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屎官们的情史

  作者有话说:

  所有暗恋都已被莎士比亚写过,所有情话都能有迹可循,所有事件就等一个触发的契机。

  心很大,心很野,爱情也是如此。

  愿每场暗恋都能如愿以偿,愿每个秦一诺都能找到顾孓。

  而我,纸一两,黄酒三碟,书半世平生,足矣。

  【1】溜猫的潜力股

  自从放暑假以来,秦一诺便被自己亲妈安排了一个重大的任务,就是每天七点准时下楼遛狗。秦一诺也不太明白自家的小白狗为什么会有这个生物钟,每到这个点要是不下去跑两圈一定搅得天翻地覆。偏偏秦妈妈对小白狗比对自己更好,秦一诺只好认命。

  正当秦一诺把小白狗拴在长椅上任其挣扎,而自己却光明正大地补觉的时候,视线里突然钻进一坨白色的东西,正在往自己的方向慢慢挪动。小白还在咬椅子腿试图拥抱自由,不可能是它。

  待那个白团走近,秦一诺才看清是一只胖乎乎的白猫。但猫的脖子上系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尽头是一个挺拔瘦削的青年。

  秦一诺还没顾得上看那人的正脸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怪她见识少,真的没有看见过有人溜猫的。

  那人抱着猫在秦一诺的旁边坐下:“好看吗?”头顶突然传来淡淡的嗓音,像矿泉水一样,虽然没有任何味道,却也干净得没有任何添加剂。

  秦一诺这时才意识到老是盯着别人看有些不礼貌,虽然对象是只猫。不过这只猫还真的挺好看的,除了胖了点。秦一诺一时尴尬,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抬头傻呵呵地笑:“好看。”

  这一抬头,秦一诺又傻眼了,眼前的男孩白白净净的,长得也太对她的胃口了,那一句“好看”夸得值啊!

  “你很喜欢Julie吧,不过我是不会给你的。”这样淡的语气让人完全听不出玩笑的意思,秦一诺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表情顿时有些傻眼,她看起来像要抢他猫的样子吗?

  秦一诺想着瞄了一眼自家的小白狗,明明是只中华田园犬,偏偏露出一副哈士奇的二货样,在Julie一脸鄙夷的高冷猫脸对比下,完败。

  “虽然Julie也不排斥你,但你只准看不准抱啊。”

  你那防贼一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我才不要抱呢!你送给我我也不会抱的!秦一诺心里怒吼,但一看对方那张脸不犯花痴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长得好看就是占便宜啊。

  “行行行,我就看看,看看。”秦一诺狗腿得毫无尊严地更加认真地假装打量起Julie来,眼神却在偷偷瞟着一边的小哥。

  这时手机响了,秦一诺转身掏手机,是闺蜜乔莘打来的。本来只是想先敷衍一下待会儿再打回去的,结果那边一句话忽地让她愣住了。

  “程乃漾回来啦,听说在我们学校做助教,看来是跟你缘分未尽,回来再续前缘也不一定啊!”

  秦一诺有些犯傻,回头只见身边的座位已经空了,她一拍大腿转移话题:“哈哈哈–我跟你说哦,我在我家小区看见一个溜猫的白痴!不过长得真好看啊,我们小区居然还有这样的潜在优势,真是看不出来啊。”

  【2】闷骚青年多自恋

  鉴于秦一诺因为溜猫少年突然对遛狗热心起来,秦妈妈怀疑她对小白有不轨之心,干脆也不要她遛狗了,而是直接将她打发出了家门。

  秦一诺顶着大太阳逛了几天,找了份咖啡馆的兼职。咖啡馆面积很小,老板又长得憨态可掬,秦一诺觉得还不错。

  某天暴雨,没什么客人,秦一诺正在柜台边发呆,突然有人推门进来,居然是那个溜猫的小哥。秦一诺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她在小区里逮了那么多天都没逮到他,现在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顾孓看到秦一诺,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大概是认出她来了。秦一诺愤愤地想,才第二次见面,干嘛一脸倒霉样啊。

  “一杯拿铁。”顾孓在窗边落座,脚边放着一个箱子,Julie从里面露出半张高冷脸。秦一诺想,Julie一定是他的最爱吧,什么时候都要随身携带。

  “一共三十二元。”秦一诺赶在别的服务员之前去下单,顾孓摸摸口袋:“刷卡行吗?”刷完卡顾孓签了名,秦一诺想这是个好机会啊,便用眼睛偷瞄:“顾子?”不料一不小心说了出来,顾孓抬头淡淡地看着她:“不是子,是孓。”

  “啊?”秦一诺没明白过来,顾孓大概是觉得她太蠢,不要和她有太多牵扯。

  秦一诺这时才注意到他的手提袋里放着一支长笛,袋子上刻着对面那家乐器培训中心的名字。他不会是在对面学长笛吧?秦一诺的心里忍不住在冒泡,长得好看,还会乐器,已经足够弥补性格缺陷了嘛。

  暴雨渐渐转停时,顾孓起身离开,秦一诺也正好下班,厚着脸皮说住一个小区的,干脆一起走吧。顾孓见她老是看着Julie,不动声色地将箱子换到了另一只手里。

  秦一诺欲哭无泪,这防贼的样子是为什么啊?我真没打算偷你的猫啊!

  回去的地铁上,秦一诺努力想着话题挖他的信息,结果顾孓竟然被搭讪了。搭讪妹子一脸的自来熟,且自动屏蔽了秦一诺。

  顾孓的态度依旧冷冷的,搭讪妹子毫不在意,一个人说个没完。眼看就快要手机号了,突然被顾孓打断:“我是不会给你联系方式的,还有我们聊得也不愉快。”说完就拉着秦一诺下了车。

  秦一诺心里不厚道地暗爽,结果才发现下错站了。她刚想质问顾孓,结果后者一脸不以为意地说:“我要去剪头发,你自己等下一班回去。”

  “哎,剪头发吗?我跟你一起去!”顾孓没理她,秦一诺就当他同意了,屁颠屁颠地跟上。

  顾孓剃了个板寸,清爽到不行,也帅到不行。

  出了理发店,秦一诺问:“怎么想到剃平头啊?”

  “洗头方便。”

  “……”

  “你觉得怎么样?”

  “好看,真的蛮适合你的!”

  “主要还是看脸吧。”

  “……”

  高冷又臭屁,居然还有点反差萌!秦一诺一秒也不肯安静,又问:“你在学笛子吗?”

  “嗯。”

  “笛子不难吧?我们小学义务要求学的,两个学期就搞定了。你学了多久?”

  “四年。”

  “……”

  纵使秦一诺再会调节气氛,面对顾孓自带的十句话就让人无话可说的技能也是战斗力不足。但好歹这一路有所收获,至少知道了顾孓的名字到底是怎么写的,也顺藤摸瓜判断出顾孓和自己是同一所大学的。

  本以为这一路总算和谐地走到了最后,眼看就要完美收官说再见,这时,一个高挑的妹子忽地冲过来:“我等你好久了,赶紧的,我有事要和你说!”

  乔莘一把拉住秦一诺就要上楼,秦一诺赶紧和顾孓说再见。顾孓和Julie同时瞥她一眼,冷艳地离去。

  “这就是你说的你们小区溜猫的白痴?”乔莘这才打量顾孓,秦一诺迅雷不及掩耳地捂住乔莘的嘴,然而显然已经来不及了。还没走远的顾孓脚步微微一顿,然后才继续往前走。秦一诺欲哭无泪,乔莘只好“呵呵”装傻。

  那晚乔莘是来向秦一诺透露程乃漾的消息的,然而秦一诺却兴趣恹恹。她从小到大仅有的恋爱只有一次,还在萌发之时就被自己给稀里糊涂地掐断了,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一张感情白纸。

  “你当时到底为什么拒绝人家啊?他各方面条件都这么好,啧啧,现在人家回来了,你可要把握机会呀,你后来不是也说后悔来着!”

  “我开玩笑的,没什么感觉,我连他当时说了什么都忘了。”秦一诺努力回忆,只记得自己当时拒绝了他,但具体说了些什么早就不记得了。

  “你就逞强吧,嘴硬心软,我看你见了他是不是还这样说。”乔莘苦口婆心地劝她把握机会,秦一诺只好敷衍着连连答是。然而秦一诺没有想到,她这个好闺蜜实在是太把她的终身大事放在心上了,一开学就把这事提上了日程,连秦一诺自己也是措手不及。

  【3】一切看在脸的分儿上

  乔莘和她男朋友都是学生会干部,秦一诺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让她帮忙查顾孓的年纪和专业。夫妻档的效率果然极高,没几天就把顾孓的信息给挖了出来。

  顾孓是化学专业的,比秦一诺大一届,因为面临毕业,所以已经不参加学生会活动了。而顾孓有一个室友是前任学生部部长,部里最近正要为上一届的干部们办一个欢送会,顾孓也会去。秦一诺听完立刻问乔莘要申请表,大三才入学生会的恐怕也就她一个了。乔莘觉得不值当,便让她以最近帮忙做个活动为由一起参加。

  结果有意外之喜,这个活动中竟然有顾孓,又因为要传数据,小组成员都留了号码让大家存下。秦一诺也利用职务之便鼓起勇气拨打了顾孓的电话,结果直到晚上才有人接。

  “我把数据发给你了,你看一下有没有什么问题。”

  “哦,谢谢。”

  “怎么一天都不接电话?”

  “我以为是骚扰电话。”

  秦一诺顿了顿,再接再厉:“组里留了电话你都不存的吗?话说有很多人骚扰你吗?”

  “你比较严重。”

  “……”

  “逗你的。”

  秦一诺差点被这句话吓得从床上掉下去,他是转性了还是吃错药了?

  好不容易等到欢送会,因为前阵子的小组研究,秦一诺已经和部里很多人都混熟了,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吃饭的地方。

  “哎,我为了那个研究白头发都长出来了,待会儿吃得多可不许说我啊。”秦一诺正抱怨,突然听见有人道:“这研究顾孓最轻松了,让他再给你补一顿。”

  真是神助攻哪!秦一诺正窃喜,下一秒却立马警惕起来,难道被人看出来了?她的小心思明明没有很明显嘛。

  等到了饭店门口,神助攻再次出场:“你们留下等等后面的人,他们还不知道房间号呢。”于是秦一诺和顾孓被留了下来。

  秦一诺正要说话,顾孓突然开口:“别动,低头。”秦一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还是乖乖做了。她感觉一只手放到了自己的头顶上,秦一诺忽地心跳加速,这可是在饭店门口啊,他不会是要……

  还没反应过来,她只觉头顶传来一阵剧痛,顾孓捏着两根白头发淡淡地说:“还真有啊。”

  秦一诺打人的心都有了,但看到那张脸,算了,还是忍忍吧。

  吃饭的氛围很好,以至于坐在顾孓对面的一个妹子不知被戳到了什么笑点,笑得一口饭华丽丽地喷在了顾孓脸上。

  大家都或多或少了解顾孓的个性,说笑声一下子静止了。那妹子也怕他生气,一个劲地赔不是。顾孓只是淡淡地看着她。秦一诺心里哀叹一声,他不知道自己那个眼神真的很恐怖吗?等了一会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秦一诺拉起顾孓,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整张桌子的人的眼珠子都差点掉到碗里。

  “看什么看,不就是喷饭吗?你看,这不就弄干净了?继续吃。”

  虽然事后秦一诺也会想自己当时为什么脑子短路干出这种事,但好在顾孓没有发火,只是将淡淡的目光移到她的身上:“不要拍我的脸。”可见顾孓的笑点和生气点都十分特别,一般人真的get不到啊。不过因为这个乌龙,学生会里很多人倒是对秦一诺刮目相看。

  那天吃完饭,下午大家一起去了KTV。秦一诺不太喜欢吵闹的地方,顾孓当然更讨厌,于是一进包间就坐在角落里玩最近迷上的手机游戏。

  秦一诺凑过去看,两个人就这样坐了好一会儿。这时,似乎又有人来了,顾孓也没抬头看,结果刚来的妹子闻雅径直走到他面前:“顾师兄,一起唱歌吗?”

  “没空。”顾孓抬头认真地回答,很快又低头玩自己的游戏。

  闻雅遭拒有些尴尬,只好自己拿麦点了一首英文歌。她唱歌时还不忘给秦一诺一个凌厉的眼神,秦一诺在心里给她点了个赞,这么快就看出是情敌了,不错啊。

  “她唱得不错啊,你不跟她合唱可惜了。”秦一诺有心机地套话,结果顾孓头也没抬地说了句:“发音不标准。”秦一诺差点当场笑出来。

  【4】干了这碗补药

  自从欢送会后,秦一诺见到顾孓的机会就渐渐少了。顾孓在忙毕业找工作,秦一诺也到了实习的时候。不过秦一诺的功课做得好,在一次小区麻将大会上意外发现自己妈妈和顾孓的妈妈是牌友。秦一诺为了讨未来婆婆的欢心,可是狠狠下了一番工夫。

  于是导致顾孓有一段时间回到家就能听到顾妈妈说:“你有没有谈恋爱啊?哎哟,我最近遇到一小姑娘,可好了,长得也不错,你要不要……”

  在顾孓知道这个小姑娘是谁之后,某天晚上他突然打电话给秦一诺,这可是他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秦一诺差点就要把手机供奉一下再接了。

  “我妈常跟我提起你,今天正好熬了汤,让你一起来喝。”

  “真的!我马上来!”

  结果一进顾孓的家门,秦一诺就闻到一股极其怪异的味道,顾妈妈热情地端出一个脸盆般大小的汤盆:“原来一诺你喜欢喝这个呀,幸好顾孓告诉我,来,喜欢就多喝点。”秦一诺受宠若惊的心情在喝到第一口时烟消云散,余光只瞥到顾孓极力忍住抽笑的嘴角。

  顾妈妈让顾孓也喝,顾孓认真地说:“我常有的喝,一诺难得来,让她多喝点。”

  秦一诺怔住,这还是他第一次叫自己小名,一时喜上眉梢也不管不顾了,撸起袖子喝掉了一盆。

  喝完了顾孓送秦一诺下电梯,电梯停下的时候顾孓问:“什么声音?”

  秦一诺露出一个生无可恋的笑容:“我肚子里补药的撞击声。”

  “……”

  “我逗你的。”秦一诺虽然在口头上报复了一下,但实在难解心头之恨。然而还没等她解气,补汤却开始源源不断地送到家里来。连秦妈妈都不禁奇怪,自己女儿什么时候喜欢喝这个汤了?

  因为顾孓有早上晨跑的习惯,秦一诺也就硬逼着自己起早去制造偶遇。幸好有小区对面的牛肉粉作为支撑,否则秦一诺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起初顾孓怎么也不肯去吃粉,秦一诺软磨硬泡了一个星期才说服那尊大佛。

  结果那货吃完一碗后居然问秦一诺:“你还有吗?”秦一诺得逞地大笑起来,被刚进门的闻雅正好撞见。闻雅也是和她的同伴来吃早餐的,但特意跑到这里来估计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但闻雅没想到会碰上秦一诺,亮晶晶的眸子里顿时冷箭无数。

  说起这个闻雅,秦一诺简直恨得牙痒痒。本来嘛,大家喜欢同一个人也是缘分,公平竞争没什么。偏偏闻雅这个妹子脑子不太好使,跑到她的宿舍找麻烦。几次下来,秦一诺也是心累,对她在背后使坏什么的也都视若无睹了。不想今天狭路相逢,秦一诺心里暗暗叫苦。

  就在闻雅要过来打招呼时,另一个程咬金突然杀了出来。虽然几年没见了,但秦一诺还是认出来了:“程……程乃漾?”

  【5】情敌相见,脸皮厚者胜

  程乃漾手里拎着一碗打包好的牛肉粉,见到她也是一惊:“这么久了你果然还是喜欢这家的牛肉粉啊,我正要买了带去学校给你呢。”

  “嘿嘿,是啊,好吃嘛。”秦一诺接过牛肉粉,程乃漾也不管顾孓,就在他的旁边坐下。

  “听乔莘说你问起过我,所以你一发短信我就来了。”

  “啊?”秦一诺愣住,程乃漾换了个笑容继续说:“你问我我们还有可能吗?我只想说,我们环境不一样,性格不太合拍,其实不一定合适,还是不要尝试了。”

  不知道为什么,秦一诺总觉得这些话有些熟悉。顾孓这时终于舍得打量程乃漾了,然而只是看了一眼,便把秦一诺手里打包的那份牛肉粉拿过来自己吃了:“你不太合适这碗牛肉粉,我替你解决了。”

  等顾孓吃到一半的时候,秦一诺终于想了起来,原来她当年拒绝程乃漾时说的就是:我们环境不一样,性格不太合拍,其实不一定合适,还是不要尝试了。敢情程乃漾是来报复自己的,所以才敢当着自己朋友的面让自己更难堪。只是自己什么时候发短信给他了?还问他有没有可能!

  程乃漾就等着看秦一诺的反应,不想秦一诺心里虽然气炸了,但脸上居然“呵呵”笑了,一把抓住顾孓的手:“你说得对,我和他才算环境一样,性格合拍,非常合适。还有,是通讯公司程序抽筋了才会把那种短信发给你吧?”

  程乃漾冷笑一声,愤然离去。然而这拨才走,第二拨立马就到,什么叫出师不利?今天就不该来吃粉。

  闻雅跑过来,一把甩开秦一诺抓着顾孓的手:“你干嘛动手动脚的?”这一吼音量不小,惹得周围吃早饭的人都巴巴地看过来。顾孓皱了皱眉,秦一诺正憋着一肚子火呢,这丫头自己找上门可就怪不得她了。

  “我碰我男朋友怎么了?关你什么事!”

  “刚甩了一个,又来惹另一个。”闻雅端起秦一诺剩下的半碗粉朝她砸去。秦一诺虽然躲得及时,但白T恤还是挂了彩。

  顾孓这时突然站起来把秦一诺拉开,闻雅挡在她前面瞪着无辜大眼也不退让。顾孓有些不耐烦,一向讨厌肢体接触的他竟伸手把她给推开了。不想闻雅打算泼妇到底,从秦一诺身后一把扯住她的头发,秦一诺顿时整个身体向后仰了过去。幸好顾孓反应快,及时拉住并拽开了闻雅的手,闻雅的同伴也忙来拉住她。

  秦一诺简直快要气炸,一巴掌拍到闻雅的脑袋上。闻雅和她的闺蜜同时愣住,顾孓连忙拉起她的手就跑,也不管身后是什么景象。

  “那个……我打人你会不会觉得……”两人跑回小区,秦一诺有些忐忑地问。

  “我要是你,就再给她一巴掌。”

  “啥?”秦一诺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你的头发本来就少,被她一揪……”顾孓居然十分担忧地看着秦一诺,果然,高冷闷骚的人的思维抓不透。

  “哎,我就是不喜欢那个妹子啊。”

  “我懂。”

  “你懂啥?”

  “她跟我表白了。”

  “啊?”

  “我拒绝了。”

  “所以我算是躺枪啊!”

  “是你自己说我是你男朋友的。”

  秦一诺无言以对,悻悻地转移话题:“别呀,对了,你家猫为啥叫Julie?”

  “不觉得Julie和安吉丽娜·朱莉一样性感冷艳吗?”

  “噗”!秦一诺差点笑出内伤,顾孓也问:“那你家狗为啥叫小白?”

  “它老冲我翻白眼。”

  “不想跟你聊天了。”

  “……”

  眼看已经走到楼底下,顾孓突然有些幸灾乐祸:“你被揪了头发,回头来我家喝补汤。”

  “什么!”

  “我妈今天又……”

  “我想起来我还有事,明天见!”这大概是秦一诺第一次主动避开顾孓,真是怕了那个补汤。顾孓看着她逃回家的样子,微微勾了嘴角。

  【06】撩汉必有助攻

  秦一诺以前以为顾孓只是外表看上去冷淡,但熟悉之后,没想到……他还真就是这么冷淡!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攻下他,自己第一个喜欢的男孩就要来倒追,也是倒霉。

  她忽地想起一句话,长得好看的叫倒追,不好看的只能说是纠缠。完了,自己这算是骚扰呢,还是纠缠呢。

  一次,两人聊天。秦一诺问顾孓:“你是不是感冒了?”这是从他室友那儿听来的。

  “嗯,可能是有人诅咒我。”

  “为啥?”

  “我已经连续两次拿最高分了。”

  这么自恋是要闹哪样啊,简直语不惊人死不休,再也无法愉快地聊下去了。但秦一诺却意外地萌上了这一点,拿着手机乐呵呵地在床上翻滚。

  后来顾孓毕业,两人见面的次数虽然少了很多,但联系还算频繁。秦一诺发现顾孓身边的人其实很多,虽然个性古怪,人缘却意外好。幸好目前新环境里还没有发现情敌,秦一诺打算稳扎稳打,以此来巩固地位。

  七夕情人节那天,秦一诺被乔莘拉出去玩,顾孓正好出差不在,饭桌上就只能看乔莘和她的男友秀恩爱。

  吃到一半,乔莘突然悄悄凑过来问:“不是真的吧?”

  “什么不是真的?”秦一诺一愣。

  “我说顾孓呀。”

  “他怎么了?”

  “不是他怎么了,是你怎么了。”

  “我又怎么了?”秦一诺忽地警惕起来,难道被人识破了什么?

  乔莘哼了一声,放低声音:“别人就算了,我能看不出来?你喜欢顾孓,他知道吗?还是你们已经偷偷在一起了!”

  秦一诺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脸莫名就开始发烫:“我……我突然想上洗手间!”说完就一溜烟跑了个没影,乔莘看着她落下的手机,呵呵笑了两声。

  那天回去后,秦一诺想起乔莘的话,便打电话给顾孓让他给自己带点特产。顾孓没答应,说不太好带。

  秦一诺不乐意了:“麻烦什么呀,你托运不就行了吗?”

  “不好托运的。”顾孓认真的语气反而让秦一诺来了劲,什么东西那么麻烦,一定是不愿意给自己带。

  “我在家可是替你喝了不少补药了,你连个特产都不给我带,太忘恩负义了。”

  “听说特产是美女,我不想带。”

  秦一诺差点摔了手机:“我不要了!”

  碍于秦一诺不知道他忙不忙,又是长途电话,就没打扰他太久。结果挂电话的时候,秦一诺突然连打三个喷嚏:“一想二念三感冒,完了,被你传染了。”

  “我感冒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顾孓不屑,“最近你那里雨水多,应该是脑子进水了。”

  “再见!”秦一诺恨恨地挂断电话,心里委屈地想,就算不是情侣,今天这种传统节日也应该说句节日快乐吧!

  她又翻开微信,结果发现第一个联系人是顾孓。自己明明好几天没有发微信给他了啊。点开一看,她发的是:想你了。

  顾孓回她:嗯,好。

  秦一诺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每个字都认真地念了几遍确定不是自己眼花。按照发送的时间来看,应该是晚饭时间。不会是乔莘吧,鉴于上次程乃漾的事件,一定是她!秦一诺欲哭无泪,“想你了”就算了,可顾孓回的又是什么意思啊?

  想了半天,她还是发了个消息给顾孓:那个……上一条不是我发的,你要相信我啊!

  几分钟后顾孓回:噢。

  秦一诺:不过你回的是什么意思啊?

  顾孓:就是我也是的意思啊。

  秦一诺:别逗我,好吓人。

  顾孓:好。

  这下秦一诺真的害怕了,他不会因为这个恶作剧生气了吧?接下来的几天还真应了这个猜测,顾孓都没有理她。

  直到一次她从学校回来,刚进小区就看到顾孓牵着Julie站在门口。溜猫的少年太惹眼,想不注意到都难。

  “哟,好巧啊。”秦一诺打招呼,顾孓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我妈让你去我家玩。”

  “干啥?”秦一诺本能地想到喝汤,顾孓看着她的样子觉得好笑,竟也忍不住露出些许笑意:“放心吧,今天没熬汤。”

  “哦,那个微信的事……”

  “不是你的肺腑之言吗?”

  蹬鼻子上脸的自恋真是太讨厌了!秦一诺干笑两声:“对对,肺腑之言,我可真是想死你了。”

  【07】腹黑男的表白

  本以为刚出差回来顾孓可以安生一阵子,结果没几天他又要去广州。秦一诺知道这个消息时灵机一动,立刻打电话给顾孓:“我一个好久没见的同学呀,关系特别好,生孩子了,我要去看看她。”

  “嗯,去。”

  “可是她正巧也在广州哎,你不是要出差吗,我跟你一起呀。”

  “不方便。”

  “为什么?”

  “带你还不如带Julie。”

  看吧,顾孓最爱的还是Julie。不过秦一诺是打定主意要有所进展和行动,她潜伏得已经够久了,摸透了顾孓的喜恶和习性,是时候出手了!

  于是秦一诺一整晚都缠着顾孓,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按理说顾孓早该不耐烦了才对,那次却出奇的有耐心,竟还用淡淡的语气说:你同学都生孩子了,你还没人要。

  秦一诺后悔自己找的理由太蠢了,但因为有求于人,什么话都得当好话受着。终于,顾孓也被软磨硬蹭得受不了了,秦一诺终于厚着脸皮和顾孓一起飞去广州。

  顾孓落地后先忙工作去了,秦一诺只好去附近闲逛。其实在广州她真有一个朋友,还是高中时的前后桌,关系非比寻常。反正她也没事可做,干脆买点礼物去看看他。

  晚上顾孓打电话来的时候秦一诺还在百货商场,干脆就在附近找吃饭的地方。

  顾孓瞄了一眼秦一诺座位旁的包装袋,是一个男士领带的牌子,问道:“你去看你同学了吗?”

  “啊?嗯!”

  “我后天才回去,你呢?”

  “我等你一起走,再玩一天。”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秦一诺总觉得顾孓工作以后有了些改变,具体又说不出来,但每次似乎都有些欲说还休。眼神虽然还是淡淡的,却不像以前那样万事不入了。

  “不要拿看Julie的眼神看我。”顾孓白了她一眼,“吃完饭我也想去买点东西。”

  “好啊,你要买什么?”

  “礼物。”

  秦一诺很想问是给谁买的,但还是忍住了。万一不是给自己买的,多没面子啊。万一是给自己买的,顾孓那么闷骚,说不定就改主意了。

  结果秦一诺就那么一直忍着,顾孓挑礼物的样子实在是太认真了,认真的男人各种吸引人,让她忍不住两眼冒红心。

  回酒店的路上,顾孓刚把车停好,就把礼物盒子给了秦一诺。秦一诺一愣,内心拼命喊着镇定。

  “真的……给我的?”

  “你不要?”

  “要!”秦一诺欣喜若狂,正要打开礼物,顾孓突然说:“你不是看见我买了什么吗?”

  秦一诺干笑,光顾着看顾孓了,没注意他买的是什么……

  “那我回去再拆!”秦一诺说着拎起自己的袋子和礼物就下了车。电梯里,顾孓的眉头一直微微皱着,秦一诺因为太高兴也就没注意。回了房间快要睡觉时顾孓又来敲门:“你真的没话跟我说?或者……”顾孓说着还往房里看。

  “或者什么?”秦一诺的心一下子跳快起来,她还没有准备啦!

  没想到顾孓一脸不屑地哼了一声,转身走了。秦一诺一头雾水,直到回家那天坐在飞机上,顾孓才和她说话。

  “你的东西呢?”

  “我就这么多行李啊。”

  “你买的东西。”

  “那是给我同学买的。”

  “你同学不是女孩吗?难道婴儿用得到领带?”

  “……”

  “把链子还给我,我给Julie戴。”

  “溜猫已经够奇葩了,还给它戴水晶手链!”秦一诺说完才反应过来,“喂,你不会以为那条领带……哈哈哈–”秦一诺笑得直不起腰来,“你是不是……哈哈哈–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顾孓一脸惊讶地看过来,秦一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气氛诡异地安静了几分钟后,顾孓转头看着秦一诺:“应该是吧。”

  秦一诺心想,自己一定要淡定,实在不行就装十三:“‘应该是吧’是什么意思?”

  “就是蛮喜欢你的意思,你呢?”

  “我……我也是啊……”秦一诺就差泪花闪闪了。

  “那就在一起吧。”

  “不然呢……”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领带送谁了吗?”

  “……”

  秦一诺本来想说这是她这辈子坐过的最幸福的飞机,结果被逼问了一路,最后得出经验:千万不要对腹黑又闷骚的男人耍小心眼。

  【终】终成眷属

  关于秦一诺突然和顾孓在一起的事,Julie只是用和顾孓极其神似的淡淡的眼神瞥了一眼小白,小白则对Julie翻了个大白眼。

  顾妈妈比以往更加殷勤地邀请秦一诺去喝补汤,秦妈妈则是一直陷在深深的疑问中:顾孓那孩子条件这么好,想不通啊……

  有一次去秦家吃饭,在电梯里,顾孓问秦一诺为什么喜欢自己,秦一诺回答:“长得帅,学习好,性格……也蛮好的,真的。你呢?”

  顾孓微微低头,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丝顾虑,就那么轻轻咬住了秦一诺的嘴唇:“我就喜欢你诚实。”

  编辑/爱丽丝 文/兮酒酒

赞 (206)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