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你的笔记有魔性

  作者有话说:我在西雅图留学的时候,我的其中一位教授对做笔记非常执着,要是在课堂上不做笔记被他发现了,他会记下扣分,所以,我的同学都煞有介事地买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大家都买超大本的,是为了让教授能一眼看见,可我吧,实在懒得扛,就随随便便在书上记一些重点了。后来教授问我:“×××,你的笔记本呢?”我从容打开书,教授说:“你就不能买笔记本吗?”我心里想:天啊,教科书重得跟《中国上下五千年》似的,我实在无力再背一本大家伙。可我嘴巴上还是很正经地说:“教授,美国是多元化的国家,你应该要接受中国式的笔记。”教授摇摇头说:“你大可以试着说服我,美国式笔记不比中国式笔记强。”我一针见血地说:“美国人普遍数学不好,足以证明美国式笔记并不能起多大用处。”教授……无言以对。

  【01】我的室友真是太肤浅了

  十二点下课后,我背起背包准备到食堂打饭,然后打算回寝室美美地睡上一觉。这是我的一贯做派。

  不曾料想梁穆从后面追了上来,我的神经瞬即紧绷,我的视线定格在他棱角分明却又不动声色的脸庞上。

  “有什么事?”我警惕地问。

  梁穆那闪烁着精芒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对我道:“没什么,前两天我请了病假,想问你借笔记抄一抄。”

  哦?借笔记。

  “你为什么不问你的室友借?”我和他明明不熟,事实是,我们对彼此向来没什么好感。

  梁穆解释说:“我们寝室的男生都有女朋友,都没有做笔记。”说着,梁穆微眯着眼打量我,“袁橙橙,不要告诉我,你也把你的笔记借给了男朋友。”

  我登时一脸肃穆,忠诚地捍卫着我男友的尊严:“没有,你明明知道他是学霸。笔记我有,可是中午我要用,下午上课的时候给你。”

  梁穆向我比画出一个“OK”的手势,我学着他的样子,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示意拜拜,脚下的步伐不自觉地加快,转眼便将他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打完饭后,我到校内的超市买了一盒荧光笔,回寝室后,一边吃饭一边在课本上圈圈画画。

  我的室友表示非常震惊:“袁橙橙,你在做什么?!”

  “做笔记。”我一脸正直地回答道。

  室友沉默了几秒,双眸透着猎奇的目光:“这倒是新鲜,居然会有人在课后做笔记!难不成你和福尔摩斯一样,脑子里拥有一个记忆宫殿?”

  记忆宫殿个鬼!实际上是,向来不怎么把我当回事的梁穆问我借笔记,我怎能不顾面子跟他说……我从不做笔记呢?

  我们对自己讨厌的人往往不在乎,对讨厌自己的人却异常关注,所以我才会在梁穆面前表现得这样硬气。

  我的室友仍在絮絮叨叨:“袁橙橙,你到底受了什么刺激?你不是曾经立下过一个志愿,说希望一个学期结束后,你的课本可以像新书一样转卖给下一届的学弟学妹?”

  我抬起头,神情肃穆地看向室友,掷地有声道:“除了小利益,我有比这更重要的梦想需要我不懈努力地追逐。”

  我的室友真是太肤浅了。

  我不再理会她脸上那“十万个为什么”的表情,用各种颜色的荧光笔在课本的印刷字上勾勒出一道道靓丽的彩虹,乍一看,挺有那么一回事,我认为蒙混过关不成问题了。

  将课本从头画到尾后,我十分满意地检查了一番。凭我这个中午的努力,梁穆不仅会对我课堂上的认真表示崇拜,而且必定会以为我有课前预习的习惯。嗯,我真棒!

  我看了看表,还有半个小时便要上课了,我特意比平时提早了十分钟走进教室,梁穆竟也到了。我昂首挺胸地来到他面前,当我慷慨地将课本递给他时,我的脸上流露出一种“甩给了他一百万”的自信。

  梁穆龇牙一笑,道:“谢谢。”

  “不客气。”为此,我得意了一整个下午。

  【02】与品学兼优的何煦相比,梁穆简直是一个没有风度的浑蛋

  我待人热情友好,原不该和梁穆有过节,可因为一件往事,我有理由相信他对我有迷之成见。

  上学期他生日,充当寿星君的他慷慨地为班里准备了一大堆零食,我一看,里头有各种我喜欢吃的糕点、薯片,还有我最爱吃的巧克力!

  我觉着,既然这是梁穆的一番好意,且又是他的生日,过于客气便是不赏脸。为了调节一时冷场的气氛,我挺身而出要成为本班的暖场担当,就从教室最后一排走到梁穆面前,伸手就要抢过那盒巧克力。

  眼看着我就要够着了,梁穆冷不丁拍打了我的手掌一下,道:“教授还没来,等他到了,我会把零食分发的,人人有份。你不要猴急,回去坐好。”

  我败兴而归。

  好不容易教授来了,梁穆却把那盒我最心爱的巧克力赠予了教授……

  我袁橙橙绝不是没有气度之人,倘若仅此而已也罢了,可当我等到梁穆宛如圣诞老人一般逐个分发零食,最后总算来到望眼欲穿的我的面前时,他竟只给了我一根一块钱的棒棒糖!

  我向左看了看,左边的同学手捧着一盒抹茶蛋糕;我向前看了看,前面的同学正吃着一份芒果布丁;我低头看了看……何其凄凉啊!

  我弱弱地对梁穆抗议道:“为什么我只有一根棒棒糖呢?我喜欢那盒鸡肉沙拉。”

  梁穆“呵呵”了两声,笑容里透露出拒绝的意思。

  “袁橙橙,那盒鸡肉沙拉是我的,不要挑了。谁让你选在了最后一排的边缘位置?这怪不得我吧?”

  从此,我再也不愿意坐最后一排了。

  那天下课后,我手拿着一根棒棒糖闷闷不乐地走出教室,班长何煦在与我擦肩而过时,将梁穆分给他的薯片递给了我。

  “可怜鬼,我不好这口,薯片给你好了。”

  我咬咬牙,在贪念和受之有愧的双重作用下,违心地拒绝了,何煦却坚持道:“我真的不喜欢吃,看你刚才那凄凉的样子,我更吃不下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最终,我的食欲战胜了一切,我果然很不客气地收下了薯片。

  何煦是很体贴的一个男生,为了报答他的恩情,从那时开始我便努力地让他成为我的男朋友。

  可惜,何煦说要以学业为重,一直不肯接受我。不知谁走漏了风声,全班同学竟然都知道了我向男神表白一事,而何煦也没有因为我喜欢他而故意疏远我,所以大家一致认为他接受了我。

  我素来好胜心强,怎么肯让人知道自己被拒绝了呢?因此我也没有出面澄清。

  而何煦的可贵之处在于,他虽然不太乐意,可也没有说破,大概是顾虑到我女生吧。

  与品学兼优的何煦相比,梁穆简直是一个没有风度的浑蛋。

  【03】这叫……这叫情怀

  翌日晚上,我和梁穆约好在图书馆碰面,见面后,他把书还给了我。

  我一副谦谦君子模样,道:“希望我的笔记能对你有所帮助。”

  梁穆的头点得很不走心:“嗯嗯嗯,袁橙橙,你的笔记真是帮了我大忙,只是时间久了,狐狸总得露出尾巴,是不是?”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我露馅了?!

  梁穆笑着从我怀里抢过才刚还给我的书,翻到了前几天的授课内容,荧光笔的色彩再一次映入眼帘。因为它们涂在书页上的篇幅太长,而梁穆翻书的速度过快,我眼睛都快被闪瞎了。

  只听梁穆细细分析,言之凿凿:“袁橙橙,整本书你一个字也没写,随便拿彩笔胡乱涂上几页就当是笔记塞给我?你当我没有智商?来,我们来看看这一页,你几乎每一行字都上了色,啧啧啧……估计是你上课时忘了带脑子,所以也没记住到底哪些内容才是重点吧?”

  他他他……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这么机密的事,他怎么会知道?!

  我气急败坏地从他手上夺回了书,啪的一声合上,然后一副被冒犯的样子,指责道:“梁穆,每个人做笔记的方式不同,对于我来说,文字笔记行不通,我就是要把整本书涂得色彩斑斓才看得进去,这叫……这叫……这叫情怀,你不懂!”

  梁穆对我的反驳不屑一顾,冷笑着向我逼近,此时我们正站在图书馆门口的右侧,那是一堵落地玻璃墙,里头的人可以透过透明玻璃看清楚外界的动态。梁穆逐步贴近,虎视眈眈,我一股脑地向后退却,眼看着我的背就要撞上玻璃墙了……

  梁穆到底想干吗?这……这姿势……很不对!

  “梁穆,你打算……壁咚我吗?!”

  奇怪,我的心跳这么快是怎么回事呢?

  好在梁穆适可而止,没有再更进一步。此时他离我很近,我只要稍一抬手便会触碰到他的脸庞。他端详着我,那深邃而沉着的眸子似是拥有审视我灵魂的魔力……

  他无比认真地道:“袁橙橙,你的成绩应该不怎么好吧,配得上何煦吗?”

  我气结:“当然配得上了!我成绩可好了!”

  “那你为什么要脸红?不是因为恼羞成怒吗?”

  那是因为他离我太近,他的气息全喷在我脸上了,而他还不自知……

  我推开了梁穆,心想,此地不宜久留,我得及早抽身。于是我抱着书本,轻盈地一侧身,快步跑下了图书馆的台阶,仓皇离去。

  我着实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好在大学的成绩并不对外公开,每位学生需登录自己的账号上校内网查询,否则方才在梁穆面前,我哪抬得起头呢?

  他猜想得不错,我成绩略差,每个学期皆处于挂科边缘,可好歹幸存了下来。

  梁穆这男生大抵是我的克星,我接近他之际,便是我倒大霉之日,可见日后还是疏远他比较好。

  莫名被梁穆的怪异举动惊扰了我平静的心湖,我为自己敏感的反应感到很羞耻。回到寝室后,我心情郁闷地将书本随手扔向书桌,可我没有“中靶”,书本撞到了书桌一角掉落到地上,响起了“啪嗒”一声。

  室友好心替我从地上拾起书本,还细心地抹平被压得皱巴巴的一页。

  “咦?”室友一脸惊奇地抬头,与刚爬上上铺的我对视了一眼,说,“袁橙橙,没想到你真的有好好做笔记!”

  室友津津有味地逐页翻阅:“笔记很用心呢,只是……这不像是你的字迹啊……”

  我侧卧在床,皱了皱眉,向室友伸了伸手,狐疑地道:“让我瞧瞧?”

  室友把书递给了我,接过后我一页一页地向后翻,发现书本上原本留白的地方如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我满怀着好奇心,认真地读着那些笔记,那是男生的字,苍劲有力。

  我循着笔迹阅读,不知不觉间竟把上半学期学过的内容复习了一遍……

  梁穆这神经病!

  他居然帮我把一直落下的笔记补全了!

  【04】形象小姐?那是什么意思?

  我整晚云里雾里的,睡梦中不断涌现出梁穆那充满魔性的字迹,醒来后我没有耽搁,连早餐都顾不上吃便直奔男生宿舍楼下。

  我就是想向梁穆讨要一个说法,他……干吗要给我补笔记呢?然而最重要的是,不管这件事他出于怎样的动机,那些笔记至少对我没有坏处,我应该说几句场面话答谢他。

  我捧着书在男生宿舍门口左右徘徊,忽而听见有人招呼,我下意识回头。何煦出其不意地来到我面前:“大清早的,你怎么会在这里?找我有事?”

  呃……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误会。

  我犹豫了几秒,缓缓点了两下头:“算……算是吧……”

  “有什么事吗?”

  “呃……”我挠了挠头,难得男神送上门,我没理由错失接近他的良机吧?于是我一脸好学地道:“昨天授课的内容我没有完全消化,所以想向你请教一下。”

  何煦微微一笑,身为班长的他,对于好问的同学向来来者不拒。他看了看表,问我:“你吃过早餐了吗?我们一起去吃早餐,边吃边讲?”

  “好呀!”我把梁穆的事抛到脑后,没出息地跟着何煦去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我激动得如何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一路上雀跃地和何煦畅谈起来。

  我在说,他在听;我喋喋不休,他淡淡一笑。

  到食堂后,我占好了位置,像个乖宝宝一样等候何煦回来。不多时,他端着托盘在我对面坐下,托盘上有两碗冒着白气的热粥,中间放着两根油条和一份榨菜,我突然感觉饿了。

  “好了。”何煦将热粥端到我面前,然后又递给我一只勺子,“你刚才说,有哪些地方你没有弄懂?”

  我摆了摆手,贪吃地咬了一口油条,带着满嘴油腻道:“先吃饱了再说。何煦,在吃饭时千万别讨论学业,这会影响胃口。”

  何煦笑而不语,竟真的闭上嘴沉默地喝起粥来,全程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他竟这样沉得住气,我却坐不住了。试想他就坐在我正对面,我们两人大眼瞪小眼,干巴巴的,越看越尴尬。

  “算了,还是谈学业吧。”我投降了。

  何煦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你刚才不是说谈学业影响胃口吗?”

  “嗯。”我颔首道,“除了学业,你就没有别的可以对我说了吗?”

  何煦托腮思忖,道:“和女生之间,我似乎很难找到别的话题。你想我说什么?足球你有兴趣吗?”

  “没有,还是谈学习吧……”我扶额,何煦实在太不会聊天了。

  何煦自得其乐,拿起我的书翻了几页。读过梁穆的笔记后,他对我十分赞赏:“没想到你这么用心,笔记做得比我还认真。”

  我心虚地低下头,何煦打趣道:“袁橙橙,你脸皮不似这么薄,怎么夸两句就害羞了呢?”

  偏就在这时,梁穆不合时宜地出现了,他自顾自在何煦身边坐下,全程无视我,笑着对何煦道:“班长,原来你管得这么严,连早餐时间都不肯放过女朋友!”

  “不是我管得严,是袁橙橙好学。”何煦摇摇头,没有当面纠正梁穆“女朋友”的措辞。

  眼下的情况相当微妙,梁穆以为我是何煦的女朋友,而何煦以为书上的笔记是我写的,而现在似乎不是澄清的好时候。

  梁穆的视线有意无意地扫过书本,再次抬眸看向我时,眼神里透着威胁的意味。生怕他当场拆穿我,我忙不迭把书从何煦手上夺回,塞进背包,然后说道:“算了,吃早餐吧。”

  梁穆挑衅似地说:“你们继续呗,我吃我的。”

  我摇摇头说:“突然多了个人,什么都不方便。”

  “是吗?我愿意离开。”梁穆拍了拍何煦的肩,端起餐盘说走就走,只是转身时冷冷地对我撂下一句,“不妨碍你了哦,形象小姐。”

  形象小姐?那是什么意思?

  【05】我原本是想幸灾乐祸,没想到我又帮你征服了一个人

  从那日起,梁穆便人前人后地称呼我为“形象小姐”。终于有好事者忍不住上前问他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却不肯解释,只是故作高深地瞥了我一眼,笑而不语。

  我懒得与梁穆计较,不论他怎样挑衅滋事,我眼观鼻、鼻观心,淡然处之,仿佛他口中讥讽的是别人。

  而梁穆的笔记,使我这些天遭受到了强烈的良心谴责:一我没有答谢他,二我阴错阳差地利用了这点获得了何煦的青睐,三我没有为此而向任何人道歉。以上种种,日子越久便越使我难以释怀。

  为了让我自己好过点,为了使我自己相信其实我也能认认真真地做好课堂笔记,从这天开始,我总是在课前十分钟抵达教室,然后选在最靠前的位置坐下。

  我要强迫自己认真听课,认真记录教授强调的每一个重点。

  可第一天就出事了。

  因为我们交上去的报告,同一个问题在不同的同学身上出现的次数太多,教授特意抽取十五分钟为我们重新讲解了之前的内容。

  讲台上的教授视线不止一次落向我的书,下课后,他特意把我留下来。我的感觉特别不好,难道我提交的报告惹教授生气了吗?

  我怯生生地走到讲坛:“教授……”

  教授问:“你叫袁橙橙吧?”

  我点点头,他竟然没看点到表就叫得上我的名字!我向来低调没啥贡献,何德何能啊?!

  可想而知我更心慌了:“是……是的。教授,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教授露出欣慰一笑:“通过这次你们班提交上来的报告,你和一个叫梁穆的男生让我印象特别深刻。报告上几乎每个人都在同一个地方栽了跟头,唯独你和梁穆没有上当。刚才上课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了你的笔记,我想我找到了原因,你很认真。”

  教授的话,对我而言无疑是当头一棒,又是梁穆的笔记惹的祸!

  这次,我依然开不了口向教授解释清楚事情始末,我默默领了赞扬,继续占着梁穆的便宜,心理负担也更重了。

  教授接着道:“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课本吗?”

  我点点头,从背包里拿出课本递过去。教授一边翻阅一边满意地点头:“嗯,很好。下一个章节的内容结束后,我打算复印你的笔记,当是学习资料发给其他同学,让他们参考一下你课堂记录的方法,也许能够对他们的学习有所帮助。”

  我愣怔了一下,内心是崩溃的:“教授,我的笔记怎么能用来做学习资料呢?”

  教授向我投来了一个鼓励的眼神,说:“能,你别有压力,做你自己就可以了。没什么事了,你回去吧。”

  我接过书,郁郁寡欢地走出了教室。

  梁穆背靠着走廊的墙,似是在等待着什么人,见到我后,他向我露出了那副招牌笑容。真想不到这样一个看似玩世不恭的男生竟会对学业这么上心,我忽而发觉自己并不了解梁穆,真实的他与我认识的他似乎存在着较大差异。

  这个表面上爱搞恶作剧的男生,难道是个外冷内热的人?不然……他为什么要替我补上笔记呢?

  “出什么事了?”梁穆冷不丁问。

  我愣了愣,尚未反应过来,梁穆便接着道:“教授为什么要把你留下?”

  我扬了扬手中书,道:“因为你的笔记。”

  将事情和盘托出后,我问梁穆:“你在这里是为了等我?为什么?而你替我补上笔记又是为什么?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

  我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梁穆听后笑了笑,说:“问题太多了,你要我回答哪个?”

  我不假思索道:“最后一个。”

  梁穆轻描淡写道:“我想,努力学习大概不是你的专长,帮你一把又有何关系,我又不会掉块肉。”

  “只是这样吗?”

  “只是这样,不然还能是哪样?难道说……是我特别喜欢你吗?”

  我愣了愣,惊诧地抬头,但见梁穆依然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仿佛那句“特别喜欢你”只是一句不痛不痒的场面话。

  可我的心脏却扑通扑通地跳动着,这是在面对何煦时,不曾有过的律动。

  “既然你没事,那我走了,形象小姐。”

  “梁穆!形象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

  梁穆背部一僵,回头对我笑道:“你在何煦面前不是努力维护着自己的形象吗?我不会拆穿你,你大可以放心地和你的男朋友继续形象约会。”

  “何煦……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说不清是出于哪种理由,我就是不想梁穆再误会下去了。

  这一次,梁穆彻底地转了过来,再次与我面对面时,一丝惊慌在他眸中闪过,但很快他便又恢复了往常的淡漠。他耸了耸肩,道:“是吗?他不是你的男朋友?可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默然,少顷,才摇摇头,更像是喃喃自语道:“嗯,的确和你没有干系。可教授特意把我留下来,你为什么会在乎?你似乎很关心我?”

  “没有。”梁穆的声音干巴巴的,“我原本是想幸灾乐祸,没想到我又帮你征服了一个人。”

  【06】感情不能将错就错,它一开始就应该是对的,这样我们才会幸福

  尽管梁穆的回答让我心里面那个无解的寄望落了空,可我并不后悔和他坦白,至少,现在面对他,我的负罪感不那么重了。

  这些天,我正在极力地试着走出“笔记阴影”。我不愿意用梁穆的方式做笔记,我没法用他的方式把自己变得更完美,所以我苦心钻研了好一阵子,总算研究出了属于我袁橙橙的图解笔记。

  嗯,每次上课前,我都会在一页白纸上画出一棵大树,在上课时,我会把教授的授课内容填进大树的叶子上、枝干上、树根部、果实里。

  不知怎的,近来我总感觉教授的课比过去有意思了,我总是能听进去,并记在心里,而我对学习也不再那么抗拒,我甚至有些爱上了学习。

  这天下课后,我正在收拾课桌上我的笔记和书本,在我面前经过的何煦停了下来,饶有兴味地拿起我的大树图细细鉴赏,然后笑道:“袁橙橙,我很喜欢你这个点子。”

  我笑了笑,说:“是吗?那……这幅大树图和我书本上的文字笔记,你更喜欢哪一种?”

  何煦毫不犹豫道:“当然是大树图了,这看起来很生动,让人有细读的欲望,我巴不得把你所有的大树图都收集起来装订成一份学习资料,哈哈……”

  我倍受鼓舞,原来,通过自己努力而得到的成果会让人有这么强烈的成就感。我爽朗地笑了一声,鼓起勇气道:“何煦,这些大树图才是我。”

  何煦不解地皱眉,我解释道:“过去……那些文字笔记……其实是梁穆写的。对不起,我欺骗了你这么久。”

  何煦微微一怔,我继续说道:“何煦,我不该为这点小事隐瞒你,当初是我太虚荣,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而讨厌我。”

  终于说出来了!

  我松了一口气,何煦竟莫名笑了:“袁橙橙,你以为我会因为这点小事讨厌你吗?你想得美!”说着,他竟抬手捏了捏我的脸颊。

  我虽是略感意外愣了一愣,可心中并无涟漪,并无我在面对梁穆时无端升起的异样情绪。

  我知道,有些事含糊不得,过去是我总缠着何煦,嬉闹着让他与我交往。我也许动过心思,但我不曾动了心,更不曾动过情,我不能再错下去。

  我轻舒了一口气,正色道:“何煦,过去是我太胡闹,我会向同学解释清楚,你我并不是男女朋友。我不想他们再误会,这对你对我都不好。”

  我终于可以坦荡荡地面对何煦,面对梁穆,面对同班同学,面对我自己。只是这一次,神色略显沉重的反而是何煦,良久,他才道:“或许……将错就错会是一种不错的结局?”

  我笃定摇摇头,道:“感情不能将错就错,它一开始就应该是对的,这样我们才会幸福。”

  这些日子,我真的成熟了不少。

  【07】表白这种事不要急于求成,反正是你的总跑不掉

  和何煦撇清关系后的第二天,我一如既往地早早地到了教室。我仍然选在了第一排的位置坐下,梁穆紧随在后也来到了教室。

  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选了我身边的空位坐下。我略感局促,可教室又不是我的私人领地,我并不能赶他走,便只好硬生生忍了下来。

  倘若我离开换到别的位置,他会不会以为我怕了他?

  这阵子,梁穆似乎刻意疏远我,又或者是,挖苦我在他眼里不再像当初那么有趣了。他不再以“形象小姐”称呼我,更不会突然蹦到我眼前,只为了谈一些与我有关却与他无关的事儿,而我也没有故意刷存在感。当初他开我的玩笑我可以忍,现在他对我冷淡,我更可以忍。

  只是,偶尔夜里不经意地想起他,一丝遗憾总会压抑不住地袭上心头,让我不胜唏嘘。

  今天梁穆突然在我身边坐下,不可否认,此刻的我有些……受宠若惊。

  同学陆陆续续地来了,最后,教授无比严肃地登上了讲台。课堂开始,我试着努力地画大树图,可教授的话我明明专注地听着,却怎么也听不进去。

  我明明已经做到,连余光都不曾接触梁穆一丝一毫。

  可我的耳边偏偏响起了梁穆轻柔的话语:“袁橙橙,听说……你拒绝了何煦?”

  我压着嗓音道:“我没有拒绝他,我只是澄清了我和他之间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的事实。他从来没有跟我表白,也没有接受我的表白。”

  “所以……过去你真的跟他表白过?”

  我没好气道:“关你什么事?”

  我注意到教授向我们这边投来了一个警告的眼神,坐在前排还敢与我窃窃私语,梁穆好大的狗胆!可我的小心脏弱经受不住教授的犀利眼神,所以我尝试不理会梁穆,集中精神听教授讲课。

  然而,今日的梁穆似乎决定一条路走到黑,竟全然不把教授的正直脸当回事儿。他用手肘撞了撞我,欠扁地追问道:“来嘛,袁橙橙,透露一下,你是不是曾经向何煦表白过?”

  我咬咬牙说:“算是吧,但我现在不喜欢他了。”

  “那你喜欢谁?你和何煦的事都传了一阵子,是什么让你下定决心要和他……撇清干系?”梁穆连珠炮似的问。

  受他的干扰,这堂课我是彻底听不下去了,我狠狠瞪了梁穆一眼,道:“不为什么,我就是厌倦了形象约会,厌倦了被我刻意形象化的我自己,我想做个真实的自己。”

  “就这样吗?”

  “嗯,就这样,不然你还想哪样?难道非要我说我喜欢的是你,你才满意吗?”

  我和梁穆议论的声音再一次引起了教授的不满,教授从教科书中抬眸,指着我和梁穆道:“这两位同学,你们起来,是什么话让你们急着在课堂上讲,嗯?”

  这下不好了,被抓到了……

  我愣愣地坐在座位上。

  梁穆却无比英勇地起身,挺直腰板,一本正经地说:“报告教授,袁橙橙说她喜欢我。”

  梁穆这是干什么?!

  他是故意和教授叫嚣,还是表现欲太强?!

  听听他那语气,这事儿有什么值得他骄傲的?!

  我震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倘若不是梁穆缠着我,刚才我绝不会……好吧,那话也并不全是假话,可这么机密的事,他怎么能当众宣布呢?!

  我羞得想要一头撞死在课桌上,然而梁穆这厮还没完,他非要将坐着我的拉起来,逼我与他一同接受集体的注目礼。当我宛如一只无辜被拐走的沉默的羔羊那般起立时,梁穆又出其不意地道:“报告教授,我纠正一下,重点不是袁橙橙说她喜欢我,而是……我也很喜欢她!”

  我嗖地一下拧头,怔怔地看着他。此刻教室分外安静,安静得我能清楚听见自己厚重的呼吸声。

  教授平心静气地将教科书放到讲台上,道:“我也年轻过。这里是大学,你们在课堂之外怎么胡闹也许都将成为你们人生最美好的一部分回忆,但在课堂之上,我希望你们可以控制一下自己。表白这种事不要急于求成,反正是你的总跑不掉。”

  呃……我怎么总觉得教授的重点有点儿跑偏了?

  课堂还得继续,而出于人道主义,教授没有罚我们站得太久。当我和梁穆侥幸逃过一劫,在全班同学异样的目光中重新坐下时,梁穆的手轻轻蹭了蹭我的手背,他的小拇指动了动,与我的拉了个勾。

  “接受我,好吗?”梁穆执着地问。

  为了维持课堂纪律,让大家有一个安静的、不受打扰的、能全心全意投入的学习环境,我很有大局观地点头答应了梁穆。

  【后记】就是为了能欺负你一辈子

  虽然我和梁穆扰乱了课堂纪律,但教授还是不计前嫌,很快便发自真心地原谅了我们。

  学习完这个章节后,我把大树图全部交给了教授,教授表示十分震惊。我原以为他不能接受我的天马行空呢,但他竟比当初还欢喜。

  教授说,作为对我和梁穆在课堂上开小差的惩罚,我和梁穆的课堂笔记都将被公布于众。说到底这始终是便宜了我们,我和梁穆欣然同意了。

  这一晚,梁穆与我手牵着手漫步在校园的小路上,我终是忍不住问他:“上学期你生日那天,到底为什么只给我一根棒棒糖?”

  梁穆笑道:“我知道你贪吃,又知道你习惯性坐在最后一个位置,所以故意逗你呢。欺负你总能让我得到莫名的快意。”

  我就知道,这梁穆不是个好人……

  我拉下脸,不悦道:“所以……你想要和我在一起,就是为了……”

  “嗯,就是为了能欺负你一辈子。”

  编辑/眸眸 文/尚方宝剑

赞 (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