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教主解睡袍

  作为一个有底线的杀手,我追杀了魔教教主整整一年。

  可谁知道,我把他当对手,他却想睡我!

  1.剑

  这个世界上有两柄天下无双的剑。

  一柄叫断水剑。

  一柄叫七少爷的剑。

  断水剑人人都可拥有,而七少爷的剑全天下只有我能用。

  2.朗月教

  辰时,无风。

  我站在魔教门外。

  “有人付钱,让我前来刺杀竹虚阁阁主琅青雪。”

  守卫之人凑过来小声道:“七少爷,今儿我们教又换了名称,叫朗月教。”

  我顿了顿,从善如流地改口:“有人付钱,让我前来刺杀朗月教教主琅青雪,还请阁下出门一见。”

  琅青雪果然推门而出。

  时逢寒冬,他身上披着青色的大氅,领口一圈是成色极好的白色狐毛,微微扫着他的下巴。他将双手拢在袖子里,只倚着门望我。

  身旁众人皆低头不语。

  “七少爷远道而来,是青雪有失远迎。不如到在下教中,温壶热酒,驱驱寒可好?”

  我并不搭话,只低头取下背后的剑。

  琅青雪站直了身子:“可还是与以往一样?”

  我点头。

  琅青雪解开身上的大氅,随手扔到一旁,右手一伸,便有仆从恭敬地捧着一柄剑递到他的手中。

  那柄剑通体翠绿色,似翡翠一般,隐隐透明。

  这便是那天下无双的断水剑。

  我等在一旁,冷眼看着他这一通做派。

  琅青雪往前走了几步,周围仆从自发退下。

  他望着我,神情忽然一凝,杀气扑面而来。

  风依旧很冷,天气愈发阴沉,似乎要下雪了。

  我的剑已经出鞘。

  3.琅青雪

  这是我第七十四次刺杀琅青雪。前面七十三次皆以失败告终。

  刺杀琅青雪的任务大约是一年前接下的。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琅青雪的武功这般出神入化。

  若不是违约金太过高昂,想必我早就甩手不干了。

  七少爷是世上顶级的刺客。

  琅青雪是万人憎恶的魔头。

  但是正如同我无法取下对方的头颅一样,琅青雪同样对我无可奈何。

  我们有着这天下绝世无双的两柄剑,杀人如麻。

  如果他不是我的任务对象,或许我们可以坐下来温壶酒,小酌一番。

  “砰砰砰”。

  门被敲响。

  我放下手中正在擦拭的剑,起身开门。

  琅青雪站在门外,依旧穿着一身青衣,手里捧着一只食盒。

  我不由分说地关上了门,又上了门闩。

  琅青雪从窗户飞了进来。

  “你躲着我作甚?”琅青施施然在桌旁坐下。

  我站在那里没动:“出去。”

  琅青雪像是没听见一般,自顾自地打开手中的食盒。

  “今儿个闲来无事,做了些糕点,想着你大概尚未用食,便送了过来。”

  我收回之前的话。

  就算琅青雪有日不是我的任务对象,我也不愿与他一起把酒言欢。

  这厮甚是烦人。

  4.七少爷

  “七少爷。”

  我将目光移了过去。

  七少爷是我。这个名字不是外号,不是尊称,只是一个名字罢了。

  我姓七,叫少爷。

  琅青雪道:“再过十日,距离你我第一次见面便有了一年之久。”

  我道:“不用过十日,我便能取下你的项上人头。”

  琅青雪抿唇一笑:“巧了,你昨日也曾这般讲过。”

  我无言以对。

  我见他在桌边坐得稳当,心下有些不耐烦。

  “你来此地,到底有何要事?”

  琅青雪叹道:“不过是来送些糕点罢了,竟惹得你如此猜忌。”

  那放在食盒中的糕点确实做得精致小巧,让人看起来十分有食欲。

  但我是万万不敢吃的。

  第一次吃这些糕点的情形历历在目。

  那时对方也是这般笑着,提着食盒过来示好。

  若是我杀不了他,他也杀不了我,我们私下相交一番也无妨。

  但是那些糕点看起来像是出自大师之手,吃起来却像是毒药一样,我只吃了两口便吐了。

  这可能是我见过最好看却最难吃的糕点了。

  或许下次可以并入毒药一类。

  琅青雪大约是看到我的脸色有些难看,猜到了我心中所想。

  “这次你且放心,味道定然是极好的。”

  看着琅青雪信誓旦旦的样子,我将信将疑地坐在另一旁,伸手捻了一块糕点,咬了一口。

  糕点上有没有毒,我一闻便知。

  从我做杀手到现在,从来没有人能在毒药上瞒过我。

  这糕点不仅没毒,入口后反而唇齿生香,十分美味。

  我看了琅青雪一眼,对方望着我,似乎翘首以盼。

  “如何?”

  “尚可。”

  我放下手中的糕点。

  琅青雪笑道:“你若觉得好吃,我日日做了送来,如何?”

  “不必劳烦教主,我每日已有旁人做饭。”

  琅青雪忽然敛了笑容,身上的杀气四下弥漫。

  断水剑已向我逼来。

  我心里一惊,这琅青雪怎么说变脸就变脸,说开打就开打,一点儿预兆都没有。但是手下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右手一翻,剑柄已滑入我手心。

  “铛–”

  火花四溅。

  5.一碗教

  辰时,无风。

  我站在魔教门外。

  这是我第七十五次刺杀琅青雪。

  魔教门外的牌匾已经换了一个–一碗教。

  我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以为朗月教昨日已被人平了山头,心里竟止不住地生气。

  琅青雪的人头是我的,不知是谁吃了豹子胆,竟然敢在我的刀下抢人。

  守卫之人凑过来道:“昨日教主高兴,多吃了一碗饭。”

  原来多吃了一碗饭便要叫“一碗教”。那我顿顿吃三碗,岂不是要改名叫“七三碗”?

  我站在魔教门外。

  “有人付钱,让我前来刺杀一碗教教主琅青雪,还请阁下出门一见。”

  一碗教教门大开,却不见琅青雪的身影。

  寒风凛冽,在山顶呼啸而过。

  一碗教的旗帜猎猎作响,琅青雪的声音从教中传来:“本座今日偶感不适,若是刺杀,还请他日再来。”

  琅青雪声音浑厚,内力强大,即使隔了层层院落楼宇,这声音落到我耳边却依旧像是轻声低语一般,字字清晰。

  只不过话语中的血腥之气,却是无法隐藏。

  大概他之前杀了人。

  我转身离去。

  第七十五次刺杀琅青雪,再次失败。

  对方不曾露面,也是失败的一种。

  6.严秋

  刺杀琅青雪已有一年之久。

  我从最开始的摸黑刺杀变成了现在的光明正大。

  并不是我仗着武艺高强,自己有多厉害,实在是晚上刺杀太过尴尬。

  我第一次刺杀琅青雪的时候,对方正在出恭。

  我提着剑出现在琅青雪面前,对方连裤子都来不及提起来,就开始红着眼追杀我。

  我被琅青雪打得吐血。而对方也身中好几剑。

  我失败而归。

  第二次刺杀琅青雪的时候,对方还在出恭。

  我提着剑出现在琅青雪面前,对方连裤子都来不及提起来,提起断水剑就开始咬牙切齿地追杀我。

  我再次失败而归。

  第三次刺杀琅青雪的时候,对方黑着脸在屋子里等我。

  我送上治疗拉肚子的秘药,诚恳地问他:“我以后白天来刺杀你,行吗?”

  但是我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寒风渐渐停止,我已从山上下来。

  周围的景色在我面前迅速退去。

  忽然我停了下来。有人在前面挡住了我的去路。

  那人穿着一袭黑衣,怀中抱剑,一张脸被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狂热地看着我。

  “晚辈严秋!仰慕七少爷许久!不远千里,只想一睹七少爷的剑的真容!”

  我问他:“你真想看?”

  那人拼命点头。

  我点头:“好。”

  我从背后取下长剑,一剑将他刺了个透心凉。

  “看见了吗?”我问他,“厉害吗?”

  7.碍眼

  七少爷的剑天下无双。

  无人见过。

  每个人都想亲眼看一看七少爷的剑。

  但是这句话的重点是七少爷,并不是剑。

  只有七少爷手中的剑才能天下无双。

  世间万物在我手中都可做剑。

  一草一木,一花一叶。

  全是七少爷的剑。

  全是绝世无双的剑。

  这人想要看我的剑,我懒得解释,不如直接给一剑来得干脆。

  谁叫这人学我穿了一身黑。

  碍眼。

  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我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快要晌午。

  以往环境幽雅的客栈此时人声鼎沸。

  来往的官差正在盘问着客人,查问着什么事情。

  我叫来躲在柜台后瑟瑟发抖的掌柜:“饭菜可曾做好了?”

  掌柜的看到我,却像是看到了什么恶人一般,用力地甩开我的手,大叫了起来。

  “是他!是他!王二每天都给他送饭的!”

  官差纷纷面露凶相,围了过来。

  每日给我做饭菜的那个小二。

  死了。

  他无声无息地死在客栈的后院,被人发现的时候身体还是温热的。

  他的脖子上有一道细细的伤口,看样子是一剑毙命。

  鲜血淌了一地。满室有浓郁的血腥味。

  我被官差翻来覆去地盘问,虽然心中已经知道了凶手是谁,但是面上却不露分毫,配合着他们的调查。

  后来官差始终问不出什么,也没有任何证据,只能将我放了回去。

  我回到楼上,推门而入。

  琅青雪坐在桌旁,正从食盒里拿出两碟精致的糕点。

  天气寒冷,可这糕点拿出来的时候还是冒着热气的。

  见我进来,琅青雪头也不抬:“想来你应该尚未用饭,不如一起?”

  我问他:“小二可是你杀的?”

  琅青雪眯了眯眼睛:“是。”

  “为何?”

  “碍眼。”

  他这理由太过正常,我一时觉得荒诞,一时又觉得理所当然。

  我也因碍眼而杀掉之前那位叫……叫……

  算了,名字不重要。

  总之这理由说服了我。

  “今日我前去一碗教,你说不便。现在又端着这糕点前来寻我,为何?”

  琅青雪道:“你那厨子被我杀死,你自然也就没饭吃。”

  我到桌旁坐下,看了那些糕点一眼:“换一人再做便是。”

  琅青雪笑了。

  “你换一人,我杀一人。”

  “你杀一人,我换一人。”

  “你换一人,我杀一人。”

  我与琅青雪陷入了死胡同。

  我感觉自己的脸上浮现出了不悦的神色。

  杀气弥漫,长剑已向他逼去。

  琅青雪脸色不变,提剑相迎。

  “铛–”

  火花四溅。

  8.糕点

  我与琅青雪站在大街上,仍提着剑遥遥而对。

  三丈以内,无一人敢立足。

  不远处,客栈残垣断壁,招牌被剑气一劈为二,横尸街头。

  官差驻足于远处,不敢上前。

  我与琅青雪从室内打到了大街上,仍旧分不出胜负来。

  日头渐渐偏西,已经过了午饭时分。

  我未曾用饭,脸色已相当不悦。

  琅青雪忽然收了剑,杀气消失于无形。

  “可是饿了?”

  我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一言不发,跃身屋顶,连踩几下,回了客栈二楼的房间。

  里面一片狼藉。

  窗棂微响,琅青雪跃了进来。

  我头也不回,从摇摇欲坠的房门中钻了出去。

  “你要作甚?”琅青雪在身后沉声问道。

  “吃饭。”

  琅青雪右手一翻,断水剑已在他手中挽了一个剑花,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挥剑挡开:“教主还有何要事?”

  琅青雪忍着怒气:“吃我的糕点。”

  “为何?”

  “客栈已被我二人毁去大半,厨子小二想必也已跑了,你到哪里寻人给你做饭?”

  他说得十分有道理。

  我找了一条勉强能用的破板凳,放到屋子里唯一完好无损的桌子旁。

  琅青雪为我打开了食盒。

  我伸手捻了一块,又放了回去。

  “这是为何?”

  “凉了,不吃。”

  琅青雪黑了脸,提起断水剑将桌子劈成了几半。

  我稳稳地坐在板凳上,抖了抖黑袍,将上面的木屑抖掉。

  琅青雪深吸一口气,看着我忽然又冷笑几声。

  “七少爷,你可真是个少爷。”

  我如老僧入定,脸色不变分毫。

  琅青雪道:“如今离你刺杀我一年还有九日,你若能取下我的头颅,日后凡是你出现的地方,一碗教上万名教众退避三尺。”

  “若是不能……”

  “没有不能。”我打断他的话。

  琅青雪像是没有听见我的话一般,接着道:“若是不能,你就乖乖地将你七少爷的剑奉上。”

  这生意不亏,毕竟门外一朵玫瑰花也是七少爷的剑。

  我自然是点头应下。

  琅青雪转身欲走,我又叫住了他。

  “何事?”琅青雪脸上有了笑意。

  “食盒。”我指了指地上。

  琅青雪明显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他再次提着断水剑将地上的食盒砍的稀巴烂。

  9.刺杀

  夜半。

  无风无月。整座小镇一片昏暗。

  我系好面巾,穿着一袭黑衣,在夜色的遮掩下,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客栈。

  这是我第七十六次刺杀琅青雪。

  在我们定下约定的当天晚上。

  我知道刺杀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越是临近约定的期限,琅青雪的防备越强。

  滴水不漏的一碗教……

  哦,他们教又换名字了。

  我趴在魔教门外的房梁上,几乎是把脸凑过去才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看清教名–九日教。

  真是一个好名字。

  时时刻刻提醒了离约定的日子还剩多久。

  对了,接着方才的话题。

  越是临近约定的期限,琅青雪的防备定会越强。

  到时候滴水不漏的九日教,我只身一人,武功再高强,也无法全身而退。

  而且我没有把握能够真正取下琅青雪的项上人头。

  不动声色地绕过巡逻的人,我轻车熟路地潜入了教中。

  星星点点的灯火,勾勒出九日教的轮廓。

  这是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教派,山水相依,每一处都可入画。

  寒冬中一树蜡梅悄悄绽放。暗香袭来。

  景色倒是美妙,不过我没有心思欣赏。

  穿过梅园,我轻巧地掠过屋顶,双腿勾在房梁上,倒挂下来,用匕首轻轻拨开窗户。

  呻吟之声断断续续传来,我有点儿尴尬。

  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

  万万没想到,我居然碰见了这等淫乱之事。

  里面的声音渐渐高昂了起来,许是到了最得意的时候。

  这个时候往往是人最松懈,最没有防备的时候。

  我握紧剑,闷头冲了进去。

  “七少爷……”

  琅青雪忽然闷哼一声,唤出了我的名字。

  麝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嗡–”

  长剑划破空气,挑飞纱幔,剑尖直刺琅青雪的脖颈。

  10.失败

  “铛–”

  剑刃相撞,杀气四溢。

  琅青雪腕力虚浮,断水剑被我一剑击飞,重重地插入墙壁之中。

  剑风四起,烛影摇曳,我手中的长剑再一次逼向琅青雪的咽喉。

  琅青雪连裤子都来不及提起,狼狈地从床上翻身滚下。

  我剑锋一转,再次扫向他。

  剑剑直取要害。

  “七少爷!”

  琅青雪额角青筋暴起,气得满脸通红,在我密不透风的剑招中左右闪躲,最后以自损一千的方式取得墙上的断水剑。

  “今日本教不砍了你,誓不为人!”

  真是可惜。我的刺杀大约是失败了。

  琅青雪一只手拽着一条素色帕子,一只手握着断水剑,双目赤红,舞出团团剑花。

  剑风凌厉,杀气逼人。

  我自知逃走不易,定要与他缠斗一番,要是等到九日教教众前来,离去更加不易。

  必须速战速决。

  只一眼,我就找到了琅青雪的弱点。

  我肩头一痛,断水剑刺入,鲜血溢出。

  我眉头未皱一分,按照心中所想,长剑一转,将琅青雪的亵裤绞烂。

  对方光着两条腿,愣在了原地。

  我右手一挥,一掌重重地拍在他的胸口。

  来不及查看他是否受伤,我转身跃出窗外,迅速消失于黑暗中。

  第七十六次刺杀琅青雪。

  依旧失败。

  11.伤药

  清晨。

  狂风呼啸。

  我从睡梦中惊醒,几乎是一瞬间就摸到了长剑,架在了来人的脖子上。

  “铛–”

  短兵相接。

  琅青雪黑着脸,用断水剑挡住我的剑。

  “是你。”

  “不是我是谁?”

  这话说得有道理。

  平时无人看我,只有琅青雪会跑过来。

  我们这一年来毁了好几家客栈,这是最后一家肯收留我的客栈了。

  也只有琅青雪每日都会准确地找过来。

  或许他派人监视了我。毕竟我也算是他的敌人。

  我收了剑,坐到桌旁。

  琅青雪也收了剑,脸色不善,扔过来一只细颈白瓷瓶。

  “伤药。”

  我打开闻了一下,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

  确实是极好的伤药。专治剑伤。

  昨晚为了脱身,我故意中了一剑。

  伤口在肩膀上。

  半夜匆匆回来,我倒是仔细地包扎了一下。刀口舔血的人,办事时不免会受到大大小小的伤,我自然也会格外珍惜自己的身体,免得钱还没到手,自己倒是先死了。

  不过说到这里,我记得昨晚我曾打了琅青雪一掌,但是对方看起来却像是没有受伤一样。

  我记得自己明明用了七八成的内力。

  我开口问他:“你伤势如何?”

  琅青雪勾唇一笑:“伤势?本教主武功盖世,从来不……”

  我用剑柄在他胸口捅了一下。

  琅青雪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他伸手抹去,面无表情道:“……从来不会受伤。”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

  我们又把剑提了起来。

  12.拦住了去路

  这座小镇最后一间肯收留我的客栈又毁于剑下。

  我与琅青雪踩在废墟上,十分狼狈。

  其实我也不太明白,为何我们二人总是这样没有任何预兆就开打。

  或许是因为琅青雪太过于喜怒无常。

  一定是这样。

  总之,这个小镇上应该没有地方愿意收留我了。哪怕我愿意付钱。

  琅青雪掏出一条帕子,擦了擦嘴角的血丝,模样十分优雅。

  “七少爷。”琅青雪忽然开口。

  “何事?”

  琅青雪四下扫视一番,看着我似笑非笑,意味深长。

  “明晚,本座在教中恭候大驾。”

  他跃身房顶,身姿行云流水,不过两息便消失不见。

  我还在思考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怎么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莫不是有什么深意?

  我背着剑出了小镇,准备找个山洞睡几日。

  有人在前面拦住了我的去路。

  13.垃圾

  七八个人,带着武器,一脸凶相,堵在了我的面前。

  “七少爷。”他们在叫我。

  我没应。

  “七少爷!”他们提高了音量。

  我没应。

  “你与魔教勾结,杀害我苍仑教的教众,我定不会饶了你!”

  他们对我拔剑相向。

  苍仑教教众,他们指的大约是之前那个被琅青雪一剑毙命的小二。

  那是苍仑教在九日教山下的小镇里埋下的一颗钉子,用来监视九日教的一举一动。

  但是那人又不是我杀的。

  “不仅如此,你还敢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与那魔头拉拉扯扯,互相勾搭!甚至私交过甚,简直是天理难容!”

  “对!今日我就要替武林人士清除你这个叛徒!”

  我不明白他们想要说什么。

  我是个杀手。我只管杀人。

  他们实在是让我不爽。我只好取下我的剑。

  七少爷的剑。

  他们齐刷刷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敢动手……武林中定会对你展开追杀!”

  “啰唆。”

  我提着剑,准备一人捅一剑。

  不料,有个人抢了我的人头。

  一柄隐隐透明的剑从一旁舞出剑花,绞了过来。

  鲜血四溅,尸体倒地。

  教主擦擦剑刃上的鲜血。

  “垃圾。”

  14.你是不是仰慕我?

  “教主威武。”我拱了拱手。

  “过奖过奖。”琅青雪还礼。

  他笑意盈盈地看着我,我亦站直了身子看他。

  “你是故意的。”

  “正是如此。”

  “为何?”

  “随性。”

  他大约是有病。我在心里下了结论。

  不再理会他,我将剑收回背后的剑鞘,转身往一旁的山上掠去。

  琅青雪将手中染血的断水剑一转,再次挡了我的去路。

  “我给你一个刺杀我的机会,如何?”

  “什么机会?”

  “你可以入住教中,随时刺杀我。”

  我看着琅青雪。对方脸上一脸笃定。

  似乎我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好。”我应了下来。

  琅青雪展颜一笑。

  我与琅青雪并肩而行。

  奇怪的是,我们并没有用轻功,而是这么慢慢地顺着山中小路,一步一步往上走着。

  九日教坐落于山顶,上山的路并不好走,大多数是小路,还有一段路在悬崖旁,一不小心就会跌下去。

  所以这也是这么久以来,九日教很少遭到大量武林正派围剿的原因。

  悬崖边的路并不宽,两人行走已是十分挤。我与琅青雪时不时会碰到肩膀。

  但他不会放心我走在后面,我也不放心他走在前面。

  毕竟是敌人,都害怕对方在身后暗算自己。

  不过我后来想了想,为何不用轻功直接跃上去。

  大约真的是有病。

  琅青雪似乎心情不错,脸上始终挂着笑意。

  我与他相识这么久,笑容是真心还是虚假倒也能分得清。

  他偶尔扭头对我说上几句话,我沉默不语。

  琅青雪大约是发现了我的沉默。

  “你在想什么?”他的声音有些温和。

  我望着他,开口道:“你是不是仰慕我?”

  琅青雪脚下一滑,从悬崖上摔了下去。

  15.九日教

  琅青雪有点儿狼狈地从山下重新飞上来。

  “你……你……”他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觉得自己的猜测有道理。

  “昨晚你自渎的时候叫了我的名字。”

  琅青雪一瞬间气息不稳。

  “噌–”

  断水剑半出鞘,被我伸手按住。

  “我现在不想同你打架。”

  琅青雪收回剑,脸色微沉。

  我与琅青雪并肩而行,循着山路往九日教走去。

  虽然现在的情况不同以往,但是我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

  我是一个有底线的杀手,任务不能不完成。

  我随琅青雪入了九日教。

  琅青雪沉声问:“你想住何处?”

  “住你隔壁。”

  琅青雪微微一顿,语气讽刺:“方便你刺杀?”

  “不错。”我点头。

  “好。”琅青雪冷笑一声,“随你!”随即大步离去。

  我被人安排在了琅青雪的隔壁。

  两间寝房挨在一起,确实方便刺杀。

  我站在外面观察了许久,从我的寝房过去,最多只需要四息。

  只需要四息的时间,我便能将琅青雪斩于剑下。

  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我过去得这般方便,琅青雪必须每时每刻都要提起精神,来面对我随时随地的刺杀。

  我与他旗鼓相当,谁也无法拿下谁。

  换句话来说,只要我们中有一方稍微有一丝空当,便会被另一方一剑杀死。

  琅青雪似乎很忙,我夜里去了两次他的寝房,都扑了一个空。

  他不在。

  我原本是以为他处理什么公事,所以才会比较繁忙。第二天的时候我才知道真相。

  琅青雪离了教。

  他真是打了一个好算盘。

  将我困在教中,他却离去,只要挨过剩下八日,便能不战而赢。

  我自然是要追过去的。

  在没有完成任务之前,琅青雪在哪儿,我便在哪儿。

  16.最后一日

  我追了琅青雪七天七夜。

  他带着我在江南一带绕了七天七夜,最终才停了下来。

  我隔了半日才追到他的面前。

  琅青雪轻笑:“怎么样,七少爷,追人好玩吗?”

  他坐在客栈里,摆弄着面前的茶杯。

  我在他对面坐下。

  水声汩汩,袅袅白雾升起。

  茶香扑鼻。

  琅青雪右手执杯,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接过茶杯。

  茶水入口微烫,但是在如此寒冷潮湿的日子里却恰恰合适。茶水一口入肚,也能解除我奔波多日来的疲劳。

  琅青雪又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七少爷对本座可真是追得紧啊。”

  我点头:“是的。”

  琅青雪一时哑然,半晌又笑了。

  “是了,你还要刺杀我。”

  对,我是要刺杀琅青雪。

  但是我之前说过了。要不是违约金太昂贵,我早就甩手不干了。

  刺杀琅青雪是我有史以来接过的最困难的一个任务。

  窗户被打开,寒风吹了进来,夹杂了几片雪花,融化在琅青雪的发间。

  寒风凛冽,吹得人面颊有些发疼。

  旁边的人轻声抱怨了几句,琅青雪便又关上了窗户。

  琅青雪道:“我明日便回去。”

  我问:“明日是最后一天。”

  琅青雪笑道:“你还是奈何不了我。”

  我正打算说话,忽然听得旁边传来极小的交谈声。

  “那边两人看起来有些面熟。”

  “黑衣那位好像是七少爷,白衣那位好像是魔头……”

  “琅青雪!”

  交谈的两人互相对看了一眼,极其震惊,脸色都变了。

  “快些通知师傅,组织人手,最好是趁他们落单……”

  琅青雪脸上挂着笑容,伸手捻起一支筷子,随手一甩。

  “唰–”

  筷子直直地插在其中一人的咽喉之处,贯穿而出。

  鲜血四溢。

  四周一静,而后传来一声响彻天际的尖叫。

  人群慌乱,四下逃窜。

  琅青雪端着手中的茶杯,盘腿坐在小榻上,嘴角漫不经心地勾着,神色淡漠而残忍。

  我冷眼旁观,一言不发。

  17.被包围

  我与琅青雪相对而坐。

  茶几上有两杯茶水,茶香扑鼻。

  白雾袅袅而上,又被偶尔从窗户窜进来的冷风吹散。

  客栈已经被包围了。

  不仅仅外面围满了人手,就连我们周围也围着一圈所谓的江湖正派。

  场面一触即发。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七少爷,琅教主。只要你们肯交出手中的剑,我就给你们一个痛快,否则……”

  我讨厌这套说辞。

  我不喜欢别人让我交出我的剑。因为世间万物皆是我手中的剑。

  他让我交出我的剑,是想让我交出全天下吗?

  可这天下又不是我的。

  我没法交出我的剑,所以只好让他闭嘴。

  我的筷子穿过他挡在面前的刀,贯穿了他的咽喉,插在了他身后的柱子上。

  “扑通”一声,他倒下去断了气的时候,才能听见鲜血流出来的声音。

  周围的人齐刷刷地后退了好几步。

  有人厉声质问我:“七少爷!难道你真的准备跟魔教同流合污了吗?!”

  “啰唆什么,他们现在只有两个人!直接杀了再说!”

  琅青雪冷笑,站了起来:“断水剑是我抢来的,若你们真有本事,只管抢去便可。”

  破空声传来。

  两支冷箭一左一右,直冲我们面门而来。

  “铛–”

  一声清脆的剑鸣声。

  七少爷的剑与断水剑同时出鞘。

  18.绝世之剑

  天色愈发阴沉。

  寒风呼啸,鹅毛般的雪花纷纷落下,又很快被鲜血染红。

  我与琅青雪并肩而立。

  三丈之内,空无一人。

  我撩起衣摆,擦了擦手中的长剑,重新插回剑鞘。

  剩下的这些人满脸惊慌,早就没有了战意,实在是不足为惧。

  我与琅青雪准备要走,忽然又停了脚步,回头看着他们。

  “你们真想要我手中的剑?”

  那些人惊疑不定地看着我。

  “这剑其实无用。”

  我料想他们定然不信,干脆直接内力一震,便将手中的长剑震碎,随手扔到了地上。

  琅青雪也是一惊,不明白我的用意。

  “我说过了,这剑无用。”

  琅青雪低笑一声:“这不是你的剑吧。”

  这自然是我的剑。

  这剑是我两年前在街边铁匠铺花了五钱银子买的,用得顺手,便带在了身边。

  可它也不是我的剑。

  没了这柄剑我还有其他的剑,这剑自然也就是无用之物了。

  我与琅青雪并肩而行。

  人群自发退后,不愿与我们距离过近。

  解开系在客栈旁边的缰绳,我与琅青雪翻身上马。

  长长的街道空无一人,只能听见马蹄声。

  我出了小镇,拉住了缰绳。

  琅青雪发上已覆了一层雪花,我亦是。

  “琅教主。”

  “七少爷。”

  “告辞。”

  琅青雪没有答话,只是正色看我。

  “七少爷莫非放弃刺杀我了?”

  “正是。”

  “不过,七少爷可还记得我们的约定?”

  约定?

  我自然是记得的。

  若我没能刺杀成功,便要交出七少爷的剑。

  那么这个问题又绕了回来,我没法交出全天下。我又不是天子。

  我如实地跟琅青雪表明了这一点。

  “无妨。”

  琅青雪似笑非笑,目光在我胯下转了一圈。

  我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要的……也不是那柄剑。”

  19.七少爷的剑

  这个世界上有两柄天下无双的剑。

  一柄叫断水剑。

  一柄叫七少爷的剑。

  断水剑人人都可拥有,而七少爷的剑全天下只有我能用。

  现在,断水剑是琅青雪的,七少爷的剑也是他的。

  文/一朵大白云 图/莎蔓萝

赞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