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 刑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日〕佐藤敏弘 ◎赵 晖译

我在某个小国的监狱里担任看守。由于我们这个国家把“人权”这类玩意儿根本不当回事,所以,为了消磨时间,看守们对囚犯动用酷刑是常有的事。

不过,说是酷刑,但那些充满血腥气息的用刑方式是被严禁的,因此,我们采用的手法相当温婉雅致。比如说,挖坑、填坑什么的。这种劳动虽然简单,干起来却相当吃力。首先,我们把囚犯带到运动场的某个角落,上午,让他们不停地挖坑;然后,下午,再让他们把坑填上。

当然,无论是挖坑还是填坑,都没有任何理由。只是一个劲儿地重复着这种毫无意义的劳动,没完没了地重复着。囚犯一天又一天地反复做着同样的事,不能休息;一天又一天地重复着毫无意义的劳动,根本不会有任何回报。挖坑,再把它填上,仅此而已。

不出3个月,几乎所有囚犯都会因此发疯。模式基本上都是固定的,这些囚犯会哭着哀求看守说:“不管多么艰苦的活儿都行,请让我们干一些挖坑以外的活儿吧!”或者说:“修路也行,挖下水道也行,挖墓穴也行,什么都可以,请让我们挖一些有意义的坑吧!”可是,当他们知道这些愿望都不能实现时,就会一边干活一边发疯似的又哭又笑。人一旦到了这个地步,就差不多快完了。是啊,想一想这也难怪,作为一个人来讲,无论怎样傻、怎样蠢,都没法儿做到接连几个月埋头于一项毫无意义的劳动而无动于衷吧。

然而,我刚刚这样一感叹,就遇到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囚犯,听说他是一个在旅行途中不小心被捉来的外国人,偏偏他对这项酷刑完全无动于衷。就这样,都过去半年了,他依然不慌不忙地每天继续着这项劳动,弄得一直跟着他的我反倒要发疯了。我感到不可思议,于是就调查了一下他的来历。最后终于打听到,他似乎是位于亚洲一隅的、名叫“日本”的一个国家的一员精英,还是一个高级官僚。

日本啊,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 

(陈海蓉摘自《译林》2016年第4期,〔美〕布拉德·荷兰图)

赞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