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朝那些事儿

  作为空间站第一个随机穿越去拯救自杀人群的人,晨楼表示压力很大。他看着明明有着凹凸有致的身材,却说着不胖就自杀的许肥肥,他更是压力大。行,你的身材你做主,你想胖我就帮你好了!等等!你说什么?不想增肥了?要跟我长相厮守?晨楼表示有点儿蒙。

  楔子

  晨楼在穿来糖朝前,是宇宙空间站的战士。在空间站时,他也不叫晨楼,而是一串及其玛丽苏又杰克苏,叫出来需要歇好几口气的名字。为了方便,他和同事们平时也只对别人说自己的工作编号,而他的十分好记,是12138。

  之所以他会放着宇宙空间站那里的肥差不做,反而穿到糖朝,完全是因为一场酒后作死。

  当时……

  算了,回忆太痛苦,他就不再想了。总之他和同事们那场酒后失误,间接地破坏了空间站里看守系统,导致了一些被关了几百万年的黑能力被放出,并且还肆意祸害整个星际这种严重后果。上头对他们很不满,命令他们立马解决。

  黑能力被放出,酿下了不少祸端。很多星球因为他们的恶意破坏感染上了负能量,整个空间站也都鸡飞狗跳,大家寻找解决办法。

  后来也不知是何方神圣提供了一个相当靠谱又快速的方法–

  那就是阻止人自杀。

  因为自古以来,正负守衡,要想负能量被消耗掉,就需要同等的正能量,而收集正能量最多的方法,就是阻止人自杀。

  仔细想想,阻止那些原本想去赴死的人,并且让他们就算面对这个无奈的世界,也依旧有勇气继续积极地活下去,这难道不是大大的正能量吗?

  是不是听得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他们这些空间战士起初听到这些,也都很不自在。

  但不管怎样,祸是他们闯的,烂摊子就得由他们收拾。

  于是,他们空间站的一众兄弟姐妹们,抱着复兴宇宙文明的雄心壮志,一个个都踏进了时间传送门……

  随机穿越了!

  第一章 初到糖朝

  晨楼刚来到糖朝时极为不适应,甚至一度开始怀疑人生。

  他知道,历史上曾经有个唐朝以胖为美,但他不知道的是……这还有个历史上忽略的糖朝以肥为美!

  是的,是那种双下巴四层比三层好看,大腿如柱比大腿如木桩漂亮的……肥!

  晨楼起先对这里的审美观是拒绝的。

  尤其是当他得知,自己这具身体的原宿主为了迎合大众标准,甚至还不惜往身上贴假肉时,他气得差点儿疯掉。

  虽然在这个朝代,没事往身上贴几百斤假肉跟隆个胸一样简单普通,但他也不能忍受自己身上有一丝一毫的假货存在!

  于是他三下五除二摘了身上的肉,意外的:“瘦身”后的他长相还蛮清秀俊朗的,反正比之前要看着顺眼得多。

  但显然周围的人不是这么认为的,例如那个整日跟在他身边的随从阿泽。

  “馆主,你看看!自从你毁了自个儿的身材,咱们医馆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了!要不是我聪明,说你去远游,找个替班的过来,估计着这些死忠粉也要离你而去了!”

  “离去就离去,我每日看着这些肥女们还影响食欲呢。”晨楼不以为意,转念间似乎想到了些什么,抬头问道,“对了,之前让你查的那个人名查到了吗?”

  阿泽刚要回答,却听见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吵闹声,不一会儿,有小厮急匆匆地跑进来,对晨楼大喊:“馆主,你快出去瞧瞧吧!有人嚷嚷着要在咱们楼顶自杀!”

  晨楼心下大喜,任务来了!

  他立刻跑了出去,穿过人群向上一瞧,果然,二楼的楼顶站着一位女子。

  那女子穿着一身大红色的长裙,样式是极为凉快的性感抹胸款。因为这里的民风一向开放,晨楼倒也习惯了,不过像她这般胸大腰细腿还长的,他在这里倒是头一回见。

  “晨楼!你这个王八蛋!收了我的银子,居然还敢害我!我原本肥头大耳,虎背熊腰,有一身精致的五花膘!结果吃了你的增肥药,竟然瘦成现在这个丑样子了!你今天不给个说法,我就摔死在你这医馆前!”

  那口号喊得极为悲壮,甚至话刚说完,她还威胁似的迈出一步,将一只脚悬在半空中。

  晨楼心里那叫一个急啊,脱口便说:“姑娘,我是晨楼,我就是!你别想不开啊,有什么事咱们都好商量,你先下来!”

  女子漂亮的黑眸轻轻一眯,一脸不屑:“你少在那里说瞎话,虽然晨楼是个黑心馆主,但至少他长得又肥又腻、帅气非凡;再瞧瞧你,瘦得像块排骨似的……”

  话说到这儿,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情绪突然又激动起来:“晨楼那家伙是不是躲起来了?!哼,出了医疗事故就躲,算什么英雄好汉!”

  她越来越激动,手脚并用,唾沫横飞,结果……失足了。

  “啊啊啊!”

  伴着她的惊呼声,晨楼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这要真让她在他面前死了,估计他这辈子都别想回去了……

  不过好在他身手快,虽然比不了在空间站里的瞬间移动,但最终将那个女人完好无损地接到了自己的怀里。

  那一刻,晨楼觉得自己拯救了全世界。而且他这是英雄救美啊,按照一般的剧情发展,女主角是不是该爱他爱到无法自拔,为他要死要活、生死不弃了?

  “啪!”

  一直沉浸在想象中的晨楼难以置信地捂住脸,抿着嘴,委屈得要哭了:“打人不打脸,打脸伤自尊啊!”况且他明明才救了她啊!

  哪知她的底气比他还足,漆黑的眸子一瞪,泼辣劲儿十足。

  “长得这么丑还敢学英雄救美!,说,谁给你的勇气!”

  “……”

  第二章 长得这么丑还敢占便宜,谁给你的勇气?

  晨楼后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说服了那女子心平气和地和他谈谈。

  女子说她叫许肥肥,因为马上要参加一场很重要的宴会,想用最肥最美的仪态出现在众人眼前,所以慕名来到这医馆,目的就是增肥。可万万没想到,那在街坊中传得很火很神的增肥药,到她这里竟然成了减肥药!才短短几日,她就瘦得脱了相!这叫人怎么能忍!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既然你说你是代替原馆主看馆的人,那就你负责吧。反正无论如何,我要在这一月之内胖起来,不然我肯定会撞死在你这医馆前,让你们日后再无生意可做!我说到做到!”

  许肥肥把狠话说完,便恶狠狠地瞪着晨楼。但她不知道,自己那张巴掌大的萝莉脸,就算配上再狠毒的目光也丝毫没有威慑力,反而让人觉得有反差萌。

  况且……

  晨楼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向下,看着她抹胸下那两团呼之欲出的雪白,俊朗的脸颊瞬间变得绯红。

  他装得若无其事,别过头,连忙转移话题:“你所谓的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啊?”

  许肥肥看着他,表情像是在看神经病:“你是不是这糖城人啊?你看最近这糖城中,哪名未出阁的女子不是精神抖擞,一副备战状态?大家都是要去报名竞选太子妃的啊。”

  晨楼眉毛跳了跳:“太子……妃?还海选?”

  “是啊,我们太子殿下很亲民的!而且长得又帅气,单是一条腿,都有井口那般粗!”

  许肥肥一脸花痴的模样,实在让晨楼有些吃不消。末了,他微微朝她靠了靠,道:“是不是我只要帮你增肥成功,你就不会寻死了?”

  她点点头:“当然!不过,你要是再像那个黑心馆主一样,找些假药来糊弄我,我……”

  晨楼连忙打断她的话:“不会不会,这次咱们什么药也不吃!”

  增肥这种事,高热量、高脂肪、高碳水一供应,那不是分分钟的事儿嘛,还吃什么药!

  所以那之后的几日,晨楼每天都在认真地研究食谱,什么炸鸡翅、炸鸡腿、炸猪排之类的食物,他每天都会做一大锅,接着便端到许肥肥面前,看着她吃完。

  起先,他觉得自己太残忍了,让一个弱不禁风,杨柳细腰的少女吃这么多东西,这根本就是挑战人类极限嘛!可当他目睹过许肥肥吃饭的画面后,他深深觉得……

  自己想得太多了!

  她左手拿着三只鸡腿,右手拿着两块猪排,嘴里还塞满鸡翅,而且她还一边吃,一边喊:“阿泽!再帮我来十碗米饭!”

  这画面美得晨楼都不敢看了。

  见他眼神呆滞地瞧着自己,许肥肥微微一叹,道:“我知道,你们男人大多数都会因为我有福气的吃相爱上我。但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毕竟我是要成为太子妃的人。”

  “……”

  起初对于增肥这项任务,晨楼觉得自己一定能轻松完成。

  毕竟在这世间,最容易得到又不容易甩掉的东西,就是脂肪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么容易的事情,到了许肥肥身上,居然变得这么不容易!

  看到她每天吃完就睡,却还是不见长膘后,他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他就知道,站长那个老变态,就算是随机穿越,给的任务也不可能这么简单!这个许肥肥根本就是天生肌肉比别人多,密度比别人大的……吃不胖体质!

  许肥肥那边也很急,她每天都会一边吃,一边念叨:“怎么还不胖啊!我都吃这么多了怎么就是不胖呢!怎么办?我是不是注定与太子殿下无缘啊,注定不能和他比翼双飞,压垮几张床了啊!”

  每当这种时候,晨楼都会默默在心中竖起一根中指,外加默念一个以F开头的单词。

  不过好在他以前的知识面涉及得挺广,想了几天就突然想到了另一个方法–

  运动!

  无氧运动能破坏肌肉群,一旦运动后再不摄取蛋白,肌肉就会渐渐流失,那样基础代谢也少了,到时她再吃些高热量食物,变肥婆简直是分分钟的事嘛!

  他把这个方法说出来时,起初许肥肥是不信的。古人嘛,觉得劳累就会消瘦,况且还让她每天举石头做一些挑战人体极限的动作,这根本就是开玩笑嘛!

  不过也有句古话叫“剑走偏锋”,反正她现在是死活都肥不起来,倒不如试试他说的。

  所以一番纠结下,许肥肥决定暂且相信晨楼。

  许肥肥弯腰拿起那两块被他称为“哑铃”的石头,来回扭了两下脖子后,她皱着眉毛问他:“你确定我举这个会有效果?我怎么觉得不太靠谱啊……”

  晨楼一边纠正着她的动作,一边说:“你就听我的吧,保管见效!”

  练了几组手臂运动后,他又拉着她躺下练腹部。因为许肥肥从未做过仰卧起坐,一时半会儿起来还有些费力,晨楼无奈,只好先用手拉着她的手臂,借力给她,让她适应适应。

  “来,一、二、三,对,就这样,用力……”

  过了一会儿,许肥肥似乎找到了规律一般,兴奋地甩开他的手,说:“我学会了,可以自己来了!”

  可能因为一直运动的关系,她说话时脸颊红彤彤的,黑亮的眸子带着笑意,小嘴一张一合间,倒是让晨楼有些失神了。

  奇怪,明明运动的是她啊,怎么他的心跳也开始不正常了……

  恍惚间他也没太注意许肥肥的动作,回过头刚想再让她起来,便突然撞见了一张放大了的萝莉脸,以及……

  柔软的双唇!

  那短暂的片刻,晨楼感觉两人的呼吸都交织在了一起,耳边也不知是他的还是她的心跳声,越跳越激烈。

  后来是许肥肥先反应过来,她猛地向后一抽身,尴尬地捂了捂嘴,僵笑着说:“哈哈……抱歉啊,用力过猛!”

  晨楼当时只是愣愣地瞧着她,没什么反应。

  她一见他这样,急了:“喂,你不会以为被我亲了一下,我就会对你负责吧!我跟你讲,我可是要……”

  “我知道你是要成为太子妃的人!”晨楼闷声打断她,擦了擦嘴唇,起身,“我刚刚只是在想,一会要去漱几遍口!”

  “你!”

  他挑了挑眉,也没在乎她眼底的火气:“把杠铃拿起来,咱们继续。”

  之后晨楼教她练了胸肌,由于部位太敏感,他的视线一直左右飘忽,就是不敢往上瞧。

  倒是许肥肥先急了,不断嚷嚷着:“喂,你看看我这动作对不对呀,你刚不是说了,动作不对等于白练吗!”

  被她磨得没法子,晨楼只好尴尬地轻咳一声,开始纠正她的动作。

  “腰挺直……对,别含胸……腰不要动!”

  见她一直弯腰,晨楼急得只好近身帮她固定住:“行了,来吧。”

  可他万万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动作,居然让自己进了火坑了!

  只见那许肥肥两手平举着石头,碰上,分开,而前胸也跟着手里的动作一起,挺起,收回……每次动一下,都会轻磨着他的胸膛,那柔软的触感,让晨楼的脑子又乱了。

  而脑子乱掉的后果便是,他的目光开始不由自主地向下瞟,结果这一瞧,便瞧出了鼻血。

  那时他其实没多大感觉,只觉得鼻子里有股热流涌出,再反应过来时,许肥肥白嫩嫩的胸脯上,便染上了几滴鲜血。

  晨楼发誓,他当时真的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很尴尬和抱歉,所以才会……

  伸手去擦!

  是的,他伸手去擦滴在她胸前的鼻血!虽然已经尽量忽略了手下那种柔软嫩滑的触感,他也只能尽量用一本正经地说:“抱歉啊抱歉,我替你擦干净!”

  可许肥肥似乎不买账。只见她阴森森地对他勾了勾嘴角,抬起手,来回活动了一下手腕,接着连犹豫都没有,直接给了他一拳。

  “长得这么丑还敢占我便宜!说,谁给你的勇气!”

  第三章 体重不够,才艺凑

  那日之后,许肥肥就没再去过医馆,就算晨楼主动去找她,她也闭门谢客。

  这举动可愁坏了晨楼,生怕她因为那场乌龙的“轻薄”事件,又想着寻死觅活。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又过了没几日,她竟然又主动找上门了。

  这次许肥肥换了件极厚重的衣裳,里三层外三层的,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全身上下,除了脸和手,一块多余的皮肤都没露。

  她朝他扬了扬下巴,道:“我不能让你占了便宜还放过你!之前说过的事,你还要继续帮我做!”

  晨楼心里乐得不行,心想只要她不再闹着自杀,让他裸奔都可以啊!

  “不过离太子殿下选妃的日子没多久了,增肥估计是来不及了。这样吧,你想些别的法子,让我能顺利参选,不然的话……”

  许肥肥意有所指,朝楼顶瞧了瞧,眼里满是威胁。

  碰到被一个小萝莉威胁这种事,晨楼当真委屈得不行。可一码归一码,再怎么样,他也得帮她完成心愿。

  于是那之后的几日,他的重点工作项目便从帮她增肥变成了教她才艺。毕竟有人曾曰过:体重不够,才艺凑。

  第一日,他教她唱歌。虽然他在空间站时号称“中华曲库”,但在这糖朝,民风如此粗犷豪放,一般的抒情歌可能也用不上。

  所以他想了片刻,选了一首时代性的金曲–

  “……亲爱的,你跟我飞,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

  哪想许肥肥那厮,听完这句,小脸莫名变得绯红,黑亮的双眼瞪着他,表情复杂,接着抬手又是一拳:“占便宜还不够,居然还来用曲子调戏我!长这么丑还敢教我唱这么淫秽的歌!说,谁给你的勇气?!”

  他捂着受伤的眼眶,一脸委屈,心想你自己污,不要怪歌好吗!

  后来他实在没办法,只好开始研究别的套路了。

  晨楼来之后仔细观察过这边,发现这里的女人几乎不用香水,他每次和别人擦肩而过,闻到的总是……油腻腻的汗水味。

  既然许肥肥自身的软件硬件都不足,那他就帮她做到彻底与众不同吧!

  他将做香水的方法跟许肥肥说了,可换来的却又是一脸质疑。

  她皱着眉毛看向他,问:“香水?那是什么?我们糖朝讲究实际,没看到连花都很少吗?相比那些古古怪怪的味道,我们更喜欢饭菜的香气!吃得好才是真的好!”

  晨楼的白眼都快翻到后脑勺了,平复了好久才忍住没骂她“二百五”,末了,他赔了个虚假笑脸给她,道:“大小姐,您放心,这次的香水小的一定好好做,再不成……”

  “再不成怎么样?”

  “再不成咱就再换个方法试试!”

  “……”

  晨楼的行动一向很快,才短短几日,他便寻来了数十种芳香各异的花草,三三两两组合,研制了几日,最终做出了一瓶类似Dior真我的香水。

  试问一个男人如果连香水都会做,还有什么能难倒他呢?那一刻的晨楼,觉得自己连宇宙黑洞都能征服了。

  难得的,许肥肥在闻了那香水后,给了肯定。

  “味道确实挺好闻的,可你让我用这东西搞定太子殿下?这明显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晨楼的食指来回动了动:“不不不,你还是不了解男人,没有男人能拒绝带着香气的女人!”

  反正他不能!

  许肥肥莫名顺从地点了点头,然后拿起那瓶香水,按着晨楼刚刚教她的方法,往手腕和耳后都涂了一些,接着她一步步朝晨楼靠近。站定之后,她身子一倾,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一只手轻抚着他的脸颊,脚下一踮,将脸凑到了他跟前,媚眼如丝。

  那一刻的许肥肥,像是化身成千年狐妖,就算全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可眉眼间,还是带着致命的诱惑。

  而这诱惑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让晨楼脆弱的鼻子,再次血流成河了。

  看着他呆呆愣愣还流着鼻血的模样,许肥肥微微一笑,眼波流转间尽是魅惑。

  她贴在他的脸前,轻轻吐着温热的气息,一边用手帮他擦着鼻血,一边说:“啊,看来这次你没骗我,瞧瞧这鼻血流的。”

  晨楼看着她,千言万语只剩下了那么一句–

  本宝宝心里苦,但本宝宝不说。

  第四章 这两个要饭的是谁放进来的?

  很快便到了太子选妃的日子,一大早许肥肥便带着晨楼去海选现场,可后来等到快晌午,他们才见到了海选官的真身。

  见惯了肥妹们的海选官,这会儿瞧见许肥肥这杨柳细腰的,眼睛都吓直了。愣了好一会儿之后,海选官给了她通行牌。

  她有些意外,不禁问道:“您是透过我的外表,看出我美好的品质了吗?”

  海选官抽出被夹在双下巴缝隙里的胡子,摇了摇头:“不,我只是想找个丑到极致的,以备不时之需,万一太子的口味奇葩呢。”

  “……”

  许肥肥带着晨楼一路进了皇宫,路上收到不少嫌弃轻蔑的目光,有些女胖子的冷嘲热讽让在一旁的晨楼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倒是许肥肥还淡定得很。

  他歪头看了看她那张始终淡定的萝莉脸,不由得在心里啧啧感叹:喜怒不言表,这道行……他以后还是少惹她为妙。

  不过再一想,反正今天过后,他的任务应该就完成了,估计他也要离开了,也没什么惹着她的机会了。

  可不知为何,一想到离开的事,他的心里莫名一堵。

  他瞧着许肥肥,目光也渐渐黯淡下去。

  “这两个要饭的是谁放进来的?!”

  一道浑厚油腻的男中音将晨楼的思绪打乱,晨楼抬头一瞧,便看见一个衣着华贵的男子。晨楼向下看了看,瞧见男子那如井口般的大腿,心想,这肯定是偶像剧的男主角–太子殿下了。

  一旁的太监见状,连忙跪下:“是海选官怕太子您万一口味独特,就喜欢这种……所以便给了她通行证。”

  这话听得旁边的肥女们都笑了,太子更是一脸嫌弃地又看了许肥肥几眼,说:“确实丑得很奇特,不过不是本王的菜,走走走,别再来本王面前晃悠。”

  这还没比试就要被哄走了?晨楼见如此,心里急得不行,刚想上前说几句话挽回局面,却突然被许肥肥拉住了。

  她甚至连表情都没变一下,只微笑着朝太子那边行了个礼,接着便带晨楼离开了。

  走了没几步,晨楼便忍不住开口:“就这么放弃了?一个月前你还为了他要死要活地闹自杀,现在就这么轻易地放弃了?!”

  许肥肥睨着他,巴掌大的萝莉脸上,那副傲娇女王范儿的表情再次出现:“不然呢?留下来继续听他们羞辱我?”

  “话虽如此,可……”

  “其实我觉得吧,这世间大多数事情都是不需要结果的。我朝着一个目标,努力过,拼尽全力的过程让我享受到了,那么这件事对于我而言,就是成功了。况且……”说到这儿,她看着他的目光忽然沉了沉,带了些许深意,“我现在的目标又换了啊。”

  这话说得头头是道,晨楼听着莫名觉得心里舒服很多。

  他眼珠子转了转,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那你不会再寻死了吧?”

  他看着她,看着那张白嫩漂亮的小脸,不知为何,忽然有些期待她说“会”。

  只见许肥肥皱了皱眉毛,道:“关你屁事?”

  “……”这还真关他屁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这香水也没啥大用嘛,咱们这一整天都待在一起,也没瞧见你有什么反应啊。莫非……”她一脸好奇地朝他靠近,“你不是男人?”

  这种质疑晨楼怎么能忍,他腰板一挺,第一次拿出了男人该有的气势:“昨天流的鼻血你忘了吗?!那就是我最好的证明!”

  “啧,还最好的证明。”许肥肥撇了撇嘴,“那我重新问,莫非你是一个只会流鼻血,而别的都不行的男人?”

  说完,她的目光还意有所指地向下飘去。

  都挑衅成这样了,晨楼要再不做点儿什么,他就真不是男人了!

  于是,来到糖朝这么久,他第一次在许肥肥面前,展现了该有的男性雄风。

  他单手握住了她的腰,狠狠地将她往自己怀里一带,连丝毫喘息的机会都不留,他的唇便贴了上去。

  那个吻还算中规中矩,他先是慢条斯理地吮着她的双唇,在这个过程中他做好了随时挨打的准备。见她还算顺从低闭眼,他便开始放心,舌头也大胆地向前探了探,一路探进了她的嘴里,与她一起纠缠嬉戏。

  两人吻得忘情,忘记了时间与地点,更没有注意到那边太子的异样。

  只见太子肥硕的身体大幅度地颤抖了两下之后,轻轻揉了揉太阳穴,无意间抬头朝那边望了过去,接着一眼便望见了拥吻中的二人。

  只见他一反常态,快步走到二人跟前,指着他们,大喊:“大胆贼人!你还不放开本王的美人!”

  第五章 神一样的转折

  晨楼被押进天牢那刻,他深感人生如戏。

  明明前一秒那个肥太子还说许肥肥是要饭的啊,怎么这会儿她就成他朝思暮想、命中注定的人呢!

  刚刚的场景大概是这样,太子在怒吼着将他们分开后,便跑到许肥肥跟前,一把抓住她的手,满含深情地对她说:“宝贝,原谅我,没能第一时间认出你。为了惩罚我的过失,下半生,我愿在你的爱情牢笼里困一辈子,生生世世,至死方休。”

  这话一出,旁边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尤其是晨楼,他看着太子的脸,心里有无数神兽呼啸而过。

  这厮什么情况?来演韩剧欧巴啊?不对,欧巴们都没他酸啊!

  还有,他那只爪子摸哪儿呢!哼!明明他晨楼才是刚亲过许肥肥的男人!这厮凭什么还敢摸她!

  许是晨楼目光中的怨气太足,太子大手一挥,吩咐侍卫:“把这个非礼我爱妃的登徒子关进天牢!待会听候本王发落!”

  许肥肥原本一直呆愣在原处,这会儿倒来了精神。她急得挡在晨楼身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太子殿下!他……我……我们……”

  虽然她不知该如何解释刚刚的激吻事件,可明眼人都能瞧出她这是在维护晨楼。于是我们太子的画风又忽然一转,捂着胸口,一脸林妹妹式的哀怨:“爱妃,你……你竟然为了别的男人求我。啊,我的心好痛,感觉不会再爱了!”

  “……”

  “原本我还想着把这个登徒子关进天牢,打个几百大板就算了,但瞧你这样,他不死是不行了。来人,将他剁了喂猪!”

  许肥肥更急了,扑上前抱住太子的大腿,欲言又止地看了看晨楼,最后深吸一口气,道:“太子殿下,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既然您说了刚刚的话,那是不是马上就要娶我了?这样的话,咱们大喜之时,不要见血腥好不好?多不吉利啊。”

  其实晨楼明白,她这么说完全是想为了保住他的命,可一听她说与自己没关系这种话,他还是感觉心里一堵。

  所以导致后来他被押进天牢时,都还沉浸在小情绪里,完全没考虑过生死……

  夜里,他一直唉声叹气睡不着,刚想坐起来透过小窗户看看月亮,却忽然听见了一阵脚步声。

  他定睛一看,来人……竟是那个太子!

  晨楼立马处于一级警戒模式,目不转睛地盯着太子。

  哪想那太子忽然一叹,一脸惋惜:“亲爱的,你还真是让我十分失望啊,人家表示那么明显,你都没认出我!”

  晨楼愣了愣,接着灵光一闪:“89757?!”

  对方脸色一变:“讨厌!都说了我不喜欢这串冰冷冷的数字,叫人家的名字啦!”

  晨楼面无表情地回:“甄式·踏马德·哏幽·南仁为?”

  “哎呀,咱们都这么熟了,直接叫我南仁为就行了!”南仁为说话时,还一副娇羞模样,“怎么样?有没有因为我的到来感到惊喜?”

  晨楼依旧面无表情:“惊喜没有,惊吓倒一堆。到底怎么回事?”

  “你们随机穿越肯定有许多搞不定的BUG啊,虽然站长说了要好好给你们点儿教训,但他也是刀子嘴豆腐心,于是便选了如此优秀的我,穿梭在你们当中,来回帮你们修复各种bug。”

  “所以你就穿到这太子身上,假装要娶许肥肥?!”

  南仁为挠了挠头:“这事说来话长。其实站长不是让我来找你的,毕竟这些地方,还就属你这里的任务简单些。但我后来瞧你这边一直也搞不定,还经常被许肥肥揍,被她欺负,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呀!于是我就想帮帮你。我想的是,反正许肥肥会自杀,完全是她觉得自己太瘦了,怕选不上太子妃嘛,于是我就想着在关键时刻,穿越到这太子身体里,然后娶了那许肥肥也就了事了。这样你的任务完成了,她也不会轻生了,皆大欢喜嘛!我计划着我一直在这身体里待到大婚后,等生米煮成熟饭,那个太子归位也没辙了!怎么样?是不是想为我的聪明点10086个赞?”

  “还生米煮成熟饭?!”晨楼情绪忽然变得激动,猛地扑倒南仁为,“你要跟谁生米煮成熟饭!经过我允许了吗!”

  南仁为看着压着自己的晨楼,忽然笑得一脸深意,悠悠道:“为什么要你允许?”

  晨楼一愣,手下的动作和面上的表情一同僵住,愣愣地停在了那儿。

  南仁为的笑意越来越深,他将胳膊枕在脑后,抬了抬下巴,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承认吧,你喜欢上她了。”

  第六章 幸不幸福我不知道,但做了决定我就不后悔

  当晚晨楼就被南仁为悄悄放出去了。

  晨楼一路焦急地跑到许肥肥住的宫殿,进门后发现她正安然地烤着火炉,白净的小脸映着火光,带着别样的美。

  他拉过她的手,立刻就想拽她出去:“走,我们离开这儿。”

  哪想许肥肥定在原处,一脸狐疑:“为什么要走?”

  “难道你还真想嫁给那个死胖子不成?”

  许肥肥眼睛一瞪,那副泼辣劲儿又出来了:“说谁死胖子呢!那是我们糖朝的太子殿下!更是我未来的夫君!”

  晨楼一愣,反应过来后,深吸一口气:“未来夫君?你已经决定嫁了?”

  “不然呢?”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最开始我的目标就是做太子妃,现在目标达成,我有什么不愿意的?”

  “可你之前不是说了换目标吗?”

  “人做一件事不成功,当然会找各种理由给自己当台阶下啊!”

  他急了:“可他不爱你啊。”

  许肥肥睨着他:“不爱我干吗娶我?不过也无所谓,反正我能当上太子妃就行,岂能全尽人意,是吧?”

  “可……可万一这中间有什么误会呢?你瞧他今天的转变多大,前一刻还说你是要饭的,后一刻就又是‘爱妃’,又是‘爱的牢笼’,这明显不靠谱啊!”

  “无所谓,我能当上太子妃就行。”

  “可……可……”

  后来见他迟迟没说出完整的句子,许肥肥眉头轻皱,问:“还‘可’什么?”

  可我喜欢你啊。

  晨楼看着她,很想将心里这个他也才知道不久的想法喊出来,却一直没有开口。

  “‘可’什么?”

  “没什么。”他微微一叹,静静地看着她,“最后一个问题。做了这个选择,你会幸福吗?不会后悔吗?”

  她的表情也渐渐冷了下去,眼底似乎有暗流涌动:“幸福不幸福我不知道,可是我做了决定,就不会后悔。”

  那晚之后,晨楼再没有与许肥肥讨论过之前的话题。

  其实这也许是最好的结果,他不过是这个朝代的过客,理应不带任何感情,更不能影响别人的选择。

  喜欢又怎么了?这世间有多少喜欢不被成全,大不了就多饮几壶酒,没什么。

  可就算有这样的心理建设,在看到许肥肥披上嫁衣的那天,他心里还是堵得要命。

  火红衣衫,凤冠霞帔,眸色流转间,仿佛都带着别样的风情万种,让人瞧着十分动心。

  晨楼看着她,几度欲言又止,万千柔肠最后都化作了一句话:“真美。”

  许肥肥微微一笑,倒带了新娘子该有的娇羞:“当然了!”

  后来晨楼没去观礼,而是找了个离大殿很近的宫殿,一个人喝起了闷酒。

  当时的气氛还真是悲凉,他耳边听着的,是自己喜欢的人嫁人的喜乐,而脑海里也无数次想象着她坐上花轿的场面。

  于是,拿悲伤下酒,他不知不觉喝了好几坛酒,意识渐渐模糊,最后甚至还出现了幻觉。

  他仿佛看到许肥肥跑到自己面前,身上还穿着那身火红碍眼的嫁衣,他大声说她穿这衣裳好丑,然后她回答了句什么?

  哦,对,她说:“嫌丑,你自己来脱啊。”

  然后他真的去脱了……

  而且他不止脱了她的嫁衣,甚至连她里面穿着的衣物也脱得一干二净,白嫩的身子配着如瀑布般的漆黑长发,美得让他心惊。

  所有的压抑,所有的愤怒,所有的欲望,都在这一刻爆发。

  红纱遮掩,一室春光。

  第七章 如果我答应了,你会幸福吗?

  难得的,晨楼还有宿醉不头痛的时候。

  次日他睁开眼睛时,想起昨日用一坛酒接着一坛酒灌自己的画面,虽然不太记得后面的事,可……

  想到一半时,他转头,忽然看见了不该看的画面,而他的第一反应便是–

  “啊啊啊!”

  许肥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脸淡定,嫌弃道:“被占便宜的是我,你鬼叫什么?”

  “你不是应该在太子的宫殿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她撩了撩额前的碎发,漫不经心地答:“这里就是太子的宫殿。”

  晨楼愣了愣:“那我怎么会在这儿?!”

  话音刚落,帘外就响起了一道吼声:“这话应该我问你吧!”

  他转头一瞧,竟是那太子!

  “你这狗胆忒大了,竟然敢给本王戴绿帽!来人!将这对狗男女给我拉出去,立刻斩了!”

  在两人被押往刑场的路上,晨楼还处于茫然状态,等到他们换上囚服被迫跪下等死时,他才觉得整个事件有了点儿真实性。

  这事情发展路线明显不对啊!南仁为为什么要这么做啊?!还是说……现在的是真正的太子?!

  可就算是太子,也不应该这么冲动地来斩他们啊?他不是该先理理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吗?明明昨天他才“被婚”过啊!

  晨楼的表情瞬息万变,相较于他,许肥肥倒是淡定许多。

  不过与其说是淡定,倒不如说是已经看破了生死。

  许肥肥微微一叹,转头对晨楼说:“哎,快死了,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解释的吗?”

  “解释什么?”

  “你不知道?好,那我问你,昨晚你为什么对我做那些?而且过程中还口口声声说爱我,舍不得离开我。我还问过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答得倒精准,说我是许肥肥。”

  晨楼愣了愣:“我……”

  许肥肥深吸一口气,之后又重重地呼出来:“算了,你不想说便不想说,我也不想听了。一会儿到了奈何桥,我一定向孟婆多讨几碗汤水,把你忘得一干二净,免得来世还要费心思想到你。”

  “我不是不想说,我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其实我现在都还在不停地怨我自己,如果不是我一时冲动,也不会害得你陪我一起死。还有之前……明明知道不可以,却还是莫名其妙动了心……我……”

  太子在这时突然喊了一声:“时辰到了!送他们上路!”

  晨楼瞧着银晃晃的两把大刀被刽子手举起,顾不上什么,转头焦急地对许肥肥说:“来世我一定去找你!相信我,来世无论如何,我一定从一开始就握紧你的手!”

  下一秒,大刀直接砍下!

  阴影划过地面后,却没有预期中鲜血四溢的画面。晨楼倒是觉得手腕一松,试探着睁开紧闭的双眼,发现他和许肥肥都还完好无损地跪在原地。

  而太子在一旁也忽然换了表情,甚至还笑呵呵地扶起他,说:“辛苦你了!”

  晨楼咬了咬牙:“南仁为!你搞什么?!”

  南仁为耸了耸肩:“这你可不能怪我,都是你女人出的主意,你要骂去骂她。”

  晨楼转头看向许肥肥,发现她丝毫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后,便又对南仁为咬牙切齿:“到底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逼你说出心意的一场戏呗。其实我之前就和她说了,不用这么麻烦,可她偏不听,女人嘛,矫情你懂的!”

  许肥肥在这时忽然伸脚一踢:“谁给你胆子说我矫情的?!”

  晨楼目瞪口呆,眼神在二人之间徘徊一阵,接着小心翼翼地问:“你……你知道他不是太子?”

  她扬了扬下巴:“知道又怎样?”

  “你怎么知道的?!”

  南仁为“啪”地拍了下晨楼的脑袋:“这还问?肯定是偷听到咱们那晚在天牢的谈话了!我估计她是怕真太子会去牢里对你不利,才偷偷跟我出去了,所以……啊啊啊!”

  话未说完,南仁为就跳了起来,一边跳,一边揉着胳膊,哀怨地看向许肥肥。

  她斜了南仁为一眼,说:“你的话太多了。”说完,她转向晨楼,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我现在只问你一句,你刚刚所说的,以及你对我的喜欢,都是真的吗?”

  只沉吟了片刻,晨楼便开了口,声音深沉,语气肯定:“对。”

  “那……”她有些犹豫,咬了咬嘴唇,“那你能为了我留下吗?虽然我不知道你们那边是什么地方,也不懂你们为何而来……可……可你们应该是和神仙一样的吧?能活很久,甚至长生不老。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能分我一世时间吗?虽然我从未说过,但我确实也喜欢上你了,我想和你一起生活,一起牵手,并肩看完今世的所有悲欢与美好。你不是问过我后来的愿望是什么吗?如今我可以告诉你了,这就是我的愿望。”

  晨楼极为平静地看着她,反问:“如果我答应了,你会幸福吗?”

  “当然!”

  他微微一笑,刚想开口,南仁为却忽然在一旁拉住他。

  “想好后果再回答。”

  “不用想。”晨楼看着许肥肥,眼底皆是让人安心的笑意,“我愿意。”

  其实他明白南仁为所谓的后果。他们这些空间站的战士,一旦没有按时回去就会被除名,到时一切超能力都会消失,包括他们无限长的生命。

  可是又怎么样呢?他和许肥肥互相喜欢着,这一世会相爱到白首,一起去看遍山川,闻遍花香,做尽所有会让他们幸福的事……这一切的一切,于他而言,就是满足。

  想到这儿,他默默执起她的手,送到嘴边轻轻一吻,接着看着她的眼睛,轻声说:“世间的千万时日,不及待在你身边的弹指一瞬。为你,我愿舍弃千千万万年。”

  番外

  其实许肥肥最开始会选择轻生跳楼,完全是想博得晨楼的关注。

  原因也挺简单,她见色起意,喜欢上了那个肥肥腻腻的医馆馆主。

  所以后来晨楼瘦下去后,她心里一直是拒绝承认的。

  不过虽然如此,她却还是按着原计划开始慢慢靠近他。什么为了选妃增肥,那不过是想和他多待些日子的借口!什么干吃不胖,那是别人没看见她每天偷偷吃了多少泻药!

  后来呢,在她与这个“清秀”的瘦子相处些日子后,她倒渐渐忘了他之前的模样了。也不知是爱情的力量还是被他之后的魅力所吸引,她对他心动的瞬间越来越多。

  瞧他低眉做饭的样子顺眼,看他采花的样子也顺眼,于是渐渐的,她便坚定地做了决定。

  这个男人,她一定要弄到手!

  况且那会儿他们还无意间接了吻,忘了是谁说过:“男女授受不亲,亲了就得成亲。”

  所以晨楼他想逃?呵呵!逃得了吗!

  文/L小姐 图/FFYY3232

赞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