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你每个光辉时分

  前两天,朋友写的书被退稿了,她难过了很久。她已经不是新人作者了,写了许多年了,可还是忍不住来问我,她或许错了,她根本没有写作的天赋。

  我已经记不得第一次被退稿子是什么故事、在什么时候、被哪一家杂志了。

  因为那已经是太多年前的事,想必当时我心中也难过不已,觉得全世界都不理解自己。

  可是那也没什么,继续写就是了,写了很多年,我也渐渐有了如今的一些侥幸所得,这是当初决定出发时,从来没有想过会到达的远方。

  天空、海洋、茂密的森林、无人的荒漠、满天的繁星,都是这一路上的收获,而最初的时候,我只是手中有一支笔,心中有个故事。

  我同她说,自在如风,不忘初心,就这么写一辈子,可能没有办法发大财,或者大红大紫,但是管他的,不负此生就好了。

  我常常在微博和邮箱里收到读者的投稿,或许是因为信任我,也或许是错把我当作了编辑。

  故事或长或短,甚至有一些没有完结,我都一一认真读完,却不知道如何回复。

  我不是编辑,编辑们有着自己的一套审稿标准,杂志要求或者读者群体都是他们要考虑的东西,偶尔也会退掉自己心动不已的稿子。

  而我只是一个简单的阅读者,我没有资格去评判文字或者故事的好坏,写作和别的事物都不同,因为它没有技巧可言,它只是感情或者故事的载体,异想天开,或者字字珠玑。

  朋友看完《爱你时有风》,告诉我很喜欢这本书,觉得是很认真地在写青春,说我的行文像以前的作者。

  我回答说,因为我本来就是很老的作者了呀!

  从十一岁过第一篇稿至今,我生命过大半的时间都在写。那时候和我同期的作者们,几乎都已经收起心中的刀光剑影,退隐江湖,而我仗着尚且年轻,还孜孜不倦地写着。

  关于写作,我很少说它是我的梦想,近情情怯,放在心中久了,就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好轻描淡写,举重若轻。

  因为它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创作是艺术,艺术没有高低好坏,但是天命有限,谁也不知道哪一天就被收回了这天赋。

  我也想哭天抢地地说没有了写作,我活不下去,可事实上,就连失去至爱至亲,人都能继续活下去,何况其余种种。我大学和研究生都在念电子和软件,会旱电路板,会写代码,会处理信号。我实习的时候做过游戏,拿到过金融公司、互联网公司、快销公司的offer。

  只是我放弃了那些,选择了更少有人走的一条路。

  如果有一天,再无故事可写,失去了写作,我依然会和每一个普通人一样,心怀感激地活下去。

  但那已经是另外一种人生了,一种我尚未知晓的人生。

  如果它真的是对你重要的东西,那么无论如何,都不要放弃。被退了九十九次稿,还有第一百个故事等着你。

  黑夜的海上一片茫茫,谁不是举灯独自前行呢?我愚长你们几岁,多走了一段路,却依然跌跌撞撞,窥不得一丝天机。

  但是我不想放弃,谁也不要放弃,好不好?

  文/绿亦歌

打赏
赞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