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求放过

  作者有话说:年初从综合医院毕业的我,也在精神类专科医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刚到时比较害怕,被分到状态不太好的男病人区,基本都是特别不稳定或者有刑事案件的病人,同行的一位护士姐姐都被吓哭了。不过熟悉了之后,大家和病人做了朋友,和医护前辈也相处默契,专科医院的实习最后留下了很多珍贵的回忆。所以说,人这一生虽然不能事事顺心,但怀有美好的祈愿,不戴有色眼镜去看待事物,也能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感受到幸福。

  1.一开始你让我去医院,我是拒绝的

  陆小桃在第三次确认了行程安排后还是没办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本紧凑的实习安排表上,赫然出现了某家连出租车都绕道的专科医院的名字。

  “老师……这个安排真的没有问题吗?”

  “没错,就是这样安排的。”

  “老师,等等,老师您再看看啊,我们从来没有说过需要有这类病院的实习经历……等等我啊,老师……”

  在纠缠指导老师数次,险些被班干部警告后,陆小桃终于选择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里呈“大”字般平躺在床上,开始正视这件对她目前的人生造成了巨大动荡的事情。

  她,陆小桃,一名优秀的准内科医生,竟然被发配去了精神病医院。

  座中泣下谁最多?她陆某当属一人……在死活憋不出文艺凄凉的句子后,陆小桃才开始向正正经经的亲朋好友哭诉自己的安排表,希望能够寻求一丝安慰。不过很快,朋友们的回复就将这名悲伤的少女……推向了更加悲伤的深渊。

  陆小桃的朋友圈:他们竟然安排我去精神病医院,这太过分了,呜呜呜,求安慰。

  自从去了精神病院,整个人都精神多了呢。–来自隔壁临床班级的问候。

  我们上周有人去见习了,听说那边有几个新病人很帅,要像只小鹿一样愉快地蹦跳着去报到哦。–来自对门护理学院的关怀。

  注意自身安全,回家时带点菠萝蜜,听说那家医院附近很多,豆豆说它想吃了。–来自陆妈妈的爱。

  我的妈呀,豆豆它只是一只土狗,它怎么会说自己想吃菠萝蜜呢!分明就是你自己想吃吧!还有那个学护理的,帅有什么用啊,再帅不还是精神病吗!不是很懂你们白衣天使!生无可恋的陆小桃简直不知该从哪里开始回复,只好继续全身瘫软地倒在床上。

  陆小桃要去的那家专科医院实施全封闭式管理,进出都要打报告,加上周遭还有个解放军家属区,依山傍水的,交通不便,为入院病患的逃离制造了天然屏障。也成了想要从该医院开溜的实习生们最亟待解决的难题。

  不过若是放在平常,精神病院去了也就去了,让陆小桃难过的是,自己在校期间暗恋了很久的学长最近一段时间就要返校了。而他返校的日期,正好就是陆小桃留在精神病院实习的日子。上一个星期还兴致勃勃地给学长发邮件,说一定要成为他返校时第一个迎接他的人,没想到承诺刚说出口,自己就要成为出尔反尔的骗子!还想着接到学长以后趁着许久未见倾诉一下爱慕之心,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

  可惜刚被室友一脚从爬梯旁边踹开的陆小桃的逃课计划还没有完全生成,就收到了来自班级群辅导员传的群发邮件:请下周一前往精神病医院的同学务必于8点前到院,如有无故缺勤者需单独补实习一个月,望同学们相互转告,互相监督。

  “嗷呜–”

  “陆小桃你有病吧!”

  当晚,整栋宿舍楼都听见来自大五某个房间的哀号。

  我的心上人是位英雄,总有一天他会踏着七彩祥云,解救我于水火之中。心里掉着眼泪的陆小桃将自己自动带入所有悲情故事女主角的位置,按照习惯开始整理明天将要带去专业实习的笔记本,却仍无法制止自己的碎碎念。

  如果这次能够成功见到学长,我一定要向他表白,不表白不是人!女主角含着泪从抽屉抽出一沓白纸,端端正正地写下一行字《某专科医院逃离计划》。

  可惜踏着祥云的英雄并没有在梦境里给与女主角鼓励。迷迷瞪瞪的陆小桃在一整个夜里梦到了所有自己被精神病人撂倒的画面,随后,天就亮了。

  2.我,一定不能向命运屈服

  “这次专科医院实习的机会非常宝贵,希望大家能好好把握。”学校负责本次实习的总带教显然异常激动,反而衬托得院方派来的指导老师异常淡定。明明已经是初夏,却穿着长袖的连衣衫包得严严实实的,蓝色的一次性口罩将脸遮了个大半,只看眼睛的话,可能还有一定几率是个帅哥吧。可惜她还是觉得自己学长那双常年被厚重镜片覆盖,阶段性睡眠不足的眼睛更有魅力一点。嗯,毕竟黑眼圈才是第一生产力。

  队伍里的实习生强打起十二分精神,老师身后的朝阳斜着落在“××省精神病医院”的金色招牌上,可惜这样美好的景象并不能给睡眠不足的陆小桃带来任何帮助。

  “陆小桃。”

  “到……”

  “分到三区了,去报到吧。”总带教轻轻拍了拍女学生的后背,陆小桃一个趔趄差点摔出去。“这身体素质。”陆某人刚迈出一步,就听到身后院方指导老师的嘀咕声。

  虽然只听到这轻轻的一句话,但是一出校门,自己可就代表着学校啊,怎么能让其他医院的老师看不起自己学校的学生呢。她陆小桃虽然不是什么重要干部,但好歹大学五年也称得上是品学兼优,所以她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装出一副开朗的样子,脱口道:“放学吧老师,我虽然瘦,但一定能顺利完成实习的。”说完,还象征性地挤了挤自己胳膊上的肌肉,当然,她的胳膊上并没有肌肉。

  “哦,”自己学校的总带教显然比对方医院的指导老师对自己的学生更有自信,她用签字笔点了点花名册,“那就好,刚才那边的指导老师还在担心你会搞不定,问我要不要给你调个病区,不过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也就放心了。三区是男病区,加油哦。”

  男……男病区就男病区!陆小桃挽起袖子,区区精神病,难道是男是女还有什么区……可惜,刚走到三区门口,扒在铁栏杆后面的病号服,连胜一排的光头。以及各种奇怪音调构成的口哨声,立马就浇灭了少女的豪情壮志。

  “美女”、“过来啊”男性病人显然立刻对孤身的异性产生了兴趣。

  年轻实习医师的笑容几乎僵在脸上,刚才的大言不惭分分钟变成了砸在自己脚上的石头。

  我……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愣在原地的陆小桃突然觉得病人的口哨声突然变小了,身后传来有几分熟悉的声音。

  “怎么了?”

  是刚才的指导老师,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陆小桃感觉他在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

  “没、没什么……嘿嘿–”陆小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发出这几个音节的,明明吓得有点说不出话来,却还是咬紧牙关干笑了几声。

  “没什么就好,”被口罩遮住的大半张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这边的病区收留了很多在街上流浪无家可归的病人,他们大多数精神状况都不太乐观,你在院里时要自己小心,站立的情况下要尽可能地用背靠着墙。”

  “为……为什么呢。”

  “很简单,”对方的声音虽然低沉,语调里却透着一股云淡风轻,“病人一般情况不敢正面攻击你,背对着同伴或者墙壁才是最安全的。不过这边的医师最近下乡去了,既然没有同伴,那就多依赖墙壁。”

  如果这就是命运……十分钟后,用白大褂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陆小桃就跟着科室的护士姐姐努力抬起自己微微颤抖的腿,迈进三层铁门之后的地方。

  “欢度春节”的褪色横幅还没来得及拆除,活动室前,来回走动的医务人员根本没有在意实习生的到来。陆小桃在原地愣了一秒,一股欣喜立刻涌上心头。

  只要还有一丝机会,那我也……绝对不会向命运屈服的!

  3.一定要逃出去

  走马上任的陆小桃面向着病房,脑海中还是时不时地飘过诸如“丧尸围城”、“羊入虎口”的词语。虽然逃跑计划依然在脑海中盘旋,不过比起逃跑,获得正确的生存方式似乎才是当务之急。

  一起进来的护士姐姐虽然看起来格外瘦小,但在病人群体里却异常有威信。显然,她将会成为这位不入流内科医生的第一位临床导师。

  “那个……不好意思请教一下,对待这边的病人有什么诀窍吗?”

  “诀窍?对他们严肃一点,不要笑嘻嘻的就好了。”前半句还在温柔回答疑问的白衣天使,视线轻微偏斜,下一秒就变成了不近人情的看守:“喂,那个12床,不要用头撞墙了!”哦,原来如此,严肃一点就行了。陆小桃自以为悟到了什么,立马也严肃起来,叫住了几个光着身子在房间里跑步的家伙。

  “你们几个,把衣服穿上!”

  陆小桃原本睡眠不足,加上初来乍到有些紧张,说话的音调稍微有点变。不过听起来还是挺有魄力的,也成功镇住了走廊上的病人。

  什么嘛,看来掌握了技巧,也不是那么吓人嘛。略有成效的实习医师有点沾沾自喜,即便还在保持全程背靠墙的姿势,也似乎站得更直了。

  半天的工作体验还是给了陆小桃一个不错的开端,不过这依旧不足以说服她放弃逃跑的计划。同级实习生的住处被安排在医院内部的院子里,不过已经事先观察过排班表的陆小桃知道,这次人员分配得很散,想要互相监督也许还有点困难。再加上自己科室的医生已经下乡,几乎没人能够注意到自己,这样的话,只要能够找机会,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医院逃出去了。

  可惜,挡在陆小桃逃跑计划之前的,既不是上级老师,也不是同班同学,而是货真价实的–墙。这类专科医院,尤其是实施全封闭化管理的,病房内部通常会有三道铁门,病房外的院子里还有两层围墙。想从这里逃出去,无论是对于思维严谨的实习生,还是极度亢奋的病人,都是极大的挑战。

  加上白天护士姐姐说过几个试图翻墙逃跑被扎伤的事例,从窗户处收回目光的陆小桃也在试图说服自己。虽然也许精神病医院也不是那么令人难过的地方,也许会是一次不错的实习体验,也许会有些什么不一样的收获……也许学长他能够理解我不能履行承诺……

  “你们要好好听医生的话,才能早点出去!”正在查房的陆小桃听到房间里一位资深病患正在语重心长地教育另一位。可她刚抬起头,却听到病人指着自己继续说,“你看到那边新来的没有,他肯定出不去了,这么大把年级还穿女装……”

  不!

  果然还是不行!

  心里的小火苗瞬间熊熊燃烧,陆小桃表示。无论如何都要从这个地方逃出去!

  4.逃跑计划正式启动

  夏天的午后最令人昏昏欲睡。

  原定实习计划大概是一个月,按照陆小桃的计划,最适合她逃跑的时间大概是第二十天左右。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不过是胆小,加上那位学长返校的日子刚好是她实习的第二十一天。

  大概是因为担心身在男病区的自己,那位院方的指导老师隔三岔五就会出现在陆小桃工作的病房里。每次依旧是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口罩、帽子一样不少。不过据说在医院工作的人都多多少少有点洁癖,且听说他二十号的时候就要离开医院,并不会阻扰自己的逃跑计划,陆小桃也就收起了原有的几分敌意。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不拒绝被分配到男病房?”

  “这和男女没什么关系,”放下包袱的陆小桃反而时不时装腔作势地教育指导老师,“在医生眼里,病人的性别只是一个判断因素。”

  “哦。”

  指导老师说这话时声调有点上扬,似乎对眼前这个满不在乎的女孩表现出了一丝兴趣。

  “你这思想倒是率先合格了。”

  “那可不是。”陆小桃洋洋得意地开始继续吹嘘自己在课本上学的那些崇高的理论,显得落落大方。直到隔壁桌的护士姐姐叫了一声“秦博士”,才终止了两人的谈话。

  “麻烦看一下那边的病人。”

  “好的,马上来。”指导老师习惯性地提了提耳边口罩的弹力线。

  来的时候就听说这次指导我们的人很厉害,没想到竟然是今年的新博士。陆小桃对博士这个名词并没有特殊的感情,她唯一能够联想到的,大概就是那位自己爱慕了五年的师兄,今年也该博士毕业了吧。

  说来有些遗憾,陆小桃就读的医学院占地面积较大,还分了好几个校区,像她这样的本科生,和硕士、博士们并不在同一个校区。外加自己爱慕的那位学长过于品学兼优,早在一年前就被交换出国学习。即便偶尔还以学妹的身份用邮件联系过几次,好不容易才决定在对方返校那天给他一个惊喜,如今却被困在五层囚牢里。

  时间飞逝,距离预定时间越来越近,逃跑计划日渐完善,陆小桃却无比紧张。

  如果逃跑,没有被人察觉倒也还好,若是被发现了,有损自己的名誉不说,还要按照辅导员的规则独自一人补实习一个月,岂不是得不偿失。

  “前辈,你来医院多长时间了?”找准各种空隙的陆小桃开始异常热情地向指导老师套近乎,“这家医院真的是铜墙铁壁,不知道这样的地方会不会发生病人逃跑的事件。”

  对方刚刚坐到办公室的长桌旁,对于少女突如其来的热情还不能完全适应。

  “是我们快要结束实习了,我这次实习总结要写一些关于医院保护措施的东西,所以想问问前辈,这样的封闭化的医院会不会在布局上还有什么不足。”

  “哦。”他依旧答得很轻,“布局上的不足肯定是有的,这里也曾经发生过一两起病人逃跑的事件。”

  “那主要是哪里的布局不够合理呢?”陆小桃绷紧了神经。可对方就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似的,话只说到一半,就委婉地结尾,“既然是实习结束时的总结,那来了这么长时间,自己多少也可以发现些什么吧。如果我直接告诉你,不是让你少了一个学习的机会?话说你那么想知道怎么能逃出去,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企图呢……”

  “怎、怎么可能!”陆小桃赔着笑脸,“我有什么理由逃出去呢,我这样一条单身狗,逃出去和在里面不都一样。”

  “哦?”对方话里有话。

  嘿,这个指导老师还挺有意思的。这是陆小桃第一次对自己学长以外的人产生兴趣,不过这一丝一缕的心血来潮,很快就被严密的逃跑计划所淹没。

  想要直接从工作人员嘴里套出些什么,果然还是有难度的。不过,这样的难度还不足以让陆小桃放弃。很快,她就发现医院虽然实行封闭化管理,周围也没什么居民区,却是依山而建。由于地势的关系,多少还是在一些围墙上留下了可乘之机。

  这样就可以了。第N次趁着夜黑风高仔细勘察地势的实习生在笔记本的背面记上了所有可能能够逃脱的办法,并完美地提前完成了实习总结。

  现在万事俱备,就只等东风了。

  连续工作了十九天的陆小桃安静地躺在职工宿舍里,只要明天一结束,她的新生活也就要开始了。

  5.我的逃跑计划不可能出错

  夜风很凉。

  完成最后一天工作的陆小桃,提前告诉了一起搭班的护士姐姐,虽然下乡的医师还要一周才会回来,但自己的实习已经完整地结束了。对方当然深信不疑,除了未归的科室医生,校方的总带教和医院的指导老师,这所医院不可能再有人清楚她的工作安排。

  乐滋滋的陆小桃一边在实习总结上再补上一条:信息沟通情况不良,医护不了解对方的工作模式,一边算着时间把实习总结塞进指导老师的办公室。

  这一套计划目前看来几乎完美无缺。

  和之前一样按时下班,回到实习生宿舍的陆小桃开始消磨时间,计算着保安交接的空隙,总结抵达目的地的路程。

  虽然知道紧急情况能激发人的潜能,但亲身实践,她陆某人还是第一次。

  11点。所有的宿舍都熄灯了。

  如果这次能成功见到学长,我……我一定要当面向他表白!陆小桃率先为自己插上一个flag。

  虽然收拾行李时怎么也找不到笔记本,但时间紧迫,极有可能是掉在什么地方,然后被清洁工阿姨给收拾掉了。再说了,要从这里逃出去,现在可不是犹豫的时候。管不了那么多了!

  五分钟之内到达围墙边缘,找到地势差最大的地方,小心翼翼地翻过围墙……陆小桃今年二十三岁了,虽然大家都说大学的课程想逃就逃,但这样的经历她还是第一次。在担心自己被保安误以为是小偷抓获之后,陆小桃终于背着背包遛到了医院外的路灯下面。

  好险好险,还好刚才跑得快,应该没有被保安看见……

  悄悄瞄了一眼医院大门的外逃实习生,终于能够顺利地开始实施逃跑计划的第……

  “是谁!”

  刚要顺着车道走到公交车站台的陆小桃,计划第二步启动不足30秒,就感受到一道刺眼的光束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完蛋了!

  被保安叔叔撵回医院,辅导员一千字的检讨和一个月孤孤单单的实习似乎近在咫尺。此时拔腿就跑反而显得自己有鬼,如果只是保安的话,说不定还能有一丝机会。

  陆小桃这样一想,又觉得那个好久不见的师兄就站在自己面前,这一切顺顺利利,神不知鬼不觉……说不定自己还能趁机推动一下这僵持了五年的关系,和学长……

  两个人影越走越近,起初陆小桃还以为是交接班的两位巡逻保安,刚刚看得清楚了些,心却凉了大半。

  这其中一个人的制服看起来的确像是保安,可另一个显然就是这几天自己套了无数次近乎却一无所获的指导老师!

  再见了,美好的生活,再见了,我还没来得及萌芽的恋爱。陆小桃背着包站在原地,干脆放弃了挣扎。

  “嗨。”她头脑一热,主动打招呼道。

  “哦,”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好多了,大概因为不是工作时间,只穿着一身简单的衬衫。这下陆小桃倒也是不亏了,起码能够在“临死”之前看清楚对方的脸,也算了却了一桩心愿。

  “原来是你呀。”

  两人渐渐走进路灯的照明范围内,黑影由下至上慢慢退去。可比起刚才被发现时的惊吓,此刻更让陆小桃惊讶的是,那个没戴口罩的指导老师竟然和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位学长有几分相像!

  6.学长,你这样不科学啊

  “秦老师,你们认识?”

  “嗯……”对方显然犹豫了一秒,表情又立马恢复了自然,“她是这一届来实习的学生。”

  糟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自己逃跑却是被抓了个正着。看来检讨和补实习是少不了了。至于那位归校的学长,自己恐怕也是见不到了。陆小桃感觉自己有一点飘,就是走近死胡同以后似乎没有一点转机的那种心如死灰。她愣愣地看着对面两个人,没有一点要说明什么的意思。

  “她今天刚好实习结束了,说急着回学校,我怕她一个人不安全,刚好今天我也要回校,就约在这里见面了。”

  “这样啊,那你们得赶紧点,最后一趟公交车是十一点半的。”

  “好的,这些日子多谢关照了。”

  陆小桃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事情似乎开始朝着她无法预料的方向发展下去。但是这样,似乎也还不错。

  虽然出了一点小插曲,但两人总算赶上了最后一趟公交车。

  车里除了司机就只有四名乘客,两个人并排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的座位上,空气中飘浮着四周田地里农民焚烧稻梗的味道。

  这……算得上是计划成功了吗?

  陆小桃全身僵硬、面无表情地看看窗外,又看看坐在旁边的指导老师,不知道目前这种状况算什么。

  “陆小桃,你不是吧,这样都还认不出来?”对方突然轻声笑道。

  “啊?”

  虽然号称暗恋对方五年,但秦云读博的三年几乎都是在国外度过的,据说这次返校待不了多久又要外出。再熟悉的人,几年不见也多少会有点变化。更关键的是,陆小桃是严重脸盲,之前那位学长总是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在这个对于医生外貌都有要求的医院,属于一眼就能从人群里认出来的那种,她几乎不可能认错。可目前这架势……她倒是真的有点措手不及。

  “那个……秦老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哦,我还以为你是知道我回校前会在精神病院工作一段时间,特意来接我的呢。”对方显然像是几年前在交谈会上回答学妹问题时那样从容。

  “我这近视手术做的,真的连我妈都认不出来我了吗?”对方突然换了一脸俏皮。

  “那么,你第一天就认出我了吗?”

  “嗯。”

  “那你这样私下放我回学校,不是违反原则吗……理论上来说,我要在精神病院实习满一个月才……”陆小桃的好奇心显然随时可能使她陷入困境,不过还好,对方并没有准备揭发她,或者说根本没有要揭发她的意思。

  “一个月,四周,医院规定的工作时间是每周35小时。你连续工作了二十天,虽然原则上是不能这样做,但鉴于你有特殊情况,在院期间的表现和实习总结也都写得不错,这次就算是破例吧。”

  对方从随身文件夹里摸出一张纸:“早就知道你会选在这个时候出去,不过这也算得上是我在医院这么长时间,见到的最完美的一份逃跑计划了。”

  那分明就是陆小桃的落下的笔记本和上交的实习总结啊!

  “我、我……”不入流的实习生一时半会儿不知该怎么接下话茬。

  “你对周围的环境勘察得很仔细,不过我建议你以后还是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了。一个会将计划书和调查成果一起放在监督人员桌子上的笨逃犯,可不会在人生和……恋爱的道路上潇洒多久。”

  他手里拿着的一沓白纸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某专科医院逃离计划》。

  陆小桃猛地一惊,不过倒不是因为逃跑计划书被发现,而是……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除了医院地势的勘察成果,还有很多作为草稿,修改了很多遍却没有来得及发出去的情话!

  “真、真的非常抱歉!”如果此刻地面上有一条缝,陆小桃会宁愿立即钻进去永远不再出来。

  可也许是公交车跑得太快,路灯的影子落在双方身上影影绰绰的样子刚好掩盖了青春期迟到的那几分羞涩。总之,在12点的钟声响起之前,陆小桃成功成为第一个见到返校学长的人。

  “对了,你之前告诉我什么,你这样的单身……”

  “那……学长,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不太成功的计划撰写人突然鼓起勇气,用打报告的语气继续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现在试图和您一起踏上恋爱的道路,您可以考虑接受吗?”

  7.某男友宠爱逃离计划

  “陆小桃,你怎么还在医院?去,去,别占着我的办公室。”

  “呜呜–老师求你了,就让我睡在这里吧!”

  罩着白大褂的老教授坐在后排目瞪口呆,行医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这么热爱职业的学生,实在太令人感动……

  可惜老教授感动的泪花还没掉下来,办公室门口就出现了一张帅气的脸:“您好,请问陆小桃在吗?我是来……”

  “哇!不在不在,她去病房了,医院要加班,今天回不了宿舍!”来人才刚露出半张脸,后面还在和指导老师撒娇的女学生就一把将脑袋埋进了还没来得及洗的那堆白大褂里。

  “嗯,陆小桃,你躲我没关系,可这堆白大褂,”男子嘴角上扬,轻轻走到桌边,刻意弯下腰,靠近对方,“可是我前天刚给病人灌肠还没来得及洗的哦。没想到你爱我已经爱到这种程度……”

  天哪!求你救救我吧!

  陆小桃连哭带号地被带出了医院,不知情的路人纷纷投来同情的目光。

  “你说你,有什么好号的,又不是久病在床无药可医。”他接着补上一句,“而且就算你久病在床也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你、你、你没事乱负什么责!”陆小桃红着脸终于找到一个插话的时机。

  “当然是负责治好你啊,”对方眼里划过一丝狡黠,“怎么了,我有说错吗?”

  从精神病院逃跑的第三年,陆小桃突然产生了一种急切想要回去的念头。

  不是陆小桃思想境界高,而是那个秦云实在是太无孔不入了!她留在医院工作,他跟到医院工作。这也就算了,自己堂堂一个硕士在读,身边若是常年站着个博士毕业生,还会有谁再注意到她!坐在宿舍敲论文的陆小桃眉头紧锁,可还没等她自己找到相关文献,窗口就弹出来几个文档和对话框。

  “我猜你一定会需要这些,不用客气(用手比心)。”

  “我猜你在找这个文献,拿去吧(一排心形)。”

  老一辈说得没错,爱情真的是围城,出来的没那么容易进去,进去的没那么容易出来。全封闭式管理,行踪都要打报告,监管人员无孔不入。

  陆小桃望着铁盒子里保存的精神病院逃离计划,突然心生一计。既然三年前可以逃得掉,那么三年后也必定可以!短信提示音里又出现了那个人的名字,不过陆小桃只轻拨几下,就按了关机。

  嘿嘿,学长,这次我会不会一样逃跑成功呢?

  陆小桃拿出一沓白纸,按照原来的格式继续写下《某男友宠爱逃离计划》。

  编辑/沐沐 文/李慕渊

打赏
赞 (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