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你的声音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作者有话说:

      作者有话说:这是一个关于收不到样刊的脑洞大开的故事。有时候,把不太好的事转换一下角度思考,是一个提升快乐感的小技能。好几次样刊被邮局这个宇宙大黑洞吞了以后,我就会想,或许它是被一个呆萌的邮递小哥截走了呢,这样是不是就比容易较释然了呢?

      一、她刚才是被壁咚了吗

      “邮局是吗?请问我的样刊是被你们吃了吗?”苏果果拨打着邮局的投诉电话。

      上大四的她平时有给一些杂志社撰稿,靠这些稿费,她不用住在学校拥挤的宿舍,在校外租了一间单身公寓。但最近发生了一件让她恼火的事–印有她签名的杂志样刊她迟迟未收到,这个状况已持续了半年。她让编辑重寄了几次,但每次到邮局这个环节,就像凭空出现了一个宇宙大黑洞,把她的样刊吸了进去。

      “是不是平邮的东西你们就不管了?寄到了是人品好,寄不到就是人品余额不足?”

      她还在愤怒地说,那边传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您好,请问是寄到哪里的呢?麻烦您把地址和身份证号报一下,我核实过后帮您查。”

      苏果果微微一愣,她是个声控,对方那声音犹如钢琴版的《天空之城》,很空灵,隔着手机犹如高山上的水在她耳道里流淌。

      苏果果不自觉把声音切换成电台DJ的语调,报了一遍地址和身份证号,等了十几秒,那边却迟迟没有反应。

      “喂?还在吗?”苏果果不好意思地说,懊恼自己刚才是不是太粗鲁了。

      “在……在的。”那边顿了一下,苏果果感觉他的语气有点奇怪,“查到了,这周我们会派邮递员给您送过去。”

      “哦,好的。那……再见?”

      “再见。”

      这一下又正常了,苏果果讪讪地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清晨,屋里的面包机和门铃声一块响了起来,苏果果拿下两片土司放到餐盘里,然后跑去开门。

      “苏果果?”门外站着一个男人,他戴着墨镜,神色冷峻地看着苏果果。

      苏果果嘴巴保持O型好几秒钟才点头。面前这个男人像是从《流星花园》的片场穿越过来的,他此刻的造型像极了道明寺,用了一管子发胶的凤梨头竖立着,又或者是把刺猬后背的刺植入到了头皮上。他抬着下巴看她的视线更是–怎么说呢?就像造物主审视凡间万物般,而她只不过是一只单细胞草履虫。

      苏果果心头略闪过一丝不快。

      “你的邮局包裹。”

      齐见枫扬了扬手里印有××文化公司的大信封袋,苏果果这才注意到他穿着墨绿色工作服。

      这……这是邮递员吗?这年头邮递员都流行打扮得这么浮夸吗?

      “哦,谢谢。”苏果果伸手想要接过信封袋,却发现扯不动,只见对方牢牢抓住信封袋。苏果果皱紧眉头,问道:“你想干什么?”

      齐见枫突然一巴掌拍在苏果果靠着的门上,隔着墨镜直视着她,说了一声“签收”,然后递过去一支签字笔。

      “……”

      苏果果签完名后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一下是不是被壁咚,不,门咚了?

      “哎!”她低头数了数,发现信封袋里的样刊数目不对,刚想喊,却发现邮递小哥不见了。

      二、你在COS瞎子阿炳吗

      之后每隔几天,苏果果就能收到齐见枫送来的一本样刊,每次签收的时候,他都把手拍到门上给她一个“咚”!

      苏果果纳闷,他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还有,他为什么不一次性把样刊送完?老这么一本一本地送,他不嫌累,她都嫌烦了。

      苏果果有想过这位邮递小哥是不是喜欢她,但一想到他每次除了壁咚外,对她说的只有两句话“你的包裹”、“签收”,到最后连第一句都省了,而且说话的语气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冷漠,不像是喜欢她的样子。

      这样反复几次,苏果果实在忍受不住了,在齐见枫再抬起胳膊的时候,她大叫一声:“停!”

      齐见枫当真停下了。

      “你这是什么毛病?”她鼓起眼睛问。

      齐见枫看着她,说出了这些天来的第三句话:“约吗?”

      苏果果一愣:“约什么?”

      “吃饭。”

      “……”

      他还真是在追她?可这追人的方式实在令人捉摸不透。

      苏果果深吸一口气,说:“我可以同意和你吃饭,但有一个条件,你得把我遗留在你们邮局的样刊一次性带给我。”

      齐见枫点头。

      “那好,我们约明天中午十二点半,地点你定。”

      有一顿免费的饭吃,她何乐而不为?苏果果想好了,样刊一拿到手,就跟齐见枫说“古德拜”。

      齐见枫完全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她早在心里吐槽了千百遍。瞧那装扮!送个邮件还戴墨镜,COS瞎子阿炳吗?壁咚的时候找位置挺准的嘛!说话两个字两个字地往外蹦,面瘫脸,全然一副装×少年的派头……

      苏果果穿着T恤衫,踩着人字拖,坐在高级餐厅的椅子上,屁股不安分地扭动了一下又一下。

      对面的齐见枫西装笔挺,优雅地叫服务员开了一瓶红酒。

      她完全没把这次约会当回事,穿成这样是打算吃顿火锅自助或者烧烤的。她觉得那才是一个邮递员约会的正确画风,但现在搞得像在拍偶像剧似的。

      “样刊带来了吗?”苏果果一时找不到什么话说,随口问了一句。

      齐见枫从脚边的袋子里抽出一沓样刊,因为存放的时间过长,信封表面已经有些磨损,有的更是直接脱离了。齐见枫把它们递给苏果果–在摆着红酒、牛排、鹅肝的餐桌上进行的这样交易,实在诡异。

      苏果果的脸红得能滴血,她尴尬地接过,恨不得把刚才那句话吞下肚。

      按照苏果果原本的设想,样刊一到手,接下来应该是摊牌的时刻。苏果果想,如果很开心地吃完饭后再说“我们不合适”之类的话好像有点不厚道,所以,这种情绪应该在饭局的一开始就酝酿。

      要开始找碴游戏了!她打量对面的齐见枫,心想:要从哪里开始挑毛病呢?

      三、猫少年

      “你不觉得戴墨镜很不尊重人吗?”苏果果叉了一小块牛排放嘴里,装作不快地把视线对准齐见枫的墨镜。

      齐见枫切牛排的手顿了一下,苏果果惊讶地看到他的右耳红了。

      “你不喜欢?”半晌后,齐见枫说。

      怎么,她应该喜欢?虽然苏果果看不见齐见枫的眼睛,但苏果果从他的语气判断出他好像很诧异。

      “当然!”苏果果坚决地否定道。

      齐见枫犹豫了一下后,把墨镜摘下来,苏果果见了,差点将嘴里的牛排喷出来–墨镜下是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见苏果果盯着他,齐见枫露出一个浅笑,嘴角居然露出了两个酒窝。

      少年……你搞什么?

      苏果果像望怪物一样望着他,说:“你明明是个正太,干吗装霸道总裁啊?你人格分裂啊?”

      “对不起,我以为你会喜欢。”齐见枫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声音也跟之前的冷漠语气完全不一样。

      又是这句话!她凭什么喜欢?他哪来的自信?

      “我不喜欢,一点也不!”苏果果冷冷地说。

      “等等!”苏果果盯着他看了看,“你是不是……”

      “是的,学姐。我跟你一个学校的,我大三,你大四。”

      苏果果一拍大腿–难怪他看着眼熟!他之前戴着墨镜,又弄着十分酷炫的发型,她一时没认出来。齐见枫,大三法律系的学弟,他们有过几面之缘。在校园里,他是个十分乖的男孩子,眼睛大大的,头发软软的,像猫一样。

      “你怎么当起邮递员了?退学改行了?”苏果果问。

      “兼职,打个零工。”齐见枫笑道,然后露出很不好意思的表情,“学姐……我其实看了你的样刊。”

      “哈?”

      “里面的男主角都是些冷酷霸道的角色。”

      “……不是。”苏果果没搞明白,“你偷看我样刊干什么?”

      齐见枫脸一红,说:“我不会追女生,马上就要大四了,一直没有女朋友……看到你的言情杂志,就想……对不起,但我都是很小心地看,一点都没弄坏。”

      “……”

      所以,之前的壁咚以及他一身霸道总裁狂酷跩的范儿,都是在模仿她小说里的情节和设定?

      这傻子不知道小说和现实不能混为一谈的吗?苏果果突然觉得有趣了起来。

      “喂,你需不需要我帮你追女生?”她支起一条胳膊看着齐见枫。

      齐见枫羞涩地点了点头。

      “既然你看了我的小说,也算是我的读者了。这顿饭花了你不少钱吧?我们AA。”苏果果想起齐见枫兼职做邮递员也没多少钱。既然人家看了她的小说“误入歧途”,她就有责任帮他扭正。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苏果果问。

      齐见枫摇头:“没想过。”

      这个学弟还真是单纯啊!

      “这样吧,”苏果果眼珠一转,说,“周末我们去游泳,正好我有几张游泳券快到期了。”她眨眨眼,又说,“那里有很多女生任君挑选哦!”

      齐见枫脸一红,轻轻点了点头。

      苏果果觉得他这羞涩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四、撩妹

      周末,苏果果穿着泳衣下了泳池,而齐见枫穿着四角泳裤站在一旁,脸红得像个熟柿子似的,不敢看她。

      苏果果觉得好笑,欺负单纯小男生的恶趣味一下就上来了。她伸手抬起他的下巴,逼着他直视着她:“看我!连我都不敢看,你还怎么追女生?”

      齐见枫勉强把视线往下移了一下,没维持几秒,脸又红了。

      “哈哈,行了。”苏果果乐了几下就松开手,“不逗你了。看到没?”她指着十点钟方向的一个女生,说,“那女生游泳姿势一点都不标准,一看就是新手,你过去趁机教她游泳。”

      她写了那么多言情小说,撩妹还是有一手的。

      苏果果说完见齐见枫站在原地不动,催促道:“快去啊!愣着干吗?”

      “我……我也是新手……”齐见枫小声说。

      “……”

      “你还真是会给我惊喜。”苏果果恨铁不成钢地把齐见枫带到人少的区域,“我现在教你,现学现会,听见没?”

      齐见枫点头。

      半个小时后,苏果果坐在泳池边看着齐见枫如旱鸭子般扎在水里扑腾,愣是没有游出半米。

      她过去把齐见枫从水里拎上来:“你……我问你!你不会跟我来游什么泳啊?”

      “对不起。”齐见枫低下头。

      苏果果是个火爆脾气,这火爆脾气撞到岩石上或许会引发一个霹雳雷,但齐见枫偏偏是个软柿子,是朵棉花,撞上去非但反弹不了,反而把她的气给整消了。

      她叹了一口气,看着齐见枫因在水里憋气憋得通红的脸,无奈道:“你得先学会换气。换气知道吗?在水里换气就跟接吻一样,你接过吻吗?”

      齐见枫傻傻的不接话。

      苏果果脸红了,她这不是废话吗?他当然没有接过吻。

      她不自觉地把目光移向齐见枫的唇,心跳猛然加速起来,在脸没烧起来之际一把把他的头按下水:“喀,反正,你自己琢磨琢磨,我上个厕所。”

      苏果果上完厕所回来,就见齐见枫周围围了几个女生。

      “帅哥,上去喝几杯怎么样?”一个女生手搭在他肩膀上,说。

      齐见枫没有立即答应,而是朝苏果果那儿看了一眼,这一眼看得苏果果心头一颤。齐见枫沾了水的头发紧贴在脸上,漂亮的眼睛望着她,征询她的意见。有一种说法:小鸭子会把第一眼看到的人当作妈妈。她这几天手把手地教齐见枫谈恋爱,他无形中对她产生了依赖感。

      苏果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母性大发,竟然有些不舍,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于是,齐见枫跟着几个女孩上了岸,苏果果则无聊地坐在泳池边踢着水。

      “嗨。”一道爽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苏果果转头,见一个穿着花色泳裤的男生在她面前蹲下:“我不会游泳,你可以教我吗?”

      苏果果现在也没事,便答应了。她跳下水,说:“来吧。”

      “先学蛙泳,这样。”她扎入水中做示范,却见花裤男的眼睛盯着其他地方。

      “宝贝,游得真不错。”花裤男贴过来,将手放在她腰上。

      “啪”的一声,苏果果一把拍掉了他的手。

      花裤男吃鳖,灰溜溜地游走了。苏果果看着他比自己还熟练的泳姿,第一个跳出的念头竟然是:齐见枫肯定不会这么干。

      她望向岸上被一群女生包围的齐见枫,胸口突然有些发闷,便换身衣服回去了。

      五、高山流水

      晚上,苏果果正为一篇稿子收尾,这时手机响了。她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任由手机在床上响。

      手机响了一会儿就停了,没过几秒又响了起来。苏果果烦躁地扑到床上,一看是陌生电话,火气更甚:“谁啊?”

      她投入写稿的时候被打扰,犹如熟睡被吵醒有强烈的起床气。

      “我……我……”对方显然被她的口气吓到了。

      苏果果拧眉问道:“到底是谁?”

      “齐见枫。”

      苏果果一下子清醒了,端坐起来。

      “你怎么突然走了?”

      “噢,有篇稿子临时要交,我就回来赶了。”其实,离这篇稿子的截稿期还有一周。

      那边齐见枫“哦”了一声就没话了,但也没挂电话,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苏果果忽然发现这还是她与齐见枫第一次通电话,前几次约会吃饭什么的,都是他直接到她家来接她,根本不用联系。

      “哎,你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苏果果突然问,问过之后才反应过来问的是废话。人家给她送邮件,当然有她的电话号码,邮递单子上不是写着吗?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会变低,可她的智商怎么也这么低了呢?

      果然,苏果果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声轻笑。

      苏果果有些恼火,对方的回答却出乎她意料。

      “我们通过电话。”齐见枫说。

      “……什么时候?”

      “你打到邮局的投诉电话,是我接的。”

      “……”

      他就是那个“高山流水”?可是他们相处了这么多天,她怎么一点都没发现呢?大概是因为他工作的时候说的是普通话,而且声音透过话筒传播也有那么一点不一样吧。

      苏果果的心情经历着大起大伏。

      “今天有一个叫周如雪的约我吃饭。”齐见枫突然说。

      “哦。”

      “去吗?”他问。

      苏果果心头突然冒出一股无名火:“去不去你干吗问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苏果果这才意识到一开始是自己主动要求帮人家谈恋爱的。

      她有点犹豫。她要不要告诉他,自己有点喜欢他了,叫他不要去?

      最后,她听见自己虚伪至极的声音:

      “去啊!干吗不去?”

      六、敌人太强大

      苏果果在网上下单买了一支带有隐形摄像机功能的钢笔,和一个微型蓝牙耳机,让齐见枫约会的时候带上,方便她在家里掌控全局。既然她答应了要帮齐见枫追女生,那她就帮,不过,怎么帮,嘿嘿,还不是她说了算?她打算搞破坏。

      苏果果盘腿打开笔记本电脑坐在床上,连接嘱咐齐见枫别在衬衫口袋里的钢笔摄像头,再戴上耳麦(这个与齐见枫的蓝牙耳机相连)。

      一开始镜头有些晃,是齐见枫在走路,然后,镜头稳住了。

      “来了!来了!”苏果果随手抓过一包薯片,看好戏般地吃了起来。

      镜头照向周如雪–秀气的五官、齐刘海、长直发、一身雪白的连衣裙。

      苏果果丢开薯片,这模样几乎可以入选男生初恋第一名。

      敌人太强大,但她也不是省油的灯!

      “我们去吃什么?”画面里传来周如雪甜甜的声音。

      苏果果只想了一秒就冲着麦说:“团购!跟她说你团购一下,显得你节俭,会生活,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

      “我团购看看。”乖宝宝齐见枫听话地掏出手机打开美团。

      苏果果勾起嘴角,她当然是在胡说八道。大部分女生都受不了第一次见面就拿起手机团购的男生,她无比期待在周如雪脸上看到嫌弃的眼神,可是……并没有!

      周如雪居然开心地凑过头去:“好呀,哪一家?”

      苏果果扶额,放大齐见枫的手机画面,说:“选最热门的,热门的一定好吃。”

      哼,最热门的好不好吃她不知道,但人一定好多,到时候排队磨光了所有好心情,就有好戏看了。

      果然,如苏果果预料的一样,最热门的是一家韩式烤肉店,人已经排出了门店到了外面。

      哈哈哈!苏果果在心里大笑三声:妹子,快小宇宙爆发吧!

      可人家妹子如安静的美少女一样站立着,三十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她脸上都没有一丝暴躁的迹象。

      苏果果被连退三稿都没有这么挫败过……

      对了!苏果果突然想起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妹子疯狂吐槽男友打游戏的视频,眼底燃起希望之光,于是对齐见枫说:“别干站着,跟她聊天啊!聊你喜欢的,比如游戏,《使命召唤》!《魔兽世界》!”

      齐见枫偷偷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字,然后把手机竖立起来:我不会玩游戏,我喜欢茶道。

      哈!这个更好,够闷!她忍着笑意说:“嗯,那就说这个。”

      听着齐见枫和周如雪说如何品茶、饮茶,苏果果乐上天。她想:这么无趣的话题,这下对方该破功了吧?

      可周如雪眼睛里闪动的是崇拜的眼神。苏果果突然好想去死一死……

      排队和等待花了将近两个小时,两人才吃上烤肉。

      苏果果以为周如雪这样的女孩子一定是娇滴滴、手不沾油地坐在那里,等着别人把食物烤好了放进盘子里,然而,实际情况是,周如雪贤惠地摆着餐盘,把空盘子码好堆成一摞,翻肉、洒孜然粉,一副居家良妻的好模样。

      ……

      就在苏果果觉得再也使不出招数的时候,情况发生了逆转。

      “呀!”

      她看见周如雪好看的五官扭在了一起。

      原来,齐见枫不小心在锡纸上洒多了油,肉沾着餐盘里的水一起下去,热的油溅到另一边翻肉的周如雪手背上,雪白的手背上迅速被烫出了一个红点。

      镜头突然晃动了起来,苏果果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能看见起伏的地面和台阶。

      等镜头再一次稳下来的时候,画面里是一只手抓着另一只手。

      “疼吗?对不起。”是齐见枫温润的声音。他抓着周如雪的手背在水龙头下面冲着,一边冲还一边给她按摩。

      “不疼。”周如雪轻声说,看着他的眼神更加带有爱意。

      苏果果心被堵塞了。

      “我进去上个厕所。”周如雪羞涩道,齐见枫点头。周如雪进去后,他走到一边,手捂着嘴小声问:“怎么样?”

      苏果果此时被怒气堵着嗓子眼,没说话。

      齐见枫又问了一声:“怎么样,我表现得还行吗?”

      “还行。”苏果果淡淡道。

      “你怎么了?”齐见枫察觉到了异样。

      “没事。刚收到一封退稿信,心情有些低落。”苏果果随口说着,但她看到画面中的齐见枫轻轻皱起了眉头,脸色也沉了下去,仿佛收到退稿信的是他。看到这,她刚才满是苦涩的心头竟泛出了一丝甜。

      就在苏果果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周如雪从厕所出来了,她主动挽起了齐见枫的胳膊,说:“我家就在附近,你要不要去坐一坐?我爸正好有套茶具,你可以教教我泡茶。”

      苏果果“啪”的一声关上了电脑,她不想再看下去了。姑娘发出这样的邀请,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七、说不定哪天就死了呢

      咖啡店里,编辑白岛点了一杯拿铁给苏果果,欲言又止。

      “果果,是不是我最近催你稿子催得太狠了?”

      苏果果摇头:“没有啊。”

      白岛一脸挣扎的表情:“那是不是你受什么刺激了?要不要我给你找个心理医生?”

      苏果果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白岛从包里掏出一沓打印纸,说:“你是不是故意整我?我们这是言情杂志,不是恐怖杂志,你怎么每篇文都把男主角写死了,还是七篇七种不同的死法?”

      那天过后,齐见枫打了好几个电话苏果果都没有接。她把自己关在家里写稿,一天给编辑投一篇稿子,投到第七天的时候,编辑来找她了。

      “你不觉得每篇恋爱稿子都走向欢喜结局太不现实了吗?”她托着下巴看着白岛,“人生无常,明天发生什么事我们谁都不知道,说不定哪天走在广告牌下面就被砸死了呢!”

      白岛:“……”

      “你是不是失恋了?”

      “你肯定是失恋了。”他断定道。

      苏果果还想说什么,忽然,眼神定在了背着邮包走进来的齐见枫身上。

      “你们老板在吗?这儿有他的一封挂号信。”齐见枫问柜台的收银小妹。

      苏果果刚想抓起菜单把脸挡起来,就见收银小妹伸手一指,略过她这边,然后齐见枫就看到了她。

      “学姐。”齐见枫带着笑意向她走了过来,看到白岛的时候愣了一下。

      苏果果马上介绍道:“这是我男朋友。”

      她承认这是她恶劣的小心思,她想在齐见枫脸上看到不一样的表情,可是,他只是略微愣了一下,便礼貌地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齐见枫。”

      “齐见枫啊……”白岛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声–苏果果最近写的小说里,死掉的七个男主角都姓齐。

      “挂号信,我的挂号信呢?”这时候,咖啡店老板走了过来。

      “这儿呢。”齐见枫把挂号信递给了老板,微笑了一下,“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然后他走向了门口。

      “哈哈哈!”白岛大笑。

      苏果果瞪了他一眼。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齐见枫又折了回来,手上捏着一张纸。

      “学姐,国庆节有我参加的游泳比赛,我希望你来看。”他不由分说地将入场券塞到苏果果手里。

      苏果果一看,场地正是她教他游泳的游泳馆。

      国庆节的前一天,苏果果失眠了。半夜三点,她瞪着天花板,竖起手臂,揪着胳膊的汗毛:“去……不去……去……不去……”揪秃了一条手臂,她都没决定去不去。

      第二天,她一觉睡到了九点半,离齐见枫比赛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她一下从床上跃起。

      “滴滴滴!”正值国庆期间,大马路上堵满了车。

      苏果果干了一件她这辈子最英勇的事–她抢了一辆送快递的车。

      “大哥,实在不好意思,借我一下。”

      在快递“哎哎哎”的叫喊声中,她蹬着三轮远去。

      八、绿茶

      苏果果赶到游泳馆的时候,比赛已经结束了。游泳馆里的人鱼贯而出,苏果果失落地走到她第一次教齐见枫游泳的区域。

      她坐在泳池边,脑中浮现出齐见枫入旱鸭子般的划水姿势。

      突然,水里“扑”的一声,蹿出一个人来。

      苏果果吓得站起,虽然那人脸上尽是水,头发包裹着脸,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是齐见枫。

      “学姐。”齐见枫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你来啦!”

      “哦,我来晨跑,顺便看看你比赛,呵呵。”

      齐见枫奇怪地望了一眼天上的太阳,问:“这个时间晨跑?”

      “呵呵,是啊是啊。”苏果果尴尬地抓了抓头发,她突然发现她跟齐见枫的角色互换了,她在他面前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学姐。”齐见枫突然靠近她。

      “怎……怎么了?”

      齐见枫伸手一揪:“你的假睫毛掉了。”

      “……”一定是她早上化妆太仓促了。

      “你比赛赢了吗?”她朝快要烧起的脸庞扇了扇,问。

      “赢了!”齐见枫自豪地说,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眼神放着光,“学姐,我学会了蛙泳,自由泳也会了,现在在学蝶泳。”

      苏果果笑道:“你怎么突然喜欢起游泳了?”她记得他一个月前还是个对游泳一窍不通的旱鸭子。

      齐见枫突然严肃地说:“学姐,你在生我的气吧?如果我学会了游泳,你会高兴吗?”

      又是这样的话!你会高兴吗?你会喜欢吗?

      可是,这一次苏果果的心彻底软化了,她忍住鼻子的酸意,问:“周如雪呢?”

      “啊?”

      “你的女朋友周如雪呢?”

      “啊,我跟她没什么。”

      “胡说!那天她明明邀请你去她家了!”苏果果把一直以来积压在心里的醋意发泄了出来。

      齐见枫红了脸,支支吾吾说:“是……是去她家了。我以为她是邀请我去喝茶,结果……结果一进门,她……她就开始脱我衣服……”

      “……”这就是传说中的绿茶吗?

      “然后呢?”苏果果问。

      “然后我说不热。”

      “哈哈哈,你太可爱了!”苏果果笑出声,之前的阴霾一扫而光。

      “那……那学姐的男朋友呢?”齐见枫有些局促地问。

      苏果果眯起眼,很享受他现在的表情。随后,她轻飘飘地说:“那是骗你的。”

      “你会换气了吗?”她突然问。

      齐见枫点头。

      苏果果又眯起眼睛:“那我要检验一下。”

      闻言,齐见枫作势要扎进水里。

      苏果果却一把揽住他的腰,踮起脚,在他嘴边轻轻地亲了一下,然后说:“我说的是这样检验。齐见枫同学,我正式通知你,你有女朋友了。”

      编辑/小左 文/不二

    赞 (22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2.1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