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多喜欢3(三)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前情回顾:秦时与陪母亲逛街却巧遇穆奕,并得知穆家已为穆奕指定一位未婚妻,秦时与心中不免失落。为避免穆奕未婚妻误会,时与刻意疏远穆奕,不料穆奕却纠缠不休。秦时与最后只得恶语相向,表明自己的决心。

      她抱着膝盖在水里发呆,放在洗漱台上的手机忽然振动起来。她以为是妈妈没有带钥匙,裹上浴袍看了一眼电话,却发现是楚圆圆打来的。

      “喂?”她接起电话。

      “开门大吉!”楚圆圆气吞山河地大吼一声。

      秦时与赶紧系紧浴袍带子往一楼跑,打开自家大门,和一道冷风一起呼啸而至的,还有一个身高与她相仿的长发女孩。

      楚圆圆一掌将她拍到一边去,来了一记漂亮的前空翻完美落地,屁股一翘,脸蛋一扬,停顿一秒之后。她又打算原地来一个后空翻,结果落地不怎么好,摔得有点疼。她抱着脑袋在地上哀号:“哎呀,我的妈啊,秦时与,你们家地板真叫一个硬啊,千年寒冰、万年铁木啊……”

      秦时与默默地看她表演完,然后把她从地上拎起来往楼上走:“今天是什么重要日子啊,你把自己喝成这个德行?”

      “今天……我哥回来了!”

      “楚慈回来了?”

      楚圆圆想了想,特别沮丧地趴在楼梯栏杆上,说:“哦……还没有,我算错了日子,但是派对已经准备好了,人也都约好了,我就……我就……”

      “你就提前一人帮你哥庆祝了。”

      楚圆圆打个响指:“我就爱跟你说话,不费劲。”

      “我在洗澡,你要洗吗?”

      “要,要,我也要洗得白白的。”楚圆圆走进浴室,一步迈进浴缸,就扒拉出一瓶沐浴露猛往水里挤,搅出一片泡泡。

      楚圆圆是楚慈的亲妹妹,是要比一般亲妹妹还要亲的妹妹。他们是龙凤胎,楚慈早出生了那么两分钟,荣登哥哥宝座。楚圆圆对谁大谁小并没有多大意见,让她很不爽的是,楚慈叫楚慈,她却叫楚圆圆,她哥哥的名字那般文艺,她的却如此粗俗,至少也应该叫她一个楚悲、楚爱,以此类推等比较富有文艺气息的名字吧。可是太不幸了,她就叫楚圆圆,为此,她羡慕秦时与的名字羡慕了二十年。

      一对小姐妹一起蹲在浴缸里发呆,秦时与看她那个晃晃悠悠的样子,忍不住揪心道:“你别吐浴缸里了啊,要吐往外面吐。”

      “我能把这浴缸里的水都喝了!还吐!太小瞧你楚姐姐了!没听过一句话吗?人不可貌相!楚姐的肚皮不可斗量!”她从浴缸这边挪到浴缸那边,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次,才叹了口气,说,“时与,我哥肯定是想你了,不然他才不会回来。”

      秦时与突然“哈哈哈”地笑了几声:“你确定他不是想穆奕吗?”

      楚圆圆也仰头“哈哈哈”地大笑几声:“去死!”

      楚慈喜欢穆奕是假的,楚圆圆喜欢穆奕是真的,不过除了楚慈和秦时与,没人知道楚圆圆喜欢穆奕。

      闺密同时喜欢一个男人,是一件令人发指的事,将来必有一方很受伤,不过楚圆圆和秦时与不会。

      她们两个很理性地分析了一下谁更喜欢穆奕,显而易见是秦时与,因为她更无私一些,而楚圆圆更自我一些。于是楚圆圆发誓,永远不和秦时与争男人,也不管那个男人到底喜欢谁。

      秦时与伸手从洗漱台下的柜子里找出两张面膜,问道:“你要哪个?”

      “我当然要美白的,你还需要美白吗?”她一把掳走蚕丝美白面膜,飞快地给自己贴上,手脚麻利得一点醉酒的模样都没有。

      秦时与慢条斯理地撕开补水紧致的面膜贴敷在自己脸上,两人脚丫抵着脚丫,顶着一脸面膜,一起向后靠去。

      “我今天在街上碰到穆奕了,还有他妈,以及他的未婚妻。”秦时与说。

      楚圆圆好一会儿都没说话,在秦时与以为她睡着了的时候,她突然吐出一句:“浑蛋……”

      “他试图左拥云佳,右抱未婚妻,一份真爱,一份无奈,最后还得加上我。”

      楚圆圆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话:“浑蛋……”

      “你是一名医生,是高知人群,不要张口闭口就是粗话,小心嫁不出去。”

      “浑蛋!”

      “这是自动回复吗?除了这句,你还有别的话说吗?”

      楚圆圆撩起水花往自己身上洒了洒,不屑道:“你还能再虚伪一点吗?看你那副德行,我不过是道出你心中所想,你敢用你亲妈发誓这不是你现在想说的?”

      秦时与微微偏了一下脑袋,睁着眼睛直直地看着天花板,半晌后,说:“浑蛋……”

      “我这个高知人群为你掐指一算,你和我哥注定在一起。不如你从了我哥吧,我不介意你比我小半岁给我当嫂子,我以后会对你很好的。”

      “我先谢谢你哦,不过你确定你哥喜欢的是我吗?传说他喜欢穆奕好多好多年了,情种一个呢……”

      “哈哈哈哈!”楚圆圆笑得面膜都快掉了,“放传说的屁!”

      不管传说是怎么说的,至少楚慈用他是同性恋这个借口成功地避免了无数女孩的纠缠。如果有男人找上门,他就会说,那是个误会,其实他喜欢女人。久而久之,大家就不知道他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我很认真的!我哥超级喜欢你!你是他在家唯一提起过名字的女人,而且是很多次,可见你在他心里的地位非同一般。”

      秦时与暗想,她看起来人老珠黄了吗?为什么最近给她介绍男人的各路亲友如此积极呢?明明她还有很多可选择的,现在弄得她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不过,就像乔唯说的,如果一见钟情的东西没有拿到手里,未来的许多年,肯定是什么都瞧不上眼的。

      她现在的状态就是这样,谁能比穆奕帅啊?谁能比穆奕有型啊?谁能比穆奕不羁啊?谁能比穆奕坑啊?

      连坑,都是无法超越的,爱情就是这样不可理喻,饶是她已经决定要远离他的世界,饶是她是个撒起谎来毫无破绽的高手,可爱情,是不会说谎的。

      洗完澡,做完面膜,秦时与去厨房煮面条,将冰箱里剩下的几个萎靡不振的小蘑菇和青椒爆炒,添上三大碗水,下面,然后便等着开锅。

      一人一碗面,哧溜哧溜地吃完,楚圆圆拍拍桌子,喊道:“真的太难吃了!你和我哥太适合做两口子了,他煮面条也这么难吃。”

      “我们俩没把你喂得撑死呢……”

      楚圆圆想反驳,想说自己根本就没撑,但是很不巧,她打了个饱嗝,一切借口皆成风。

      楚圆圆吃饱喝足不肯走,直接霸占了秦时与的床,是彻底地霸占。

      她们可以一起做很多事,唯独不能一起睡觉。没有人可以和楚圆圆在一张床上睡觉,因为她会努力把一切不是枕头、被子的东西踹下床,执着得就像吃了炫迈,根本停不下来。

      秦时与只好抱着枕头去妈妈的房间睡。夜里十一点多,秦妈妈回来了,看到她又睡到自己房间,没忍住笑着问道:“楚圆圆来了?”

      “嗯,还在咱们家翻了两个跟头。”

      “她怎么那么爱翻跟头?”

      “不知道,喝多了就爱翻跟头,兄妹两个一个动如脱兔,一个静如死猪……”

      “怎么说话呢你?人楚慈多好啊,长得帅,又有能力,性格又沉稳,要是能给我当女婿就好了,不知道人家能不能看上你呢……”

      秦时与翻身把脸转到另一边,用沉默终止了这个话题。

      第三章 你喜欢就好

      第二天一早,秦时与准时起床。外面乌云密布,看起来将有一场大雨,这场雨过后,天气就会暖得很快,一夜之间春暖花开。

      楚圆圆已经不记得自己翻过跟头,一直吵着后背疼,看到秦时与新换的车,立刻忘记疼痛,飞奔上去亲了一口,她也钟爱这款。

      把楚圆圆送回家去换衣服,秦时与再自己开车去公司,平平淡淡地过了一整天。临下班前,老板连圣东亲自来到她的办公室:“秦时与,明天中午十一点半去一趟江南酒家,有个大客户要谈独栋别墅的案子,挺急的。”

      “好的,您把客户的联系方式给我就可以了。”秦时与笑着答应,这几天她都没有外出计划。

      “你有他的联系方式,你们挺熟的。”

      秦时与愣了一下:“是曼森的穆少总吗?”

      连圣东点了一下头:“对,有什么问题?”

      “没有任何问题!”她这样告诉老板,也这样告诉自己。

      这就是人生啊!秦时与想,有些人不是你想躲就能躲掉的,别说老天帮不帮你,首先,老总就不会帮你。

      次日,她结束上午的工作,便带上一名设计师一起去见穆奕。在电梯门口撞上了老板,她赶紧喊道:“连总。”

      连圣东看了看秦时与,又看了看她身后的设计师,说:“我没交代你带设计师去。”

      “噢,我知道。是这样的,连总,因为您说这个案子很急,我想带设计师过去更有利于我和穆总关于他别墅问题的沟通,如果能当场签下合同是最好的,合同我也随身带着。”

      连圣东皱了皱眉:“穆总和我约的是秦总监一人。”

      秦时与抱歉地笑了笑,转头对随行设计师交代两句,然后便独自一人去赴约。

      正餐时间的江南酒家一席难求,穆奕却轻易订到精致的小包间。秦时与爱吃辣椒,没有辣椒不动筷子,他却不能吃辣,哪怕是一小口微辣的东西都会把他辣得满头大汗,所以,他给秦时与点了香辣蟹和花椒馋嘴蛙,给自己点了一份清蒸鲈鱼和鹅汁炒西蓝花,两个人的口味都满足了。

      等待的时间里,他喝了小半壶热水。前天晚上,他在秦时与家门口等她时着凉了,回家后喷嚏不断。他本来想昨天找她,但是发烧头疼,人不太精神,浑身没力气,也就没来,吃了点药,睡了一整天。

      差五分钟十一点半,秦时与被服务生带进包房,她一身干练的职业装,疏离而恭敬地叫了一声“穆总”,然后在圆桌的对面坐下来。

      穆奕让服务员上菜,两人一直沉默着,直到菜品上齐,包房门被关上。

      “穆总。”

      正在低头喝水的穆奕扬起眉头,看向她:“嗯?”

      “连总说您手里有一栋别墅要装修是吗?我想跟您了解一下……”

      她话没讲完,穆奕突然打断道:“你跟别的客户在饭桌上也是这样直接谈生意的吗?”

      秦时与心想:当然不是,但我别的客户也不会用这种吃人的眼神看着我。

      穆奕又说:“先吃饭好吗?我饿了。”他从前天晚上到现在,只喝了一些热水,一口饭都没吃过。

      “好,那我们先用餐,只是吃完了呢?我们要谈别墅吗?”秦时与问。

      穆奕笑了笑:“你说吃完干什么?”

      秦时与笑容一敛,拎起包包便起身离开。穆奕也跟着站起来,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按回椅子上:“吃饭,吃完我们谈别墅。”

      他见秦时与不信自己,重新强调道:“只谈别墅。”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秦时与和穆奕两个人面对一桌江南酒家的招牌美食,仿佛回到了大学食堂,一人端着一碗大米饭,闷头开始吃,包间内只有偶尔筷子碰到碗盘发出的清脆声响。

      “你几百年没吃饭了?”秦时与很快吃饱,抬头看着还在疯狂扫荡饭菜的穆奕,他的第二碗白饭已经快要见底了。

      “前天晚上到现在,饿死我了。”他用筷子挑起鱼肉放进嘴里,“我吃得很多吗?”

      “你自己觉得呢?”

      “我觉得……”他扫了一眼面前快要空掉的两个盘子和另外一个半粒米不沾的空碗,“是……挺能吃的。”

      他突然笑了:“是不是怀孕了?听说怀孕都特别能吃。”

      “怀孕也特别能吐,你想想你吃了多少东西,一会儿吐出来那么多,该多难受。”

      “你……能不恶心吗?就因为等你才发烧,发烧才没胃口吃饭,没胃口吃饭才饿得半死,你不心疼我吗?”

      “不心疼。”她说,就算心疼也不会告诉他。

      秦时与给他夹了一块香辣蟹肉和两块馋嘴蛙:“吃这个发发汗,吃完什么病都好了。”

      穆奕盯着碗里红彤彤的几块肉看了好半天,然后默默地夹起来吃掉。

      秦时与又给他夹了几块,上面还带着香酥的辣椒段,他全都闭着眼睛吃下去。

      他想,就算是毒药,他也认了。

      穆奕把外套脱了。他的皮肤很白,扔进女人堆里也算是偏白的一类人,现在他是白里透红,从额头红到锁骨,额头上的汗珠擦掉一层又冒出一层,鼻尖上也渗出细密的小汗珠,薄薄的嘴唇好像涂过口红,娇艳欲滴,再配上他那双天生带着一股男人媚劲儿的丹凤眼,看起来分外无辜……

      秦时与有点忍不住想笑,她知道穆奕的这种状况会持续一两个小时,并且他明天早上起来都会喊喉咙痛。

      等穆奕缓和一会儿,秦时与开始提及别墅的问题:“穆总,现在我们可以谈别墅了吗?”

      例行公事一般,秦时与问了他很多问题,他就像个自动问答机器人一样把自己知道的答案说给她听。对于装修,他半点见解也没有,反正他不爱在家里待着,也待不住,哪怕有半小时的空闲他都要往外跑,他觉得在花园里蹲着也比在家里闷着舒服。

      房子对他来说,最大的作用就是睡觉,可他家里又是开酒店的,所以就连这个作用也变得不那么明显和重要了。

      秦时与说得天花乱坠,穆奕听得很认真,但他们两人都知道,对于穆奕来说,别墅也好,公寓也罢,只要给他一张床、一个浴室就够了,别的什么都不需要。

      “你说的我听不懂。”他有点坚持不下去了,这个方案、那个方案的,让他感觉像在听评书,他最讨厌听评书了,于是他说,“你给我唱首歌吧。”

      “啊?”

      “……”他不是故意的,只是福至心灵,脱口而出。

      “设计师会根据你别墅的采光决定很多问题。”她继续说道,“比如整体的装修风格和色调,以及……”

      “我还是带你去看一下。什么叫采光好?我买的肯定不是玻璃房,怎么才算采光好……”

      秦时与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说:“钥匙在您手里吗?我让设计师过来直接帮您看一下,他可当即给您一些设计想法,下次他可以直接带人去测量,不需要您亲自跑一趟。”

      她觉得这只是穆奕的另一个圈套,他在一步一步地将她骗至目的地,所以她要采取安全有效的防御措施,比如拉两个男同事之类的。

      如果穆奕答应,她就过去;如果穆奕不答应,她就找借口开溜。不过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他是不会答应她带人过去的。

      出乎意料地,他很痛快地答应:“好啊,让设计师直接过来看看也好,他们从你们公司赶过去要比咱们快,地铁不塞车。”

      穆奕起身要去埋单,秦时与赶紧跟上,从他手里抽走付账单:“我来吧,穆总,难得有机会和您一起吃午餐,给我个机会表现自己一次。”

      “和我吃饭是你的荣幸。”他抽回付账单,目光流转间稍显不屑,“就不用你埋单了。”

      “是挺荣幸的,让我埋单我就更荣幸了。”她再次拿走付账单,走到收银台前抽出钱夹,“麻烦帮我开发票,圣东设计有限公司。”

      穆奕把拿出一半的钱夹又放回口袋里,转身先去停车场取车。

      秦时与胃疼半天了,看到穆奕离开才跟服务员要了一杯热水,吃了两粒胃药。

      待她走出饭店大门时,穆奕的黑色哑光奔驰已经停在台阶下面。他放下车窗,修长干净的手指在车窗上一下下地敲着:“这个时间会塞车,坐我的车过去吧,一会儿我送你回这边提车。”

      秦时与没有反驳,打开车门上车,然后说:“一会儿我和同事一起搭地铁回来就行,您把别墅的地址告诉我一下,我让同事现在出发。”

      车子启动,缓缓开上马路后开始加速。窗外的街景飞逝,秦时与还在举着手机等待他报地址,他却只字不说,她只好重新问了一遍:“穆总,您别墅的地址。”

      穆奕还是不答,秦时与的手指搭在门把手上:“我要跳车了。”

      穆奕左手飞快落下,启用中控锁,把车门锁住:“让他们来苑北路320号。”

      秦时与给同事打电话,告诉他二十分钟后出发,这样,他到达苑北路的时间差不多和他们刚刚好。

      今天天气不是很好,没有太阳,有些阴沉沉的。这几天一直在下雨,今天看起来也免不了。秦时与打开音响,将音乐放得很大声,似乎这样就可以假装听不到他有意或无意提起的话题。

      穆奕家的这栋别墅不在别墅区,它隐秘地坐落在一条林荫马路旁,偶尔有汽车穿梭会带起地面的几片落叶,街道两旁只有一些小餐馆和小超市,附近的老楼算作文物保护单位,内部不允许开餐馆,没有多大的人流量。在喧闹的市区里,这栋有些欧式风格的老别墅显得静谧得过分,因为被搁置的时间太长,红色的墙体外面攀着不少爬山虎,翠绿的藤蔓和枝叶为这里的安逸赋予了些许鲜活。

      别墅外围没有砖砌围栏,只有铁艺栅栏,上面也攀着不少藤蔓,神秘得似一座城堡。

      “很漂亮。”透过铁艺大门看向别墅,秦时与由衷地赞美道。

      “你指的漂亮是哪里?”

      “这些绿色的爬山虎,长在红砖墙上很好看,庭院里稍微清理一下,留下这些藤蔓,很有仙境的味道。”

      穆奕低声笑了笑,迷人的丹凤眼微微眯起。他打开别墅的镂空铁艺大门,朝里面走去。

      “据说这栋房子是以前一个军人留给姨太的,姨太留给了女儿,女儿嫁给了外国人,一家人都搬到国外,偶尔家人回国会来住一下。这几年他们一直没回来,便托国内的朋友卖掉,我爸妈觉得挺好的,就买下来了。”

      这个区的房子基本都带学位,所以不会太便宜,看着这里很僻静,但往前走到十字路口一转弯就是本市的主干道之一,高楼林立,商场遍地。

      秦时与四处打量着,伸手摸了摸门上的藤蔓的叶子,发现半点灰尘都没有,然后说:“挺贵吧?”

      “按这个地段来说,不算贵,我爸花了一千八百多万买的,这后面随便一个公寓都要五万多一平方米。”

      秦时与不禁想,有钱人出手就是不一样,她和她妈妈住的那栋首付才一百多万。

      穆奕拧动门锁的动作稍稍顿了一下,笑着问他:“嫁我算不算嫁入豪门?”

      秦时与笑着点了点头:“算啊,当然算,名副其实的豪门。你未婚妻挺有福气的,面相也很旺夫。”

      穆奕白了她一眼,然后带她进入别墅。

      别墅内部装修已经没有了老房子的味道,很显然翻新过,看装修的质感和风格大概可以看出上一次装修应该在十年前,有些东西已经过时。家具上盖着小碎花布盖,她随手扯掉两个沙发的布盖,确定了自己的判断,还真是挺旧的。

      客厅里有两扇法式落地窗,如果不是外面大树遮天蔽日,这里的采光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现在就稍微显得阴暗,尤其是在这样的阴天。

      这样的好处是,在南方炎热的夏季可以降低房子里的温度,不用时时刻刻吹着空调,冬天的话,可以采用壁炉。

      “二楼要看看吗?有六个房间,书房我就不需要了,我不看书。我要一间棋牌室、一间放映室,还要一间婴儿房,剩下的做卧房。”他站在楼梯口晃着钥匙看她,“顶楼不知道干什么用,之前一直空着。”

      秦时与抬头朝二楼看了一眼,只见老式木制栏杆旁边放着两个巨大的古典花瓶,怎么看都挺碍眼的,可惜了这么好的房子,没人打理。

      她跟着穆奕上楼,一间间卧室察看。主卧尤其大,空荡荡的,只放了一张床,窗户也不是落地窗,里面有内置洗手间,还隔出了一个衣帽间,窗外是别墅的后院,有一个废弃多年的游泳池。

      “穆总,这个游泳池你想继续保留吗?”她刚刚问完,突然感觉耳边拂过一抹温热的气息,鼻间蹿进一股优雅的男士香水味,紧接着,腰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搂住–穆奕从后面把她抱在怀里。

      秦时与顿时僵住了,手指紧紧攥着包带好像攥着两根钢筋,她的同事还没来,她不敢惹怒穆奕……

      “穆总,我们不是来谈装修问题的吗?我同事马上就来了,被看到不太好。”

      穆奕并没有进一步地冒犯她,只是用这样亲密的姿势拥着她,视线落在窗外废弃的泳池上。他平静地说道:“你同事不会来这儿了,鬼知道苑北路320号是家什么店。”

      “这里不是苑北路?”

      “嗯,这里是苑南路,多少号我也不记得了,反正他们找不到。”

      “穆奕!”她猛地转身,从穆奕怀里挣脱出去,“你有完没完!一而再,再而三,你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光明正大地说,非要把我单独弄到一个地方来说?”

      这房子里有些阴冷,加上很紧张,秦时与有些发抖,她和穆奕之间只有半步的距离。她很激动,但没有发脾气。

      穆奕还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只是微微偏着头。

      他好半天也没回她的话,等她准备逃跑时,他堵在她的面前,脱掉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我们还是来谈别墅。”

      他按住秦时与的肩膀把她转过去,让她背对着自己,然后说:“你觉得后面有泳池好,还是把泳池填平了做其他装饰好?”

      秦时与不回答,他故意伸手在她腰上捏了一把。她里面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他微凉的指尖隔着衣料,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她身体的温度:“我在问你话。”

      秦时与把他的手掌拍开,很不情愿地将视线移向外面的泳池:“我觉得有泳池好。”

      “你喜欢墙上那些藤蔓?”

      “嗯。”

      “那就不清理,让它们长着。我以前看过别人家在庭院里种上那种紫罗兰,开花的时候特别漂亮,到时候这里也种一点,比这种不开花的绿藤好看多了。”

      他自然地牵起秦时与的手,拉着她走出卧室,站在二楼的平台上俯视一楼的客厅,继续说:“我什么样的风格都喜欢,你觉得什么风格合适,让设计师给我设计成那样就好了,装修、装饰包括家具和家电的预算费用和房价等值就好。”

      “这么多预算,那可以装得很豪华。”

      “对啊,你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只要在预算范围内,你觉得好看的东西都可以搬回来。”

      她偏头看了看穆奕,发现他嘴角微微上扬,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不过他这话说得好像这房子将来要给她住一样,她喜欢什么样子就弄成什么样子,完全不用考虑他父母的感受。

      “叔叔阿姨有什么个人想法,都可以告诉我,毕竟这房子将来要你们一家人住,年轻人的眼光不见得就适合中年人。”她突然停下,试探地问,“这里是你和你父母住的吧?还是……”

      “我的婚房。”他说。

      秦时与怔怔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转头看向别处。

      她心里很酸,鼻子也很酸,他是故意让她来装修婚房的,让她把这里装扮得像奢华的城堡一样,然后去迎接他的新娘。

      此时此刻,她有那么一点讨厌穆奕了。他还要她守他到什么时候、什么地步呢?他连婚房都要她来帮忙设计装修,那将来,会不会要求她帮他把新娘接进门呢?

      她能做到矜持骄傲,能做到自尊自爱,能做到再也不主动向他靠近,甚至可以做到永远不再见他,和他断开一切联络,可是做不到不难过。

      这就是暗恋,既美好又残忍。美好的是你偷偷爱着他,他不知晓,你无须烦恼;残忍的是你偷偷地恨着他,你有天大的悲伤,你百孔千疮,你体无完肤,你血肉模糊,他却一样都不知晓。你的世界是黑暗还是崩溃,完全不会影响他一分一毫,他的世界仍是阳光普照,仍是鸟语花香。

      暗恋成功,会成就一对人人称羡的鸳鸯。

      暗恋失败,往往会忍不住想,他欠我这么多,却像个局外人一样。

      在爱情里,秦时与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她也会有一丝丝的怨恨,但她不会太难为自己。

      【下期预告】

      秦时与得知是在帮穆奕设计新婚房,不由心伤,穆奕却突然对她深情表白。可惜两人之间存在着无法解决的难题。过去与现在不断揪扯,两人的关系到底该何去何从?另一方面,楚圆圆邀请秦时与去参加宴会,穆奕的强劲情敌即将出现。

      文/原城

    赞 (25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6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