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后续)

  前情回顾:

  我在火车上遇到大熊仗义援手,他好像不认识我的样子,可是我却认识他。一路他与我聊天拉近距离,可是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场事故——我失去了爸爸妈妈。当他给我讲起他的身世时,我知道他撒了谎,不过没关系,即使如此,我的计划依然要继续。

  火车按时在站点停靠,乘客们迫不及待地拿好行李准备下车,车内的空气一下子变得拥挤。

  总算是挤下了火车,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嘿,你订旅馆了吗?”这时,大熊拍了拍我的肩问道。

  “哦,还没。”我理了理衣衫,抬眼望去,发现太阳快要落山了,天边被余晖渲染了一片灿烂。

  “要不住我家吧,反正我家就我和我妈。正好明天带你出去玩。”大熊的语气一下子轻快明亮。

  我放在一侧的手不禁握紧了衣衫的下摆,愣了几秒又缓缓松开:“行吧,那就麻烦了。”“没事,走吧。”

  我轻轻地呼了口气,不紧不慢地跟在大熊身后。

  黑夜降临前的城市好像是在熄火前奋力运转,行人们步履匆匆,车轮在沥青上滚动着不留痕迹。

  我和大熊,乘出租车在一幢商务小楼前缓缓停下。“到了,上去吧。”大熊朝我笑了笑,帮我一起拿下行李,向楼上走去。

  “妈,我回来啦——”这时,一阵脚步声从厨房传来。

  “你总算是回家咯。”循声望去,我看到了大熊的母亲,干净蓬松的短发,保养尚好的皮肤隐隐露出岁月的痕迹,要是母亲也活着该多好。

  “阿姨你好。”我一下子反应过来,局促地说道。“哎,好,大熊和我说了,你们歇会儿,我去把菜烧完就开饭。”阿姨热情地打了招呼,便钻进厨房了。

  环顾四周,我一眼望见了挂在雪白墙壁上的全家福,我忍不住走近看。“这就是你爸啊?”我指了指笑眼明媚的中年男子问大熊,即使我心中早有答案。“是啊。”大熊伸出手轻轻碰了碰照片,我的心猛地一揪。

  城市的夜空并不透明,破败的云絮在漆黑中游走。我坐在书桌前翻找出一沓洗出的照片,七处不同的风景,都有不同的心情。最后一程了,我一定要完成。

  第二天,在我几经恳求下,大熊终于同意带我去他父亲的墓地,他不知我为何如此执意,却也没多问。天空飘着丝丝小雨,几乎没有人的坟山上格外凄凉。大熊熟练地找到那座坟墓。

  在坟前我轻轻放下手捧的菊花,望着墓碑上深刻的名字,刺痛回忆。我找出打火机和那沓相片,一张一张点燃。

  “你在做什么!”大熊走上前,试图阻止我。我没停下,用手揉了揉被烟熏模糊了的眼眶。“对不起。”许久,我才缓缓开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熊,其实,我认得你。”

  我不敢抬头去看大熊眼中的错愕,只是默默地望着照片化为灰烬。

  “我的母亲是你父亲的大学同学,他们都热爱摄影……他们曾经那么相爱,直到被迫分开。我母亲心里仍然装着你父亲……离开后,我母亲才发现她怀上了我,可你父亲已经家族联姻,并且有了你……我母亲无奈嫁给了我父亲,但她并不幸福快乐。她和你父亲是在一项摄影活动中重逢,他们约好一起去乘船游玩取景……可是,他们在船上发生了事故……是我们害了你家庭的美好,对不起……”

  泪水无声地打湿了地面,绿了青苔,红了眼眶。“这七个地方是你父亲也是我父亲曾告诉我他一直想去的,现在我帮他完成了遗愿……”

  直到讲完我才站起身,发现大熊的眼眶也红透了。“那不是你的错,大人们自有他们的人生。”大熊的声音不免颤抖,勉强挤出的微笑却让我觉得释然。下午,我买了返回的车票,我知道,我不属于这里。火车在鸣笛那一刻启动,我望着站在月台上的少年身影逐渐模糊,泪水也悄然落下。

  爸,哥。再见。

  □朱甜甜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