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占领电线杆

打赏5-10元,获取全年PDF杂志

  “魏则西事件”沸沸扬扬,百度和武警二院站上风口,这勾起了一段个人记忆。个人在信息海洋里的无奈,在资本市场主宰的互联网里的无助感,伴着一根久远的电线杆、一堵院墙浮现出来。

  大都市里的居民,或多或少都有过出租或租房子的经历。10年前,我曾居住的小区有三道大门,很接近住建部提倡的开放式社区,这几个无人值守的大门口电线杆是居民们和周边大学生主要的信息媒介,个人之间很容易把需求信息传递出去。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小区封闭了一条通往主干道的门,周边的围墙也扎得愈发紧实,随后又因为汽车越来越多,人车分流,一条偏僻的小巷从此熙来攘往,成为小广告的兵家必争之地。可不久,人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刚贴出的广告很快就不见了,绝不会“坚持”到行人最多的时段。贴了广告的人于是蹲守观察,原来专门有人来撕广告,或者用自己的广告把别人的盖住,“捣鬼”的正是中介。

  小区周边的房地产中介不止一两家,可他们之间相安无事,只覆盖个人信息。再到后来,中介的人专门到这里来扎营,全天“值班”,个人若想保护自己的信息,恨不能也得和中介一起在这里“坐班”。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信息的发布权全部被移交给资本一方。再后来,社区街道或是觉得广告墙有碍观瞻,干脆明令禁止,从而促进了房屋信息向互联网转移。可到了互联网的“集市”上,个人信息更是难有出头之日,即使你把搜索指向“个人”,中介仍可能把自己的信息以个人名义发布,最终扰乱了信息源。如今,当房东们乖乖地把房子交给中介,而房客也不得不向中介交纳佣金的时候,背后更多的是无奈。

  一套房子的租赁佣金多是一个月的佣金,数千元。可最初,中介担负起的作用不过是“中介”作用,并不为双方的信用做担保,连租赁双方所签署的合同都是住建委印发的标准合同文本。这笔钱赚得容易得很,可资本的欲望并不止于此,房屋买卖动辄数万乃至上十万元的居间佣金才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每当中介撮合了一对意向客户见面,客户都需要签署一份具有法律效力的声明,两个人若最终交易,后续服务都需交由这个中介。一次信息供给带来后续滚滚财源。明眼人一望可知,这本来是一笔可以避免的成本,可当个人丧失了信息的发布权,却变成了一笔不得不支付,甚至连带法律责任的成本。4年前,当楼市低迷,不满情绪蔓延开来的时候,北京市住建委曾专门出台法令,给中介设定2.5%的佣金天花板。为降低住房交易的社会成本,北京多个区县还建立了自己的信息平台,免费审核房源信息,免费发布。可没有利益驱动,宣传不够,这套系统一直处于无声无息的状态。

  当每一个社区的大门口都站着几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绝大多数时间无所事事,这难道就是大众创业?其实,这是中介为垄断信息付出的成本,而这些成本最终将转嫁给房屋买卖双方,增加社会交易成本。当“互联网+”创业风潮涌起,网上中介出现的时候,西装“电线杆”凭着自己强大的地利优势,仍能够攫取更高的佣金。这些还是在信息发布平台没有参与利益分配的情况下实现的,而搜索引擎的加入无疑将使得利益格局更加倾向于资本方,个人的信息“话语权”再度被削弱了。

  互联网与搜索技术,就如同当年的电线杆,作为增进社会福祉的工具本身并无对错之分,可当电线杆被资本占领,小区居民房屋收益必定减少了。当电线杆换成了百度,全国的人都不得不经过的“大门”,甚至一般的佣金收入都满足不了资本的欲望,更暴利的歪门邪道就借助竞价排名挤到显眼位置,劣币驱逐良币。这个意义上,“魏则西事件”注定会发生。如今到了考验监管者的智慧和决心的时候了,在笔者看来,还大众正常传播信息的权利,至少是不受资本干扰的网上话语权,才是避免“魏则西事件”再次发生,提升全社会运行效率的关键。

  文 邢海洋

打赏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