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我的公司没有小人得志

他说:一个人再怎么嚣张也有短板

罗永浩承认自视甚高,觉得什么都可以搞定,但唯独承认,自己搞不定“VC那帮笨蛋”。

文 | 林楚方 秦筱 靳锦

这几天见了几个科技公司CEO,大家谈到锤子科技都会聊一个问题:罗永浩的手机能做成功吗?我的回答是,看你怎么定义成功,如果定义为乔布斯那种,现在没法下结论;如果定义为做个盈利的、有影响力的公司,他已经成功了。
罗振宇(逻辑思维主持人)评价罗永浩说,“罗永浩的最大价值在于,即使锤子手机发布失败,罗永浩还是不会输,他有能力将事情描述成一个悲情英雄暂时受到挫败的形象,然后背对着大众、面朝大海说一句,‘让我们再来一次’。”
罗胖对罗胖的描述,罗永浩深表赞同,“就是那么回事”。但这一次与以往不同,他在资本层面已经比较强大。
锤子科技的办公地点在北京望京,一个叫“摩托罗拉大厦”的地方。这个大楼极具象征意义,摩托罗拉是做手机的,甚至是骨灰级做手机的,虽然现在的摩托罗拉似乎离手机已经很远,仿佛变成了骨灰。
曾经的英语教师老罗带着一群年轻人搬了进来,手机的背面再也找不到“M”字样的LOGO,而是换成了一个锤子。
不止一个人问我,你觉得罗永浩是什么人?很难回答。
几年前,我在另一家媒体做主编时,和他有过一次不愉快。“大V”罗永浩在微博上毫不客气地讥讽我的同事,而之前我不认识他,只觉得这个人小心眼不好惹。同事问我怎么办?我说先调查清楚,看他有没有道理。
结论是,理在他那里。同事起草了一份极具官方色彩的声明,发在官微上,但没有经我审查。我一看声明立马觉得不对劲,赶紧打电话跟同事说,我们错了就是错了,哪有什么客观原因?然后就是在官微和杂志上道歉。
有同事说,这个人很难缠,我们服软他会更嚣张。但我说不是这么回事,先做到问心无愧。同事按我说的做了,结果……罗永浩很平静地接受了道歉,这件事就过去了。
后来因为有很多共同的朋友,我们才认识。在饭桌上,他本身就是一道菜。所以,我对他的印象始终难以和“商人”两个字联系到一起,直到他以受访对象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他才变成彻底的商人,一个懂得公司伦理、产品逻辑,并能严格约束自己的人,能和“商人”这个身份安然相处。
只是他的着装不那么商人,依然是那件深蓝色衬衫——这是他在今年发布会、去年发布会以及几乎所有公开场合的标准装束。这件衬衫来自一个美国休闲品牌,一模一样的衣服,罗永浩买了几十件。
他依然以乔布斯为超越对象,从现在看,至少着装方面似乎做到了——乔布斯也习惯以一成不变的着装出现在公众面前。

“我娶了一个傻老婆,做什么她都说行”
壹读:转行做手机时,据说你身边没人看好?
罗永浩:身边朋友几乎都反对,所以说,娶老婆很重要,我娶了个傻老婆,我做什么她都说:“做吧,你做什么都行”。其实,我也没觉得“做什么都行”,但只要决定了就一定要认真做,这是需要精神支持的。当然,朋友们都是好意,不让我往火坑里跳,但我非要跳。
壹读:实话说,当初我也不太看好。共同的朋友里,只有王小山特别笃定地说:“肯定没问题”。
罗永浩:小山没跟我聊过,我甚至不知道他的态度。还有个朋友对我非常支持,我第一次扭扭捏捏说我想做手机,他特兴奋,说:“对呀,为什么不做,你肯定行”。我问他为什么觉得我行。他说,这个圈子就一个聪明人——乔布斯,他还死了,他懂消费者要什么,其他人全是笨蛋。他说:“你要做手机,最坏也能站稳脚跟,好的话有可能做成下一个苹果。”我当时特兴奋。他是当初,除了我老婆之外极少能给我提供精神力量的人。
壹读:质疑者多,是因为做手机有专业门槛?
罗永浩:当然,专业门槛非常高,那些反对的朋友说:“你为什么选择这么难的事情”?对我来说却很正常,我开英语培训班挣了点钱,接下来除了要挣钱,还得(做点)我喜欢的,手机就是我喜欢的,但我面临的第一个门槛反而是资金。
壹读:需要多少钱?
罗永浩:没有1000万美元没法起步。
壹读:你做手机……很有违和感,谁愿意给一个做英语培训的人投资做手机?
罗永浩:对。我找钱找了三四个月,后来就放弃了。直到我在美国见了一个天使投资人,他是新东方的老同事,约我做一家商业网站。为这个商业网站,我找唐岩(陌陌科技创始人)吃饭,聊到做手机的想法,他问一定要那么多钱吗?我说一开始先拿1000万人民币做个操作系统,拿出成绩再找足够多的人也行。
他说:“这好办,我帮你解决”。他让我马上注册了公司,不到一个月900多万就打过来了。
十个月后,去年3月27日,我们开了锤子ROM发布会,然后唐岩给我介绍了陌陌的投资方上海紫辉基金,再加上我在新东方时的同事、和君咨询的铁岭带来的投资,于是就起步了。

“我是搞不定VC中的笨蛋的”
壹读:所以,唐岩的角色非常重要?
罗永浩:是,尤其是我和VC(风险投资人)打交道的时候很笨。
壹读:主要是因为你自视太高……
罗永浩:不,主要是我搞不定他们中的笨蛋,如果没有唐岩,这事儿就不行。所以说一个人再怎么嚣张也有短板。但我和唐岩认识的时候其实没有利益纠葛,走到一起就是之前和朋友们一起吃过饭,见面次数也不多,但这两年,没有他我就走不过来。
壹读:难见你这么谦卑……
罗永浩:没有朋友谁也不能自己过来,不是吗?
壹读:话说回来,VC里难道没有你的粉丝?
罗永浩:没用。不少VC是我的粉丝,他们也很理解我的逻辑,也认为能成,但他们在公司内部投票时都失败了。
壹读:上次宣讲之后,资金不是解决了吗?
罗永浩:对,之后钱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虽然这一轮融资从头到尾都很困难,我还是拒绝了好多人。这一轮需要1.5亿到2亿元人民币,之前一轮是老股东介绍的金融顾问,领我见了50多家VC。我是产品经理,时间很宝贵,每天要开产品会议,浪费了两个月的时间,见了一大圈,很知名的VC见了一遍,结果非常糟糕。
壹读:他们都不看好锤子?
罗永浩:大多数都听不懂,连好产品的逻辑都听不懂。有一个知名VC,我用40分钟对他讲了工业设计外观的重要性,统计表明,半数人是根据外观购买数码产品的。结果他问的第一个问题是:“难道有人会因为外观买手机吗?”
壹读:这是一个什么水平的VC……
罗永浩:举个例子,虽然我穿衣服总是很邋遢,但至少知道这个世界很多人是在意服装的。你可以不喜欢某个东西,但至少知道这个世界怎么运作。所以他这么一问,旁边的人都尴尬地笑了。他还很得意,扭过头来和我说:“你看,没人因为外观买手机。”
壹读:那还能继续讲下去吗?
罗永浩:很尴尬,已经约好又不能不讲。对我们来说,成功就依赖于工业设计和UI设计,但为了礼貌还要和他人模狗样地聊两个小时。
壹读:你的意思是,这个VC根本不了解行业的基本规则?
罗永浩:不仅如此,是他认知世界的基本逻辑就有问题。
壹读:按理说,做VC的都是人精才对……
罗永浩:我也非常惊讶。我还见过一家台湾的基金,负责人原来是做芯片的,投过几家高新技术领域的公司,但他对大众消费品的认知连大妈大叔都不如。所以,你没交往的时候听说VC这个领域都是聪明人,但见了就知道,大部分不过如此。其实任何领域都一样,80%笨蛋,20%聪明人。
壹读:最后钱从哪里来?
罗永浩:老股东们说,没必要花这么大精力,每个人跟投一点就凑够了。所以就一人跟了几千万,结果又有两家本来犹犹豫豫的也参与了投资。
这个世界很邪门,凑够了1.8亿后,马上就来了三四家非要跟投的,紫辉公司老板的朋友投了一点,凑够2亿,后面我又拒绝了几家。但如果不是老股东跟投,我依然搞不定。

“我做不了谷歌,但可以做苹果”
壹读:说个不是问题的问题,你做演讲可以,可能在VC面前,你在商业阐述上还不擅长。
罗永浩:商业阐述没问题。刚开始做英语培训的时候我比较业余,但做两年就OK了。刚开始做公司的时我也比较恐慌,做两年发现就那么回事。我进入一个新领域,都有3~6个月的恐慌期,之后就好了。
壹读:但手机不太一样吧?
罗永浩:我刚说了,就是资金门槛高而已,别的门槛都没有。做好大众消费品尤其是智能手机必备的几个关键点我都具备,我差的就是钱和技术,但这是一码事——从来没有科技公司有钱搞不定技术人员的,除非你特别前沿。
壹读:手机行业算哪种科技公司?
罗永浩:科技公司分两种,一种是纯技术驱动型的,比如谷歌,搜索技术全球第一,能开发无人驾驶技术,比如有些科技公司能做出新能源,比如早年的摩托罗拉能发明手机。这种公司的老板如果不是技术男或科学家就没戏。
第二种就是像苹果这种大众消费品公司,在纯技术领域对人类没什么贡献。苹果对人类的贡献很大,是它把别人的技术——有些是已经放了好多年的技术——拿过来整合打造出完美的消费品,用来改善人类的生活。
壹读:所以……
罗永浩:所以我做不了谷歌,但可以做苹果。除了苹果,这个领域所有公司都是笨蛋。它们不具备生产大众消费品的美学能力,它们能解决的都是基本技术问题,深圳的山寨厂商也能解决。
壹读:你把乔布斯和山寨手机厂商放在一个level……
罗永浩:不是这个意思,我说这个行业里,只有乔布斯是聪明人。多数理工男对美是无感的,对人机交互无感,对人性无感。不是说他们智商低,而是在做感性、美学方面是低能的,归根结底是左右脑哪个更发达的问题。
比方说苹果2007年发布iPhone时,展示了用两根手指触屏放大、缩小照片的功能,我认识的很多诺基亚、摩托罗拉的朋友,当时都觉得很可笑。他们认为,自己手机上用加减号放大缩小的功能就很好了,还能精确控制缩放比例,他们还觉得用玻璃做手机很扯——摔坏了怎么办?
当全世界都被iPhone震惊的时候,技术圈、科技圈的很多人的第一感觉却是:苹果懂什么手机……
壹读:这倒是,一般来说,颠覆者都是外来者。
罗永浩:对,所以我们见VC的时候,很多人就是不懂,觉得这个行业这么多牛×公司,你罗永浩一个外来人怎可能成功?但这个逻辑从根上就是错的。任何行业都是外来者颠覆的,从来没有既得利益者想颠覆自己。
壹读:估计很多乔布斯粉丝不同意你的逻辑。
罗永浩:乔布斯懂个P技术?他只是在硅谷长大,能写两行代码而已,给我三四天培训,我也能写。
《乔布斯传记》里说,当年他和另一个史蒂夫——史蒂夫·沃兹尼亚克,一起在车库里攒出了一台电脑。但《沃兹尼亚克回忆录》是怎么说的?他说乔布斯主要是拉订单,他是企业家,沃兹尼亚克才是做技术的。因为在车库里敲代码会让人崩溃,乔布斯就给他买可乐和糖果,哄着他继续干活。

“他们觉得我做的事完全不靠谱,搞得鸡飞狗跳”
壹读:VC多数难搞定,那追随者,尤其是懂技术的人,你怎么说服他们?不能用可乐和糖果吧?
罗永浩:最开始我觉得搞定工程师更困难,把设计发给他,他无感;给他看视觉的东西,无感;讲个热血沸腾的创业故事,无感。后来我急了,加钱,还无感;加50%以上,无感。他们说创业公司失败率90%,大公司更稳定。给三倍的钱或许有用,但我给不起。
工程师不像产品经理和设计师,一顿饭就可以搞定。
壹读:工程师里没有你的粉丝吗?
罗永浩:有,但既是工程师又是我粉丝的,一般来说都是技术比较烂的工程师……但我后来发现也没那么难,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搞定老大,老大一圈电话,兄弟们就来了。
壹读:你的用人标准是?
罗永浩:理工男,名校名企。我觉得,文科专业自学可以,理工科自学的都不行。所以,到秋天,我会到名校做活动。
壹读:就没有粉丝跟着你做手机?
罗永浩:最初几个工程师是从几百封简历中筛选出来的,都是听着我录音长大的,有个女工程师的男朋友是听我录音长大的。
但从去年发布会之后,公司有了一个很资深很专业的人力总监,她知道在哪能找到人。有几个科技公司转型失败,流失很多人才,她就去定点挖人。
壹读:你跟理工男们合作没有障碍?
罗永浩:没有。
壹读:他们愿意听一个不懂技术的人指挥?
罗永浩:当然,沟通会遇到些障碍。比如说我对图形方面的要求非常多,这个圈子里叫做“graphic intensive”,就是视觉比例很重,除了静态的图形,还有很多优美、复杂、精致的动画,都需要精确到毫秒。你知道,在工程师圈子里,做前端实现是相对低技术含量的,所以有一些很优秀的工程师觉得,每天去弄前端动画很无聊,到最后整天骂骂咧咧。
尤其去年我们发布会前后,公司陷入比较艰难的境地时,我还盯着他们调动画,他们就说,公司有一万件比这重要的事,他们觉得我做的事完全不靠谱,搞得鸡飞狗跳。
壹读:当时有崩盘的可能?
罗永浩:非常有,人心惶惶,发布会前后压力非常大的时候,很多人都在找下一份工作,但他们觉得老罗就是有一万个不靠谱,有一点是好的,就是这个人是好人,价值观没问题。要走,也等到公司彻底黄了,吃个散伙饭再走,好歹要陪我走完最后一程……
不到一个半月我就融到下一轮的钱,然后大家踏实了,觉得这胖子还能搞定。
壹读:现在大家心态怎么样?
罗永浩:大家开玩笑说一到休息时间就去看别墅广告、豪车广告,都觉得要过上好日子了,完全不用给他们鼓劲。
壹读:这些年,你的价值观动摇过吗?
罗永浩:前两天,有记者问我,你做这么多年企业,有没有发现你的价值观行不通的时候?我说没有,公司里的人那么困难还在坚持,说明我的价值观特别行得通,既然行得通为什么还要改变?
壹读:你怎么带动一个科技型公司形成价值观?
罗永浩:很容易,我招人的时候对价值观很看重,所以公司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价值观没问题的人;一种是也许有问题,但掩饰得很好的人;或者也没什么价值观,老板让他干坏事他就干坏事,禁止他干坏事他就不干坏事,非常职业。
所以你在我这看不到小人得势、小人当道。
壹读:那你能不能概括锤子科技的价值观?
罗永浩:干干净净做事,高高兴兴赚钱。原来我搞老罗英语培训时做了一个商标,我非常喜欢:左边是个五角星,代表理想主义;右边是个圆圈,硬币,代表钱;下边是一个笑脸,意思是,又要理想主义,又要赚钱,又要高高兴兴。
壹读:你会给员工灌输这种观念吗?
罗永浩:我们决不搞定期洗脑。其实我出去对公众吹牛都很好意思,但对自己人吹就不好意思,两年只开了一次全体员工会,而且我上台对员工说话都很别扭,因为我觉得无论讲什么,都是老板拐弯抹角骗员工拼命干活。

“我不但不谈公共话题,也不跟人吵架了”
壹读:你现在基本不对公共事件发言,是故意的?
罗永浩:当然了,这是企业家的职责,我作为一个企业老板,只对一种人有责任,就是投资者,对其他人完全没责任。对消费者除了我承诺的三包、质量保证外,我是没有责任的。但我的一举一动,都对我的投资者有责任,这是企业家最基本的伦理底线,人家给你钱的目的是要回报。
所以我不但不谈公共话题,也不跟人吵架了。
壹读:但你以前的影响力很大程度来自于对公共话题的关注。
罗永浩:当然,有很大关系,包括做英语培训也是这样。
壹读:可那时候你也做企业,也有投资者啊。
罗永浩:但当时就很少讲啦。
壹读:但也没少吵架啊?
罗永浩:那是别人打到我机构来了,我只好吵……你是说砸西门子冰箱吧?那个事情我常反省。作为个人来讲,我做得很完美,但作为一个老板,那是不应该的。
壹读:重新选择的话,你是不会做的?
罗永浩:对,这是对我英语培训机构投资人不负责的行为,你拿了别人的钱,你做的事不利于他的回报,就是臭流氓。我那时这根弦比较松,因为三个投资者都是我哥们儿,所以我不够严谨。
壹读:是自律还是因为投资人要求?
罗永浩:我见过的投资人没一个对我指手划脚,完全没有。别人都说,老罗什么时候这么温和过,以前碰上我这种笨蛋早就骂脏话了。然后我就说,投资人不要我说脏话,再然后对手就很得意,说这傻×现在被逼得连脏话都说不了。但真相是我自己主动不说,从没有一个投资人业余到过来说,“你不许说脏话”。
壹读:但你对公共话题还关注么?
罗永浩:始终关注,我每天会花一些时间看微博微信,社会上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清楚,只是不发言。
壹读:没有冲动?
罗永浩:会克制。很多人认为我控制不了情绪,其实大部分时间还是能控制的。
壹读:有情绪是不是也是设计出来的?
罗永浩:那没有,我本来就是坏脾气、急脾气,必须约束自己,如果我是自由职业者,我就不用约束。
壹读:你们公司现在估值多少?
罗永浩:10亿人民币吧。比较高兴的是,现在已经有人在谈下一轮投资了,因为他们从没见过一个新厂商能把发布会弄成一个全国性的事件。

“讲不好,意味着1.8亿要打水漂”
壹读:有一个新东方的老师曾经说过,新东方是要求逐字逐句备课的,你现在演讲还需要这样做吗?
罗永浩:其实最好是这样,效果一定会更好。但我今年和去年的演讲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时间不够,去年是零彩排,今年也是零彩排。为什么乔布斯的发布会做得那么天衣无缝?因为他们很有钱,早早就把旧金山的芳草地艺术中心包下来。
但这对一般的企业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大家都是在办公室里做准备。其实假如我们关起门来彩排,逐字逐句过几遍,过得滚瓜烂熟,到台上所有的流程是不假思索的,效果会比现在好很多。但时间还是严重不够。
壹读:你做老罗英语时也不做彩排?
罗永浩:也没怎么彩排过。我去高校讲几十轮,等到去剧院讲的时候,已经讲过几十遍了,都实战过了。但这次还是很头疼,第一是没有时间没有条件充分彩排,第二是原来搞英语培训的时候,演讲的次数多,当众讲话永远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现在头疼的地方是,整整一年没上台。
壹读:你很紧张?
罗永浩:极其紧张,你没法想象的紧张。马上要卖产品了,讲砸了意味着投资人的1.8亿要打水漂,对我来讲从来没有运作过这么大的一笔资金、这么大规模的一个企业。
壹读:紧张到什么程度?
罗永浩:开场前我在后台四肢发麻、指尖发麻,抖得不得了,不得不做深呼吸,伸展运动,丑态百出。然后等准备出场的时候,工作人员告诉我说,现场比较混乱,再放两首歌再出来。
然后我又慌慌张张,因为PPT我过的遍数不够,就在后面休息室让同事帮我托着电脑,把那个PPT又过了两三遍。我往台上走的时候,腿都软了,但讲了三分钟后,就觉得没那么糟糕。
壹读:效果还满意吗?
罗永浩:去年回到酒店时知道讲砸了,估计30%好评,70%是骂的,结果一上网100%是骂的。今年觉得70%是夸的,骂不会超过30%,结果一看100%夸。然后再也撑不住了,直接昏死过去。那段时间太紧张了,一个礼拜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最后三天全靠救心丸支撑。
壹读:你的心脏不好?
罗永浩:心脏没有任何问题,但如果那么大压力,又睡不了觉,连续几天下来就会心脏疼。这时需要吃点扩张心血管的药,其实就是硝酸甘油之类,最后几天吃了几十粒。
壹读:员工会心疼你吗?
罗永浩:不知道。总之第二天到公司发现,所有人都跟打了鸡血一样,特别亢奋。

“如果我的企业有一天必须通过耍些流氓才能生存,我宁可让它倒闭”
壹读:作为老板的罗永浩,在公司都管什么?
罗永浩:日常的管理工作我是不管的,我只参加每周的运营会,所以,管理上我基本放手。
壹读:你以精神领袖的身份管理公司?
罗永浩:不是精神领袖,我是所有科技公司老板里做得最巨细无遗的,只是我不做管理工作,因为我是产品经理,做产品嘛。
当然,我不需要做什么就成精神领袖了。
壹读:还有一个问题,你经常把一些话说得特别笃定,但有没有考虑说过的话可能实现不了?
罗永浩:那就丢人呗,没什么奇怪的。
壹读:承诺做不到没关系?
罗永浩:就跟你年轻时跟姑娘承诺,一辈子怎么怎么样,后来还不是把人家甩了?只要你说的时候没有撒谎,没有其他目的,是真诚的,就完了。
但有些傻×整天找公众人物三年前说了什么,五年前说了什么,然后翻出来说:“你看又打脸了吧”。你说他们的人生有多可悲?我原来说做3.5寸手机,现在改5寸了,就有人说我被打脸了,问题是市场需求大屏幕的人逐年上升,我们相应改变有什么打脸呢?太可笑了。
这说明在中国有多少可悲的人,他们的人生彻底失败,整天盯着一个公众人物五年前说过什么,太可怜了。但我能理解他们,因为他们就是一群可怜虫。
壹读:你的话让人想起最近一些明星的事。
罗永浩:文章闹外遇,就有人翻出他当年给老婆的承诺。只要当年没骗人就完了,还能怎么样?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婚姻是30年、40年、50年走下去没一次外遇的?只要每次表白足够真诚就够了。
壹读:最后一个问题,假如环境逼你做坏事呢?
罗永浩:如果我的企业有一天,到了必须通过赖掉一些责任,或者耍些流氓才能生存,那我宁可让它倒闭。我对投资人的责任里,不包括耍流氓。所谓成败论英雄对我来讲始终不能接受,这也是传统文化中最糟糕的一部分。
壹读:如果公司以后不顺对你会是很大的打击吗?
罗永浩:我会继续努力做好,反正我喜欢这一行,不会转行。就像魅族那样,一年卖几百万部手机,卖好多年都是这副德行,也会很开心。
壹读:也不想取代苹果了?
罗永浩:当然想,但做不到就继续踏踏实实做吧。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第46期《壹读》杂志

*版权归《壹读》杂志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引用、如需转载请联系:yidu@ireadweekly.com

壹读微信(yiduiread)
壹读君每天为你做百科,科普壹点常识。不仅轻幽默、有情趣,还有营养、有见地。

趣你的微信(ifunyou)
每晚推送有趣有内涵而不低俗的搞笑内容,让你每天轻松一笑的同时,涨涨姿势。

赞 (1)

目录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