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黑粉恋爱了

  周然然是苏屿的黑粉,时不时发微博挑衅,偶尔还去球场给他喝倒彩……可哪知道每次斗智斗勇最后都是苏屿以压倒式的胜利碾压她!好吧,她错了,她从一开始就不该得罪他,更不该说他得了乳腺肿瘤……啊?!他真的有乳腺肿瘤?!怎么办?这应该不算是她的错吧?她不用负责吧?

  第一章 乳腺科遇乓球圈男神

  周然然没想到自己就是偶然跟科室护士串个班,就会在乳腺科遇到苏屿。

  要知道,她虽说是乳腺科住院部的护士,但这些年见过的男性患者还是很少的,尤其还是像苏屿这种超人气的乒乓球运动员。

  他当时坐在主治医师对面,身上随便套着黑色衬衫和卡其色休闲长裤,宽肩窄腰大长腿,一张俊脸也完美到可挑剔。不得不承认,如果他退役转业去娱乐圈的话,这容貌与身材也绝不输任何小鲜肉。

  显然她们科的主治医师也很是诧异在这里见到他,又看了看手上的挂号单,问:“你没走错科吧?我这是乳腺科。”

  苏屿痞里痞气地笑了笑,回:“医生,虽然我四肢发达,但头脑没那么简单,至少基本的汉字我还是认识的。”

  说到这,他微微抬头看了看周然然,俊朗的脸庞上罩着漫不经心:“有人说看照片就能感觉到我乳腺有问题,还善意地提醒我一定要来查查,所以我就来了。”

  周然然略微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尽量不去看他,却也能感受到他若有似无可存在感却极强的目光。

  显然主治医师是个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主,瞧出二人之间有猫腻后,他笑得极欢快:“那是得好好看看!然然啊,你去替我检查检查他的胸部,看看有没有明显的肿瘤硬块。”

  周然然一愣,下意识地看了苏屿一眼,看着他那副悠然自得漫不经心的样子,眉头皱了皱:“刘医生,还是您亲自检查吧,我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私下不是教过你们很多次了吗?快去快去!”说着还推了推她。

  周然然内心是相当的不情愿,尤其是看到苏屿还是那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她心头更气。

  周然然带着火气走到他那边,压根没注意他脚下的小动作,所以当他的长腿使坏地一勾,她整个人扑到他怀里时,她惊得差点呼出尖叫。

  苏屿嘴角一勾,满脸的坏笑:“护士小姐服务得如此到位,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周然然气得咬牙,勉强撑起身子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接着便开始解他的衬衫。

  扣子一颗颗解开,精悍强壮且线条流畅的胸膛慢慢坦露在空气中。不得不说,苏屿的身材是真的好,肌肉结实但却不夸张,每一块都像是设计好的,说是雕塑也不为过。

  周然然有些紧张了,不自觉地抬眼瞧了瞧他,哪料这会儿他也正瞧着自己,目光悠悠的,好似看着猎物的猎人一样。

  她努力让自己沉下心,不断暗示自己这是在工作!在工作!

  深吸一口气后,她的小手一抬按上他的左胸膛。

  手下的触感温热,还有频率很快的心跳……这种种都让她感觉头皮发麻,紧张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哪料这种时候,苏屿竟然还好意思逗她!

  只见他身子微微前倾,俊脸凑到周然然跟前,漆黑的眸子染着极欠揍的浅笑。

  他声音很轻,语气中充满暧昧,开口时更是有温热的气息扑散在她的脸庞上:“怎么样?还满意吗?”

  她又羞又恼,想向后退一退,却忘了他之前作恶的长腿,脚下一跘差点仰了过去,好在苏屿眼疾手快地揽住她的腰。可要命的是,他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手下的动作用力过猛,导致她直接又扑到了他怀里。

  这次与刚刚不同,她这回是整张脸都严严实实地摔在他胸前,那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主治医师看到二人这种情况,默默地拿起出本子挡住双眼,嘀咕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南无阿弥陀佛……”

  瞧着她窘迫的小模样,苏屿也没急着扶起她,反倒低下头凑到她耳旁,薄唇轻启,微微呵气道:“你这是在表达自己的满意程度?”

  那一刻,周然然羞愤得想拉着他同归于尽。

  第二章 男神脑子有病

  其实周然然起初根本不认识苏屿,只不过她有一个对乒乓球很痴迷的闺密, 所以久而久之,她也就知道苏屿这号人物了。

  跟现在大红大紫的一些乒乓球奥运冠军比,苏屿还差了一截。但虽说他还没站到奥运赛场,可一些国际上的大赛小赛他都参加过不少,无论是球技还是临场发挥程度,都是毋庸置疑的。甚至很多资深球迷还曾在论坛预言,下一届奥运,他定会为国出征,站到最高的领奖台上。

  说实话那个时候周然然对苏屿的印象还是挺好的,毕竟没人会讨厌一个能力很强长得也很帅的人。

  但这好感在一次球赛现场直接被抹灭!

  那天她陪闺密去邻市看一场苏屿的国内联赛,现场球迷的热情都十分高涨, 苏屿出来时大家更是欢呼呐喊,就连坐在她旁边的闺密也高喊着:“苏屿!你好帅!我要给你生猴子!”

  其实这话挺普通的,现在大多数小粉丝都爱说,一般的偶像也都不太在意。

  但也不知道苏屿那天的脑子是被哪个品种的驴踢了,听到这话忽然顿住脚步,身子一转朝她们的方向看了过来。

  闺密当时兴奋得快昏厥了,死命拽着周然然的胳膊问偶像是不是要临幸她了?

  周然然被她的花痴弄得一脸无奈,白眼也快翻到后脑勺了,正想着怎么办呢,无意间转了转眼睛,却意外地与苏屿的目光相对。

  二人一个台上,一个台下,一个清冷散漫,一个烦燥不耐。

  片刻后,苏屿开口,微沉的嗓音中带了丝调侃,“抱歉,我对下一代的基因要求很高,你不符合要求,但你旁边那位……”

  说到这,他嘴角微微一勾,清俊的脸颊浮出浅笑:“倒是可以。”

  一席话,让全场瞬间安静,就连周然然也惊得不行,眼睛瞪出平时的两倍面积。

  不过那位肇事者倒相当没care,后来上场比赛时也是大杀四方,十几分钟就以4-0把对手打得落花流水,离开时也没再看周然然一眼,仿佛刚刚的一切都只是大家的幻觉。

  其实这事周然然也没放在心上,但是这广大的吃瓜群众却都上了心,不止将那天的“表白”视频传上网,还把她的资料调查个底朝天,甚至连她去年刚切了阑尾的事都有!

  她气得不行,一种被冒犯的感觉从心底生出,自然而然地,她将这一切都归罪到了苏屿这个始作俑者身上!

  所以从那天开始,她便成了苏屿的黑粉。她专门在网上查了所有关于他的靠谱不靠谱的黑料,整理成了一个文档,一见有他的新闻出现,便会在底下留言跟帖。

  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苏屿那厮像是安了追踪器在她身上似的,凡是她的评论,或早或晚,他一定都会给出回复,并且还是那种十分高调地转发回复。

  @苏屿是全世界最垃圾的球员:小姑娘们!醒醒吧!他长得再帅球打得再好有什么用?他的心是黑的!脑子是坏的!

  @正版苏屿V 回复转发:怪不得我最近有些胸闷,原来你在里面?

  ……

  @苏屿是全世界最垃圾的球员:我跟你们讲,以我多年的阅人经验,苏屿那方面的功能绝对有问题!

  @正版苏屿V 回复转发:难道你跟我试过?

  ……

  几个回合下来,周然然都是绝对被碾压式的战败,她原本燃起的小火苗也被浇得只剩黑烟了。

  于是,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她登陆微博,写下了最后一条黑评。

  @苏屿是全世界最垃圾的球员:我以我乳腺科护士的经验推断,苏屿绝对有乳腺疾病!希望迷妹们好好劝劝他,让他趁早就医。

  其实这完全是她最后扑腾两下,毕竟没有哪个男人会愿意听到别人说自己乳腺有问题。哪料苏屿完全不走寻常路,那次还几乎是秒回……

  @正版苏屿V 回复转发:好的,明天就去乳腺科问诊,谢谢提醒。

  周然然当时在屏幕这头已经气出了内伤,她默默地退出帐号,并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要再跟苏屿有关的人和事沾上关系了。

  可哪想这誓言才过一个晚上,第二天她竟然就能在乳腺科遇到他,并且还……

  周然然看着苏屿还大大咧咧敞着衬衫的胸膛,心底又是一阵欲哭无泪。

  这厮一定是故意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他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工作的?

  主治医师这会儿已经拿回了刚刚苏屿去做检查的诊断报告,面色不如之前看八卦时的轻松了,他想了想,抬头看向苏屿。

  “我觉得,你真应该感谢那个劝你来问诊的人。”他顿了顿,“你确实得了乳腺肿瘤。”

  第三章 听见这胸膛正为你加速的心跳了吗?

  虽说乳腺肿瘤听着很吓人,但其实也是分良性与恶性的,好在苏屿的是良性的。

  起初听见苏屿得了肿瘤时,周然然着实吓了一跳,她心里不住地想,不会真是她的某些诅咒灵验了吧?不过好在后来主治医师又说了,苏屿的肿瘤是良性的,切除后便无大碍。这种话听完她除了松了口气外,还起了坏心思,心想她如果把这事当成爆料继续去黑苏屿的话,那绝对是个大新闻!

  但是周然然反复纠结,觉得这事如果她真的做了,那不是有违职业道德吗?

  于是她身心煎熬了好几天,苏屿的手术都做完了,她还没决定好爆是不爆。

  也不知道主治医师是不是故意的,苏屿术后的病房护士,恰好就是周然然。几次抗争都没用,无奈之下,她只好拿着医药托盘推开了苏屿的病房门。

  病房很安静,苏屿这会儿正半靠在床头看着iPad,神色专注,侧脸的线条轮廓看上去更加清晰立体。

  周然然这会儿完全将他当成了普通病人,拿出平时对待不听话的病人的态度,眉头一皱:“你干什么呢?才做完手术,现在需要绝对的静养!”

  苏屿闻言朝她看过来,眉毛抬了抬:“你这是在关心我?真是受宠若惊。”

  周然然将医药盘往床边的柜子上一放,斜眼瞧了他一下,说:“我是关心我的病人,现在这里如果躺着一条狗,我也会很关心它。”

  她说完就自顾着在一旁兑药准备给苏屿打针,待一切做完,回身想给他打针时,瞧着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她下意识地又皱了皱眉头:“看什么啊?没看过美女啊?!”

  苏屿嘴角一扬,眸底都染上了笑意:“话说回来,这次能及时就医完全是托了你的福,想来想去好像都应该送你点谢礼,有什么想要的吗?”

  周然然嘁了一声,相当不屑:“姐姐什么都不缺,用不着!”

  他摸了摸下巴,看了她半晌,有些无辜地问:“周然然,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啊?”

  她对他翻了个白眼:“自己当初做了什么不知道吗?还好意思问我这个?”

  “当初?我当初做了什么?”苏屿有模有样地想了想,“啊……你是指那次球场上的事?”

  周然然小脸一扬,用鼻音发出了个哼。

  他一瞧她这小模样,笑着抬了抬眉毛:“你看不出来吗?我那是在当众跟你表白啊。”

  她惊了惊,眼睛瞪得老大:“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苏屿笑着看着她,一字一顿,答得悠然,“我喜欢你的意思。”

  周然然这时已经从刚刚的震惊变成惊吓了,她平复了好久的思绪,才回:“苏屿,你这又是什么反攻套路?我告诉你,我虽然没你聪明,但也不至……啊!”

  他没那耐性听她的喋喋不休,伸出长臂一把将她捞进自己怀里,修长有力的手掌按着她的头贴向自己的左胸膛。

  气流中飘散的暧昧让周然然不知如何是好,鼻尖一呼一吸间也都是苏屿独有的男性气息,那感觉既陌生又刺激,搞得她心跳猛然加速了不少。

  由于他的右胸侧刚刚开过刀,所以她这会儿怕碰到他的伤口,也不敢太过挣扎,只得小声抗议着:“苏屿!你做什么?快放开我!”

  苏屿按着她的手掌细细磨了磨她光滑的脸颊,接着俊脸向前一凑,薄唇贴向了她的耳边。

  “听见了吗?这心房正在为你加速的心跳声。”

  他声音极轻,双唇一张一合间还若有似无地轻触着周然然的耳廓,伴着温热的呼吸,使得她紧张到战栗。

  那晚,周然然被苏屿调戏得面红耳赤,战斗力也极速下降,就连走出病房时,她的脸蛋还是红扑扑的。

  她又气又悔,心想自己怎么就着了那厮的道呢?他这副样子摆明是有阴谋啊!

  对!他一定有阴谋!

  想着这些,周然然心里的火气更盛,下班回家后想都没想,直接拿出手机就要发爆料帖,说苏屿做手术的事情。

  可哪料这微博才打开,她便发现一堆@和评论,简直是空前的热闹。

  点开一瞧,发现大家都是转发了一条@了她的微博,仔细看了看,发博的竟然是苏屿!

  @正版苏屿V:【配图】因为某位的积极提醒,我才能及时就医,已手术,一切顺利,大家勿念。另,谢礼的问题,我想了想,感觉还是自己最合适,不然我把自己送给你吧?怎么样?@苏屿是全世界最垃圾的球员

  这条微博下早就炸开了锅,网友们的评论五花八门,有骂周然然的,有说苏屿脑子坏掉的,也有极少一部分理智的粉丝说支持偶像的。

  周然然只觉得无力,原本还想用他手术的事情搞个大料爆一爆呢,结果人家一转身自己捅出来了,而且还连带着陷害她一把……

  她咬了咬唇,用尽量温和的态度敲下了一段微博。

  @苏屿是全世界最垃圾的球员:各位迷妹们!千万别误会!我和你们的苏大神没关系!他闹着玩呢!

  哪料这微博发出仅一分钟不到,苏屿就转发回复了。

  @正版苏屿V:嗯,现在确实还没关系,因为我还在追。//@苏屿是全世界最垃圾的球员:各位迷妹们!千万别误会!我和你们的苏大神没关系!他闹着玩呢!

  那一刻,周然然真的有了拿着菜刀去医院宰了苏屿的想法。

  第四章 请你给我最起码的尊重!

  当然,周然然是不可能真的砍了苏屿的。但是这几个回合下来,她上上下下都被他调戏了个遍,这口气她也不可能咽下去!

  她上网搜了许多整人的方法,但考虑到环境因素都不适合执行,后来她又特意加了“医院”这个关键词,结果词条第一个蹦出的就是“装鬼”二字!

  周然然当时在屏幕这边一脸奸笑,呵呵!他苏屿不是一直向她挑衅吗?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她上网淘了一堆长头发白裙子,又买了一个小型DV,计划着在后半夜所有患者都入睡后,装成贞子潜入苏屿的病房。

  其实周然然觉得自己的造型挺一比一仿真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还是被苏屿发现了……

  她当时一身白裙一头黑发,张着血盆大口就蹦到了苏屿的房间,那会儿正巧他也没睡,听见声响后微微一抬头,看见她后一丁点害怕的意思也没有。

  周然然显然没料到他会丝毫反应也没有,顿时有些心虚,可吓人的动作却没停止,眼皮一直向上翻,露出大半的白眼仁,看着还真有些贞子的风范。

  可哪料,这苏屿瞧着她,竟然说了句……

  “你眼皮抽筋了?”

  “……”大哥,大小不济我这正装着鬼呢,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最起码的尊重?

  周然然被他气得心头涌出一口老血,但心下还是不甘,一步步向他走近,涂着食用血浆的嘴巴也越张越大,露出两颗长长的獠牙,打眼一瞧,狰狞得很。

  苏屿身子微微向前一倾,长臂揽过她的细腰,另一只手则轻捏住她的下巴,薄唇轻覆上她的嘴角。

  那一刻,感受到他唇间的温度,与鼻间温热的呼吸时,周然然整个人都蒙逼了。

  “你、你……你在干吗?!”

  苏屿放开她时,嘴边的笑意更浓,他痞痞地看着她,说:“草莓味的?你怎么知道我喜欢?”

  “……”她气得直咬牙,“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折腾了几天的劳动成果?!”

  他一脸无辜:“啊!啊!啊啊!啊啊啊!”

  “……”

  “怎么样?够尊重你吗?”

  神啊,能来个雷帮她劈死他吗?

  周然然被他的反应弄得极度郁闷,将假发一摘转身就想走,哪料就在这时她无意间抬了抬眼,忽然发现苏屿的身后,正站着一个……

  头插水果刀鲜血直流的男人!

  她吓得不行,眼睛瞪得老大,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指过去。

  苏屿朝她指的方向一看,脸色并无异样,回头疑惑地问:“怎么了?”

  周然然一听这话,头皮开始发麻:“你、你、你……没看到那里有个人吗?”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摇摇脑袋:“没有啊。”

  她看着那个头插刀脸流血的男人,心下只剩一个想法……

  见鬼了。

  下一秒,周然然便觉得眼前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第五章 检查身体需要上床?

  周然然再醒来时已经是隔天中午。

  她睁开眼的那刹那发现自己正窝在苏屿怀里,他一只手臂扶着她的身子,另外一边则捧着一本书在看。从她的角度向上瞧过去,他下颌线条分明,颈间的喉结也性感得很。

  “醒了?”低沉含笑的嗓音传来,他微微垂眼,看向周然然,“这一晚上我被你折腾得可是够呛,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这话说得暧昧至极,周然然有些紧张,生怕自己做了什么需要负责的事,连身子都顾不起,扬着小脸看着他,问:“我干什么了?”

  “你说听不见我的心跳声就睡不着,一个劲地非要往我怀里钻。”

  “……”

  他的话听得周然然又羞又恼,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便想起身离开。

  但也不知是不是碰到了他手术的位置,只听他一声闷哼,接着便皱着眉头一脸难受地捂住了胸口。

  周然然有些愧意,心里骂着自己怎么能忘了他是刚做完手术没几天的病人呢?

  她连忙起身跪到床边,推开苏屿的手,扒开他的病服:“让我看看是不是伤口裂开了!”

  哪知正巧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陆陆续续进来好些身材健硕的男人,他们一瞧眼前这种“限制级”的扒衣场景,都纷纷顿住脚步。

  A:“咱们来得是不是不太是时候?”

  B:“好像是,人家干柴烈火刚准备燃起来,咱们这些大凉水就进来了……”

  C:“那……要不然咱默默地退出去吧?”

  “……”周然然被他们这对话搞得双颊通红,她连忙回过头说,“你们别误会!我这是在给苏屿检查身体!”

  A:“检查身体……需要上床?”

  B:“这种画面我怎么感觉似曾相识?”

  C:“棒槌!岛国的动作片里都是这种戏路嘛!”

  周然然:“……”

  她被他们说得快自燃了,粗略看了两下苏屿的患处发现没什么裂开的痕迹后,便想离开。

  哪料这身子才下病床,手腕便被他拽了住。

  “去哪儿?”

  周然然挣了挣:“你快放手,我得去值班了!”

  “你最近不都是值夜班吗?现在没到上班时间。”

  “……”谁能说一说为什么她的上班时间他比她自己还清楚?!

  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刚刚来的几个人,更加窘迫,低声说:“我回家洗澡换衣服行吗?你快点放开我!”

  “我让他们带了饭菜过来,你吃完再走。”

  那几个男人这会儿也都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笑嘻嘻地看着她,说:“对呀,嫂子,我们可是刷了苏老大的卡去买的好吃的,碗碗都是顶级的美味!你要不吃可真是浪费了!”

  周然然有些不好意思,回头冲男人尴尬地一笑,可莫名地,与他四目相对时,一种熟悉的感觉由然而升。

  苏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冲那人不着痕迹地使了个眼色,对方顿悟,赶紧别开脸:“呵呵,嫂子,快来吃饭吧!”

  周然然哪还吃得进去?她用了极大的力气挣开苏屿的钳制,然后从小桌上的水果盘里拿出那把水果刀,直逼刚刚那个男人。

  “嫂嫂……嫂子!你干吗?”

  “闭嘴!”

  周然然一脸阴沉,拿着水果刀朝他头上比了比,静看几秒钟后,她忽地转身,朝苏屿奔了过去!

  看着她手中泛着寒光的水果刀,大家的心都提了起来!

  只见她拿着水果刀虚抵着苏屿的脸颊,带着火气问:“昨天那鬼就是你这兄弟吧?”

  苏屿脸色都没变一下,嘴边的笑意比刚刚更浓:“对。”

  周然然气得咬牙切齿,她啪一下把水果刀扎进了苏屿身边的枕头上:“下次你要是再敢捉弄老娘!老娘就让你的脑袋真的插刀!”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苏屿的那些兄弟们还心有余悸。

  “老大,这么彪悍的女人,你喜欢她什么啊?”

  苏屿挑了挑眉毛,顺手把枕头上的水果刀拔了出来:“什么都喜欢。”

  第六章 不然你还是拒绝我吧……

  苏屿术后恢复得很快,大概一周左右医生就批准他可以出院了。

  他出院那天周然然恨不得放几挂响鞭来庆祝,要知道他住院的这段日子,她的身心都可谓是饱受煎熬。虽然那天她放了狠话,但耐不住他脸皮厚啊!后来她去给他换药查药的时候,他要么时不时来句半认真半玩笑的表白,搞得她小心脏扑腾一阵,再不然他就是忽然来个近身调戏,肉体与帅脸的双重诱惑下,她连最基本的抵抗能力都弱了不少。

  所以苏屿走了,周然然别提有多开心了。

  然而让她想不到的是,她才送走那厮不到24小时,他竟然就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周然然在他出院的第二天公休,早上随便套了件衣服便下来买早餐,哪料一出楼门便瞧见了苏屿。

  他当时倚在一辆SUV旁,黑T配着深色牛仔裤,整个人站在晨光中,俊脸比平时还要帅气逼人。

  周然然愣了愣,问:“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苏屿长腿站直,冲她微微一笑:“谢礼还没送,我当然要趁着你有空的时候积极一些啊。”

  一提谢礼这两字,周然然满脑子都是那句–“不然我把自己送给你吧?”

  她不由向后退了退,一脸警惕:“我说了,谢礼的事情不必了。”

  苏屿哪是好打发的,瞧她这副受惊的小兔子模样,笑着将手臂一伸,拉住她之后身子一转,轻松地将她困在车子与他之间。

  他双手撑在她两侧,身子慢慢俯向她,清俊的脸庞在离她只有两三厘米的地方停下,嘴角轻勾,眸底带着漫不经心的笑。

  “我这人没有别的优点,就是很能坚持。”说到这他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脸庞又向前凑了凑,“你信不信,今儿你要是不跟我走的话,一会儿我就直接上门拜访你父母?”

  周然然被他这副无赖样弄得又惊又气,咬牙道:“你敢!”

  苏屿眉毛一抬,笑了:“有什么不敢的?”

  说着竟然真的打开车门,从里面拿出了一堆礼品,看得周然然惊呆了。

  这厮竟然还是有备而来!卑鄙!

  眼瞧着他真的长腿一迈要上楼了,周然然赶紧拉住他,要知道如果他真的去见了她那对逼婚逼得很紧的父母之后,可能不用一顿饭的工夫,她就要出现在苏家的户口本上了……

  所以这种情况下,她不得不向恶势力低头。

  “别!有话好好说啊!”

  苏屿看着她死命拉着自己的小模样,心头不禁一软,问:“答应跟我走了?”

  周然然沉重地点点头。

  他叹了叹,语气中无不可惜:“其实我还蛮期待你拒绝我呢,这样我就能光明正大地去你家拜访了。”

  “……”

  他笑着看向她:“不然你还是拒绝我吧?”

  “……”

  周然然怎么也没想到,苏屿所谓的谢礼,竟然是带她去郊区的山顶……

  看星星。

  她在车上听到他说这话时,有些惊喜,其实她很多年前就想仔细地观察观察星空,当初的第一志愿是救死扶伤,而第二志愿便是看一看星辰大海。

  所以这会儿听见他的话,并且又看到后座上有一架十分专业的天文望远镜时,她欣喜得不要不要的。

  周然然装成十分不在意地问:“为什么会想到这种奇葩的事情?”

  苏屿当时开着车,修长白皙的手掌轻搭着方向盘,侧脸俊美异常。

  “嗯,我翻你的微博看到你有这种愿望时,也觉得挺奇葩的。”

  她惊了一惊:“我的微博?!”

  也想了想,她似乎是说过这种话,可那应该是自己刚上大学那会儿啊,现在都过了这么久了……

  像是察觉到了她的想法,苏屿在等红灯的时候侧过脸对她笑了笑,眸色悠然:“我可是把你的一万多条微博从头翻到尾,知道你想观星,所以就借了装备趁着休假带你出来了。知道你想要YSL圣诞套装,前几天已经预定了。知道你想收到炸鸡花束,晚上回去后你应该就能看见了……至于其他的,我准备在日后与你在一起的几十年里,一件件替你实现。”

  他向前凑了凑,温热的气息散在她的脸颊上:“感动吗?感动的话就以身相许吧。”

  “……”

  二人开到郊区时已是傍晚,余晖渐弱,夜幕渐沉,他们吭哧吭哧地带着那个硕大的天文望远镜上去后,天已经彻底的黑了。

  说实在地,这R市自打开发重工业之后,周然然就很少在市内看过星星了,所以这会儿瞧着头顶的满天繁星,她真是开心得不行。

  苏屿瞧着她那副小模样,嘴边也不由得染起笑意。

  他拉过她站到天文望远镜前面,调了调上面的按钮后,便轻按住她的脑袋:“用这个看,更奇妙。”

  后来她整个人都处于亢奋的状态,小嘴不停地说着这个星那个星,小脸也红扑扑的,从侧面看过去,可爱极了。

  而苏屿这会儿看着她,眸色越来越沉,喉结也不自觉地滑动了几回。

  她没察觉出异样,都看过一圈后还十分兴奋地问他:“你要不要也来看看?”

  他那会儿站在她身后,手扶在她腰间,清俊的脸庞上鲜少地没有笑意。

  苏屿问:“我能吻你吗?”

  周然然愣了愣,没回应。

  片刻后,他再次开口:“算了,能不能我也要吻了!”

  他再也忍不住了,大掌扶住她纤细的腰肢猛地往怀中一拉,薄唇准确无误地堵上了她的红唇。

  苏屿的吻很霸道,带着攻击性,吸吮辗转的过程中周然然只觉得双唇发麻,后来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痛感。她不舒服地挣扎,开口想阻止,可换来的却是更紧的禁锢。

  在周然然感觉马上要窒息时,苏屿终于放开了她。

  她紧捂着双唇,一副受惊的小模样:“你偷亲我!”

  他无所谓地抬抬眉毛:“我是光明正大地亲。”

  “你臭不要脸!”

  “要你就行了,脸要不要也无所谓。”

  “……”

  她想推开他,但刚刚被他吻得整个身子都软趴趴的,无奈之下,她趴在他身上轻捶了一下:“你这是性骚扰!”

  “哦?”苏屿轻捏起她的下巴,“既然这样,那不如我再把罪名坐实一些?”

  周然然一听,连忙捂住嘴巴。

  他瞧着她这副模样,笑了笑,手臂一紧将她朝自己怀里又搂了搂。

  “我喜欢你,我想为你实现所有的梦想,更想亲自给你幸福。”说到这,他眸色沉沉地看着她,“所以,周然然,做我女朋友吧。”

  第七章 我现在可是执照开车!

  周然然不知道为何那天的话最后会被苏屿总结成要她做他女朋友……

  虽然她被他忽悠得晕乎乎的,但也还是保持了一丝理智,说给她些时间考虑。

  可周然然万万没想到,苏屿嘴上说给她时间,结果没隔几天居然就登了家的门了!

  周爸周妈平时都很关注体育,所以这会儿瞧见苏屿这种休坛新星站在自家门口,都是一脸震惊。

  苏屿今天穿了一身深色西装,衬衫扣子都系到了倒数第二颗,完全乖孩子的模样,瞧得周然然也有些不敢相信。

  他朝屋内的周然然看了一眼,接着冲周家爸妈笑了笑:“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苏屿,然然的男朋友。”

  周然然内心OS:天哪,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这辈子会遇到他这种妖孽!

  周爸周妈内心OS:天哪,我们家上辈子修了什么福,这辈子会遇到这么好的准女婿!

  显然周家爸妈对苏屿的态度和周然然完全不是一个画风的,他们一个拉着苏屿聊天,一个买菜做饭,不出一小时,大家就又都围上了饭桌。

  周妈笑眯眯地给苏屿夹了块排骨:“苏屿呀,听说你明年要参加奥运?”

  苏屿点点头:“是的。”

  周妈与周爸对视一眼,脸上的笑容更浓了:“那以后是不是训练就更忙了?估计要好些年都张罗不了结婚的事了吧?”

  苏屿微微一笑,看了看周然然:“是的,所以我今天来就是想跟二老提亲,我想和然然订婚。”

  一语惊起四座,周然然的眼睛瞪得老大,心想这厮什么情况?她连做他女朋友都还没答应呢!这怎么一转头就直接要她当未婚妻了?!

  周爸周妈反应过来后开心得不行,那态度语气更是好到好像苏屿才是他们的儿子一样,连看都没再看过周然然。

  她清了清嗓子,试图找回一点存在感:“爸,妈,我们其实……”

  “对了,”苏屿适时地截住她的话,笑着看着她,“你前几天落在我家的耳环,我在枕头下找到了。”

  汉语之所以博大精深,就是因为可以一语N关。

  苏屿这话一出,周然然还未反应过来呢,周妈倒是先起了身,隔了一会儿后,她再次返回饭桌前,手里多了一样东西。

  仔细一看,竟然是……

  户口本!

  “妈……你干什么啊?你别冲动啊!我和他真的没什么啊!”

  周妈没理她,转身郑重地将户口本交到苏屿手里:“苏屿啊,以后我家这个不成器的姑娘就交给你了!”

  “……”什么叫不成器啊!到底是不是她亲妈!

  周爸这时也拍了拍苏屿的肩:“小伙子,任重而道远啊,真是辛苦你了。”

  “……”可能连爸爸也不是亲生的……

  后来周爸周妈以消食为由出了门,家里只剩下了周然然与苏屿。

  短短一个多小时,她便受了这么大的冲击,单独相处时怎么还忍得住?

  周然然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明晃晃地就朝苏屿冲了过来。

  苏屿完全没把她当回事儿,灵巧的几个闪身就夺下了她手中的刀,并且还牢牢地将她压在了身下。

  “王八蛋!你阴我!”

  她边喊边挣扎,可换来的却是他更深的禁锢。

  “你不知道自己是属驴的?别人打一下才知道走一步,我这次只是提前多打几下而已,反正咱们早晚也是要结婚的。”

  “谁要跟你结婚?”

  苏屿一听,低下狠狠吻了一下她的双唇。

  周然然惊呆了:“这种严肃的时刻,你居然还搞偷袭?!”

  “如果你再说些我不爱听的话,我偷袭的可就不止这种程度了。”

  说着,温热的手掌撩开她的衣衫,直接摸上了她的腰肢。

  她瞪着他:“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苏屿笑着暧昧地凑到她耳边,双唇轻擦着她的耳郭,“你妈妈刚刚还给我发了准驾照呢,我就算现在上车,也是执证上岗。”

  周然然快哭了,她觉得自己就算再挣扎也是无济于事,她自暴自弃地叹了叹:“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不对!你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啊?!”

  苏屿笑了笑:“怎么现在想起问了?”

  “已经这样了,至少得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卖吧?”

  他眼底的笑意渐浓,低头又朝她的双唇上一戳,说:“第一次见你,是因为一次事故。”

  那次事故有两个伤者,周然然当时只是路过,却毅然地做起了急救工作,她当时动作利落,神色认真专注,白白净净的一张脸明明也不太出奇,可就是莫名印到了苏屿心头。

  不过那次见面他也没太多想,可他没想过,才隔了一个月时间,他就又在健身中心再次看见她。

  她当时站在乒乓球桌前,一脸得意地跟对面的人炫耀着自己的球技,他不由得停下脚步,默默地在角落里观察起她。

  相比第一次,这回的她更加张扬可爱,打球时围着球桌来回跑的样子,更是让他移不开眼睛。

  那一次,他真真正正地将她记住,并且心底有了异样的波动。

  而第三次,便是在球场上。

  当时他并没想到会再遇她,然而当真真正正再次看见她后,他觉得自己不能再按兵不动了。

  于是,有了那种对话。在外人看来他是轻佻调戏,但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他隐匿在心头很久的想法。

  一次两次可以什么都不算,那三次呢?

  他不能再说服自己一切都只是凑巧,他更相信这是与她的命中注定。

  所以,他行动了。

  周然然听完眨了眨眼睛:“你这是对我一见钟情?!”

  他笑着又吻了吻她的嘴巴:“傻瓜,这明明是三见倾心。”

  一见太肤浅,二见也有些唐突,但三见,便是缘分了。

  他与她注定的,缘分。

  文/L小姐 图/莎蔓萝

赞 (187)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