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戴上了盔甲却失去了你

  沐沐推荐:凌霜降每次的稿子都能写出少女时期暗恋的那份小心事的心酸,这次这篇稿子也让人忍不住想起好多年前的自己,想起自己也曾因为一个少年心怀心事、郁郁寡欢地看着他与他喜欢的女生出双入对……

  为什么呢,她才十六岁,为什么才刚与他相见,便预感到了结局的分离?

  01

  十六岁的时候,林沐紫有个外号,叫大树。

  那时候,她就已经身高一米七九了,而且,因为营养过剩,她的体重有一百七十斤。在高一新生人群里,她随随便便一站,让人想不发现她都难。

  军训的时候,太阳特别大,班上有个叫李婧的瘦小女生就跑到林沐紫的影子下蹲着躲太阳,嘴里还嚷嚷着:“林沐紫,你别叫什么木子了,你叫大树吧。”

  作为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高大胖,林沐紫就这样成了一棵大树。

  那时候的梁天濯在哪儿呢?

  梁天濯在同样穿着灰灰花花的迷彩军训服的平凡男生堆里,像石头里的美玉,又像晴空里的星星,隐隐约约又不可忽视地发着光。

  梁天濯应该是班上唯一一个比林沐紫要高的男生了吧。他不但高,而且长得好看。他好看到什么程度呢?好看到才军训第二天,全体军训新生就都知道二班的梁天濯最大程度地拉高了高一新生的颜值水平,校草的外号已经悄悄地在女生堆里流传。

  林沐紫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上了梁天濯的呢?

  大概是因为晚上在宿舍里,其他人提起梁天濯的名字的时候,她的心怦怦怦地跳了三下。

  当然,林沐紫知道,她的心脏什么时候都在跳。但是,当她听到梁天濯的名字时,她的心脏跳的这三下,就像是最后的跳动一样,让她有一种心跳要骤停的窒息感。

  林沐紫感觉不是太好,喜欢一个人,不应该是甜蜜美好的吗?为什么会是这样痛苦的感觉呢?

  为什么呢?她才十六岁,为什么才刚与他相见,便预感到了分离的结局?

  林沐紫忐忑着,却又不由自主地被似会发光的梁天濯吸引。

  02

  因为身高的关系,为了使方队看起来更整齐,林沐紫被安排到男生队伍中去了。又因为身高的关系,林沐紫站在了梁天濯的身边。

  没错,她就站在梁天濯的旁边,离梁天濯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走正步的时候,宽大的军训服的袖子会和他的袖子碰到发出布料纤维摩擦的声响。

  那声音其实很普通,因为其他相邻的同学之间也同样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但林沐紫觉得心脏的跳动又奇怪起来,那声音听在耳朵里,也不再像普通面料发出的声音,而更像是流星的碰撞那般,电光石火间火树银花。

  这种紧张让林沐紫全身绷紧。不想在他面前丢脸的倔强让她必须全神贯注,然后某一个时刻,她忽然觉得自己踢出去的腿晃动起来,那种心脏骤停的感觉又来了,而且越来越真切,真切到她开始觉得呼吸困难。

  林沐紫直挺挺地倒下的时候,脑子里最后的念头是,倒霉,她这种身高、这种体重在离他这样近的地方晕倒,着地的时候大概他都会感受到大地的震动吧?

  之后的三个月,林沐紫都没来得及去思考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晕倒了,原因确实是心脏骤停。

  林沐紫的心脏天生就有点问题,但是,她竟然在顺利地长成了一个大高个儿后才被发现是个林黛玉的身。

  梁天濯他们在读高一的时候,林沐紫休学了。为了保住小命,她得先治病。

  幸好林家还算有点钱,去了北京说不行,后来又去了美国。

  各种辗转艰辛之后,所幸手术成功了。

  那时候,已经是又一年的秋天了。

  03

  林沐紫又活过来了。有点遗憾的是,她并没有像各种言情小说中说的那样,因为一场大病就从看起来傻乎乎的大高个儿变成了高挑瘦削又飘逸的女神,反倒因为长期的养病与家人的精心照料,长得比以前更……嗯,白白胖胖了。

  当然,白白胖胖对于一个十七岁少女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词儿。

  林沐紫是作为高一新生复学的,开学那天,林沐紫看着绝大部分比自己矮的同班新生,突然有一种沧桑感。

  怀着“唉,我老了,联欢不动了”的心情,悄悄地从新生联欢会退出来想找个安静没人的地儿喘口气儿的林沐紫,就那么毫无预兆地与梁天濯重逢了。

  但情形真的有点尴尬:梁天濯似正与一个女孩在争执,地上有一个银灰色的礼物盒,一只施华洛世奇的水晶天鹅露出了半边脸。

  那只水晶天鹅,林沐紫恰巧也有一只。那是林爸送给她的康复礼物。

  “抱歉。”林沐紫只愣了半秒,便很识趣地快速离开。她快步走了一段,绕过图书馆,走到了足球场边儿上,才停了下来。

  远处的礼堂里隐约传来高一新生们的欢笑,刚才路过的那条小道儿静谧依然,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林沐紫慢慢地慢慢地感觉自己那颗经过了修复之后算是已经能正常使用的心脏,怦,怦,怦,重新重重地有点疼痛地跳动起来。

  林沐紫抬头望了望被这座城市的光源污染得根本无法看到星光的天空,想,梁天濯的眼睛,真是太闪耀了,那么明亮,叫她看着就心疼。

  04

  要说美国的治病之行没有其他的好处也不然,林沐紫的父母英语都不好,为了更好地与医生沟通,林沐紫不得不在英语上下了功夫,一年过去,美式口语说得还可以。

  恰巧学校要为外宾表演一个英文话剧,林沐紫就被选了去。

  梁天濯也在,他那样的才貌,演的是王子。林沐紫知道自己的身高体型,本来也没指望能演公主什么的,只是没想到的是,最后获得的角色是国王。

  国王与王子有好几段大篇大篇的对白。林沐紫刻意压低了她本来就不清亮的嗓音,用有些低沉而又富有磁性声音大段大段地背着那些台词。

  背后,她自然是下过功夫的,这也许是她唯一能与梁天濯对话的机会,即使是台词,她也不想敷衍。

  梁天濯的声音清亮而又富有磁性,与林沐紫中性的低沉嗓音搭配,竟也十分有舞台感。

  演出很成功,林沐紫唯一的遗憾是,除了台词,她与梁天濯之间的对话仅限于:

  “先练一遍吧。”

  “好。”

  她终于有了与他说话的机会,虽然只是很短、很少的几句话,但对她来说,都像是在荒景里遇上了丰年。她几乎夜夜入睡前都把当天与他有限的几句对话翻来覆去地回想许多次,好像非要把那几个字的骨髓都榨干才肯罢休。

  最后英语剧团庆功小聚会的时候,因为两个外教十分活泼,林沐紫和他们聊着聊着就说到了自己做手术时经历的那些中西习惯不同的尴尬。她很幽默,恰巧当时大家的情绪很高,笑点也低,结果也算是皆大欢喜,每个人也都知道了林沐紫做过心脏手术的事情。

  林沐紫说得兴起,眉眼弯弯地问了梁天濯她昏倒的时候想的那个问题:“梁天濯,我倒在地上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感受到了大地的颤抖?”

  当时梁天濯只回了她一个字:“哦。”

  林沐紫也没太注意,只是觉得梁天濯笑得有点尴尬,不过,她理解成了大概他的尴尬是因为她去套近乎了。

  05

  梁天濯有脸盲症的事情,林沐紫是无意中发现的。

  林沐紫的同桌姚婷是一个娇小的女孩,她与身高已经一米八一的林沐紫是班上的两个极端身高女生,林沐紫总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姚婷。终于,在姚婷的姐姐李婧来找姚婷的时候,林沐紫想起来了。李婧就是那天晚上与梁天濯有争执的那个女生。

  李婧的妈妈和姚婷的妈妈是双胞胎姐妹,所以,她们不管是身高还是体型都长得有点像。

  有天姚婷问她:“林沐紫,我和我姐长得很像吗?今天高二二班的男神梁天濯竟然把我认成我姐哦。”

  “不会吧?”

  “他盯着我的眼睛叫我李婧呢。他不是近视吧?”

  虽然大家穿的都是校服,虽然姚婷与李婧是身高、体型、脸型都有点像,但五官相似之处不大,不至于面对面都会认错吧?

  林沐紫想起了很多在排练话剧时的细节:梁天濯从来不主动和人打招呼,就算打招呼,也很少叫名字,都是一声问候即过。有天她觉得好玩,就换上了武士的衣服,结果她就站在旁边,梁天濯却问一个同学:“林沐紫是不是没来?”

  林沐紫好像有点儿明白那天为什么梁天濯会感觉尴尬了,因为他一直没有认出她就是那个一年前军训时晕倒在他身边的女生。

  呀,原来他没那么完美!

  想到这一点,林沐紫有点小遗憾,却又有点小确幸。

  知道了他的秘密后,林沐紫开始变有点不敢看他了。奇怪,明明是他偷走了她的心,为何她却会有自己才是那个小偷的想法呢?

  06

  梁天濯并不经常认错人。他聪明至极,可以根据声音、身高、体型、衣着,甚至气味来区分别人。

  他之所以错将姚婷认成李婧,是因为那天姚婷与李婧不但穿了同款校服,拿着同款水杯,还因为前一天觉得好玩一起喷了同款的香水。

  林沐紫找了好些与脸盲证相关的书籍与资料来看。看完之后,她替梁天濯那种温润如玉又超凡脱俗的气质找到了原因:他当然与众不同,因为他不管看谁都是没有个体特点的芸芸众生呀。

  为了让梁天濯认出自己,林沐紫花了好些心思。她坚持只用用妈妈的精油自己调制出的香味只此一家的护肤乳,坚持只穿同一个款式、同一个颜色的运动鞋,坚持把那只水晶天鹅戴在手上。

  戴上那只水晶天鹅的时候,林沐紫觉得自己挺有心机的,不过,她很快就原谅了自己。

  梁天濯果然第一时间把她认出来了。在图书馆,梁天濯经过坐在窗边的林沐紫身边的时候,很明显地多看了她一眼,哦不,应该是多看了她手腕上的水晶天鹅一眼。

  然后,他停下脚步,安安静静地坐到了林沐紫的对面。他手里的书是《黑洞概论》,林沐紫手里拿的是《时间简史》,为了装得更有格调,她拿的还是英文版。

  就那样安静地一页一页翻着书,听对面那个好看的人也一页一页地翻着书,林沐紫觉得自己也可以装一装美少女,正好对面坐着一位美少年。这如何不是青春里不可复制的美好?

  那时候的林沐紫,一边为她美满的爱之幻想踌躇满志,一边拒绝细究,从她与梁天濯相遇的那一天开始,她心里就有的一种他们终有一天会分离的预感。

  07

  后来,林沐紫想,大概那场不大不小的地震已经给了她预示,但是,她拒绝相信她与梁天濯没有将来。

  地震来得很突然,先是桌子晃动起来,所有人都一愣,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是不是地震了?”

  然后,所有的人都慌乱起来。

  林沐紫反应快得她自己都有点吃惊,她立马站起来往外跑,绕过桌子时居然准确地抓住梁天濯的手腕狠拉了一把:“愣啥?快跑呀!”

  这还真是一场地震,震级不大,但图书馆里的书架倒了不少,有几个跑得慢一点的同学被压了,虽没大碍,但也有小伤。

  林沐紫觉得,这地震简直是上天安排给她的机会,因为从那天之后,她能感觉到梁天濯认出她来了。在路上遇到时,大老远她就挥手打招呼:“嗨,梁天濯。”

  梁天濯会停下脚步,只看她一眼就能准确地叫出她的名字:“嗨,大树。”

  听到他叫自己大树,林沐紫有点郁闷,但表面上还是愉快接受了。

  是什么样的关系,才让梁天濯与李婧在争执,旁边还掉着装水晶天鹅的礼物盒呢?林沐紫没去细想,以免给自己增添烦恼。

  她现在只想和梁天濯成为可以互相打招呼的朋友就好。

  林沐紫与梁天濯同在英语社,见面的机会并不算少。高一高二的功课虽说比高三轻松些,但也并不好应付,为了不在成绩上自卑,林沐紫也不敢掉以轻心。

  第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林沐紫仔细地算了算,从地震那一天之后,她与梁天濯一共在校园的各个场合遇见过七次,每一次他们都打招呼说话了,而且,梁天濯每一次都知道她是谁。

  她是梁天濯唯一一个打招呼时会喊出名字的人,这算不算一种幸运?

  当然算。林沐紫甚至觉得,自己重新修过的心脏,只有在她想到梁天濯的时候,那种跳动才是温暖的、真实有效的。

  08

  林沐紫真的觉得自己伪装得挺好的。因为她也真的没有多想其他,她就想着能和梁天濯做个朋友,将来知道他考到哪个城市、哪所大学的话,她也努力努力考一考看,如果能继续和他在同一所大学读几年书,又算是另一种幸运。

  可是,林沐紫被拆穿了。

  梁天濯高三的那个寒假,姚婷生日,办了一个小派对。林沐紫去了,梁天濯也去了,李婧当然也在。李婧那天好像不太舒服,在发烧的样子。生日会一开始气氛都很好,后来大概是果味汽水喝多了,李婧就开始又哭又笑,最后拉着林沐紫,指着梁天濯说:“大树,我告诉你,梁天濯他呀,他会令人伤心的,你呀,你也不要再喜欢他了。”

  全场有一瞬间的静默,林沐紫恨不得凭空生出一大瓶隐形药水好让她一口吞下,不用面对其他人奇奇怪怪的目光。

  “嗨,果味汽水也能喝醉吗?你是不是在发烧?”林沐紫好不容易找着了声音,感觉自己听起来真的像自己装的那样若无其事后,看向姚婷,“要不你们继续玩,我先把她送回去?”

  林沐紫半拖半抱着李婧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梁天濯从后面跟出来了。

  从上出租车到抵达李婧家楼下,林沐紫什么也没有说,梁天濯天神一般俊逸的脸上也有一种天神一般的沉默。

  从李婧家出来的时候,林沐紫终于还是没忍住,决定做一回好人:“那个,李婧她大概对你有什么误会。你去解释一下就好。女孩子很好哄的。”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梁天濯连“嗯”一声都没有。他背着她摆摆手,无声地说再见,一步一步地走进了夜幕里。他的背影又高又直,慢慢消失在路的尽头,像灯塔,又像遥不可及的一颗星。

  梁天濯走后不久,竟然开始下雪了。有一片雪花落到林沐紫的脖子里,冻得她整个寒假都觉得透心凉。

  09

  李婧戳穿的心事,被当成了李婧烧糊涂时说的胡话,谁也没有再提起。

  但高考前,梁天濯与李婧彻底地分开了。是梁天濯自己说的。

  高考前两天,学校要整理考场,所有学生都放假。林沐紫在楼下等梁天濯,说要请他吃路路顺火锅。她本来还约了其他人,但到最后只有他们俩去了。他们点了很多的菜,也吃得热火朝天。

  梁天濯一直默默地吃,林沐紫也是,偶尔扯两句时政笑话。其实她想问梁天濯考哪所大学来着,后来想想还是等放榜后悄悄去学校打听算了就没问。

  菜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梁天濯忽然问林沐紫:“林沐紫,你知道脸盲目症不?”

  林沐紫心里咯噔一下,她据说恢复得出乎意料地良好的心脏似乎又有了骤然停止跳动的感觉,幸好,她回答得很干脆:“听说过。”

  “我直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分辨出你的五官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梁天濯说得很平静,“李婧是我唯一一个能认出来的女生,但是,后来也认不出来了。”

  “你们就因为这个才闹矛盾?”

  “她觉得我不重视她。”

  “显然她是对的,你连自己有脸盲症都不告诉她。”

  林沐紫说完这一句后就后悔了。她要不要这么具备圣母精神呀!他们有深厚的矛盾永远不能在一起多好呀!那她不是就有机会了吗?

  实际上,林沐紫那一天彻底地做了一个心口不一的女生,她嘴上劝着梁天濯要和李婧互相理解、坦诚相待、共度困难、携手人生路,心里却为自己的道貌岸然悔得肠子都青了。

  梁天濯也干脆,最后说:“算了,考到同一所大学再说吧。”

  听到他这一句话,林沐紫才稍稍安了心:梁天濯的成绩很好,而李婧虽然很聪明,但成绩真的也很一般。

  也许,梁天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非李婧不可?

  这么一想,林沐紫才觉得眼前的火锅有了点味道。

  10

  梁天濯考得很好,那成绩好得让林沐紫有点惊慌。全省高考状元耶,这让她怎么追赶?

  高考之后的整个暑假,梁天濯好像都很忙,有各种聚会、各种采访表彰会什么的。那些活动都好俗气,但因为梁天濯温润如玉、鹤立鸡群地也在人堆儿里站着,林沐紫就觉得那些活动都好正面、好积极,看得人好激动。

  然后,林沐紫就安慰自己,其实暑假里没有找到机会亲口对梁天濯说一声“祝贺你,你太棒了”也不算是特别遗憾。

  八月下旬,林沐紫莫名其妙发了高烧,去了医院,中医、西医各种偏方都试了不少,可一连好几天体温一直是39度多,死活降不下去。最后,林沐紫的妈妈慌了,订了机票去北京,要去找当初建议林沐紫去美国做手术的医生。

  在飞机上,林沐紫的体温竟慢慢地降下来了,到了北京后是三十七度二,从医院出来后就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

  林沐紫的父母心有余悸,林沐紫却很高兴地提议:“不如我们去北大清华看看,也激励激励我,看我明年能不能考上。”

  孩子想上进,哪有父母会反对的道理,于是,林沐紫一家三口在逛了清华后又逛北大。林沐紫逛得特别专心、特别仔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管选择清华还是北大,梁天濯应该都会有机会走过今天她走过的小路、湖畔吧?

  林沐紫的高三过得安安静静,她每天除了做题还是做题,瘦了一点点,但一米八一的身高没变,她还是姚婷那些矮个儿女生眼里的大树。

  没有梁天濯的高中校园真的很安静,安静得有时候林沐紫在路上走着走着就会停下来,发会儿呆,努力地忍里眼睛里莫名其妙地想涌出来的泪水。

  自从听姚婷说,梁天濯在圣诞节的时候和李婧重新在一起了之后,林沐紫听到再好笑的笑话也觉得没什么可笑的了。

  刚刚得知消息的那天,她盯着书看了三个小时,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

  11

  但林沐紫到底还是低估了自己的执着。她一直在对自己说,要不去南方的大学算了,最南的广东、广西,亚热带,有很多甜蜜的水果,在那样的地方读书,心情也会一点一点变好。

  可填写志愿的时候,填完后林沐紫不由得叹息了一声–三个志愿栏里填的全是北京的学校。

  最让林沐紫难以忍耐的是,托姚婷的福,整个暑假她都被梁天濯与李婧虐了。

  姚婷和李婧姐妹情深,天天在一起吃吃喝喝,作为李婧男友的梁天濯和作为姚婷三年同桌兼好友的林沐紫就成了跟班。李婧和梁天濯手拉着手,嘴上和姚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林沐紫则不远不近地跟在姚婷身边。

  她与梁天濯之间,隔着姚婷、李婧姐妹,就像隔着全世界的山和海。

  梁天濯伸出他修长白皙的手替李婧抹去嘴角的冰激凌,林沐紫看到了。

  梁天濯温柔地笑着搂着李婧配合女孩们的自拍,林沐紫也看到了。

  李婧嫌弃梁天濯一米九一的身高,梁天濯淡淡地笑着说最萌身高差的时候,林沐紫也看到了。

  每次林沐紫找理由拒绝姚婷的邀约,到最后却又总是被姚婷找到各种理由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林沐紫总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林沐紫,你是笨蛋吗?白痴吗?智障吗?受虐狂吗?

  她心底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很怯懦又很坚定地回答了她:

  林沐紫,可你也知道,既然结局早就注定了,那么现在每一次能够见到他、能够站在他身边、能够偶尔和他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情侣有可能会分开,但是朋友可以做一辈子呀。你就努力去做他一辈子的朋友吧。

  是的,就是这样看起来还算聪明实际却很智障的理由,让林沐紫在梁天濯与李婧最甜蜜的那三年里,作为他们的朋友甚至是他们之间的电灯泡,苦苦地坚持了下来。

  12

  那三年里,林沐紫是姚婷的死党,林沐紫成了李婧的闺密,林沐紫则是梁天濯的哥们。

  为了掩人耳目不让心事再度暴露于人前,林沐紫甚至和篮球队一个身高一米九九的男生谈过一场“恋爱”。那个男生劈腿的时候,林沐紫还像模像样地失恋闹事了一回–让她的死党、闺密,还有哥们陪她一起到未名湖畔看流星,喂了一晚上的蚊子。

  多年前第一次去未名湖畔的时候,林沐紫就想象过有一天可以和梁天濯静静地坐在湖边看星星。

  虽然那天晚上北京有重霾,一颗星星也没有看到,但林沐紫觉得远处的霓虹灯光也格外美。

  那天之后,梁天濯和李婧开始吵架。梁天濯想考研然后出国读博,李婧则认为社会将教会她更多。两个人开始为将来的事情争吵,互相都不妥协,最后,在李婧与她的实习公司主管开始约会之后,梁天濯与李婧彻底分开了。

  梁天濯与李婧彻底分手的消息,是姚婷带来的:“我姐都带新男友见过我姨妈了!林沐紫,你有机会了!”

  林沐紫当时正在瑜伽球上做一个难度很大的动作,姚婷这么一说的时候,她一愣,心脏开始乱跳,随后扭伤了大腿的肌腱。

  当时那种痛,让林沐紫觉得自己差一点点就要昏厥过去了。她狼狈地趴在地上,看着一脸“你以为瞒过了所有人,但我什么都知道”表情的姚婷,愣了半晌,也不知道是因为痛还是因为什么,只觉得眼泪哗地一下,全掉了出来。

  姚婷让林沐紫乘虚而入,从此哥们上位变成女友,以今时今日瘦高个儿、有气质、有内涵的学霸林沐紫,站在梁天濯身边比李婧更能配一脸。

  姚婷说得激情澎湃,林沐紫差点儿就信了。

  她是功课一直不错,考上研了,人也瘦了不少–坚持运动让她看起来健康又好看–但是,站在梁天濯身边觉得自己配得上他的自信,她还真没有。

  姚婷劝说了半天,有些恨铁不成钢。

  可没等姚婷把林沐紫劝说动,梁天濯就来找她们俩正式告别:那个学校通过了他的申请。他要出国了。

  梁天濯走得很快,从收到通知到他走,才两周时间。他走之后,林沐紫受伤的大腿肌腱又痛了三周才慢慢好转。

  13

  林沐紫花了两年半去申请梁天濯读的那所学校。梁天濯要读的,当然不是什么普通的、容易申请的学校,林沐紫真是费了好些周折才做到。

  但在这两年半里,她几乎没再与梁天濯联系。

  因为她觉得很丢人。这都怪姚婷,梁天濯走的那天,她强忍着大腿肌腱受伤的疼痛去机场送他,彼此说了一些场面话之后,姚婷很是不满地戳穿了她:“林沐紫,你说你都追到这儿了,你告诉他你喜欢他又能怎样?”

  当时梁天濯已经快到登机时间了,场合特别地尴尬,林沐紫恨不得在机场大厅挖个洞钻进去。她想打个哈哈说“好啦,姚婷开玩笑的。梁天濯,一路顺风哈哈哈”,可是,她踟蹰半晌,只涨红了一张脸,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然后,广播里开始催梁天濯的航班旅客,梁天濯什么也没有说,转身飞快地跑进了安检口。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梁天濯到那边后,发回来一条平安抵达的信息,林沐紫犹豫了许久,才回了一个“好”字。

  从此之后,梁天濯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她。

  林沐紫想过要给他打个电话的,但是,无论事前想好了怎样的措辞,到了要拨通电话的时候、打开电子邮箱文档的时候,或者打开他的消息页面的时候,林沐紫总是呆呆的,什么也说不出来、什么也写不出来,唯有那种注定会分开的预感满满地占据了她的身心。

  她一直喜欢梁天濯这件事情再次当面被戳穿,让她感觉像一件一直穿在身上的铠甲忽然被击碎,虽然能让她轻快前行,但是,她变得不堪一击。

  14

  所以,申请梁天濯读的那所学校这件事情,她做得又隐秘又认真又执着。

  林沐紫想过很多种可能。

  她想:说不定梁天濯也喜欢我,只是他不太好意思呢?

  她想:经过了这两年多的时间,梁天濯应该开始忘记李婧了吧?

  她想: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梁天濯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只是想去看看他怎么样。

  她想:不能做情侣,不能做朋友,我远远地看他一眼还不行吗?

  林沐紫真的就只是远远地看了梁天濯一眼。

  她出国的事情,除了她的父母,谁也没告诉。即使是姚婷,也不知道她申请到了哪一所学校。到了美国后,她自己一个人去办各项手续,遇到许多困难,又一一解决,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慢慢地安顿下来,让学业进入了轨道。

  然后,她开始关注梁天濯的各种消息。当然,他依旧很棒,他的消息并不难打听到。她甚至能知道,梁天濯最近似乎坠入爱河,不是和那贝卡在一起,就是在去找那贝卡的路上。

  那贝卡据说是黑发绿眸的意大利美少女。

  林沐紫远远地等在那贝卡宿舍的楼下,终于看到梁天濯了。

  唉,他还是那样,很远很远就能在人群中吸引她的目光。

  唉,他的身边又有了另外一个女孩子。

  唉,她漂洋过海来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林沐紫不可能不失落,但失落过后,又觉得这很是理所当然。

  是呀,林沐紫,他不喜欢你,自然喜欢的是别人。

  15

  那天,林沐紫从教室走出来,要穿过小园林去教授的实验室。她走到一棵很大的杉树下的时候,迎面走来一对出色的情侣:男子个子很高,是个黑发黑眸、气质温雅的东方人;女孩个子也不低,黑发绿眸,皮肤白皙透亮似在发着光。

  梁天濯似乎有些震惊,他黑亮的眼眸在闪过惊奇之后露出了惊喜:“嗨,是大树吗?”

  林沐紫应该觉得高兴的,因为脸盲症患者梁天濯在与她阔别两年十个月又二十三天后,与她在路上偶遇时,竟然能准确地认出她并且叫出了她的绰号。

  林沐紫命令自己忽略梁天濯身边的意大利美女,很自然地装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像她和梁天濯从来就是很要好的朋友哥们一样和他打招呼:“嗨,梁天濯,没想到吧,我也来这里了。”

  她的心脏就在那一瞬间剧烈地跳动起来,跳得非常快,快得没有任何节奏,快得好像只有这一秒可以跳动,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跳动的机会一样。

  最后,林沐紫什么也没有说。就像她刚开始与梁天濯相遇的时候一样,她来不及说什么,她的心脏就先她而做出决定,让她像十年前那般,重重地在梁天濯面前倒了下去。

  这一次,她甚至都来得及想,梁天濯是不是也感受到了大地的震动。

  林沐紫以为自己死了。

  但是,她没有。

  她只是又做了一次大手术,把再次出问题的心脏重新修好。

  医生说,在她的心脏里装进去的那个小小的起搏器,在别人那里可以用三十年、五十年,不知道为什么在她这里只用了十年就坏掉了。

  林沐紫笑着回答医生说:“是因为我心里装了太多的东西,太重了吧。”

  没想到医生很认真地点头:“是,心事太多,它会超负荷。所以,不要什么事都只放在心里,有些东西可以拿出来寄存到别的地方去,让心脏轻松一点。”

  林沐紫笑着应承,说出院后就找一个大大的箱子,把所有心事都装进去,让新修好的心脏跳动得轻松点。

  医生走后,林沐紫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窗外暮色渐沉,黑夜像水一样悲伤地弥漫在整个房间里,林沐紫静静地待在黑暗里,像其中的一颗水珠。

  16

  她做手术的时候,作为她的好友,梁天濯来看过她很多次。

  一开始,林沐紫轻松地和他开玩笑,和他聊东聊西聊过往,也能平静地接受他的关心。

  她甚至告诉自己说:哎,新修好的心脏不错,挺好用,以后又可以像以前一样了。

  后来她发现,其实梁天濯也累。

  经过姚婷在机场那么一说,他不可能什么都不介意,只是他不能给予回报,所以他只能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喜欢他很久很久这件事情,是在林沐紫出院那天,林沐紫亲口承认的。

  梁天濯带了一束花来祝贺她出院,她收下了。她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很轻声地说:“梁天濯,我们就到这里吧。你知道我喜欢你,我也知道你不会喜欢我。看在过去十年的情谊上,我们从此之后,只做陌生人,各自安好吧。”

  梁天濯似乎愣了一下,他幽黑又而明亮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坐在窗边沐浴着午后柔光的林沐紫,很温柔地回答了一个字:“好。”

  从此之后,他们同在一个学校里又待了一年。梁天濯真的没有刻意再来找过林沐紫,而林沐紫也没有刻意去找过梁天濯。两人一共在校园的几处偶遇过三次,连招呼都没有打就远远避开了对方。

  林沐紫告诫自己说:你看,只要你不刻意去制造机会,其实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很微妙。

  她真的为自己准备了一个大箱子。箱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当她觉得自己有点受不了的时候,她就去打开箱子,假装自己已经把心事拿出来,通通放到了箱子里。

  她想,时间久远之后,箱子装满了,她的心事也就真的没有了吧。

  编辑/沐沐 文/凌霜降

赞 (36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