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存酒

  我经常打电话给妈妈,只是想问她好不好,想知道她在干吗。

  但我妈一听完我的问话,想也没想就会说:“我在等你啊!”虽然我妈妈这样说并不是要给我压力,但一听到这句话,我立刻心跳加速,整个人都沉重起来。因为我并没有回家的打算,只是想打电话问候一下,但如果我很坦白地说,她肯定会失望。

  比起对子女进行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情感勒索的父母,我更想成为“被需要”的妈妈,能自动“引诱”子女回家。

  我前几天遇到一个男性朋友,跟他聊起让长大成人的儿女自动回家的方法。

  他说自己存了很多红酒,儿子出生以后更是每年都买新酒。“你知道我为什么每年都存酒吗?”他用诡异的眼神看着我,我摇摇头。

  他得意地笑着说:“如果我儿子以后要谈恋爱,要耍浪漫,他就会需要红酒这种具有魔力的武器。他会跟我说:‘爸,我要约一个1986年出生的女孩,你可以给我一瓶1986年的酒吗?’这时候,我就可以把酒拿给他。除了红酒之外,我还存了很多其他的东西,让他不得不回来找我。”

  我觉得他这个方法挺好。也许我也可以存很多的名牌包,若干年以后变得更值钱就不用多说了,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儿子要谈恋爱送礼物,他得回来跟我拿包包,这样也挺好的!

  但换个角度想想,万一他们想约的女孩不喝红酒,不爱名牌包,怎么办?又或者那些女孩把我们辛辛苦苦存的红酒和名牌包骗走了,却不跟我们的儿子谈恋爱,那该怎么办呢?

  想来想去,还是多存点钱比较好吧!他们如果想拿钱,总得要回家。

  但我又决定在儿子18岁以后就放手,那么我存这么多东西干吗呢?

  想着想着,我的心都烦了,没想到要成为被需要的妈妈还是很困难的。

  忽然,我有点同情自己的妈妈了。

  “在亲子相处中只要你想抓住孩子,强迫他跟你相处,不管用情感还是物质,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压力。只要关系有压力,就不容易轻松,所以还是要找到让大家都舒服的相处方式才行。”王医师试着把我带出思考的迷宫。啊,反正我的孩子到18岁就长大成人了,我没事想这么多,何苦!

  (赵世英摘自《我敢在你怀里孤独》上海人民出版社)

  □刘若英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