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教主有点娘

  世界上最坑之事莫过于跟武林公敌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碰巧那人还是她亲大哥。从此,女主东方小白就踏上了慢慢“背锅”路。出门被围捕,逛街被追杀,更无语的是还被鼎鼎大名的白衣大侠盯上了,就她这三脚猫的功夫,看来只能跑路了……(东方小白:江湖路漫漫,相煎何太急,大哥,求你再放我一条生路!)

  1.栽了大跟头

  夜深人静,圆月当头。

  东方小白趴在墙头好一阵悲春伤秋。

  她这辈子没杀过人,没放过火,就连蚂蚁她都不忍心踩,可江湖上竟到处贴着捉拿她的悬赏令。

  不,准确地说,是捉拿她的双胞胎哥哥,东方不败的悬赏令。

  他们两人长得一模一样,除了死去的爹娘,没人能分得清。如今,大哥不知所终,剩下一堆烂摊子,她不想背也得背。

  昨天她就被一个白衣剑客堵住了,若不是她机智地借机溜了,恐怕现在已经去找阎王爷喝茶了。

  唉,走吧。东方小白闭上眼,从墙头跳了下去。

  奇怪的是,她既没有落在地上,也没有落在草垛上,倒像落在了某人怀里。

  东方小白颤巍巍地睁开眼,正对上一张清俊出尘的面容,这不是……昨日堵她的白衣剑客吗?

  想起昨天发生的事,东方小白狠狠地咽了口唾沫。

  昨天,这位大哥刚把剑掏出来,喝了声:“东方不败,拿命来。”她就扑通跪地,大骂自己色胆包天调戏良家妇女,简直猪狗不如,这诚恳的认错态度道让对方有些不知所措。

  为了表示自己悔不当初,要痛改前非,弃恶从善,东方小白还狠狠地抽了自己两耳光,磕头如捣蒜:“我,东方不败,自知罪孽深重,死不足惜,可有道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大侠一定要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

  大侠瞧她这架势,整个人都傻了。

  东方小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心里却犯嘀咕,演戏都演到这分儿上了,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该被感化了吧。这家伙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来,得用最后一招了。

  东方小白眼神一冷,沉痛地道:“我知道,你一定会说‘道歉有用,还要捕快干吗’ ……你放心,我杀了那么多人,死不足惜,我现在就死。”说着,抽出匕首狠狠地扎在自己心口。

  一瞬间,鲜血呈三百六十度喷射状,溅得到处都是,直到她轰然倒地,那血还在汩汩地往外冒,真是惨不忍睹。

  嘿嘿,演戏演全套,装备不能少,反正鸡血包她多得是。

  见她这么快自裁,压根没给大侠表现的机会,大侠显得很不淡定。他收剑入鞘,急忙跑到隔壁药店,大叫:“不好啦,有人死了,快……”

  再一扭头,“尸体”不见了。

  这回,就是傻子也知道,自己被骗了。方天崎眉头隆起,有些不解。

  东方不败功夫高深莫测,手段毒辣,残忍至极,一夜之间能灭了数十帮派。刚才那家伙,虽然与悬赏令上的人一模一样,可似乎与传言中相去甚远。

  作为鼎鼎大名的白衣大侠,惩恶扬善、维护武林正义是他的责任。这件事,无论如何他都要搞清楚,给大家一个交代。

  若那人真是东方不败,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只是 ,这手感……他使劲儿捏了捏,嗯,挺软的。习武之人,不应该是一身腱子肉吗?

  方天崎眉头深锁,心中惊疑不定,又忍不住朝她多看了两眼,越发觉得她眉清目秀,杀气全无。

  东方小白在她怀里如石化了一般,大气也不敢出,心里直念阿弥陀佛,诸神保佑。

  “你还想往哪里逃?”方天崎眼神冰冷,神情戒备,看来没那么好糊弄了。

  显然卖萌卖蠢、跪地求饶博同情已经不管用,想必这位大侠一定欣赏宁死不屈的铁汉子。既然如此,她就投其所好……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大不了十八年后再做好汉。”

  好汉?方天崎瞧着怀里瑟瑟发抖,却一副“宁死不屈”的东方小白,嘴角抽了抽,起了逗弄的心思。

  他眼中狡黠一闪,一本正经地道:“既如此,我就替天行道了。”说着,就要出手。

  “等等!”东方小白额上冷汗直冒,这家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正常情况下,他不是应该敬她是条汉子,然后惺惺相惜,握手言和,再给她一次逃跑的机会吗?

  “那个……”东方小白对了对食指,扬起一张无辜的小脸,眨巴着大眼睛,小心翼翼地道,“如果我说,我不是东方不败,你信吗?”

  方天崎心底发笑,她这可怜兮兮的样子,确实不像大魔头,倒像个娇憨可爱的小姑娘。

  只是,有些人善于伪装,他已被她骗过一次,谨慎起见,还是把她交给武林盟主和各位掌门处置吧。

  “你猜我信不信?”一言不合,方天崎就点了她的穴道,把她扔进了马车。

  东方小白那个委屈啊、伤心啊,她到底做了什么孽,竟然摊上这样一个坑妹的大哥?

  这回是在劫难逃了。

  2.山贼不靠谱

  她知道,没人会相信。谁会跟东方不败那个大魔头长得一模一样?

  所以,她只要看到武林人士,从来不会多加解释。因为,她还没来得及张嘴,别人不是直接吓跑,就是直接抡着刀子砍了过来。

  时间一久,她也懒得说了。

  她虽然武功不济,胜在冰雪聪明,略施小计就能轻松躲过追踪。跟江湖那帮蠢货周旋,绰绰有余。可这位大哥,一看就不是好忽悠的主儿。若是被他抓回去,她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东方小白暗暗盘算,如何才能弄死他。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更何况,在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情况下,他就是她亲祖宗,她也必须下狠手。

  避免夜长梦多,方天崎租了辆马车,连夜带东方小白回去。

  武林盟主和诸位掌门都已在盟主府等候多时,想必不会冤枉她。

  这里距离盟主府五百多公里,途中要经过一座娘娘山。有山的地方,就有山贼。刚好,那山贼头子是她大哥的八拜之交。若他们知晓大哥被抓,还不得甩开膀子奔过来救他。

  当然,他们救的只会是她东方小白。

  所以,临走的时候,她已经趁机把求救信发了出去。

  娘娘山有五百多山贼,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他,她什么都不用管,只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一路上,东方小白格外轻松。有时候,看着大帅哥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她多少还有些替他可惜。这花容月貌的,眼看就要成刀下鬼了,真是暴殄天物啊。

  方天崎被她看得发毛,瞥了她一眼:“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东方小白看了看自己这身打扮,又看了看他戒备的眼神,哑然失笑。他不会以为她有什么恶趣味吧?

  大侠的思想够开放啊。反正长夜漫漫,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东方小白眼神古怪,笑意渐深。

  “少侠,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东方小白立即侧身摆出一副撩拨的姿势,朝他放电。看着他惊恐的神色,以及无处安放的手,东方小白憋笑差点憋出内伤,于是她更是得寸进尺,贴着他坐了过来。

  他抱胸缩在车角,退无可退,哀号道:“你……请你自重!”

  哈哈,没想到,堂堂白衣大侠,竟然这么纯情啊,瞧瞧耳根子都红了。

  东方小白还没玩够,噘起嘴朝他凑了过去。本想吓吓他,没想到,马车颠簸,她重心不稳,竟然直接亲了上去。

  那暖暖的唇瓣,带着丝丝的甜意,方天崎瞪大了眼,脑袋里乱糟糟的,只剩一个声音在咆哮:完了,他被一个男人亲了,这辈子的清白要毁了。

  东方小白也半天没回过神,虽然心乱如麻,她仍竭力保持镇定,坐直了身子,咳嗽了一声:“放心吧,我会负责的!”

  方天崎吓得离她八丈远,尴尬地瞅着窗外,道:“不、不用了,我就当被猪拱了。”

  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吃亏的是她好吗?怎么他还委屈了?

  两人各自闭眼睡觉,一时无话。尴尬的气氛在车厢游弋,方天崎心中翻江倒海,脑海中总浮现出她这几日的一言一行。

  离家的时候,她喂了狗、喂了猪、喂了鸡鸭鹅,连隔壁的大黄牛都顺便喂了。还依依惜别,说什么此去经年,再不能相见,看得人想笑,却又忍不住让人沉思。

  一个大魔头,会舍不得一群畜生吗?

  还有,这一路上,遇到流民乞丐什么的,她送了银子送衣服,最后连他的玉佩也送了。还说,反正时间不多了,能行点善积点德也好。

  她说话的时候,眼神很落寞,不像是装的。

  他忍不住瞥了她一眼,发现她光滑白净的脸庞上带着可疑的红晕,黑如蝶翼的睫毛轻轻颤动,显然也没有睡着。

  这人看起来是有些变态,不过,似乎也没传言中那么坏。这几日他都在想,她曾经的种种劣迹,是别人污蔑,还是有什么苦衷?

  方天崎淡淡地道:“若你真心悔改,等回到盟主府,我会替你向各位掌门求情的。”

  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话,东方小白也来了精神。只是,那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怎么可能放过她?这会儿指不定在家点火烧水,等着将她生吞活剥下酒煮菜呢。

  她看起来,像好骗的傻白甜吗?

  “呵呵,我谢谢你八辈祖宗。”东方小白往后一靠,并不领情,“看不出来,你还挺爱多管闲事的。”

  方天崎正要开口解释,外面突然传来山呼海啸之声。东方小白掀帘一看,乐了–马车被数百山贼围住了。

  只是,这些拿菜刀、斧头、铁棍的是什么意思?

  管他呢,武器不行,胜在人多。然而,她一念刚转,大当家就被方天崎一脚踹翻在地。

  一群乌合之众见状,纷纷弃械投降,山呼饶命。

  这变化是不是也太快了点?东方小白恨铁不成钢,急忙对前来解救她的二当家道:“快!劫持我!”

  “劫持你?别开玩笑了。”

  “笨蛋,他可是嫉恶如仇令恶势力闻风丧胆的白衣大侠,你们若认输,只有一死。”东方小白吓唬够了,话锋一转,对他耳语道,“我是重要人犯,若捉了我,他必会投鼠忌器,到时候,你们就……嘿嘿。”

  两人一拍即合。

  “放了大当家和众兄弟,否则,我杀了她。”二当家挟持着东方小白走了出来,结果,一紧张,刀掉了。

  真没用!东方小白只好装作被他掐住的样子,呼救道:“大侠,千万别冲动,否则我就要被掐死了。”

  为保万一,东方小白还在袖子里藏了辣椒面,如果白衣大侠敢过来,她就辣瞎他的眼。

  还好,方天崎思索片刻,便扔下了手里的佩剑。山贼们一拥而上,把他捆了个结实。

  计划成功了,这多少让东方小白有些吃惊。没想到,他还会顾及一个恶贯满盈的大魔头。

  他被押着从她身旁走过,一枚匕首不动声色地落入她手里。

  她听见他轻声道:“不要管我,找机会赶紧离开。”目光交错的那一刻,东方小白还是挺感动的。这个大侠果然跟外面那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不一样。

  只是,这白衣大侠实在太单纯,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东方小白心中竟有一丝愧疚。

  3.挑逗白衣侠

  进入山寨之后,东方小白俨然成了新的土匪头,被人前呼后拥着,迎上了虎皮宝座。

  东方小白脸上豪气云干,到处赔笑,却心虚得要死。这群穷凶极恶的山贼,天天想着怎么跟着老哥称霸江湖,抢夺金银财宝,若是知道她是个冒牌货,那就惨了。

  刚出狼窝又入虎穴啊。

  方天崎被捆在大厅里,冷冷地看着她,显然没想到她一直在骗他。

  东方小白眼神躲闪,内心煎熬,只想等着大家喝醉,先溜为妙。没想到,大当家喝高兴了,一拍她的肩膀道:“兄弟,为了给你接风洗尘,报仇雪恨,老哥这就把方天崎宰了!”说着,拿起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她之前是很想弄死方天崎,可他落得如此下场,全是为了她,她总不能恩将仇报吧。

  “别–”东方小白急忙拉住大当家,赔笑道,“杀了多可惜,反正现在寨子里缺人手,不如把他策反了。”

  暗地里,她不断地朝方天崎使眼色,有道是大丈夫能屈能伸,无论如何先保命再说。

  岂料,方天崎却冷哼了一声,义正词严地道:“要杀就杀,我绝对不会跟你们这帮人同流合污!”

  东方小白冷汗直冒,这不是找死吗?

  大当家果然怒气冲天,举起剑就朝他刺了过来。千钧一发之际,东方小白也来不及多想,急忙挡在方天崎身前,大叫道:“他不能死!”

  瞧着她纤瘦颤抖的小身板,方天崎微微一怔,心头的怒气散了不少。

  东方小白看着呆滞的大当家和诸位兄弟,咬了咬牙:“大家不想知道,我打遍天下无敌手,为何会被这小白脸捉住吗?”

  两者有直接关系吗?吃瓜群众顿时都摆出一副八卦脸。

  东方小白深吸了一口气,深情款款地看了方天崎一眼,豁了出去道:“因为,我喜欢他。”

  大厅里瞬间炸开了锅,大家交头接耳讨论热烈,大当家更是瞠目结舌,差点摔一跟头。怪不得,东方不败占领了日月神教,抢了前任教主的女儿任素素,却死活不跟人家成亲。原来,他有龙阳之癖。

  “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哪怕与整个武林为敌。”

  多么伟大而悲惨的爱情故事啊。

  杀人如麻的山贼们抱头痛哭:“太感人了,你一定不是骗我们的。”

  方天崎的命,好歹是保住了,东方小白长舒了口气。一抬眼,却见方天崎正目光探究地看着她,他的眼神干净澄澈,犹如美丽的月光照得她无所遁形。越与他相处,她越是羡慕他的那份执着和勇气。

  他可以为自己的信念一往无前,也有宁为玉碎不为瓦的决然。不像她,活得那么圆滑世故,连自保都成问题。

  唯恐大家一激动再把方天崎放了,东方小白又叹了口气:“可惜,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我想了想,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他不喜欢我,我还是回日月神教跟素素成婚好了。”

  “等我办完琐事,再带着大家一统江湖。”东方小白一一跟大家握手道别,离开寨子便撒丫子地狂奔起来。

  寨中兄弟唏嘘不已,一转头,却见木桩上空空如也,方天崎不见了。

  此时,东方小白已跑到了八百里外的林子里,她就不信方天崎还能找到她。

  没想到,她刚停下喘口气,一个熟悉的声音便从背后传来:“这好像不是去日月神教的路。”

  他到底是人是鬼?怎么阴魂不散啊!东方小白吓得一个踉跄,幸好有人大手一揽,稳稳地托住了她。那一刻,月亮那么美,风那么柔,她躺在他怀中,四目相对,有什么东西直击心田。

  她呆呆地看着他,那双俊美的眼睛里,像有清波流动,一不小心,就让人入了魔。

  等等,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理智,一定要理智。

  东方小白强行让自己从花痴状态中清醒过来,然后,眼珠子一转,又想到一条妙计。

  没错,色诱!情急之下,东方小白也懒得管自己是不是女扮男装,开始拼命朝他放电。还学着高丽人的样子,双手捧心,嗲声嗲气地道:“欧巴,难道你被我的真情打动,决定跟我双宿双飞,做一对江湖野鸳鸯?”

  恶心得方天崎,差点把隔夜饭吐出来。

  这家伙果然是个变态。方天崎只觉得抱着她的手微微发抖,身子不自觉地想要躲开。东方小白却如灵蛇一般,缠住他的脖子,捧着他的脸,无辜地道:“大侠,你的脸怎么红了,耳朵怎么也红了?”

  他与她,只隔着一个呼吸的距离。她脸上的每个毛孔,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是想推开她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在银色的月光下,她那张脸竟出奇的好看。向来心如止水的方天崎,有一瞬间,竟然想朝那晶莹饱满的唇瓣吻下去。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悸动,方天崎瞳孔猛然瞪大,有些不可置信,亦有些难以接受。

  他一定是疯了,否则,怎么会对一个男人动心?

  他越想逃,她抱得越紧,两人的情况彻底反转。东方小白倒像个不安好心的大灰狼,而他则成了战战兢兢的小绵羊。

  东方小白眼底划过一丝狡黠,手中的辣椒面已经备好,这一次,绝不会失手。

  然而,就在这时,方天崎突然把她扑倒在地,辣椒面还未掏出,就悉数盖在了她脸上。

  上天一定是在故意整她!然而,她还来不及感伤,一枚暗器就贴脸划了过去。接着,更多飞镖激射而来,方天崎一手护着她,一手挥动宝剑,步步后退。

  她立即如树懒一般,牢牢地挂在方天崎身上:“大侠,保护我,我死了,你就不好交差了。”

  方天崎被她逗乐了:“这次,不会又是你捣的鬼吧?”

  “天地良心,真不是我。”东方小白死死地抱着他,那份信任和依赖,突然让方天崎的责任感油然而生。

  东方小白不经意地往四周一看,暗处竟布满了杀手。

  他奶奶的,到底是谁想置他们于死地啊?

  4.诀别黑木崖

  两拳难敌四手,东方小白和方天崎很快便被抓进了地牢。

  东方小白一边蹲在犄角数蚂蚁,一边哀号:“放我出去–”

  “别喊了,有力气不如想想如何脱身。”方天崎闭目打坐,稳若泰山。东方小白却奓毛了:“您老武功高强,找个机会就跑了,我可是手无寸铁,任人鱼肉啊。”

  “他们是日月神教的人,想必是冲着你来的。”

  日月神教?莫非是跟老哥关系复杂相爱相杀的任素素?

  似是回应她一般,这时,一个妖艳无比的女人走了过来,掐腰骂道:“你个王八羔子挨千刀的,老娘胸大腿长貌美如花,自备嫁妆嫁给你,你竟然还逃婚。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老娘的五指山!”

  说着踹开牢门,一把捏住东方小白的脖子,恶狠狠地道:“今天你不给我个说法,我现在就灭了你。”

  东方小白为了保命,再次使出无敌苦肉计。她扑通跪地,涕泪横流:“素素,我是有苦衷的。”

  方天崎嘴角抽了抽,想起自己被骗的时候,额上冒出两条黑线。

  满嘴跑火车,不知她嘴里有没有实话。方天崎之前的心动,这一刻都全变成了心痛。看着她卑躬屈膝的模样,他觉得无比扎眼,索性扭过头去。可瞥到她额上滴下的冷汗,他心头一震。

  明明是无人能敌的高手,为何遇到危险,只能耍这种手段?难道……她根本不会武功?

  方天崎瞳孔放大,心头突突乱跳。这时,东方小白眼睛一闭,再次拿他当了挡箭牌:“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他!”

  任素素恼羞成怒,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方天崎杀了过来。

  东方小白长舒了口气,准备趁乱爬出去。没想到,刚爬出牢门,就被数十个黑衣人堵住了去路。几人齐齐跪下,高呼:“教主,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属下恭迎教主回来。”

  东方小白泄气了,她差点忘了,这日月神教是老哥的地盘。

  既然如此,她就不客气了。她躲在使者身后,立即下令:“闲着没事的话,把那两个人收拾了吧。”

  任素素之前打着教主未婚妻的名义,在日月神教作威作福。如今正主回来,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收拾她,日月神教的人自然不肯放过她,所以场面一片混乱。

  东方小白眼珠一转,趁乱开溜。方天崎抓住她的手,也跑了。

  两人跑到黑木崖顶,东方小白才反应过来,甩开他道:“我回家了,你自己走吧。”

  方天崎看着她,心中有太多疑问。可瞧着她那张固执的小脸,他有些气愤,也有些气急败坏:“你还要继续带着你的部下,到处杀人吗?”

  “江湖险恶,我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我。”她别无选择。

  “只要你改邪归正,我会保护你。”方天崎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我看得出来,你不喜欢打打杀杀的日子。”

  他的眼神很真诚,很坚定,却是她不能承受之重。

  大哥不知所终,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只能是东方不败了。整个武林不会放过她,她不可能被保全,而他则会被拖累。

  那不是她想要的结局。

  “你走吧。”东方小白瞪着他,冷冷地道,“在我没改变主意之前。”

  使者们很快赶来,东方小白生怕方天崎被抓住,急忙推了他一把。结果,山崖下便传来一声震穿耳膜的惨叫:“啊!救命–”

  东方小白这才想起,忘了问他,轻功好不好?

  5.青楼躲追兵

  之前,东方小白觉得,他们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有第三种选择。

  可相处这几日,东方小白慢慢发现,他似乎跟其他正派侠士不一样。他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置人于死地,也不会因为她是大家口中的大魔头,就枉顾她的生死。甚至,在危急关头,也是他一次次出手相救。

  所以,看在这么多人情的分儿上,她也放他一马。

  只是,这不代表她就会心甘情愿地留在日月神教做傀儡教主。毕竟,魔教人人得而诛之,留在这儿,早晚是个死。她还没找到举案齐眉的良人,才不想做别人的替死鬼。

  东方小白尝试着跟大家商量:“聚众闹事,占山为王,终究不是正道,不如,我们解散回家,各找各妈?”

  结果遭到众人的一致反对。无奈之下,东方小白再次选择背着包袱逃跑。

  可惜,刚逃到山脚下就发现有部下追来了。权衡左右后,东方小白果断闪进了一家热闹非凡的青楼,然后找了位身材相仿的姑娘,互换了衣服。

  然而,刚要下楼,就见日月神教的使者迎面走了过来。东方小白慌乱间,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

  合上门之后,东方小白就傻了。

  方天崎正抱着一群姑娘,放浪形骸笑闹不断,此时,他突然停住动作,盯着石化的东方小白。

  肤白如雪,面若桃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灵气十足。

  粉嫩寻常的薄衫,穿在青楼姑娘身上,庸俗乏味,而她穿上,竟仿佛清丽脱俗机灵可爱的仙子,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方天崎就是傻子也明白了,眼前的东方不败,是如假包换的女子。

  这几日的阴霾顿时一扫而光,他在黑木崖的时候,心中就无比确定,自己喜欢她。可当时他一直以为她是男人,所以各种纠结痛苦,还以为自己得了病。所以,下山之后,他便找了个青楼,试图证明自己不喜欢男人。

  可再绝色的女子在他面前跳舞,他都没感觉,眼睛里、脑海里,一直飘荡着东方小白的影子。

  没想到,她竟然是个女人。怪不得,自己会对她动心。

  东方小白一双大眼睛骨碌碌乱转,瞧着这一屋子女人,心里燃起无名怒火。当日在黑木崖上,她还以为他有那么一点喜欢她,哪怕她是大魔头,哪怕她是“男人”。没想到,一转脸他就来喝花酒了。

  东方小白使劲儿握了握拳,一刻也待不下去,转身欲走。

  这时,走廊传来一阵喧闹声,看来是兵到了。怎么办?出去就是个死啊。

  就在她左右为难之际,方天崎的手突然拍上了她的肩膀,小声道:“跟我来。”

  砰砰砰,门外传来剧烈的敲门声。

  东方小白与方天崎躲在被窝里,大眼瞪小眼,两人离得很近,一股若有似无的暧昧在两人间流动。方天崎眼神灼灼地看着她,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东方小白一颗心狂跳不止,身子不自觉地往后挪。

  他大手一揽,便把她护在了怀中:“小心穿帮。”

  “要你管。”东方小白仍旧别别扭扭的,却不敢抬头与他对视。她能感觉到,一束灼热的目光正紧紧地盯着她,温热的鼻息喷在她额头上,越发让她局促不安。

  他微微一笑,温柔地问她:“你究竟是谁?”

  话音未落,门哐的一声被踹飞,十几个使者走了过来。东方小白紧张地靠在方天崎的胸口,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听着他有力的心跳,闻着他身上特有的檀香,她竟无端觉得心安。

  方天崎轻轻捉住了她的手,她几番挣扎,却被他越抱越紧,最后,他在她手上写下了三个字–喜欢你。

  东方小白的心也软了。

  使者转了一圈,一无所获,把眼睛转向了这张大床。

  眼看就要露馅,这时,床上突然滚下来一个衣衫半裸的女人来,三下五除二就把使者们打了出去。

  看他们走远了,东方小白才探出头来,长叹了口气:“唉,吓死我了。”

  “你不是要回家吗?怎么又逃了?”方天崎玩味地看着她,眼中却闪着光,仿佛发现了稀世珍宝。东方小白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嘴硬地道:“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干吗管我?”

  那样子怎么看,怎么像赌气的小媳妇。难道,她吃醋了?方天崎不觉心中一动,在她脸上啄了一口。她瞪大了眼睛,心又开始狂跳不止。

  这时,哗啦一声,柜门撑开,几个女子摔了出来。方天崎敲了敲床板,床下的女子也灰头土脸地爬了出来。

  “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和,你们继续,继续……”

  几人一使眼色,纷纷退了出去。临走时,还不忘把门板拾起来,搭在门框上。

  “谁跟他是夫妻。”刚刚缓和的关系,登时又破裂了。东方小白瞥了他一眼,气道:“打扰了大侠雅兴,我这就撤。”

  “你听我解释,其实……”方天崎激动地拉住她的手,想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说出来。没想到,东方小白却狠狠地给了他一拳,红着眼道:“滚开,姑奶奶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说完,从窗口跃出,消失在了浓浓夜色里。

  6.正派太无情

  东方小白走了一路,骂了方天崎一路。

  这个人看起来挺纯情的,没想到竟然是个大色狼。她才不喜欢他呢!不喜欢!

  嘴里虽然不依不饶,可她心里却希望他追出来,给她一个解释。东方小白越走越慢,但后面却毫无动静,她气恼地回头去看。

  结果,一转身,就被套进了一个麻包袋里。

  等她重见天日的时候,却发现眼前站了一屋子人,显然是正道人士。

  他们正在就如何杀她的问题吵得不可开交。这时,门被推开,一个人逆光走了过来:“诸位,少安毋躁。”

  熟悉的声音,让东方小白顿时激动不已。她就知道,方天崎还是有良心的。

  方天崎看也不看她一眼,冷冷地道:“一刀宰了太便宜她,不如举行一场屠魔仪式,让受害的武林人士都参与进来。”

  呃……大侠,果然都是翻脸如翻书啊。不知为什么,东方小白的心难以遏制地难受起来。

  对于这种出风头的事,众人一致举手赞同。

  屠魔仪式定在三天后。这几日,东方小白被关押在地牢,外面设有层层守卫。

  她抱着膝坐在潮湿的蒲草上,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

  她一辈子没害过一个人,没想到结局却这么悲惨。先是被方天崎抓住,好不容易逃出来,又被山贼抓住,费了半天劲儿溜走,又被东方不败的老相好任素素抓住,就连在自己的地盘,还被属下搜捕。她上辈子估计是个通缉犯,不然这辈子,命运为何如此坎坷?

  正悲春伤秋之时,耳畔突然传来一声轻笑:“是想家里的鸡鸭鹅了,还是想我了?”

  是方天崎来探监了。东方小白瞥了他一眼,没搭理。

  想起之前,她曾问过他:“既然知道她作恶多端,为何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救她?”

  他却说:“杀人,是你的选择,而救人,却是我的选择。杀了你,世上不过多一具尸体,而救了你,也许世上会多一个好人。”

  因为那句话,东方小白便爱上了他。她以为心怀坦荡,又不盲目正义的人,内心一定是极好。如今想来,竟觉得讽刺极了。

  哀莫大于心死,这一回,方天崎就是说破天,她也不会信他了。

  “其实,那天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上青楼,而且,刚进屋你就来了。”瞧她真的生气了,他更加低声下气地解释,“我原来以为你是个男人,没想到你……”

  先是大义凛然几番相救,然后落井下石欲除之而后快,现在还假惺惺地来解释……

  哼,他搞错了重点,也小看了她。

  有道是输人不输阵,东方小白立即翻白眼,回击道:“哪天?我怎么不记得了?我是大魔头,您老是堂堂白衣大侠,我们怎么可能有瓜葛?”

  不等他再说,东方小白就下了逐客令:“能让我清清静静地等死吗,大侠?”

  最后两个字她咬得极重,语气和眼神都带着深深的愤怒和厌恶。方天崎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扫了扫衣摆,起身走了。

  哼!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

  东方小白也狠狠地转过身去,可眼睛一眨,竟落下两滴泪来。

  7.情郎来相救

  杀个人都要讲排场,除了正派人士,也没谁了。

  屠魔仪式开始,东方小白被捆在堆满木柴的高台之上,望着乌泱泱的武林高手,说不害怕是假的。

  如果命运已然注定,她此刻最最后悔的,便是错信了方天崎。

  想起曾经种种,东方小白悲哀地想,江湖套路果然深,竟然也让她栽了大跟头。

  她还以为,他是唯一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当初,他曾问过她,是否愿意弃恶从善,跟他一起,退隐江湖。

  若她答应了,结局只怕更尴尬吧。可为什么,此时此刻,她的心里还有他。她甚至妄想着,他或许会来救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被逼的。

  可惜,时间一点点流逝,他始终没有来。

  “放火!”一声令下,高台下的木柴便被点燃,熊熊火焰剧烈燃烧起来。

  这时,一个蒙面人跃过众人头顶,立在她身后的木桩上。难道是方天崎?东方小白激动得热泪盈眶,却见那人把黑布一拉,喝道:“敢动我妹妹,看我不把你们这群老匹夫宰了喂狗!”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没想到这位才是真正的东方不败。

  望着正魔大战,东方小白哭了,说好的救人呢?能先把她救下再报仇吗?

  东方小白心中有失望一闪而过,老哥还是一样的不靠谱。

  接着,任素素带着日月神教的人杀了过来。东方小白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大叫道:“嫂子,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谁替我抓到东方不败,我封谁做大护法!兄弟们,冲啊!”任素素高举日月神教的大旗,带着一群人呼啸而过,加入乱斗。

  东方小白再次被忽视。

  唉,就知道外人靠不住。东方小白叹了口气,这时,娘娘山的兄弟们也来了。

  二当家眼尖,指着她道:“这不是……”

  “对对对,我们见过我。”东方小白点头如捣蒜。

  大当家一脚把二当家踹翻,领着众人道:“别管那么多了,趁乱抢点东西才是正事。”

  又一群人呼啸着从她面前冲了过去。

  东方小白彻底绝望了。

  她还以为她人品大爆发,所有人都来救她了。没想到,真正的东方不败一出现,她就成了炮灰。

  火势越来越大,热浪熏得她头昏脑涨,烟呛得她直咳嗽,她流着泪想,奶奶的,以后再也不想跑江湖了。

  这时,头顶突然一暗,仿佛一块巨大的乌云飞过。东方小白抬头,却见方天崎背着一个自制的羽翼,飞了过来。他用匕首轻松截断她身上的绳子,然后伸出手,对她道:“快,上来。”

  东方小白微微一愣,然后,紧紧握住了那双大手。

  他抱着她,掠过黑压压的人头,飞过高高低低的屋顶,飞向了蔚蓝的天空。感受着温暖的怀抱、清凉的微风,东方小白觉得自己像做了一场大梦。

  “方天崎,你怎么来了?”东方小白欢喜不已,马后炮地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真的?我听说,你在牢里骂了我三天三夜。”

  “咳咳,过去已成往事,我们就不要再提了。”东方小白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你可知我是谁?”

  “东方小白,余家村小霸王。”

  东方小白一阵心虚,弱弱地道:“你、你去过我家?”

  “从青楼出来后,我一直找不到你,所以……”方天崎伏在她耳畔,嘴角划过一丝笑意,“你在怕什么?李寡妇的聘礼我退了、二姐的聘礼我也退了,还有三妞、五妹……小白,你到底跟多少人订过亲?”

  “唉,这不是盛情难却嘛。再说,我哥给我这么多黑锅,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就用他的名义,干了那么一丢丢的坏事。”

  一丢丢?看来,是时候要好好教育教育她了。

  尾声

  后来,江湖上又发生了很多大事。那是一个关于东方不败的传奇。

  世人只知东方不败,再无人知晓东方小白。

  偶有正道人士聊起过去,也只是叹息,当年天下无双的白衣大侠竟然被一个无名氏给拐走了。

  若是他还在,想必还能与东方不败一较高下……

  文/琬晴 图/莎蔓萝

赞 (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