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囧事之小费的故事

  美国的大多数大学生,上大学的学费靠贷款,生活费由自己打工挣取。或许是受到了这种感染,许多来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们,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在餐馆打工,或给家里减轻负担,或给自己补贴零花钱。

  只可惜,因为签证的问题,大部分的餐厅和快餐店并不会雇佣留学生。于是,各种形式的中国餐厅几乎成了大家伙儿唯一的选择。

  小W刚刚买了一辆新车,每个月近500美金的贷款。因为不想向家里伸手要钱,小W开始给学校附近的一家中餐馆送外卖,没有底薪,所有的收入全靠送餐的小费。小W一般能收到10-15%的小费,跑一晚上,大约有四五十刀的收入。当然,这是顺利的时候。碰上天气不好,路滑看不清,或者接订单时候对方地址没说清楚,小W常常车开出去半天才能找到地方,甚至有时候遇上极品的顾客,可能分文没有,真正的白跑一趟。

  这天晚上,小W就接到一个一百多刀近两百刀的订单。这可是一笔大单子,可抵得上跑大半个晚上了,小W心里不由喜滋滋的。小W哼哧哼哧地拎着两提盒饭赶到了对方的公寓,一敲门,出来一位黑人妹妹,那愉悦的心情顿时受到了一点小小的冲击。一般来说,黑人的小费都给得不高,给百分之十算是不错的了。

  虽然心里打着小鼓,但小W还是非常专业地把盒饭递给了黑MM。MM双手接过后,直接把门给关上了。

  这是什么意思?不给了吗?

  小W的心里已经不是敲小鼓,而是敲起了架子鼓。就算是百分之十,那也十好几块钱呢!他稍一停顿,忍不住敲了敲门。

  门稍稍被打开,依旧是黑MM,她露出一颗头来,一脸麻木地看着小W。

  小W还保留着中国人说话婉转的习惯,旁敲侧击地问:“您有对我的服务不满意吗?”

  黑MM不解地摇了摇头:“没啊,挺好的。”

  小W于是委婉地问:“那,您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什么?”黑MM依旧面无表情,过了好一会儿,说了一句,“哦,我忘记说谢谢了。谢谢!”

  “……”小W差点没有呕出二两血来。眼看着黑MM又要关门,小W终于忍无可忍地直说道:“你是不是忘了给小费?”

  黑MM这才如梦初醒。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两手空空,于是扭转头对着里面说道:“嘿,你们谁有二十块钱?”

  刚才一直半掩着的门忽然大开,小W瞬间看到屋子里边或站或坐了一堆块头大、肌肉结实的黑哥哥。被MM这一问,他们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小W。

  要是你看过师太之前写的“囧事”系列,就应该知道,在美国的留学生们对黑哥哥都多多少少有种畏惧感,更别说这么一大拨,又是深更半夜,又是在鱼龙混杂的市区(downtown)。可以想象小W当时心里的阴影面积有多大。

  小W看了一下自己瘦小的身形,下意识地就有种冲动想说“小费不要了”。不过,显然那帮黑哥哥和平日里在downtown抢劫、枪战、吸大麻的人并非一拨,最后,小W顺利地拿到了小费,迅速撤退。

  除了送外卖,还有做堂食的服务生。这种服务生得到的小费比送外卖要高得多,一般以女生居多,当然,也有男生,譬如叶君。

  叶君在诺城一家福建人开的日料自助餐厅打工。作为为数不多的男服务生,叶君总结了一套他自己的服务经,在同样的服务时间,总是能比同行们多拿点小费。他和小伙伴们分享了一点经验,譬如:老头、老太太他都会格外照顾,有空多聊上几句,所以得的小费都不少,有时候还会有意外惊喜;还有四十岁左右的商务人士,服务周到些,小费也不少。

  这不,这天,小伙伴们一起结伴去吃日料自助,叶君瞧见,忍不住走过来给我们炫耀了一下他刚刚的收获。一位老太太在听闻叶君一个人“艰苦”的学生生涯兼打工生涯后,深受感动,瞒着去上厕所的老伴,偷偷塞给叶君二十块钱小费。

  叶君扬扬得意地炫耀着,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这下可不就证明他的服务经管用了吗?

  正说着,餐厅进来一个拎着公文包的干练男士。因着在小伙伴面前露一手的心态,叶君立马殷勤地迎了上去。独坐一隅的男士享受到了叶君格外的关照,甚至不时传来两人的欢笑声。

  果然,男士临走的时候,也和老太太一样,趁着和叶君握手的时候,往叶君的手里塞了一张纸–看样子,不是十块钱就是二十块钱!

  叶君看向小伙伴们,眉头一挑,分明在说:我又得逞了!

  然而,当叶君摊开手掌,准备向小伙伴们认真炫耀一下他的成果时,他却突然一动不动了,脸上的笑意瞬间化为乌有–

  他的手里边哪里有二十块钱?

  那就是一张白纸!

  白纸上留下了一排电话号码,还有两个单词:Call me!

  文/孤钵

打赏
赞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