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见不钟情

  柳长安的心愿很小,她只希望在这世间自己能有个依靠,所以在她听说自己要嫁给许世风后,便一心一意地学着喜欢他。她帮他治病,做尽这世间能替他做的一切,可到头来却还抵不过他对另一个人的喜欢。是不是谁能和谁最终走到一起,都是上天注定好的?那她便放手吧,成全他的命中注定,也成全自己的碧海蓝天。

  第一章 你若不嫌弃,待他病好便娶你为妻

  许家少爷许世风被绑架后的第七天,终于有了消息。

  听说是城里有名的老中医孙女,在郊外的山区采药时,偶进山洞,发现了被困在里面的许世风。

  那会儿许世风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原本就有些消瘦的身子更像是在七天内被人剥了几层皮一般,样子惨不忍睹。

  其实那采药的姑娘平日里胆小得很,可不知那日是怎么了,看着他瘦成皮包骨并且身上还带着伤痕的模样,她莫名就起了保护的欲望。

  她趁着绑匪还未归来的空当,扔下采药的筐子,一把将他背在了背上,一路跌跌撞撞地将他背回城内。

  大家都说这许世风铁定是上辈子积了什么阴德,这辈子才会有如此好运,被绑架了竟然能顺利地被路人救出。毕竟人家绑匪可是开了天价的,许家在这七天也正四处筹钱来着。这回好,钱省下了,人也回来了。

  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许家小少爷一回来,竟然染上了某种怪病,无论荤素食材,凡是入口之物,必定没嚼几下就被吐出来。更有严重的时候,他闻到饭菜的味道,都会干呕酸水。

  许家人紧张了几天后,无果,便找上了城内最有名的柳老。

  哦,值得一提的是,这柳老的孙女便是前几日救了许世风的女子。许家当时因为太关心许世风的情况,也没顾得上给柳家送些谢礼,这会儿再来求医,许夫人心里不免尴尬得紧。

  可意外的,许夫人带着许世风去了柳家医馆后,却发现医馆里面都挂着白布,许多人进进出出,无一不带着悲伤或者惋惜的表情。

  “哎,可惜柳老这么好的人了,平生治了那么多病,可到头来自己却也被病痛折磨,就这么走了。”

  “是啊,世事难料,也不知这柳老的孙女日后怎么生活哟!她父母在她小的时候就出意外去世了,这下唯一的亲爷爷也走了……”

  听着路人的叹息,许夫人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柳老是去世了!

  惊讶过后,她连忙带着许世风进了医馆。

  许世风进到大堂几乎一眼便认出,跪在中间的就是那日背自己回家的人,路上她似乎说了她的名字叫柳长安,为了让他信任她,还说自己是柳老的孙女。

  可当时看上去那么强大的一个人,怎么这会儿会变成这般……

  医馆中央放着一口棺材,柳长安便跪在旁边。她披着孝布,眼神空洞地往火盆中扔着一张张纸钱。惨白如纸的一张脸,没有泪痕,却也让人瞧得分外揪心。

  许世风瞧着她有些可怜,但也没到太严重的程度。倒是一旁的许夫人,这会儿看着柳长安不由得落了泪。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群长相凶恶的男人走了进来,他们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给众人,不由分说便开始砸东西,丧堂肃静沉冷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许夫人以及一干路人都纷纷上前阻止,哪知那些男人一把将他们推开,大吼着:“这老头子生前欠了我们许多药材的账没结,现在死了没人还,还不许我发泄一下?!”

  说着,其中一个男人拽着柳长安的头发,摇了几下她的脑袋:“其实现在看看,这小姑娘也长得不赖,要是送去红窑洞,应该能卖不少钱!”

  众人听见他的话,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柳长安的头发被那男人揪得生疼,平静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了异样的表情。许夫人瞧着,心下一揪,也顾不上什么,上前一把推开了那男人。

  “不就是欠你们药材钱吗?多少?我们许家替她出了!”

  那男人嘲讽地一笑:“一千大洋!怎么样?还出吗?!”

  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千大洋啊!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虽说许家也是大户人家,但……钱也太多了!

  哪知那许夫人连犹豫都没有,直接仰着头回:“一千大洋?嗬,我们许家付得起!”

  后来许夫人几句话便将那些恶人打发掉了,并承诺他们三日后去许府要钱。

  人走之后,许夫人上前扶起柳长安,慈爱地替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她说:“孩子,你愿意跟我回许家吗?世风的命是你救的,若你不嫌弃,待他长大后,我便叫他娶你为妻。”

  许世风听完便急了:“娘!你说什么呢!”

  许夫人瞪了他一眼,说:“你闭嘴!”接着又转头继续看向柳长安,“孩子,你愿意吗?”

  柳长安顶着惨白的一张小脸,望了望她,又看了看许世风,最后轻声说:“我……”

  可不料话还未说完,她便觉眼前一黑,接着重重倒了下去。

  第二章 这么狠心不怕遭报应?

  虽然那日柳长安并未说出答案,但许夫人已经默认她答应了,并将昏迷的她带回许家就医。

  许世风一路做了很多阻挠,但最后都没能动摇许夫人的决心。最后她忍无可忍,冲许世风喊道:“青离那丫头你就别惦记了!这次你能回来都是上天保佑!那丫头和你一起被绑,现在不是被绑匪卖到哪个角落换钱,就是已经被折磨死了!这辈子你们铁定不会再见,我劝你趁早死心!”

  许世风因为得了那种怪病,好些日子没进食,都是靠些米汤或果汁度日。然而这会儿听了许夫人的话,他气势仍旧很足,声音也不小:“我回来时就叫你准备好钱帮我去赎青离,结果到头来你竟然拿了一千大洋去救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娘!你这么狠心不怕遭报应吗?!”

  许夫人的表情闪过一丝复杂,眉头紧皱了许久后,道:“不必说了,长安是救你回来的恩人,我拿钱帮她是理所应当。今儿我就把话撂下,待你这怪病治好之后,你就给我娶她进门!”

  许夫人平日里虽极疼爱许世风,但也是说到做到的主。许世风看着她这会儿讲了这些,并且态度还这般强硬,心里沉了一沉。

  救青离的事,果然是不可能了吗?

  然而这个插曲柳长安并不知情,她醒来之后,看着守在自己床边的许夫人,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心里突然就有了尘埃落定的感觉。

  许夫人那会儿摸了摸她的头发,十分慈爱地问:“孩子,之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愿意留在我们许家吗?待世风病好了,做我们许家的媳妇。”

  她想了想初见许世风的模样,又想了想他之前在丧堂平静地看着自己的眼神,咬着唇,点了点头:“我愿意。”

  后来她的身子骨养好了,便被安排去了许世风那里。

  许夫人的意思呢,是叫她过去与他培养感情,还嘱咐了许世风要好好对她。许世风当时一直冷笑,他喜欢的女孩子,因为这个柳长安而活不成,他还能好好对她?笑话!

  他满脑子都想着青离,早就忘了当初是谁将他从匪窝救出,并深一脚浅一脚地将他背回了家。

  第三章 她的皮肤还真是好啊

  那之后的日子,几乎可以用水深火热来形容柳长安的生活。

  许世风吩咐过下人们“照顾”她,所以从她在搬进许世风的院子后开始,她每天都会遇到各种莫名的意外……

  时不时有人“不小心”将开水泼到她身上啊,再不然还会有下人“不小心”拿错她的裙子当抹布啊,或者厨房的阿姨“不小心”没留她的饭啊……

  不过她天性不爱计较,而且也明白他们只是按许世风的要求办事,所以心里也没太怪过他们。

  然而最让她头疼的,说到底还是许世风。

  自打他被救回来之后,便染上吃什么吐什么的怪病。柳长安进许家后,便整日钻研各种药方,甚至把爷爷生前写的那几百本病例记录本都拿来挨个翻看,却也没能找到解决方法。

  这日,她又端了锅新熬好的汤药去送给许世风。

  柳长安走进房间时,发现他正站在案前作画。挺拔消瘦的身子站得笔直,修长白皙的手指握着一支毛笔在纸上来回勾勒。

  他连头都没抬,冷声说:“滚出去。”

  柳长安早就习惯了他这副样子,她丝毫没有惧怕的神色,端着药碗上前,道:“这药是我今早按着爷爷留下来的记录熬的,说是能有效调脾胃,治厌食。你先试试。”

  许世风眉头一皱,扬手就将毛笔朝她那边一扔,恰巧笔头甩到了她的脸上,乌黑的墨迹从额头一路流到了嘴唇。

  然而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丝毫尴尬,态度依旧蛮横又强硬:“让你滚出去没听见吗?!”

  柳长安抹了一把脸,垂着眼睛将药碗朝他一递,说:“你喝了药我自然就滚了。这次药量少,你就算还想吐也要忍着一点儿。”

  许世风瞪向她,眉头快皱成了一个“川”字,咬牙切齿地又吐了个字:“滚!”

  柳长安的气势也不弱,扬起小脸将碗又朝他身前递了递:“喝吧。”

  他瞧着她那张小脸,瞧着她那副不肯屈服的小模样,心下又是一阵烦躁,索性抬手一扬,直接打碎了药碗。

  可哪知他扬手时,力道一个没控制好,消瘦的身子便直直地朝她倒了过去。

  虽说他因为长时间不吃饭而轻了不少,但毕竟也是个男孩子,所以这会儿她在没有防备之下,也被他带着倒在了地上。

  他压着她,重重地喘息着,手撑在地上想起来都没力气。最后只得恨恨地看着她,说:“快点儿扶我起来!”

  柳长安一点儿也不急,甚至嘴角还有了笑意,她将双手枕向脑后,悠悠地看着他说:“你要是真瞧不上我,就赶紧好起来跟我斗。不然这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啧啧,我都不好意思下手。”

  许世风当时看着她那副扬扬得意的小模样,心里复杂得要命。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事后再回忆起当时那一幕,他似乎脑子里只剩下一种想法……

  仔细一瞧,她的皮肤还真是好啊,白嫩细腻,就好像最上等的羊脂玉一般。

  这点,似乎青离都不如她。

  第四章 青离,是你吗?

  不可否认的,那日柳长安的话对许世风起了不少作用。他不止开始配合着吃药,甚至偶尔还会强迫自己吃两口她送来的药膳。

  许夫人看着他们二人日渐和谐的场景,心下宽慰了不少。

  但她不知道,这许世风虽然表面上顺从,但心里却正酝酿着一个大计划–

  他要把柳长安送走!送得越远越好!

  一切都准备好的那日,他早早便起了床。吃饭时,他看到桌前的那碗药汁也很乖顺地喝掉了。

  柳长安见他这般还有些不适应,愣愣地微张着小嘴,问他:“你……你怎么了?”

  许世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面上还是尽量表现得温和些,甚至破天荒地朝她露出一抹浅笑:“我今日突然觉得有食欲,午饭想吃城东那家的蟹黄包,你能帮我去买吗?”

  柳长安被吓得不轻,甚至伸手去碰了碰他的额头,嘀咕道:“没发烧呀……”

  他被她的举动弄得一阵不耐,表情又带了些急躁:“到底去不去!”

  “去!去!你先喝两口米汤!我现在就去买!”

  他瞧着她拿着大洋急匆匆出门的背影,嘴边露出嘲讽的笑意,果然如他所想,因为柳长安想留在许家,所以才一门心思想讨好他,无论他要什么她都会答应!

  计划实施得很顺利,许世风满心欢喜,甚至后来还一边浇花一边吹着口哨,看得下人们都一阵冷汗,以为这位魔头少爷又要酝酿什么坑人的把戏。

  就在这时,突然有家丁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大喊:“错了!错了!少爷……错了!”

  许世风没在意,依旧摆弄着手边的花,含笑着问:“什么错了?”

  “柳姑娘被绑匪抓了!但……那群绑匪不是咱们安排的人!”

  他表情一滞,接着随手一扔手里的水瓢,皱着眉头问:“说清楚,怎么回事!”

  原来这许世风安排的计划是要将柳长安送走,尽可能地送到远方去,让她一辈子没能力找回来。所以他之前找好了“绑匪”,让他们将柳长安“绑”走。可哪知他安排的那伙人等了许久也没等到柳长安出现,后来实在不耐烦便找上了家丁,哪想却被告知柳长安早就出门了。拿了人家的钱也不好什么事都不办,于是他们便开始上街寻她,准备找机会下手。但不料后来竟然听见有人在传那柳小姐被人绑架了!

  许世风当下就慌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觉得之前自己的安排算是仁至义尽,他不喜欢她,不想娶她,所以也没理由再留她在自己身边。可现在听见她被绑架,想着她有可能面临着和自己相同的遭遇,他的心莫名沉了沉。

  后来绑匪在许家的大门口插了个带纸条的飞镖,上面写着“如果想要救柳长安,就带着十万大洋去西山头的竹林,逾期便杀”。

  十万大洋……这赎金和当时许世风被绑时,要求的一模一样!

  许夫人虽然喜欢柳长安,但也没喜欢到想四处借钱去救她的程度。她当时看着那纸条,叹了一口气:“看来这长安与咱们许家是真的没缘分啊。”

  许世风当时面色一沉,像是明白了她的潜台词:“你还真是永远都这么自私!当初是青离,现在连你喜欢的柳长安也这样……嗬,我现在真是庆幸自己是许家独子,不然估摸当时被绑架后,娘你也会放弃我的!”

  许夫人一拍桌子,大喝一声:“你怎么跟我说话呢?!”

  他深吸了一口气,没理会她的怒意,沉声道:“人你不救,我救!”

  许世风带了一批强壮的家丁去了西山竹林,天色已沉,竹林里还时不时有阴风刮起,着实吓人得紧。

  他努力克服着心中的惧怕,环顾了下四周,大声喊道:“人呢!我带着钱来了!出来!”

  没一会儿,不远处便传来了一阵狂妄的笑声:“许家人还真是财大气粗啊!这才隔了多久就准备好钱了?”

  只见一群壮汉个个手持火把站在不远处,满脸痞笑。

  “不过许大少爷啊,我们说的十万大洋可是一个人的价码哦,现在这……有两个呢!”

  只见那些人将藏在身后的两人向前一扯,许世风定睛一瞧,一边正是柳长安,而另一边……

  是青离!

  许世风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蹦出来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青离:“青离,是你吗?!”

  青离有气无力地抬起头,回了句:“少爷……”

  绑匪们哈哈大笑,然后纷纷拿着刀架到了柳长安与青离的脖子上:“所以说许少爷,你到底要救哪个呀?”

  许世风的眼神几乎都没离开过青离,但是在要开口的那一瞬间,像是想起了柳长安似的,向她那边瞥了一眼。

  一下午的时间,她也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披着凌乱的头发,脸上也尽是青紫伤痕,像是被人打了一番。

  不过看上去她平静得很,与许世风对视时,没有哀求,就那样沉默着。

  柳长安不想求他吗?不,不是,她只是觉得求了之后他也仍然会选择青离……毕竟青离是他心心念念那么久的女子啊。

  果然,下一秒,许世风大喊:“青离!我选青离!”

  柳长安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看上去无尽的悲凉。

  虽然是早就知道的答案,但亲耳听见他说出口的这番话,她还是有点儿伤心啊……

  一旁架着她的绑匪这会儿也突然在她耳边淫笑起来:“美人,我都说了他不会选你的!怎么样?现在该老实地跟我回去做夫人了吧?”

  话音刚落,四周突然传来了“砰砰砰”的枪响声。

  只几秒钟的时间,刚刚还肆意大笑的绑匪们都流血倒地,青离吃惊地望了望地上的尸体,也不知是害怕还是怎的,突然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许世风一脸焦急地朝她奔去,柳长安瞧着,心下莫名又是一闷。

  之前开枪的是北城街警,他们是许夫人找来的。原本是偷偷跟在许世风身后保护他,但瞧着情况有变,便都开了枪。

  这会儿柳长安被独独晾在一旁,让人不免觉得有些心凉。

  其中一名街警走过来扶起她,关心地问:“姑娘,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很疼?”

  柳长安的眼神一直没离开过许世风,瞧着他焦急地抱住青离,瞧着他爱怜地抚摸青离的脸……

  她苦笑着扯了扯嘴角,回答:“还真有点儿疼。”

  那街警是个很实诚的小伙子,这会儿检查起了她的身子,急切地问:“哪里疼?快起来,我带你去找大夫!”

  柳长安嘴边的苦笑又加深了一分,她指了指心口处:“这里,能治吗?”

  第五章 你又没喜欢过他,哭什么?

  然而谁都没想到,青离回到许家后便被诊出有了身孕。

  大夫说孩子已四月有余,算算时间,应该就是她与许世风遭绑架的那些日子。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许世风后来竟然说……那孩子,是他的!

  当晚许世风带着这个消息来找柳长安时,柳长安正靠在床头看着药理。

  屋里只亮了一盏台灯,透着昏暗的光线,他看见了她脸上的伤。

  不知怎的,他现在看着她总觉得有丝愧疚,连说话都有些尴尬。

  他摸了摸鼻子,坐在床边:“脸上的伤需要上药吗?”

  柳长安平静地摇摇头:“大夫说没什么大碍,不需要。”

  “哦。”许世风的眼神飘忽了两下,接着深吸一口气,“那个……青离怀孕了。”

  其实这消息在下午柳长安便听那些下人们提起过了,但这会儿听见他亲口再与她说一遍,心头未免又是一阵不舒坦。

  她勉强露出一抹笑,抬头看向他:“是吗?恭喜你。”

  许世风总觉得她这会儿脸上的笑让他心口发闷,他想了想之前的西山竹林的事,垂下眼,语气中带着抱歉。

  “当时情况危急,我……我迫不得已……”

  柳长安笑意渐浓,打断他的话:“我明白,青离是你喜欢的人,要是我也会选她。”

  “其实如果你不是在这种情况下住进许家,我肯定会很感激你,并一辈子拿你当恩人,当姐姐。可……”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不愿意再多说什么,“现在青离怀孕了,我不可能不给她名分……所以,就当我求你,你……你能主动离开许家吗?”

  柳长安愣了愣,接着脸上露出苦笑。

  她这是……要被他抛弃第二次吗?

  她的手指狠狠地捏住书角,脸上还尽量保持着笑意:“你和她……准备什么时候成婚?”

  “青离的肚子越来越大,现在准备起来还太仓促,我想待她生完再说。”

  她垂下头没再看他,纤细的手指捏着书角又翻了一页:“好,我知道了,待你们成婚前,我一定离开。”

  话已经说到这种程度,许世风就算再急也不好再说什么。

  他起身,又瞧了一眼她消瘦的身子,心下莫名涌出一丝异样。

  “你好好休息吧,改日我带着青离一块来看你。”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

  而他转身的一刹那,柳长安忍不住了,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一滴滴落在了书页间。

  她一下下地擦着眼睛,嘴里还一直嘟囔着:“不能哭,柳长安你不能哭!你又没喜欢过他,哭什么呀?”

  是啊,她不喜欢他,不喜欢!

  第六章 原来在这个家里,没有一个人相信她

  其实柳长安之所以说自己要留到他们成婚再走,完全是想再多花些时间去治许世风厌食的怪病。

  那日之后,她几乎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研究药理,隔几天便弄出一碗新药给许世风喝。每次她送药时,青离都在旁边瞧着,又因为许世风不想青离担心,因此只说她送来的是补药,所以青离表面上不说什么,但柳长安能看出来,她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带着厌恶。

  所以后来她会来找自己“聊天”,柳长安一点儿也不意外。

  “长安妹妹,听说那日是你把少爷救走的?真是多亏了你呢!”

  青离说话时,还热情地握住了柳长安的手,那架势在旁人看来,两个人真像是一见如故的好朋友。

  柳长安微微一笑:“应该的。”

  青离瞧着她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愤恨,她咬咬唇,抚了抚肚子,故意装成很满足的模样:“说起来咱们还真是缘分不浅,原本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少爷了,没想到你一被绑架,反倒间接救回了我。”

  柳长安不想再听她一边示威一边说些废话,抬头凉凉地看向她,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青离笑着抿了口茶,接着脸上那副友好的表情也渐渐消失:“干什么?这话应该我问你吧?明明少爷已经说不会娶你了,你为什么还赖在许家不走?!嗬,还每天都送什么补药!如果少爷需要喝什么补药也是我来送!你算哪根葱!”

  柳长安被她吼得脑袋生疼,她起身做出送客的姿势:“你有什么问题去问你家少爷,别来烦我!如果再没别的事,请回吧!”

  青离也是个难缠的主,她听见这话,一把便拉住了柳长安的胳膊,让柳长安把话说清楚。

  哪知就在二人来回拉扯间,柳长安一个施力过猛,竟然将青离推倒在地!

  瞧着青离捂着肚子躺在地上时,柳长安脑袋一片空白,万万没想到的是,许世风竟然在这时突然跑了进来!

  他身边还跟着之前照顾青离的丫鬟,这会儿瞧着倒地的青离,丫鬟大叫着上前去扶:“小姐!你怎么样了啊?!小姐!”

  青离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孩子,救救我的……孩子……”,之后便昏了过去。

  柳长安被青离的反应吓到了,上前想帮她诊诊脉,哪知却被许世风一推。

  他看着她,脸上又露出了最开始看见她进许家时的厌恶表情:“滚开!”接着他便抱起地上的青离,急匆匆地离开了。

  后来柳长安一路跟着他们去了青离的房间,大夫也随后赶来,他替青离诊了脉之后,露出一脸惋惜的表情:“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许夫人急了,虽然她不喜欢青离,但是青离肚子里怀着的是许家骨肉。

  她连忙上前问道:“大夫,这孩子已经快五个月了,就简单地摔了一下,还不至于将孩子摔掉吧?”

  大夫摆了摆手:“摔的那下还不碍事,主要是她似乎吃了什么滑胎的东西……她今天都吃什么了?”

  青离的丫鬟适时开口:“我们小姐今早起来就没什么食欲,饭也没吃。只是刚刚去柳小姐那边喝了几口茶而已,难道……”

  柳长安原本只是在一旁偷听着,这会儿听见这种话,再也忍不住。她几步迈进屋内,仰着头,十分平静地说:“我没下过药,也没……”

  “啪!”

  她的话还未说完,迎面便被人甩了一巴掌,而那人正是……

  许世风!

  “当初我还以为你是真想治好我的病,没想到你竟然是存了害青离的心思!我真是瞎了眼错信了你,当初青离回来,我就应该立马把你赶出去才对!滚!你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柳长安捂着被扇得火辣辣的脸颊,脸上露出苦笑。她抬了抬眼,看向他:“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

  “信任?我眼见着你将青离推倒的!你还叫我怎么信任你?!”

  许夫人见状,也在旁边叹了口气:“孩子啊,我知道你心中有怨,可……可我们许家的骨肉是无辜的啊!你再怨也不能下这么狠的毒手啊!”

  那一刻,柳长安心里满是嘲讽。

  原来在这个家里,没有一个人是相信她的啊……

  第七章 这辈子都不回去了

  柳长安那晚收拾了几件自己的衣服便离开了许家。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爷在替她伤心,她才踏出许家大门,天上就下起了大雨,豆大般的雨点砸在她身上,又凉又疼。

  她现在该去哪里呢?爷爷不在了,那个给过她承诺的许家也不要她了……

  她的人生啊,想想还真有些惨啊……

  这么想着,她也没注意看路,结果脚下一滑,整个人都摔进了泥水坑中。

  那一刻她趴在地上,再也忍不住,攒了几个月的眼泪突然如大雨倾盆而下。

  她哭得撕心裂肺,样子又太狼狈,街上的路人几乎没人敢靠近。

  而就在这时,巡街的街警发现了她。那街警连忙上前扶了她一把,待看清她的脸后,不免诧异道:“柳小姐?!”

  柳长安抽泣着望过去:“你认识我?”

  街警乐呵呵地点头:“对呀,上次去西山竹林救过你的呀,我当时还问你有没有受伤呢!”

  柳长安看着他,看着他那张平凡朴实的脸,心下不免又是一阵自嘲。

  还真是讽刺,她两次被许世风抛弃后,首先来关心她的竟然是同一个男子……

  街警不知她到底怎么了,也不便询问,只试探着说:“柳小姐,我送你回许家吧?”

  柳长安笑着摇摇头:“不,不回去了,这辈子都不回去了。”

  柳长安走后,青离算是彻底成了许家的准少夫人。

  她每日都拿出少夫人的架势,支使着下人们干东干西,弄得许家大院哀声哉道。

  后来许夫人实在看不过去,便叫许世风好好说说青离,可许世风那会儿只淡淡地回答:“她没了孩子,性情古怪也是应该的,过些时日就好了。”

  许夫人叹了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低声抱怨了句:“要是长安啊,一定不会这般……”

  一听许夫人提到长安,许世风的脸色也变了变。

  他到现在都还会时不时梦到柳长安,梦到她那日离开时望着他的神色,梦到她露出自嘲的苦笑。

  其实那日的事,他后来细想过便觉得漏洞百出。

  如果真是柳长安刻意安排的,怎么后来在茶水中没查出什么异样?再有,为什么青离身边的丫鬟那日会以“我家小姐有事找少爷”为由,带他去柳长安的院子?真的只是巧合吗?

  但他不敢再往深处去想,这件事如果柳长安是被冤枉的,那么元凶就只会是青离。

  所以他不敢想,也不能再想。

  第八章 后悔吗?或许有一点儿吧

  许世风厌食的毛病越来越严重。

  柳长安在时,时不时会研究出一些新的药强迫他喝下去,从而调节食欲。但现在没了她,那些大夫一个个也都不太上心,久而久之,他甚至比刚回许家时还要严重,连饭菜的味道都闻不得,一闻便吐。

  许夫人瞧不下去,便想拉着他去找柳长安。听说她在离开许家后,又回了柳家医馆,现在已经继承她爷爷的衣钵,四处给人看病诊脉,近期更是治了不少奇病怪病,因此在街坊中传开。

  话音刚落,许世风还没回答,倒是一旁的青离先急了。

  “夫人!当初那柳长安那么对我,甚至还杀了你的孙子,你怎么还能带着少爷去找她呢!况且咱们当初那么狠心把她赶出许家,就算现在找她看病,你能保证她尽心尽力地给少爷治疗吗?万一她再存了什么歹心,在药里做些什么手脚,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许世风皱了皱眉头:“她没你说的那般有心机!”

  青离气焰嚣张,仰着头大喊:“没有心机会杀了我们的孩子?!”

  他眉头皱得更深,开口又想说些什么,忽然瞧了许夫人一眼,然后硬生生地将话憋了回去。

  “行了,娘,我不会去的。她的生活才刚刚平静,咱们就不要去打扰她了。”

  “是呀,夫人!咱们可别再去找她了!”青离在旁边附和着,“而且我最近打听到了一种奇药,说是人服了不会觉得饿,还会给足营养、强身健体!只不过价钱贵了些……”

  许夫人一听,眼前一亮:“价钱不是问题!只要能治世风的病,多贵都值!”

  青离笑着回应:“那我这就去买!”

  她走后,许世风又躺回了床上,手腕搭在额头上,闭着眼睛对许夫人说:“娘,无论以后我这病能不能治好,你都别再去找柳长安了。”

  许夫人听完他的话,叹了一口气:“人家在的时候,你没给过她一天好脸色。现在人家走了……你后悔了?”

  这话让许世风愣了愣,是啊,柳长安在的时候他似乎真的一天好脸色都没给过她,一次又一次地抛弃她……到最后甚至还给了她一巴掌。

  后悔吗?

  或许,有一点儿吧。

  那天晚上青离便带回了所谓的“奇药。”

  当晚许世风便试了试,发现还真挺有效果的,用了之后不止没有饥饿感,甚至还让他感觉有种飘飘欲仙之感。

  可渐渐的,许夫人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许世风虽说不吃饭也没问题了,但是日渐渐瘦。并且他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是兴奋地到处乱跑,或是经常出现幻觉。

  许夫人问青离怎么回事,青离只答是因为量不够,药效不彻底,只要加量就可以了。于是许夫人将许家所有的家底都拿了出来,交给青离去“买药”。

  后来量加了,许世风却越来越不对劲了。他出现幻觉的次数越来越多,甚至有几次,大半夜的就偷跑出了许宅,直到第二天躺在街上被街坊们发现才送回来。

  而这次,他在晚上吃了大批的“奇药”过后,又控制不住地跑出了家门。

  只不过这回他遇见了柳长安。

  距柳长安被赶出许家已有些时日了,她看见许世风跑到柳家医馆门口时,一时还以为自己眼花。

  毕竟她怎么想也不会想到,当初她离开时那个看上去生龙活虎会发怒的男子,这会儿竟然会变成这般模样。

  他连鞋都没穿,身上穿的也是一套单薄的睡衣,头发油腻腻的,整个人看上去像是瘦得只剩下了骨头。

  柳长安的心一揪,连忙上前扶住了他:“你这是怎么了?!”

  许世风看着她的脸一阵傻笑:“第十次啦!哈哈!我已经是第十次在幻觉中看见你啦!唉,早知道当初我就应该对你好一点儿,不然我现在也不会这么内疚了!”

  这疯言疯语让柳长安愣了愣,但她也没多想,连忙先将他扶进了屋内,接着抬手替他诊了诊脉。

  结果下一秒,她的眼睛立马瞪大,伸手摇了摇他的肩膀:“你……你吸了鸦片了?!”

  第九章 原来他笑起来那般好看啊

  柳长安通知许家来接人时已是半夜,许夫人和青离赶到后,都十分讶异地问柳长安:“许世风怎么会在这里?”

  柳长安没回答,只是沉着脸看向青离:“你之前给他吃的是什么药?!”

  青离第一次被人这么质问,有些心虚,支支吾吾道:“还能是什么药?当然是能治他病的药啊!”

  柳长安狠狠地拽住她的衣领:“是啊,你是治了他的病,可同时也要了他的命!”

  许夫人不明所以,急切地问柳长安:“什么意思?什么叫要了他的命?!”

  “她给许世风吃的根本不是药,而是鸦片!”

  这会儿鸦片风刚刚刮起,所以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更不知道它有什么害处。许夫人听完,更是一脸疑惑:“鸦片是什么?那不是治病的东西吗?”

  柳长安深吸一口气:“那是毒品!一种染上就很难戒掉,甚至会要人命的毒品!”

  许夫人听完只觉眼前一黑,她向后晃了晃身子,扶着桌角深呼吸好久才稳住,接着捂着胸口看向青离,大喝一声:“到底怎么回事?!我拿了那么多家底去买你说的那奇药,结果到头来却是这种结果?你给我解释清楚!”

  眼见事情败露,青离也懒得再演戏。她嘲讽地勾了勾嘴角,对许夫人说:“是啊,怎么办啊?几乎拿了全部家底来给我买药,结果现在儿子的病没治好,钱也没了……啧啧,要是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

  她这话算是间接承认了自己买鸦片的事实,气得许夫人又是一阵眩晕。

  许夫人捂着胸口骂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这么做就不怕遭报应吗?!”

  “报应?要是有报应早就来了!你不知道吧?当初那个孩子啊……根本就不是许世风的!而且他也知道!但因为他喜欢我,甘心戴一辈子绿帽子,所以对我承诺会保护好我的孩子……啧,不过他说承诺的时候,肯定没想过,其实当初他会被绑架,也是我一手策划的!”

  是的,当初许世风那么容易就被绑架,完全是因为青离与绑匪里应外合,而她因为想撇开嫌疑,因此装成一同被绑的样子。但其实许世风在吃苦受罪时,她在另一边与绑匪头子恩爱调情!但后来谁也没想到,明明马上就要到手的赎金竟然就这么被柳长安给弄没了,他们不甘心,于是观察了几日后,决定再下手一次。但许家人已经有了防备,而且青离也不在许家了,他们没有内应不知道消息,所以再三商量后,他们决定从柳长安身上下手。之后便有了西山竹林那场戏,只不过青离万万没想到,街警会在那时埋伏在那里,更没想到自己的男人最终会死在那片竹林。

  不过她向来心狠,觉得既然人死了也没什么好留恋,所以在回许家的路上,她便与许世风扯了谎,说自己当初被人用强,现在已经有了身孕,孩子爹刚刚被打死,她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其实那时候她在赌,赌许世风会同情她、可怜她,甚至会主动和她说会负责她的人生。

  事实证明,她确实赌赢了!

  后来她便想尽办法想赶走柳长安,即使搭上了自己的孩子,她也不曾后悔。再后来,她无意间认识了一名倒卖鸦片的毒犯,她当时看着他家成箱的鸦片,心中生出一计,三言两语之下,便哄得那鸦片犯信了她,与她一同去骗许家上下。

  许夫人听完这些话,气得都快晕倒了。

  而青离看着她,笑着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一脸得意地对她说:“其实这几日我就计划着想离开许家的,毕竟你们的家底已经被我拿得差不多了……呵呵,日后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如果真穷到上街要饭的话,我路过肯定会施舍一些给你们的!”

  她这话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许夫人眼睛一闭,身子向后一仰,直接倒地。

  柳长安急忙上前想扶住她,哪知有人比她更快,定睛一看,来人是许世风。

  他似乎清醒了不少,眼神不再浑浊,力气也比之前大了些。

  青离满脸嘲讽地看向许世风:“哟,少爷您醒啦?刚刚的话都听见了吗?用不用我再重复一遍?”

  许世风抱着许夫人,头也不抬道:“滚!”

  柳长安后来看着青离大摇大摆离去的身影,心中不免叹息。

  原来,被偏爱的都是这么有恃无恐啊……

  许世风跌跌撞撞地将许夫人的身子背到背上,咬着牙一步步向外走。柳长安见状,连忙上前:“我帮你吧!”

  “不用!”他态度强硬地拒绝了她,“日后就算我再来找你,你也别再见我了。你不是要与那个街警成婚了吗?我不想你被误会。”

  “你怎么知道?”

  “之前想知道你的近况,一直托人打听着。”

  柳长安愣了愣,他为什么想知道她的近况?明明当初赶她出许家时,他态度那么决绝啊……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她现在只想帮他把许夫人送回家,所以沉吟片刻回道:“好,我不再见你。但现在这种情况,你怎么也要有人帮你一把啊,不然你的身子……”

  他打断她的话,呵道:“求求你!给我最后留一点儿尊严!”

  一句话,成功阻止了她所有的动作。她就那么望着他,一步一步吃力地往回走,直至背影消失。

  联想着之前他发疯来找自己时傻笑的画面,她的眼眶莫名就湿润起来。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对她笑呢,原来他笑起来那般好看啊。

  尾声 这就是报应吧

  柳长安成婚那日,许世风偷偷去观了礼。

  她穿着一身凤冠霞帔,就算被盖头挡着脸,他也不难猜出她此刻笑得有多甜。

  后来他突发毒瘾,没等到她拜堂那刻便匆匆离开。

  走到走廊的角落时,他再也忍不住,躺在地上开始吐着白沫抽搐着。

  那一刻,婚仪先生喊“一拜天地”的声音传来,他满脑子都是她溢满幸福的脸颊,不免勾起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

  这世上最狠绝的事情,莫过于对的人在身边时自己不珍惜,待她离开后,你才幡然醒悟,想追回却为时已晚,她早已牵起了他人之手。

  这就是报应吧。

  文/L小姐 图/沈晓朝

赞 (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