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才是最好的光阴

  我一直都特别相信,写作这条路上从来不乏有天赋的人,但倘若天赋异秉却不够努力,其实很难走得长久。桑榆大概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对文字的把握特别娴熟的作者。大概是年纪使然,我对这样的她不免有一种英雄惜英雄的好感。

  很高兴带她回来,很高兴重新介绍她给你们认识。

  夏沅:据说某人最开始敷衍着一直不肯给我交稿,所以想问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从一个不交稿的“懒癌”作者变成了一个每期都愿意按时交稿的乖宝宝的?

  林桑榆:因、为、你。

  曾经想做个长短两栖的作者,上得了杂志出得了单本写得好专栏……然而,我慢慢发现,长短篇差异特别大,无论人物塑造还是情节进展的节奏等等。所以,我有过一段避开短篇的低谷期,怕把控不好,直到遇见楼主,夏沅同学。

  她微博私信说自己是《花火》编辑,想约稿。我那时已近一年没写过短文,所以态度淡淡的,还给她一个特别旧的存稿,果然没过。按照经验,她应该会将我放弃。没想到,她还有后话:“

  我们来讨论一下究竟哪里不好,可以吗?”

  或许她对别人态度也这样。但那一刻我发现,我沉寂良久,等的也不过就是这样一个尽职尽责的姑娘。

  所谓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应如是,大概就这样一份契合吧?

  互观互赏,互猜互解。情与貌,略相似。是她的积极努力,才令我不忍辜负,令我知道自己不是孤独地走这条路的人。

  夏沅:大概因为《北极从此没有光》是我们今年在《花火》通过的第一个短篇吧,我对这个稿子简直是情有独钟,所以想问一下,今年在《花火》上刊登的所有短篇中,你自己最喜欢哪一个,为什么哦?

  林桑榆:个人也偏爱《北极从此没有光极光》,因为女主性格更接近生活中的我,有点欠抽,又爱自黑。和某人戏言的时候,我曾说,归功现在的经历,以后如果生女儿,肯定能把名字取得特别好听。他说,简单特别才是最好。我说,比如呢?他说,天意。

  每段感情,都是天意。所以女主名字就叫林天意。

  当然,我也曾憧憬过极光这样的男孩出现。好可惜,我没遇见。我只遇见一个平凡的,在我哭着说“领导特别爱找事儿且不靠谱且……”的时候,毫不犹豫劝我辞职保持好心情的人。

  –“可不上班就没有好吃的了。”

  –“我有。”

  总有一天,莽撞如我和你,也一定能遇见自己的天意。

  best wishes。

  夏沅:最后一个问题,关于我们即将上市的新书《惟有光阴不可轻》,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决定写这样一个故事呢?这个故事里你觉得最吸引读者的是什么?

  林桑榆:青春之于我,不是为了圆满,而是蜕变。

  总相信着,每段遇见都有自己的使命。像秋风吹落树叶,流水运送落花。使命一旦完成,就是告别的时机。像这故事里的每个人都有想留住的眼神,但时机到了,却不得不目送她(他)走。然而,曾经留给对方的痕迹,却永远无法抹去,这才是“光阴”存在的意义。

  至于最吸引读者的,不该是我吗?

  (哪里来的自信!)

  常常有人会问我,做编辑以来最大的感触是什么,我觉得是幸运。我很庆幸遇到了这些写故事的作者,也很庆幸遇到了那些看故事的你们,看着大家一起努力,努力筑梦,努力变得优秀,这种感觉真好。

  唯有光阴不可轻,唯有努力最不应被辜负。

  策划/夏沅

赞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