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久贱人心

打赏5-10元,获取全年PDF杂志

  他从未来回到现在,见到这个女人在别人婚礼上醉酒,抱着前任大腿不撒手。没错,这个女人就是救过他的恩人,他Z大集团董事长的独子,怎么能看见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样对自己呢?

  (1)初端

  血液从指尖不断地滴下来,当人接近频死状态时候,对时间的流逝就会特别敏锐,每一秒都是折磨的痛楚,当达到极致的时候,有一道声音自上空而来。

  “你想拯救自己吗?”

  使劲抬头,却无法抬头。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那道声音传来。

  “我听到你的心声了。”

  (2)什么?第六个前任!

  霍泯的婚礼是很热闹的。

  在轻缓的音乐声中,霍泯领着身旁一身白色婚纱的新娘入场,他脸上洋溢着的是幸福的笑,而旁边的新娘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欢喜。

  周舟将酒一饮而尽。

  司仪在台上问了一个很俗的问题:“请问新郎与新娘是怎么认识的呢?”

  霍泯拿着话筒动情地开口:“我和萧萧是高中时候认识的,我们已经做了七年老同学,期间经历了一些波折,但幸好命运让我终于明白,对的人就在身边。”

  周舟握紧了手里的酒杯,她就是霍泯口中所经历的一些波折,这个认知让她只觉得一股气在胸口四处乱窜,如何也忍不下来,只好一杯一杯地继续灌。

  有人看不过去,过来安慰:“妹子啊,咱们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女性,这街上四条腿蹦达的癞蛤蟆难找,两条腿的雄性不是一抓一把吗?”

  她挥挥手,哽咽道:“你不懂。”

  在迷失意识之际,她听到旁人痛心疾首的声音。

  “这霍泯真是处处留情啊,你看这是婚礼上第六个醉酒闹事的前任了……”

  什么?第六个!

  (3)你这个故事好笑是好笑,但也要讲科学

  醒来是一片黑暗。

  周舟:“……为什么睡着的时候是黑暗,醒来还是一片黑暗?莫非我还没醒?”

  一道声音幽幽传来:“是停电了。”

  不待她做出反应,那道声音又继续开口:“你在别人婚礼上喝醉了,发酒疯,非要去抱着新郎哭,拦也拦不住。”

  周舟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那道声音又道:“你还扑过去拉着新娘的手,说‘求你把霍泯还给我’……”

  周舟身子一晃,几欲跌倒:“什么?”

  她赶紧伸手摸向旁边,摸到了自己的包包,在心里舒了一口气,这才拿出手机打开看。手机全是同学朋友的安慰,也有一些平时只是呵呵之交的普通朋友嗅到八卦气味赶来问她怎么回事,她一路翻,看到了霍泯发来的短信,只有一条,内容也简洁。

  对不起。

  在这一瞬间她有一种想摔手机的冲动,但一想到手机好歹也是苹果,摔了真是人财两失,最后还是忍了忍放回去。

  沉默了半晌,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里是哪里啊?你又是谁?”

  “这里是新月酒店的二楼,我想你应该认识我,我叫陈辛然。”

  霍泯他们的婚礼就是在新月酒店举办的,不过却是在一楼大厅,周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二楼的,但现在她更关心另外一个问题。

  “你就是那个前段时间登上杂志的Z大集团董事长的独子?”

  周舟的本职工作就是娱记,所以听到对方是大人物之后反应很快,但据她所知,撇开其他不谈,陈辛然作为一个获得EMBA学位的高才生,排除了曾是校友的可能,那么霍泯哪来的能耐结识这样的人?

  但如果不是认识,他怎么会出现在霍泯的婚礼现场?

  心里有疑问,她也说了出来。

  陈辛然迟疑了一会儿,这才开口:“我是来找你的。”

  周舟感觉自己的手被握住,有温热的呼吸洒在脸上,对方的声音像是从胸膛发出来的,低沉磁性,对方开门见山地对她说了以下的话。

  “我是从未来而来,七天后会有一起枪击案,而我将会丧命在这里,我希望你能帮助我躲避这场祸劫。”

  周舟的思维停滞了半晌。

  这是婚礼整蛊环节?霍泯他们是不是躲在哪个小角落偷偷观望自己呢?以她对霍泯的了解,能请来这样的大人物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或许他并不是陈辛然本尊呢?

  “那你现在是人是鬼?”

  她随口问道,手又伸向包包,以出其不意的速度马上打开闪光灯照过去。

  在光亮处,男子的容貌温润如玉,纵然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依旧是一副风度翩翩的好模样。他一双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染上了笑。

  “两者皆不是,但我之所以找你,是因为只有你才能看得到我,但我这个状态只能存活七天而已……”

  周舟听得不知所云,赶紧打断他的话,虽然这个行为很没礼貌,但是今晚对她而言发生的事实在过多。

  “既然你不是人,也不是鬼,那到底是什么?而且为什么只能看到我?你又怎么知道自己只能活七天呢?”

  陈辛然顿了一下,思考了半天如何把一件复杂的事用简单的方式告诉面前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最后才悠然开口:“你知道时间分支吗?”

  周舟摇了摇头。

  陈辛然叹了一口气:“时间分支是存在的,你每一天的选择都会触发未来不同的时间分支,比如如果你十八岁时候选择不上大学,你就不会在大学期间认识你前任,现在也不会站在我面前了。”

  周舟这回听懂了,点了点头。

  他继续道:“而我就是来自七天后的未来,我是那个时间分支里的陈辛然。那天我遭遇到了枪击案而丧命,在这个时间分支里,我死了,而且你也死了。”

  他沉默了半晌,继续道:“所以我既不是人,也不是鬼,更不是灵魂,其实我不过是那个时间分支里的一个虚拟影像,一段当时陈辛然灵魂的记忆,但由于这段记忆在第七天结束了,因此我只能存活到第七天。”

  周舟惊愣地看着他,这会儿她竟不知如何开口,许久,才缓缓地提出了自己最后的问题:“为什么找我?”

  他回答得飞快:“因为只有你才能看到我。”

  她惊讶:“为什么?”

  周舟发现,这样一个奇幻的夜晚,自己说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为什么。但是陈辛然却并不打算回答她,而是冲她一笑,随后用了一个烂俗无比的理由:“或许是因为命中注定?”

  静默数秒。

  她颤抖着声音开口:“你这个故事好笑是好笑,但也得讲科学啊。”

  陈辛然道:“一点都不好笑。”说着他打了一个响指,整个走廊楼梯口所有的灯都亮了起来。

  WTF?!

  (4)与土豪同居很困难

  周舟,25岁,未婚。

  在过去风平浪静的二十五年里,她一直信奉着得过且过的道理,日子过得平平淡淡。与霍泯是高中时候相识,大学便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异地恋,在此之前,她幻想的未来蓝图从未出现过劈腿一词。

  直到在上周,霍泯例行去她的城市找她温存一番,当送她回家时,他对她温情脉脉地说了一句话。

  “我们分手吧,我要结婚了。”

  “……”

  周舟险些没反应过来,导致一周过后,她请了假跑去霍泯所在的城市参加了婚礼。

  陈辛然听完后叹了一口气。

  “实不相瞒,霍泯其实与六个女生异地恋,分布中国江南大地,各省一个。你算是他比较上心的一个,亲自来说分手,其他几个都是发短信的。”

  说这话的时候,周舟已经带陈辛然出了新月酒店,她手里还拿着一瓶矿泉水,刚喝一口想压惊,结果咽不下去,咳嗽了半天:“可以,这货真是深藏不露,渣得清新脱俗。”

  同时和七个妹子谈对象,居然从未弄混,也没有人格分裂,不拿奥斯卡简直对不起这浑然天成与生俱来的演技。

  陈辛然嘴角轻勾:“在你醉酒想要强吻新郎的时候,被保安拉住了,我实在看不过去,就让酒店停电,把你拖了出来。”

  其实是看够戏了吧!

  周舟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却依旧微笑如常:“那可真是谢谢你,但我帮你有什么好处吗?”

  陈辛然闻言笑道:“就当是我聘请你,报酬自然不会少。”

  帮助这样一号人物,给的报酬绝对足以让自己发家致富了。周舟不过随口一问,没想到他居然当了真,立即在这个话题上打住,没细问下去。二人在空旷的街道上行走,陈辛然想在附近酒店入住,但被周舟阻止了,她的城市在B市,是这里的邻市,也不过是一个小时的行程,她一刻也不想待在这个让她恶心的地方。

  话又说回来,霍泯之所以亲自来跟她说分手,估计不是因为上心,而是因为路程近,车费便宜。

  想到这里,周舟捏紧了手里的矿泉水瓶。

  回到家里已近凌晨,周舟租的房子虽小,却也是五脏俱全,因为是一个人住,为了防范于未然,她准备了一些男人的衣物,正好派上了用场。

  陈辛然捏着她趁商店打折时候买来的T恤:“这种低档锦纶面料我穿不惯,我的皮肤很敏感的。”

  周舟:“……”

  他又抬头看了看:“我如果醒来看到天花板距离自己仅有两三米,就会觉得十分压抑难受。”最后,他感叹道:“这么小的房子竟也能住人,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瞧把你能的,这么宽广的房间还不够你作,你干脆上天算了,还避什么祸?躲什么劫?

  周舟咬牙切齿地以高超的演技维持脸上的微笑:“我先睡了,你如果实在看不过去,就资助一下我这种贫困百姓吧。”

  说完,她指了指沙发:“但今晚还是得委屈你一下睡这里。”随后快速转身关上房门。

  (5)这就是傍大款的感觉

  周舟是被吵醒的。

  她睡眼惺忪地推开门,只见桌上摆放着各色早点,琥珀核桃花枝饼,蛋黄酥,广式肠粉……而陈辛然正在翻看她的那堆乱七八糟的书。

  她讶然道:“你厨艺这么好啊?”

  陈辛然:“我叫外卖的。”

  周舟:“哦。”像这种贵公子怎么可能亲自下厨,实在太高估他了!陈辛然举起她手里的书,周舟一看差点没晕过去,上面的标题是《健康之我的路》,再一看他拿出来的书,清一色《养生的堂,甜到忧伤》《把生出来的病吃回去》……

  陈辛然鄙夷道:“看这种东西有什么用?”

  周舟赶紧解释:“怎么会没用,我这是为转型而做准备,再过几年就能去地方电视台讲讲我的养生心路、长寿秘诀了。”

  陈辛然放下书,冷笑了一声:“赶紧吃,等会儿去碧湾酒店。”

  陈辛然告诉她,自己之所以会在七天后遭遇枪击,主要是在此之前有一个女星在碧湾酒店勾引他,让他也为之心动,因此她再次在新月酒店约自己的时候,自己才欣然前往……

  陈辛然的保密工作一直做得很好,所以一般都挖不到什么料,她忽然有些激动:“我可以带录音笔吗?”但很快她又发现了问题,“既然别人都看不到你,你阻止这种事应该很轻而易举啊,为什么要找上我?”

  陈辛然闻言皱眉。

  “坦白说,我只能出现在你身边,不能超过十米的距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舟也陷入了沉思:“为什么不能超过十米?”

  陈辛然为难地皱起眉,苦思如何找一个理由应付,那厢周舟看他的反应瞬间明白了七八分,显然他是知道原因的,但他却不愿意透露。对于周舟这种得过且过的人而言,一切不损害自己利益之事,都没有过问的必要。

  她想了想,小心翼翼地转移了话题:“不是我说,你也得注意一下身体,每次都约在酒店是不太好的。”

  对面的人颇为认真地点了点头。

  “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我比较保守,不习惯在外面。”

  周舟一噎,脑海里出现了一句话。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陈辛然让周舟订的是碧湾酒店的总统套房,他深知现实版的自己今天的住所在哪里,让周舟到时候就在隔壁蹲点。周舟含蓄地表示自己卡里没那么多钱供她挥霍,陈辛然朝她一笑。

  “今天早上我给你打了一百万。”

  周舟震惊了。

  “这就是傍大款的感觉吗?”

  他摇头。

  “这只是我资助贫困百姓的一点心意,傍我也是需要实力和技术的。”

  周舟忽略了这句话,提出自己的疑惑:“难道你私自挪用自己的钱,不会被自己发现?

  陈辛然微笑解答:“这个我自有办法,不过是抹去一条短信提示而已,而且我已删除了交易记录,是查不到的。”

  土豪就是土豪,一百万说得跟一百块似的。她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但一百万也不是小数目,即便抹去了短信提示并删除了交易记录,但钱就这么不翼而飞,你真的不会起疑心?”

  他想了想:“或许到时候我会记起来是自己提款。”看到她不解的目光,他解释道:“我的存在价值是回到过去扭转未来的分支,换句话来说我也不过只是未来无数的时间分支的其中一个分支的记忆影像,七天后现在的我会作为一段记忆重新回到自己身体的灵魂里也是有可能的。”

  她终于抓到了跟自己利益相关的重点。

  “也就是说……”

  陈辛然笑得依旧人畜无害。

  “也就是说,你要表现好一点,比如睡沙发这种事,你可以斟酌斟酌。”

  周舟:“……”

  (6)与现实版的陈辛然第一次亲密接触

  午夜零点。

  周舟俯靠在门前,仔细听着外面的声响,这虽然是她第一次住总统套房,但初次新鲜感过了后,她便再无心欣赏。随着时间一点点逼近,她更关心究竟会是哪个女星敲开陈辛然的房间?

  过了好一会儿,走廊响起细高跟鞋敲地的声音。

  女声婉转而迷离:“陈总,在吗?李总说让我送一份文件上来。”

  三更半夜,送文件!这种文件送着送着,都是会送到床上去的!周舟按下录音笔,发现外面已经没了动静,她悄悄开门,看到陈辛然站在外面,而穿着真丝睡裙半露香肩的女子软软地躺睡在地上。

  “迟了一步,应该在她说话之前就让她睡着的。”

  陈辛然伸手指挥她:“快点把这个人拖进去。”

  周舟哦了一声,蹲下来将女子翻了身,这才看见她的真容。她的小心脏一阵狂跳:这可是娱乐圈有名的玉女啊!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

  但她没想到的还在后面。

  在她挽起女星的胳膊正要拖进去的时候,房门忽然开了,阵阵空调冷气往外涌,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缓缓抬头。

  现实版的陈辛然面容冷淡,上身裸体,看上去结实有力,下身只用一条浴巾包围着,一双黑眸盯紧了她。

  “你在干什么?”

  她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开始往头上涌,一阵头昏脑涨。向来伶牙俐齿的她,现在却说不出一句话。

  她要怎么解释现在的场景?

  你还有七天就要死了,未来的你来找我,让我来帮你收拾这个导致你死亡的元凶?

  估计陈辛然会这样答:“好笑是好笑,但也要讲科学。”

  周舟还未组织好语言,便听到陈辛然的声音再次在头顶响起。

  “你进来。”

  她只觉得骑虎难下,忽然想起导致她现在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只见他也皱紧了眉头,道:“既然被发现了就进去吧,不进去的话,你可能自身难保。”

  既然里面那个是现实版的陈辛然,周舟决定把这个称为隐身版。

  周舟低声道:“你不是能让人睡着吗?还不帮我解围?”

  “我刚刚试过了,我不能对自己下手,是没有效果的。”

  他的话音刚落,周舟又听到房里面传来那噩梦般的声音。

  “不进来?”

  她一咬牙,挽着昏迷的女星走了进去,看到里面的陈辛然长身玉立,站在落地窗旁正在慢条斯理地扣上扣子,看到她一挑眉。

  “给你时间解释。”

  “我……”周舟剩下的说还没出口,只见对方已走到面前,忽地搂住她的腰,缓缓地压了下来。她惊呼的声音刚逸出来,便看到他手里已出现一支录音笔。

  “现在的记者都这么无孔不入了吗?是谁给你的线报?”

  周舟咽下一口水,她思路清晰起来,灵机一动。

  “是李总。”

  陈辛然把玩着录音笔,听到此话眸色一沉。

  她继续趁胜追击道:“李总派了这个人上来送文件,然后让我在隔壁房监视着,一旦你们有什么举动就可以写个大新闻破坏你的名声!”

  陈辛然沉吟半晌:“不可能,他没理由这样做。”

  周舟一副苦瓜脸。

  “他还给我卡里打了一百万,我这种小记者哪来那么大一笔钱呢?你查查就知道我所言真假了。”

  陈辛然站了起来,把录音笔捏断扔进垃圾桶。周舟胆战心惊地看着他,他回过身指向她身旁的女星:“那她又是怎么回事呢?”

  周舟的心又是一沉。

  不小心把这货给忘了!她如果拿了李总的钱来这里蹲点,又何必多此一举阻止他们共赴云雨?这不是背叛金主的行为?

  情急之下,她脱口而出:“因为我仰慕你!”

  陈辛然显然没想到还有这一出,他一怔,眼眸里浮现出玩味的色彩:“哦?”

  与此同时,她还听到耳畔传来一声咳嗽,但她没有回头,而是双眼含情、义正词严地继续开口:“虽然我身为娱记,但我仰慕你多时,每次都想采访你,但是每次都被你的助理拒绝……”

  这倒是真的,她一直想采访这个大人物来着,可惜一直没机会。

  “在我心里,你一直是一个正直善良、洁身自好的人!我不允许李总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来污蔑你的清白与名声!”

  陈辛然轻声笑开。

  “那你为什么要接受他的钱呢?”

  周舟不假思索地道:“因为我允许他用钱来污蔑我。”

  说完之后,她继续胆战心惊地看着他,生怕他还会提出什么问题。却见他忽然伸出手:“把手机给我。”

  周舟毕恭毕敬地将手机递过去,看到他那修长的手指在手机里输入了一串数字,随后又还给她:“这个是我的手机号,后天中午两点,维也纳餐厅,我给你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

  她压抑住狂跳的心脏,看向女星,开口:“那这个人怎么处理呢?”

  陈辛然看也不看一眼。

  “把她拖出去吧。”

  她压抑住狂跳的心脏,点头如蒜。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她悄悄朝身后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成功!

  (7)与渣男狭路相逢

  周舟表现了前所未有的激动。

  她一个刚毕业才参与工作一年的小记者,能采访到陈辛然,怎能说不是幸事?她还记得,主编之前下了几次命令让她采访,可惜每次都无疾而终……

  隐身版陈辛然也觉得她昨晚表现很好,却也有些郁闷。

  “你这算是挑拨我和李明的关系了。”

  周舟安慰他:“没办法!当时事态紧急,脱身要紧。往好处想,万一七天后你还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不就是可以记起这几天发生的事,误会不就解除了嘛。”

  维也纳餐厅对于周舟而言属于高消费的地方,但自从卡里有钱后,她也放开了,平时在这里喝一杯凉白开都觉得肉疼,现在直接点了几个冰激凌。

  坐在她对面现实版的陈辛然轻轻挑眉。

  “周小姐,你这样我会误会成我们在约会。”

  周舟咳了一声,这才拿出笔记本开始做正事。在采访的过程中,陈辛然思路很清晰,从不绕圈子,也没被她的问题带偏,采访这类人是很轻松的,她并不知道是否因为昨晚的关系所以他才这么照顾自己,毕竟连一些比较隐秘的问题他也直言不讳。

  一个小时过得很快,周舟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脸庞。

  坐在他们不远处,是霍泯和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女人,她瞬间觉得冤家路窄,隔了一个城市也能在这里相遇,不过话说回来,霍泯这样处处留情,出门居然也没被打死。

  莫非霍泯这货不安于平静的生活,想刺激刺激一下人生,又开始重操旧业,开始玩婚外情?

  “先生,请问你要点什么呢?”服务员走过来问。

  “和这位小姐点一样的就好了。”霍泯彬彬有礼地回,而她旁边的女子娇羞一笑:“我也和这位先生点一样的就好了。”

  “……”

  如果不是碍于身份,周舟想服务员绝对是一脸“你们两个是不是来逗我”的表情。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随后她看到陈辛然一脸迷惑的表情,猛地才发现自己现在实在过于面容狰狞了。

  陈辛然也回过头看:“那是谁?”

  “我前任。”周舟咬牙切齿,甚至有种他做自己前任都会侮辱自己的感觉,“我们走吧。”

  陈辛然点了点头,二人出去的时候,霍泯发现了她,声音轻佻地开口:“舟舟,你怎么也来这里啊?这里很贵的,你心情再不好也不能这样发泄啊。”

  无耻!

  周舟强撑着微笑,还未说话,霍泯就注意到了她身旁的陈辛然:“你用新欢治愈自己,只会耽误自己,也耽误别人的。”

  霍泯根本不知道陈辛然是谁,所以说话才这么肆无忌惮。周舟本想在陈辛然面前维持形象,但终是忍不住了,快步走过去抄起一杯水直接泼了过去。

  她正要开口问候他的全家,忽然手被握住。

  陈辛然已经站在她的身边:“谢谢提醒,但这是我的选择。”

  他看向周舟,少女还是气鼓鼓的样子,她今天化了淡妆,将头发扎了起来,虽说不上漂亮,却也是清清爽爽的打扮。

  无由地从心里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他柔声道:“我不怕被耽误的。”

  霍泯一噎,三人表情各异,在这诡异的氛围中,陈辛然将周舟拉出了餐厅,被夏日的风一吹,她头脑总算清醒了一些,看着明晃晃的太阳,她忽地叹了一口气。

  “谢谢你。”

  这话是出自真心的,她性格软弱,在心里骂一万次娘表面也是赔着笑,跟霍泯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言听计从,今天的爆发实在是憋屈已久。

  陈辛然却道:“周小姐,我们之前见过面吗?”

  周舟愣了愣,排除那个奇异的见面,那么他们的人生是绝对毫无交集的,想到这里她开口:“没有。”

  “这样啊……”陈辛然打开车门,阳光下,依旧是一身风华潋滟,晃得她眼睛有些疼,“要一起吗?”

  周舟拒绝:“不了。”

  他若有若无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最后缓缓开口:“好。”

  过了许久,在那辆车消失在视线里后,她才轻轻舒了一口气,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像有什么走出去了,又有什么进来。

  (8)我不会让历史重演

  周舟回到家,仰躺在沙发上,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觉得有点不舒服,但她很快又振作起来,自己现在算不算一个小小富婆?

  她看向旁边,刚刚一路闷声不语的隐身版陈辛然正在翻她的养生经。

  她跟陈辛然有一个约定,在外面尽量不说话,免得别人看到她对空气说话,误以为她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这有什么好看的呀?”她伸手就要抢过来,结果对方一抬手,避开了她。

  “比你好看。”陈辛然晃了晃手里的书,“你这样潜心苦读,过了几年我打开电视,是不是就能看到你在上面欺骗观众了?”

  周舟扑过去,抢夺几次无果后,丧气地回过身。

  “我心里不舒服。”

  “好吧,让我帮你分析分析。”陈辛然把书放下,直视她的眼睛,“你是不是觉得事情办妥了,再过两天我就要回去到那个身体,我们之间就不能像现在这样了?”

  周舟苦笑:“我哪有那么没自知之明,才几天相处,你以为我会妄想和你发生什么吗?”

  虽然她早已过了想一些不该想的事情的年龄,但是为什么想到他以后礼貌地称呼自己周小姐,会有一些难过呢?却见陈辛然一脸肯定地开口:“会。”

  周舟随手抄起一个抱枕砸了过去。

  在这两天二人心照不宣地和平相处里,发生了一件小小的插曲,那就是周舟又看到霍泯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身为一个娱记,竟然还能在报纸上看到霍泯的身影。

  “B市某男新婚不久就出轨为哪般?光天化日之下被其妻子追杀十条街……”周舟满脸黑线地看着这个大写加粗的标题,霍泯这是一炮成名,估计B市都知晓这么一个奇葩的存在了……

  一旁的陈辛然悠悠然道:“周舟,你看你多有面子,结识的都是有名气的人。”

  她白了他一眼。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陈辛然再体验两天平民生活就能回到他的商业帝国继续呼风唤雨,结果某天夜里她却被对方推醒了。

  “快起来!我们去A市!”陈辛然的语气第一次有些急。

  周舟从睡梦中醒来,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听他的陈诉,她大概也明白了。现实版的陈辛然的确避开了女星的勾引,但是却因公务要去一趟A市,今晚就住在新月酒店。

  事情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或许是因为改变了历史进程,所以历史也往不同的方向发展。

  周舟不知道陈辛然在自己身边是怎么得到消息的,但以她对这个人的了解,想知道自己的行程应该不难。她看了一下时间,还没到凌晨,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

  到达A市后已经是接近凌晨,他们马不停蹄地往新月酒店那边赶。

  “还剩半个小时。”陈辛然在她身边道。

  周舟语带颤抖:“如果历史重演怎么办?”

  身边的人不说话了,周舟停了下来,看到陈辛然在路灯下身影孤寂,眼底的光芒明明灭灭,不知看向何处。

  “我也不清楚,但我想如果我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那么可能会消失吧。”

  她只觉得心房一窒,随后道:“不会的!”

  在这个瞬间,她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让这个人活下去,尽管他与自己相隔那么遥远,但既然命运将他送到自己身边,自己就要让他安然无恙地继续站在高处。

  (9)我与你之间,来日方长

  其实周舟当时并非是戏言,也没有撒谎。

  她确实很早就知道陈辛然这个人了,也的确仰慕了很久,相当于现在迷妹的心态。而接触了之后,她才对他产生了一些与之前仰慕的时候不一样的感情。

  但这种感情微乎其微,她可以不动声色地将这种感情忽略不计。

  新月酒店就在眼前,她快速跑上二楼,看了下时间,还剩下一分钟。与此同时,她听到了楼上传来的骚动,在她的视线里,看到一扇门轻轻扭动,现实版的陈辛然打开了门,探出一个身子,周舟注意到他手里拿着一个非常古典精美的小盒子,但情况紧急,她只是匆匆一瞥,再没多想。

  他也看到了她,先是一怔,随后眼眸流转出一丝她看不懂的情绪。

  “你怎么来了?”

  周舟冲了过去,想把他塞回房间里,陈辛然却捏住了她的手腕,要她冷静:“我有事得出去。”她动弹不得,声音带了哭腔。

  “你先进去!很快你就知道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他默了片刻,便随她走了进去。在关门的一瞬间,两个人都听到走廊上响起了杂乱的步伐声,枪声大作。

  陈辛然的脸色变了变。

  周舟轻轻喘着气,刚刚剧烈的运动耗费了她太多的体力,等她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和对方的姿势是多么暧昧,二人紧紧贴着,近得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周舟小小地脸红了一下。

  外面的混乱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停止,而在这段时间里,他们都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周舟有想过推开面前的人,却发现对方沉稳如山,一动也不动。

  “陈辛然。”她轻轻开口,“你回到自己身体里没有?”

  “什么意思?”他的声音像从胸膛里发出来的。

  看来虽然他躲过了这一劫,但陪伴自己度过七天的所有记忆并没有回到这具身体里。不知为何,她觉得内心有些酸楚。

  她抬起头,对上他的一双黑眸,目光相触之时,却看到他眼底含笑地看着自己。

  她使劲推开他,但没成功。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他开口,“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

  周舟愣愣地看着他:“你喜欢我?”

  “对,我很欣赏有理想的人,你的理想就很远大。”

  他这话一出口,周舟就想起了自己那随口应付他的上电视台传授长寿秘诀的事情,呆滞半刻后,她才反应过来:“你想起来了?”

  “不对,你第一次见到我就喜欢上我了?”周舟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如果她没记错,第一次他见到她是她撒酒疯的时候,莫非这就是陈辛然的口味,喜欢狂野智障型?

  陈辛然:“没错,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心动了。”

  “……”

  周舟瞬间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而陈辛然则举起手里的首饰盒,目光深不可测:“既然我已经捡回一条命,那么这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这些人是冲着这个而来的。”

  周舟凑过去:“这是什么?”

  “现在还不清楚,但是……”他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少女,语气柔和下来,“来日方长。”

  和我跟你一样,来日方长,有很多时间,去做很多事情。

  (10)全新的未来

  陈辛然和周舟的第一次见面,其实和周舟理解的第一次见面完全不一样。

  陈辛然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新月酒店。在他赴女星的约前,他获得了一个神秘的盒子,是手底下的人献上来的,据说是古董,有神秘的力量。

  当时他还不知道,这件古董,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那天有人持枪前来,现场一片混乱,而女星吓得撇下他就开跑,却还是命丧枪下。

  他和这个持枪而来的恐怖分子打了照面,对方是绝对不能留活口,在这个时候,那个他拒绝了好几次采访要求的小记者在关键时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替他挡下了一枪。

  这个小记者他从未见过,之前一直被自己的助理拒绝,出现在这里恐怕是花了精力追踪蹲点,结果很倒霉地碰上这场枪击案。但手无寸铁的他面对这个不得不面对的命运,最后的想法竟然是:这个记者真够蠢的。

  临死之前,他看到恐怖分子往自己的方向走来:“东西在他身上,搜。”

  临死前对时间的流逝特别敏锐,但倒在血泊的自己,只能无力地看着对方的脚步慢慢靠近。在这个时候,口袋里的那个首饰盒忽然发出了光芒,随之而来的是上空传来的一道声音。

  ……

  “我听到你的心声了。”那声音说,“但你只能以一个记忆影像的形态回到过去,拯救你自己,不过你可以选一个参与过这个事件的人来帮助你,也只有这个人,才能看到你。”

  站在这片虚空中,他举目四望,最后目光落在同样倒在血泊中的那名小记者身上。

  “记住了,你的时间只有七天……”这是那道声音最后的话。

  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所站的地方已经恢复原样,却又比之前有所不同,楼下十分热闹,是一场普通的婚礼,像有一种奇怪的引力,促使他移动身体,走了下去。

  在这个婚礼上,他看到大屏幕上的时间,显示的是七天前。而那股奇怪的引力,让他看到了那个小记者,她哭红了眼,灌了一杯又一杯的酒,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一旦走得远一点,他都会被那股引力推回去。

  看着这样的她,他心里产生了一种从未产生过的感觉。

  不能远离十米,他算过。他所能依靠的,便是面前这个当时直觉会帮自己的女生。

  他看到周舟喝醉了,她举着酒杯,眯着眼睛想向来敬酒的新郎扑过去。在这个瞬间,他条件反射般让整个大堂陷入了黑暗。

  在众人的骚动里,陈辛然一步步走过去,走向这个陷入昏睡的少女。

  走向一个全新未来的开端。

  文/鱼栗 图/ffyy3232

打赏

赞 (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