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日,航海日

打赏5-10元,获取全年PDF杂志

  传说中意大利是所有国度中唯一男人比女人漂亮的国家。此刻,传说中的漂亮小伙子正在阳台上隔着玻璃门对C教授微笑,海风撩人,阳光撩人,她以为自己要融化了。这样的情景若是在电影里……她住单人房,他连日在海上漂泊,昨晚在餐厅就是他毫不吝啬溢美之词并给予她公主级别的关照。C教授有点儿眩晕。

  其实,他是这艘意大利豪华邮轮公司的船员之一,这里正在进行昨天通知过的阳台维护清洗。C教授历来理性、克制,从不越轨。

  没有男伴的女子在这样热情似火的异域环境里到处会受到关注。“威尼斯之夜”“复活节派对”中她成了频频被选中的嘉宾。戴上面具,她旋转,她陶醉,她投入。莺歌燕舞、流光溢彩的邮轮生活就像藻荇藤蔓,缠得她经常搞不清自己在地图上的哪个位置。下午登陆游览、免税店购物时,奢侈品抢购和退税的混乱嘈杂让她心中的浪漫诗意遭受了挫折,也让她旋即感觉到了脚下的陆地;回到邮轮上丰富的日程又是一轮轮的惊喜:品酒、甜品制作、意大利语课、电影欣赏、瑜伽……这一切都唤醒她久违的曾经。

  清晨,面对火红夺目的海上日出,C教授似乎看到了时光的轨迹。最近三年的生活是一天天狼狈的堆砌,从小优越、顺利、一路走来的她从没想到评职称和生儿育女同时进行的日子是这般不堪……

  有风浪的深夜,独自坐在阳台上被末日般的黑暗包围是一种面对心灵的挑战。黑色汹涌的海,白色翻腾的浪,熠熠闪亮的星,颤动、澄明,她想起鲍勃·迪伦沙哑的吟唱:“他梦到泰坦尼克在沉没,沉入深蓝色的海洋,1600人已经安息,好人坏人穷人富人,最可爱的和最优秀的人。”当此星空当此夜,怎能不想到死亡:总有一天我会死,丈夫会死,孩子的阿姨会死,所有的同事会死,“威尼斯之夜”的演职员会死,船员会死……繁华不会谢幕,如果彼时这艘巨轮还在,还会满载3000陌生人,有个人会像我一样坐在阳台上,在暗夜中看着深深太平洋上的白色浪涛;清晨,或许会有个同样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出现在晨曦中,露出彬彬有礼的迷人微笑……此刻她突然想念丈夫胖胖暖暖的身体,她从未像此刻般拥有满满的爱想对丈夫和女儿表达。

  第七日航海日,“最具魅力船员投票大选”和“客户满意度调查表”放到床头,C教授为所有的服务打了五星。再甜的笑容,再受用的奉承,不过是他们合同里的一部分。收拾一地碎梦,世界这么大,经历过眼前的苟且,诗和远方才更美。这五星理应打给丈夫,这张船票是丈夫为她买的,为了她的疑似产后抑郁症。也许她和抑郁就此了断,至少,这是她今天的想法。

  文 东梅979 图 谢驭飞

打赏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