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无声最温柔

  我总以为毕业遥遥无期,直到家人催促我该打包行李,陆续把杂物带回家时,我才恍然发觉,离开大学的那一刻已近在咫尺。

  一寝室大四的老油条,房间自然也乱得不像话。

  室友们都在埋怨杂物太多,不好收拾,可是很快又都沉默了。

  谁都没有想过,时间像是离弦之箭,悄无声息就把看似漫长的四年带走了。我收拾着一堆有的没的杂物,到后来才发现,其实那些看似无用的东西远比表面看来更有价值。

  书架上的一堆法语教程昭告着大二那年的我日日奔走于图书馆与教室之间的光景。那时候,那个温柔好看,被誉为法语专业第一男神的老师说法语是世界上最浪漫的语言,我便日日苦读,终于成为他的得意弟子。

  书架第二层被布偶与装饰品堆满,大学四年,我的生日都是一群好友共同庆祝的,那些都是礼物。每年的同一天,我们都聚在校外的小餐馆里大吃一顿,然后玩桌游到深夜,和所有年轻人一样在真心话大冒险和各种段子之间切换自如。

  文件袋里有厚厚一摞总结与报告。这几年来自打我担任干部起,就开始与各式各样的总结、报告打交道。无数个夜里,我一边埋头打字,一边对这些文件抱怨连天。我要是早知道自己选了一条人肉码字机的道路,说什么也会拦着当初的自己。

  抽屉里有一堆感冒药、消炎药。大三那年,就在我以为我的大学时光也许会没有男朋友这种生物时,老陈出现了。于是在我感冒时,感冒药会准时送到;穿耳洞后,消炎药也会立马出现。我还记得他一大清早把我叫下楼去,嘱咐一句:“别动。”然后小心翼翼地用棉签帮我在耳洞处抹药。

  这四年里,有很多琐碎的小事招来我的埋怨抑或感动,如今我看到这堆杂物,一下子便有清晰无比的画面出现在眼前。也许是因为它们都已成往事,所以再想起来时,没了当初的兴奋或抱怨,我竟也能以一种平和温柔的心态去回忆那时的种种–

  熬夜苦读的夜晚不再是枯燥乏味的,能让人想起的是窗外吹进来的温柔夜风。

  喝着咖啡冥思苦想一堆枯燥乏味的总结、报告时,让人刻骨铭心的不再是对繁重工作的抱怨与不满,而是深夜的寝室里室友们都已熟睡,只有属于我一人的微弱键盘声依然响着。

  生日礼物不再让我为当初的放纵时刻兴奋难当,却总能提醒我这四年里有一群怎样朝气蓬勃的人陪伴左右,年年将我的生日记在心上。

  抽屉里的那些药已然过期,但今后每每看到同样的药,我都会记起那个冬天薄雾弥漫的清晨,有个少年站在楼下等我,忧心忡忡地数落我:“打什么耳洞啊,当心发炎!”

  我站在寝室里,回头看着这杂乱无章的房间,头一次发觉,那些走过的平凡风景原来都会在有朝一日成为回忆里最难忘的景致。可惜不到分别时,不知相思意。

  春夏秋冬,每一季都会过去。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但还好,不论春夏秋冬,新的一季总会到来。有些许不同,但也正因如此,明天才会变得更值得期待。

  而那些走过的风景,都会变成回忆,在漫长时光里多彩了人生,温柔了岁月。

  文/容光

赞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