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从此最哀伤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7月B版第14期】    
  •   作者有话说:

      我写这篇文章缘于一篇关于雪山失踪者的新闻。当时我就想,雪山上面还有多少人是找不回的啊!他们的爱人要怎么办?会不会有人连爱的消息都没有发送出去呢?想一想都觉得好难过!

      可她不知道,这世上最绝望的事,不是爱人跟你说“我恨你”,也不是说“我不爱你”,而是岁月漫漫,你永远不知道他在哪里。

      一、墙头的大王旗每天变化着,唯一不变的只有他

      苏柏林一直都记得李可乐来厂房大院的那天,她正坐在厂部的宣传部看电视,两只眼睛快贴到电视机的屏幕上了。在食堂做饭的母亲跑过来扯着她的耳朵,说:“苏柏林,我跟你讲,不要贴着电视机屏幕,眼睛会变丑。”

      她耳朵被扯得生疼,正想告饶,突然蹿出一个小人儿拖开了母亲的手。耳朵被松开的苏柏林抬起头,发现保护她的是一个留着蘑菇头的小男生,穿着一件蓝色的水手服,背着一个红色的五角星小包,这并不是院子里寻常孩子的打扮。她从没有见过这样好看的男孩子,眸子里仿佛镶嵌着两颗星星。

      后来他们就熟了,她知道了他叫李可乐,是厂部李书记的孙子,来这里度假。那时候,人人都爱看武侠片。李可乐来了以后,大院墙头的大王旗每天变化着,今天是“清风寨”,明天是“黑木崖”,唯一不变的是李可乐,他披着他爷爷的被单坐在墙头上,要做山寨大王。

      苏柏林又瘦又小,每次站在墙头就像是要被风刮了去似的,两个阵营的人都不敢要她,于是,她就搬着板凳坐在墙头下看他们“拼杀”。李可乐偶尔打了胜仗,会从口袋里掏出几粒大白兔奶糖扔给她,并说:“苏柏林,给你糖果,不要偷偷去看电视啊。”他得意的时候,嘴角大大地咧着,那个笑容真是明亮。

      有一天,苏柏林又要搬着板凳出去,她那炒了一下午菜的母亲看着不肯吃饭、矮矮瘦瘦的她突然就怒了:“长得这么丑,谁跟你玩啊?”

      苏柏林端着板凳就坐在墙脚哭了。这时,李可乐从另一头缓缓地走来,他披着一条格子床单,手插在裤袋里,问:“苏柏林,又盯着电视机屏幕被你妈骂啦?”

      “我妈说我长得丑,你们不跟我玩。”

      李可乐尴尬地挠了挠头发,有一丝羞赧地说道:“谁说没人带你玩呀?”不等她说话,他一把将她扯上墙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磨得圆圆的石头递给她。他带着她玩的游戏叫“飞镖流星”,只不过她功夫实在太差,扔出去的石头砸烂了厂长家的桑塔纳。

      厂长家的胖夫人穿着白色背心冲了出来,李可乐见状,把她护到了身后,说:“是我砸的,找我爷爷赔吧。”

      李可乐的爷爷曾经带着兵跨过鸭绿江,打起人来那是铁腕手段,手指粗的棍子打在他的腿上。小小少年浑身绷紧,一脸誓死不退让的表情。

      李可乐的爷爷打得累了,便停下来了。苏柏林伸起手扶起手李可乐,看到他腿上红色印记纵横密布,瞬间就变得眼泪汪汪的。李可乐不知所措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苏柏林,你哭什么啊?男儿流血不流泪。”

      “我是女的。”苏柏林盯着他的脸,破涕为笑。

      后来李可乐又闯了几次祸,李可乐的爷爷一个电话打给了远在上海的儿子、媳妇,要他们接走这个闯祸王。

      李可乐走的那天,苏柏林站在厂子的大门口送他。李可乐钻进来接他的黑色轿车,探出他的蘑菇头,说:“苏柏林,我还会再回来的。你看电视不要贴着屏幕哟,眼睛会坏掉的。”

      苏柏林涨红着脸看着他,始终也不敢跟他说一声再见。

      二、原来,李可乐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朝气蓬勃、光芒四射

      此后十年,岁月一晃而过,苏柏林没有想到还会遇到李可乐。那年,苏柏林的父亲被调了职,他们搬了家,从苏北小城搬到了上海,于是,她进了上海郊区的一所高中就读。

      入学的第一天,柏林铺好床铺,身上汗津津的,便摘下眼镜,抱着衣物去了公共浴室。她走得匆忙,加上视线模糊,竟然一头撞到了人。

      她笑盈盈地道歉:“对不起啊。”

      说“没关系”的声音分明就是个男声,她仓皇地仰起脸,果然见门口含笑站着一个男生。男生入女浴室,这种事柏林第一次撞见,她刚刚拾起来的衣服又在慌乱中跌落,于是,她再也顾不上衣服,伸手拽着那男生的手臂:“色狼啊!你怎么跑到女浴室来了?”

      被她拽住的男生竟然笑了,反手握住她的手,将她拽向右边的墙边,指着一块深蓝色的提示牌,说:“你看清楚,谁才是色狼?”

      即使她眼睛近视,可在那人的指责下,还是看清楚了墙上那个大大的“男”字。

      她尴尬地看着那个少年,他姿态慵懒地倚着墙壁。她近距离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少年,他身材瘦削,穿着一件素净的格子衬衫,袖管高高卷起。那双漂亮的眼睛让苏柏林一震,她瞪着茫然的大眼睛,过了好半天,她终于叫了出来:“李可乐!”

      李可乐的嘴角微微上扬,然后他轻轻地弯下腰,那双星辰般闪亮的眼睛也跟着弯了起来:“是你啊,苏柏林!你看电视时还贴着屏幕吗?”

      那些往事被李可乐这样说出来,苏柏林难堪地低下头,抱着衣服像小鹿般迅速逃出事故现场。

      柏林第二天才知道自己昨晚的事被传开了,她还未走到教室,沿路就有人朝她指指点点:“她就是昨天跑到浴室偷窥李可乐的女生。”

      “李可乐那么好看,我也好想偷窥一下哦!”

      原来,李可乐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朝气蓬勃、光芒四射,在这个学校早已成了女生们仰望的星光。

      三、她又能怎么办呢?有些事情不像数学,有公式,也有答案

      苏柏林常常会在人群里看到李可乐,穿着简单的白衬衣和黑长裤也帅气得一塌糊涂。他偶尔也会和她目光对视,然后挥一挥手:“苏柏林,今天有没有戴眼镜啊?”

      苏柏林一张脸涨得通红,他却在人群里哈哈大笑,让那些女生对苏柏林非常同情。

      就那样到了国庆节,学校放了长假。那时候,父亲工作忙碌,母亲工作找得不顺心,每天都有很多牢骚,柏林不想在家多待,于是找了借口提前返校。

      提前返校的人并不多,她就一个人在学校僻静的礼堂里看书。看得累了,她干脆将书放在一边,整个人躺在角落里的椅子上休息。

      就是这时,有人推门而入。

      “陈芝芝,你究竟要我如何?为了你,我连保送的资格都拒绝了,而你却跟我说你要出国!”那分明是李可乐的声音,他一定很喜欢他对面的女孩子吧,所以那声音里才带着一点点祈求。

      角落里的苏柏林忽然便羡慕起那个叫陈芝芝的女孩子来,可是这个叫陈芝芝的没有被感动,苏柏林听到她毫不犹豫地说道:“我爸说,如果这一次我不肯出国,那么以后他就再也不理我了。”

      女生说完话,苏柏林很奇怪李可乐怎么没有答话,她抬头望了过去,只见李可乐紧紧地抱着女生,仿佛在贪恋最后的一点温暖。

      苏柏林看着女生掰开李可乐的手,然后一字一句地说:“李可乐,别这样,你念完这最后一年也出国吧。”

      陈芝芝走后,礼堂恢复了最初的静谧。她看着不远处蹲下去的那个男生,不知过了多久,听到他对着礼堂的门口发出一声号叫。她心里犹如断了一根弦,有那么一声轻响不经意从胸间迸裂,刺到心脏的位置。

      而在角落的柏林,因为害怕惊扰到独自神伤的李可乐,也一直蜷缩在椅子上。四周的蚊虫渐渐多起来,那些不懂得她苦衷的蚊虫狠狠地咬在她的脸上,她渐渐支持不住,追着蚊子跳了起来。

      蹲在那里的李可乐听到响声,缓慢地站起来。他两只眼睛朝她扫视了一眼,有片刻发愣,然后他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苏柏林,在浴室偷窥没有尽兴,又跑到这里看我的真人表演?”

      大概是被陈芝芝伤到了,今天的李可乐咄咄逼人。

      苏柏林根本无法解释这一切都只是巧合,就那样像只傻傻的松鼠似的站在那里任他奚落。也许是她盯着他太久了,他锐利的双眼射出光芒,他的视线那么肆无忌惮地看进柏林的眼睛里面,然后他轻轻地挑起嘴角,已经朝她俯身过来:“苏柏林,怎么到哪都能遇到你?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隔得这么近,他那双眼睛看人的时候还是像星子。柏林有点恍惚,仿佛这十年其实也不过是一场梦,她看着他的眼睛,轻轻地问道:“你很伤心吧?”

      李可乐有些呆滞,他奇怪地望了她一眼,那眼神有些迷茫,有些错愕。过了几秒,他终于换了一个姿势,大赦天下般地朝她挥手,说:“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傻。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她大呼一口气,小跑出礼堂。少女的心,在暗夜里浮起了芬芳。想起他刚刚的举动,万一那一刹那他真的吻下来,她该怎么办呢?

      她又能怎么办呢?有些事情不像数学,有公式,也有答案。

      四、当时他的脸真是好看到不行,整个小城都为他失了颜色

      艺术生陈芝芝出国的事还是在学校传得沸沸扬扬,不过,比起女主角,大家说得最多的是李可乐。

      苏柏林和好友周周拿着冰棍经过李可乐所在的教室时,周周惋惜地说道:“听说李可乐最近逃课严重,在这么下去,估计就毕不了业了。”

      苏柏林一口冰棍噎在喉咙,差点就被噎死了。下了晚自习,她第一次翻墙出了学校。其实她也不知道李可乐会出现在哪里,就一条街一条街地找。她在路上偶尔遇到游荡的男人对她吹口哨,从心里到后背都是凉飕飕的。她终于在一家网吧找到了李可乐,他正在打网游。电脑的边上放着好几罐啤酒,她忍不住抢了他手里的酒:“李可乐,你再这样下去就毕不了业了。”

      李可乐抬了抬眼睛:“你傻吧,谁说我毕不了业?我只是喝了酒,又没有被车撞坏脑子,高三的课程我早已经倒背如流。”

      苏柏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仰头微笑道:“还会骂人我就放心了。”

      “只是太浪费这些啤酒了。”李可乐惋惜地看着桌子上的啤酒。

      苏柏林伸出手抱住两罐啤酒,说:“喝了不就不会浪费了。”

      两个人退出网吧,在夜宵摊子上点了一碟小龙虾。两人在油腻腻的摊子上相顾无言,还是李可乐先打趣她道:“苏柏林,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她没有提在路上被吓到的事,只是一边慢吞吞地咬着小龙虾,一边说:“还能怎么找?一条街一条街找过来的呗。”

      “苏柏林,有你这个老友还真是好。”他的目光里第一次出现了无限温柔,柏林心里崩塌得不可收拾,抓着小龙虾的手悄悄地渗出了汗。

      生活不是广告,不是你好我就好的。苏柏林并不幸运,第一次翻围墙就碰到了老师查寝。很快,苏柏林夜不归宿的事就被传到了她母亲的耳朵里。母亲已经被生活折腾得完全失去了耐心,她顺手抓起墙脚的晾衣杆就往苏柏林身上招呼过去:“从小到大你就没有听过我的话,小时候让你看电视不要贴着屏幕,你非得弄坏眼睛,现在让你好好读书,你还给我夜不归宿!”

      苏柏林一声不吭,并没有像小时候一样讨饶。

      晚上,苏柏林卷起裤腿自己给自己上药,腿上的伤也是纵横密布。苏柏林看着伤痕,依稀记得少年时,李可乐护在她身前,她抬一抬眼就看到了他的侧脸。他不知道,当时他的脸真是好看到不行,整个小城都为他失了颜色,她的心里仿佛有温柔的水浪一波一波拍击着堤岸。

      后来,李可乐问她有没有受罚,她眨一眨眼,俏皮地撒谎道:“受罚了,两只耳朵差点被我妈扯掉了。”

      李可乐闻言,就想起了她小时候被扯着耳朵的样子,勾起嘴角笑出了声音。她看着他那样子,看着那白得过分的牙齿、那洁净透明的眼睛,觉得,少年李可乐的那点意气风发又回来了。

      五、她心里就空空的,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沉重

      此后半年,苏柏林一直和李可乐出双入对,李可乐叫她“老友”,带着一点点武侠剧里的意气。

      有女生指着她的背,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真是蠢!明明知道李可乐不会喜欢她,偏偏还要做备胎。”

      好友周周看着她,也是一脸恨铁不成钢:“你就是蠢!你捂着李可乐这座冰山,就算再捂十年,等到二十八岁也嫁不出去,注定要做单身狗!”

      别人议论纷纷,她却很安静。她并不是真的蠢,其实她从小时候就觉得,这个少年如此好看,能被他喜欢的也一定是美丽无双的女孩子。可那些心灵鸡汤里不老是写,天分不够勤劳凑吗?

      有一段时间,她也不知是哪根神经搭错了,偷偷买了羊毛织毛衣。看着她织得到处都是洞的羊毛衫,好友周周哈哈大笑道:“柏林,看来你是真的准备要焐热这座冰山!”

      苏柏林被她说得愣了一下,她停下手中的活,莫名就想起了李可乐的那声“老友”。是不是所有单恋的人都会被发一张叫“老友”的好人卡?再低头干活的时候,她心里就空空的,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沉重。

      李可乐喜欢打篮球,每次苏柏林都坐在台阶上给他助威。那天,她照例会在台阶上看球,场上的李可乐不知怎么和人发生了争执,对方抓住他的手臂,语气十分不善:“李可乐,你有什么好嚣张的,还不是照样被人抛弃!”

      苏柏林小心地睨了一眼李可乐,只见他呆呆地站在篮球场上,抿着唇一言不发。戳人短处算什么英雄好汉?在台阶之上观望的柏林再也无法忍住,就那样跑过去抡起手上的水瓶,对着那男子的头狠狠砸下去。

      男子抱头乱窜,李可乐哈哈大笑。

      苏柏林扬一扬手里的水瓶,眨一眨那双明亮的眼睛,调皮道:“嘿,老友,我也不是吃素的。”

      时间让回忆发生些许错位,李可乐看着场上无比骁勇的苏柏林,心里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六、这十年,她没有共他踏过万里山河,亦没有与他把酒言欢

      毛衣织到一半的时候,城市举行了一次冬运会,她和李可乐都是志愿者。他们忙了一天,累得躺在路边椅子上的时候,李可乐背包里的相册滑了出来。她好奇地打开它,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张张雪山照片。她问:“你喜欢雪山?”

      李可乐瘫坐在一角,眼神空洞而遥远:“我从小就喜欢冒险,小时候我就想登雪山,只是年纪小,不能成行。后来,我和陈芝芝约好毕业了就一起去登一次雪山,可她又出了国。”

      她突然盖上相册,一本正经地岔开话题:“李可乐,你知不知道我的眼睛是怎么弄坏的?就是小时候看电视弄坏的。”

      李可乐揉揉她的头发:“我知道啊。”

      不,李可乐,你不知道。你若知道,就不会提你小时候的愿望是登雪山,你小时候分明只想做山寨大王。你若知道,就不会跟我讲你跟陈芝芝之间的旧事。虽然我只是你的老友,但我喜欢你的心几乎路人皆知。

      可也只是难过了几秒,简单的她很快就释然了。这十年,她没有共他踏过万里山河,亦没有与他把酒言欢,所以,她就不能奢望他的回忆里有她。她的心慢慢地绞着,可她看着李可乐的相册,假装很喜欢雪山地说道:“要不,这个寒假我们去一趟雪山吧?”

      李可乐笑得一脸灿烂:“买好登山设备吧,我们一起去,记得买一点应急的东西,雪山上很容易发生危险,到时被雪埋了就会变成一座冰雕。”

      见到李可乐开心的样子,苏柏林也跟着笑了。

      如果用卑微的姿态可以换来天长地久,那么,她愿意装傻装得像个智障儿童。

      七、一路骑大马挥大刀,用上十八般武艺,使出三十六计

      大概是她的勤劳真的起到了作用,李可乐周末找她一起去听音乐会。

      虽然李可乐的理由是这样的:“票早就买好了,不去就浪费了。”但是她一点都不介意。只是,音乐会她丝毫听不懂,只想睡觉,不过她还是凭意志坐了一个多小时。回去的路上,她坐在李可乐的摩托车上,问了他一个问题。夜风徐徐,她轻轻地环住李可乐的腰,觉得眼皮沉沉,就那样睡着了。

      李可乐喊她不醒,只好抱她下车。她的嘴唇微微嘟着,头歪歪地靠在他的肩头。深夜的老巷子里点了几盏昏暗的灯,炸油条的小铺飘出阵阵清香。李可乐胸腔内仿佛有什么抑制不住的东西,如洪水般汹涌澎湃。

      鬼使神差地,李可乐在她额头上轻轻一碰,仿佛蜻蜓点水,那般小心翼翼。

      苏柏林突然睁开眼睛,天真俏皮地看着他,他脸一红,慌忙把她抛在地下:“你醒啦?”

      她装作若无其事,可是她的声音出卖了她,她每一个字说起来都是那么吃力:“李可乐,你刚刚在是不是想偷亲我?”

      李可乐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你额头上有蚊子,我帮你打蚊子啊。”

      苏柏林失望地抬脚上楼:“李可乐,路上小心点。”

      李可乐跟她挥了挥手。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一个人红着眼眶躲进了房间。坐在房间里,外面的灯幽幽地照进来,她打开抽屉,里面有一个小铁盒子,盒子里面赫然就是几张大白兔奶糖的包装纸。她还记得年少时,班上同学讨论自己的未来,提到男朋友,所有女生都幻想着骑着白马的王子,只有她喜欢着武侠片里的那些大侠。别人问她为什么,她也答不出来。现在想起来,其实答案很简单,她喜欢了他很多年,她所有的喜欢都是因为他。

      很快就到了李可乐的生日,李可乐要请她吃火锅,于是,她找了一个盒子把那件看起来丑丑的毛衣装了起来。

      大街上有人在跳街舞,她从人群里穿过去看热闹。大概是她天生脑子缺根弦,也不知怎么的就被人绊了个大跟头。李可乐就那样顺势牵起了她的手:“你呀,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傻。”

      她大概是真的傻吧,所以现在被牵了手连手都不敢动一下,害怕动一动就会吓到李可乐。她就这样被李可乐牵着手穿过了人墙,突然,她脸上那淡淡的笑容就僵了。

      李可乐也僵硬在了那里,而不远处有一个瘦高的漂亮姑娘冲他撇撇嘴:“这么看着我,不记得我了?”

      “陈芝芝,你回国了?”李可乐突然像惊鸟一样松开了苏柏林的手。

      陈芝芝看到了他的动作,笑着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一边呆呆的苏柏林,说:“是啊,我回来了,来给你过生日的。你是不是感动得要请我吃个西餐?”

      李可乐的眼睛一直盯着陈芝芝,仿佛动一动她就会化作气泡一样,过了好久,他才突然笑起来:“陈芝芝,真的是你。”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说话的时候,苏柏林在一旁看着,也不敢吭声。李可乐答应陈芝芝的时候倒是没有忘记她:“柏林,下次吃火锅吧,今天一起去吃西餐?”

      苏柏林小心翼翼地把礼物递给李可乐,然后说:“没关系,我不喜欢吃西餐,下次再一起吃火锅吧。”

      他走远了,仿佛街上的人群也散了,苏柏林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只觉得心就那样被掏空了。

      那天晚上,苏柏林一个人叫了一份麻辣火锅,干掉了一箱酒,好友周周拖着乱醉如泥的她:“李可乐有什么好呢?陈芝芝一回来他就不属于你了,他已经撇下你了,他将与另一个人共度余生!”

      是啊,他有什么好呢?她排兵布阵,一路骑大马挥大刀,用上十八般武艺,使出三十六计,贪恋着那一点点美好,最后也敌不过陈芝芝一句“我回来了”。

      苏柏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因为眼里有一行泪涓涓流出。

      八、我等你到二十八岁

      李可乐和陈芝芝又高调地在学校出入,据说是李可乐要办出国的学续。大家都想来看苏柏林笑话,她倒是硬气得很,一点都没有沮丧。偶尔在学校碰到李可乐,她还会眨眨眼睛,俏皮地问一句:“老友,准备去哪所学校留学啊?”

      李可乐总是顿一下,神情有些疲惫,但看着她笑他也就笑了,大家都觉得她真的是豁达。

      但是,谁也不知道,每个周末,她走在空荡荡的校园,觉得全宇宙都被悲伤笼罩,让她无所遁形。她蹲在地上,看着她陪李可乐走过的那些路,就哭了起来,开始是啜泣,慢慢变成了号啕大哭。

      她从前也哭过,不计其数,但这一次不同。这一次不是因为皮肉伤,连伤筋动骨都不是,而是因为心里被生生刺得疼,却又无计可施。

      李可乐毕业之后,苏柏林再也没有他的消息,倒是之前定做的一套专业登山设备到了。因为和李可乐约定好了去雪山,她早早地就在网上定做了一整套登山的设备。只是当设备到的时候,李可乐又回到了陈芝芝身边。

      没有了李可乐,苏柏林还是决定去雪山。她在网上找了一群志同道合的驴友,照着行程去了一趟雪山。几个人都没有登过雪山,在山脚下产生了分歧,只有她和一个男孩子坚持要爬一爬,哪怕爬到半山腰也好。

      在半山腰的时候,和她同行的男孩子体力不支想要下山,可她执意要上山。于是,男孩子先下山了,两个人约好傍晚山下见。

      可是到了晚上八点多钟,还是不见苏柏林,急得一群年轻人急忙报了警。救援队赶到山上的时候,苏柏林已经在山上冻得失去了知觉,在医院躺了好几天才恢复元气。

      从雪山回来后,她就彻底失去了李可乐的消息,好友周周说陈芝芝又出国了,也许李可乐也跟着出国了。

      这次在雪山上“死”了一回,苏柏林突然就看开了。李可乐就像小时候一样,只是来过,他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那里。

      他只属于陈芝芝,陈芝芝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苏柏林二十八岁的时候,虽然没有焐热李可乐,可她也没有像周周骂的那样成为“单身狗”,她在公司热心大姐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个公务员。

      那一年的圣诞节,男朋友策划了一场满城轰动的求婚,许多年轻的姑娘都哭了,苏柏林也哭了。

      结婚那一天,主持人问她:“在这段爱情里,你做过最放肆、最勇敢的事是什么?”

      这是一段水到渠成的爱情,她根本没有做放肆、勇敢的事。她真正做的放肆的事,就是在十八岁那年陪李可乐听那场听不懂的音乐会。那天在回去的路上,她想起了周周的话,于是她一时兴起,问李可乐:“周周说到二十八岁都不会有人要我,如果二十八岁真没人要我,我就嫁给你好不好?”

      她分明听到他轻轻地“嗯”了一声,也许是幻听吧。

      人的记忆都是这样吧,那些坏的场景常常会强行插入温暖的片段。就像今天明明就是一个和他无关的日子,他也还是没有打招呼就闯了进来。举起酒杯的那一刻,她心底有个声音在说:李可乐啊,我等你等到了二十八岁,以后,我再也不等你了。虽然我的心里还有很多的遗憾,但我已经开始准备新生活。虽然这生活可能琐碎、无味,但是,浩渺世间,谁不是这样走过去的呢?

      苏柏林二十八岁的时候李可乐没有来,她就老了,她觉得一辈子也没有很长,不管和谁在一起都会倏然而过的。

      九、岁月漫漫过,你永远不知道他在哪里

      2016年,有一则新闻在大众眼前一闪而过:在世界第十四高峰希夏邦马峰部分融化的冰川上发现了两名登山者的尸体,其实有一位被确认是1999年10月在攀登喜马拉雅山时遭遇雪崩失踪的美国著名的登山者亚历克斯·洛(Alex Lowe)。在上个世纪90年代,亚历克斯·洛曾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登山者,他曾两度登顶珠穆朗玛峰。

      这条新闻并没有引起轰动,在雪山上经常都会出现遇难者的尸体,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躺在雪山上被冰封着?

      譬如李可乐,其实,当年他并没有跟着陈芝芝去巴黎。在机场过安检的时候,他的包被拦了下来。在安检室,他一件件打开自己的行李,陈芝芝看到了他那件到处都是破洞的羊毛衫,忽然就笑了:“破洞毛衣?你一个翩翩公子怎么就玩起非主流来了?”

      李可乐没有笑,他拎着毛衣看着陈芝芝。在这以前,他以为喜欢一个人就是一生一世,却没有想到,他以为的一生一世会瓦解在苏柏林的手上。他捧着毛衣,盖上箱子,对一边笑得直不起腰的陈芝芝说:“巴黎我还是不去了。”

      这些日子他一直都有了解苏柏林的信息,所以,从机场返回来后,他就直接飞去了那座有雪山的城市。他原本想给苏柏林一个惊喜,可是在山脚下的旅馆听到苏柏林在雪山失踪的消息后,他等不及救援队,一个人摸索着登上了雪山。

      李可乐一路呼唤着苏柏林的名字,可是雪山那么大,很容易就背道而驰。他因为心里害怕,一路都走得很急,就那样毫无征兆地就摔了一跤。等他意识恢复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整条腿都动弹不得。可是苏柏林还在雪山上,于是,李可乐就用手代替腿,一步一步地爬行。

      也不知爬了多久,忽然太阳出来了,他仰头望去,白雪皑皑中透出一丝霞光。仿佛是当年他意志低迷在网吧通宵达旦准备自暴自弃的时候,苏柏林突然出现在眼前,当他被人攻击无法反驳的时候,也是苏柏林挡在他的面前。她眼睛总是亮亮的,也像是一抹初霞,可以把人心给融化,他大概就是在那时被吸引的吧。

      李可乐再也爬不动了,他意识模糊的最后一刹,看到的是苏柏林的脸。他仿佛体会到了当初苏柏林努力抓住他却抓不到的感觉。一滴泪慢慢地流出了,随即被漫天的雪给淹没了。

      苏柏林因为等不来李可乐,她绝望了,于是草草地结了婚。可她不知道,这世上最绝望的事,不是爱人跟你说“我恨你”,也不是说“我不爱你”,而是岁月漫漫,你永远不知道他在哪里。

      编辑/爱丽丝 文/清忧

    赞 (597)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23.3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