之前是不是警告过你,让你不要再接近我儿子?”

  杨静静打了个哆嗦。

  “你好像很怕我?”周明浩忽然凑近了杨静静,他皱了皱眉,“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之后,杨静静后颈一痛,失去知觉前,她最后听到的是周泽唯惊恐的呼喊:“静静–”

  (八)英雄救美人

  杨静静是被浓烟呛醒的。她睁开眼睛,入目的是熊熊大火。她以为自己在做梦,还掐了大腿一把,腿上传来疼痛让她的脑子清醒了不少。

  这真的是火灾现场啊!那个男人竟然要烧死她!

  杨静静吓得简直要哭出来了,可她根本就没时间哭,脑子转得飞快。课堂上曾经学过的火灾自救方式在这一刻无比清楚。幸运的是,她找到了一块湿毛巾捂住了口鼻,不至于很快被烟呛死。

  但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门在哪里,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可火势越来越大。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她回头,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大火中冲了进来。他朝她跑过来,握住她的手,拉着她转身再往回跑。

  那一刻,杨静静忽然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她几乎爆发出了所有的勇气和潜力,反手抓住了小孩的手,带着他往外冲。

  似乎很快,又似乎过了十分漫长的时间,他们终于从着火的房子里冲了出来。

  而杨静静燃烧到顶点的怒气再也克制不住,她甩开周泽唯的手,暴跳如雷,指着他的鼻子开始咒骂:“你疯了吗?看看你现在的小身板,竟然敢跑进来救我?你是不是想死?!你要死也别连累别人啊,这身体是人家小宝的,你……”

  她的话没说完,周泽唯顶着他脏兮兮的小脸,朝她露出一个微笑,伸手抓住她的手指,轻声说:“你没事儿就好。”

  当杨静静被周明浩打晕带走后,周泽唯真的吓坏了,连忙报了警,顺便将周明浩犯罪的证据拷贝好交给警察。警察搜索了整个城市,总算在郊外的一个仓库找到了杨静静。可没想到周明浩见事情败露,竟然破罐子破摔,放了火,还好她没事儿。

  杨静静整个人如同绷紧的弦突然一松,竟然跪在地上,紧紧地抱住了周泽唯,崩溃地大哭:“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周泽唯张了张嘴,试图安慰:“你哭起来真的很丑,我不是没–”

  他的话没说完,杨静静突然感觉到怀里的小身体失去力气。她陡然一惊,周泽唯竟然昏倒了!

  “周泽唯?周泽唯?”杨静静轻轻地喊了两声,却不见周泽唯有任何反应。

  就在这时,杨静静身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她真的吓坏了,六神无主,铃声响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要去接。

  她手指颤抖着,在屏幕上画了好几下才接通电话。然后她就听到电话那头的好友轻快得犹如天籁般的声音:“静静,果然是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哪。我刚刚接到医院的消息,说周泽唯醒了。”

  文/玉蝉 图/莎蔓萝

赞 (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