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囧事之“行”在巴尔的摩

  中国同事知道我要去巴尔的摩出差,第一反应是:“巴尔的摩!那么脏、那么乱,现在还那么危险,有什么好去的?”

  “危险?”我问。

  “是啊!那儿不是刚刚发生过暴动吗?那儿黑人那么多,不安全!”同事说的是去年在巴尔的摩市中心的黑人暴动,当时铺天盖地都是关于那次暴动的新闻,据说还发生了抢劫纵火事件。(即便是今日的美国,类似的种族冲突还是会时不时爆发一下。)

  此时的我,早已经过了刚到美国时看到黑人就忍不住紧张的时期,可孤身一人去黑人比率高达63%,且犯罪率远远高于美国其他地区的城市,我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打起了小鼓:能不能不去啊……

  我先是飞到华盛顿的里根机场,那儿离巴尔的摩还有40多英里的距离。果然,飞机一落地,我瞬间就感受到了和中西部全然不同的人口比例。我总觉得,放眼望去,机场的亮度都要低一点。

  我走出机场,发现外边已经开始下起了大雨。我匆匆地坐上了从机场去巴尔的摩各个酒店的巴士。一辆四排座的巴士、一个司机加四个乘客,毫无例外,清一色的都是非裔。

  我下意识地就走向了最后一排,然后抱着包直接开始假寐,心里面只是在想:熬过这大半个小时,到酒店就好了。

  然而,我显然想得太美好了。从华盛顿到巴尔的摩的路实在是堵得可以,又遇上下雨天,限速60迈的洲际高速像是每隔五米就亮了一次红灯一样,半个小时过去了,车大约只跑了两三公里。

  我早已经不耐烦,还未到巴尔的摩,便已对这座城市的印象差之又差,心里想着再也不来这鬼地方。这时,司机和其他的乘客却是丝毫不受影响,开始聊得热火朝天。我不由得竖起耳朵听,发现几人讨论的居然是,究竟是巴尔的摩脏还是华盛顿脏……天哪!这也能笑得前仰后合?!

  到巴尔的摩市区的时候已经是4个小时之后了。此时的我,已经接近忍耐的极限,原本我是打算去那儿吃中饭的,现在眼看可以吃晚饭了!

  大约是我的不耐烦写在了脸上,就算坐在最后一排,黑人司机也还是感觉到了。他把一对小情侣送下车后,探头过来。我只当他要说出什么抱怨的话,谁知道,他竟跟我道歉起来:“今天下雨,所以交通更不顺畅。下一个就送你了啊。”

  难道天,天开这条线路的人不是应该心情更不好吗?他的好脾气让我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我尴尬地问他,一天开多长时间的巴士。

  “一般14个小时,从半夜两点到下午四点吧。”

  现在已经六点了,也就是说,他已经连续开了16个小时。我顿时震惊了,不是惊讶于他的体力,而是惊叹于在这么长时间的驾驶后,他还能保持这样的心态。

  抵达酒店时,我松了一口气,他却是很高兴地说:“送完你们我就可以下班啦!”他都比平时下班晚了两个小时,换成我,早就气成皮球了吧!

  我在巴尔的摩只待了两晚,碍于心中固有的安全意识,再加上来时不好的印象,索性一直待在酒店里,连吃饭也基本就在周边或者酒店里解决了。我只想着忙完工作,然后快点回家。

  虽然我已经坐过一次从机场到酒店的巴士,可半夜3点多起来坐陌生黑人的车,我终究还是有点忐忑。

  直到看到接我的司机又是前两天的那个黑人大哥,我顿时就放心下来,主动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他已经从机场到巴尔的摩跑过一个来回,见我没有和上次一样一上车就睡觉,兴致颇高,就问起我这两日在巴尔的摩过得是否愉快。

  我只说工作太忙,并没有好好逛逛。

  黑人大哥颇为遗憾,在他口中,“脏脏”的这个港口城市有许多不错的美食和风景。

  他听说我是做食品研究的,立马就逮着我问我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我说:“目前没有证据证明转基因食品是不安全的。而且,世界人口暴增,转基因食品是没有办法的选择。”

  黑人大哥对这样官方的说法不以为然,他说人们还是喜欢纯天然的东西,他也不喜欢科技。

  我说高科技挺好的,现在还有技术能把得了绝症的人的身体给冷冻起来,等到有朝一日绝症被攻克的时候,再把人解冻,这样,人就可以“复活”了。不少快死的人都选择了这样做。

  黑人大哥顿时惊呆了。他问我:“你呢?你也会这样吗?”

  我不假思索地说:“活得越久当然越好啊!所以,现在我得努力挣钱,这样才能有钱把自己冷冻啊!”

  黑人大哥接着摇头,说:“我觉得想方设法活那么长也没必要,每天开心就好了。哪天我死了,我也不会觉得遗憾。”

  这样类似TVB电视剧里的说辞,我自然是听听就好。片刻的沉默后,黑人大哥突然说,他三年前得了淋巴瘤,现在还在观察期。

  我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我顿时有点后悔自己干吗要扯这种“绝症”、“冰冻”的话题,好半天才挤出一句最没营养的“sorry”。

  黑人大哥一下子就笑开了:“生老病死本来就是人要经历的。谁也不知道,上帝哪天会突然来告诉我,我的寿命就是这样了。反正,我活着的每天都是快乐的,好好吃,好好喝,快乐地过每一分钟。”他是真的身体力行地在按他所想的生活着。

  后来,我们又聊了些有的没的,氛围一直轻松愉快。

  这一次,很快就到了里根机场。我知道,这不只是因为交通顺畅,更是因为我在这旅途有了不一样的心境。

  黑人大哥帮我把行李拎下来,一直把我送到门口,然后马不停蹄地就要去接送下一拨客人了。

  我想,自己关于科技的看法,并不会因为和他短暂的闲聊而改变,但是,我多多少少也觉得,平时的自己活得实在有些不够耐心。如果有些事不能改变,那我为什么不尽量去开心地度过呢?

  我推着箱子进去的时候,外边的天空还没亮,路灯下的机场雾蒙蒙的,静谧美好。我忽然觉得有点遗憾,为什么没有好好地感受一下巴尔的摩。她有不好的一面,但只要我耐心一些,肯定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Tips:巴尔的摩是美国一座有名的海港城市,港口停靠了各种各样的船只,市中心的建筑也十分有特色。当然了,因为是海港,这里的螃蟹也很有名,好吃的亲们有机会一定要去吹吹海风,吃吃海鲜。

  我知道,今天这篇文说的算不上“窘”事,只是分享一下师太略“窘”的观念。我来美国这么多年,很多看法和习惯根深蒂固,难以改变。当然,如果你们来美国旅游生活,安全意识还是要有的,无关肤色,只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安全第一。

  文/孤钵

打赏
赞 (1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