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长,你的药

  作为一名庸医,我只是想保住工作而已,但厂长,你接二连三找我麻烦,难道非要砸了我的饭碗不成?

  第一章

  建哥说,姓氏往往决定了人悲剧的一生。譬如他,单名一个“建”字,磊落大方,可他姓范,就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对此,我深表赞同。我姓白,母亲认为我注定要成为白衣天使,于是,她偷偷修改了我的高考志愿表,让我成了某医学院的高才生。

  不,是某医学院的吊车尾。

  我在这方面既无天赋,更无兴趣,靠着一张厚脸皮和老师们的大慈大悲勉强混到毕业。在随后的工作中,听得最多一句话就是:“你会不会看病?”

  或者它的升级版:“你是觉得白大褂好看,才穿身上的吗?”

  或者它的终极版:“白蓉,你回去写份辞职报告。”

  在我被市里七家医院连续辞退后,只得通过父亲托关系找路子,委身在美力工厂的医务室,嗑嗑瓜子聊聊天,偶尔给建哥打打下手拿点药。

  如果建哥不在,非要我开处方,处方上通常只有一句话–建议前往市人民医院。

  这是我唯一能做出的正确诊断,那些为了应付考试,临时抱佛脚背下来的医学知识早已在我迈出校门时忘得一干二净。

  我想,母亲一定误解了白姓的意义,也许,它该是白领的意思;就算是穿白衣,也该是厨师,而不是医师。至少,我的厨艺比我的医术高明许多,没事时就在医务室后面的小厨房捣鼓美食,建哥吃得满嘴流油,就不追究我对医术一窍不通的事实。

  偏偏这日建哥休假,医务室电话催命似的响起,一接通,那头火急火燎道:“行政部有人烫伤,请带上药品速来急救。”

  我眼皮一跳,心叫不好,不知行政部的人是否和生产线的工人一样好糊弄。

  美力是全国知名的空调生产厂商,自然得配备一个医务室,偶尔给员工包扎伤口拿拿感冒药。我每次一开处方,等于变相地给员工开了一张请假证明,他们眉开眼笑心满意足,至今除了建哥之外,别人都不知我实乃庸医一名。

  希望今日也能蒙混过关。

  我找来两瓶烫伤膏,背起药箱立即前往行政办公楼。以为是哪位高级白领受了伤,却听见总经理办公室传来急怒的声音:“医生呢?怎么还不来?”

  我心上一惊,小心询问坐在门口的柳秘书:“该不会是厂长受伤了吧?”

  柳秘书瞪我一眼,嗔道:“白医生,都跟你说了多少次,是总经理,不要叫厂长,土死了……”

  工厂的老大,不是厂长是什么?就算他将头衔改成CEO,也改变不了他的身家内涵。

  正胡思乱想着,柳秘书大力拽住我,直直将我拖向总经理办公室。

  一踏进门,我就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笔直高大的年轻男人,身着黑色商务西服,面色略阴沉,看向我的目光直直的,高深莫测。我被他看得心上一虚,连改口都忘了,直接问:“厂长,你伤到哪儿了?”

  柳秘书踢我一脚,纠正道:“是陈总,不要叫厂长。”

  厂长陈浩却不在意,阴沉的面色和缓一些,眼底甚至浮出些许笑意。

  柳秘书继续提醒我:“是陈总的朋友受了伤。”

  我这才注意到旁侧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玲珑佳人,一副泫然欲泣模样。都怪柳秘书之前说的不清楚,害我连患者都搞错。

  陈浩淡淡地开口:“枝枝烫到了手,还请白医生替她看看。”

  枝枝……叫得真亲热啊!陈浩桃花无数,不知这位枝枝是他新欢还是旧爱,但冲着他火急火燎地将我从医务室叫来的节奏,此人必是他的心头宠。

  我赶紧上前询问患者:“这位小姐,请问你伤到了哪儿?”

  枝枝抬起纤纤素手:“烫到手了。”

  还以为受了多严重的伤,需要我锁了医务室的大门提着药箱哼哧哼哧地跑过来,结果不过是茶水倒在手上,手被烫红了一块而已。

  真是小题大做!

  陈浩丝毫没觉得有何不妥,理所当然地吩咐我:“白医生,请为枝枝好好治疗。”

  算了,我拿人工资替人办事,于是立即打了一盆水过来,让枝枝将手泡在里面,道:“烫伤之后,要立即缓解手部热度,最好用冷水冲洗,再寻求医治。”

  枝枝用崇拜的目光看我:“白医生的医学知识真是丰富。”

  这不是医学知识,这是生活常识。等她泡了一会儿,擦净双手后,我从药箱里翻出烫伤膏递过去,打算拍拍屁股走人,却听陈浩道:“就这样?”

  瞧他紧张美人这模样,真真是没出息。我回道:“美女伤势并不严重,擦点药膏就行了。”

  陈浩问:“你确定?不会发炎吗?”

  他竟然怀疑我的医术?好吧,我自己也怀疑,但我必须在厂长面前硬撑到底,我说:“我再给她开点消炎药,厂长您放心,保证药到病除,枝枝小姐绝对无碍。”

  陈浩点了点头,我正准备松口气,又听他道:“如果有碍,那你就准备写辞职报告吧!”

  杯具的人生!

  第二章

  临近下班时,医务室电话又催命似的响起,我接起,那头是柳秘书的声音:“白医生吗?来一趟行政部。”

  我跟那头商量:“不来行吗?我让建哥去。”

  “不行,陈总指名道姓要你来。”

  我眼皮一跳,预感到绝非好事。

  果不其然,当我拎着药箱跑进总经理的办公室时,就看见陈浩脸色黑如锅灰,他眸光轻飘飘地在我身上一掠,语气冷飕飕的:“白医生,你开药之前都不问病人有没有过敏史吗?”

  “出什么事了吗?”我忐忑不安地问。

  “你今天给枝枝拿的消炎药,她吃了过敏。”

  我仿佛听到上帝在说:哼哼,你完了。

  我硬着头皮弱弱地争辩:“我没想到她会过敏啊!”

  “身为一名职业医生,这难道不是必须考虑的问题吗?”陈浩坐在办公桌后,目光阴恻恻地看我,“你说这事应该怎么办?”

  我友好地提出建议:“赶紧送她去市人民医院。”

  这还用你说?陈浩朝我扔了一记眼刀,问:“白医生,对于这次事故,你该怎么负责任呢?”

  又要写辞职报告了!我悲从中来,这可是老爸托了几层关系才给我找的工作。再失业,我有何颜面见江东父老?所以此时我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央求道:“只要你不辞退我,怎么负责都可以。”

  陈浩默了几秒,我冷汗直冒,终于听到他说:“念在没造成重大后果的分上,这次就算了。不过晚上你得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礼盒,“这是礼服。”

  我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要我陪你去参加晚会?”

  “原本应该是枝枝当我的女伴的,现在她去不了,而造成这个结果的罪魁祸首就是你。”陈浩眸光不善地看我,“你说是不是应该由你负责任?”

  “应该的,应该的。”我点头哈腰做狗腿状。

  “要不是礼服早就买好了,而你跟枝枝身材差不多,我更愿意直接炒掉你。”陈浩没好气,“还不快去化妆换衣服。”

  “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我抱着衣服飞奔出门,只要不炒我鱿鱼,别说给陈浩当女伴,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

  可酒会的惊悚程度,并不亚于上刀山下火海。我和陈浩来到某酒店门口时,他居然把爪子伸向我,示意道:“挽着我。”

  我吓了一大跳:“这不好吧?”男女授受不亲啊!

  他瞪我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你以为我想让你来吗?要不是你乱开药……”

  “厂长,我绝对配合……”我打断陈浩的话,一把挽住陈浩的胳膊,半个身子都凑了过去,“您觉得怎么样?”

  陈浩从鼻孔里冷哼一声。

  这还不够,进入酒店后,他居然伸出右手从背后搂住我的腰,我顿时虎躯一震,喂喂,你这是在吃豆腐吗?正要反对,他又瞪我一眼,眸光不善。

  我气势顿萎,好吧,谁让我医术不精,把他的正牌女伴送进医院了呢?

  酒会其实挺无聊,陈浩和许多生意人寒暄客套,我一个都不认识,只能充当背景僵硬地微笑,瞥见长条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食,我试探着问陈浩:“厂长,我能去拿点吃的吗?”怕陈浩误会我是个吃货,我赶紧加上一句,“我看您总在喝酒,空腹喝酒不好,得吃点东西垫垫。”

  陈浩点头:“好。”

  我拿了三文鱼、大虾、寿司……微笑着递给陈浩,他却目光古怪地看我一眼,见我没反应,说:“喂我。”

  纳尼?我怀疑自己幻听。

  “不然,要女伴来做什么?”陈浩不冷不热地道。

  原来酒会上的女伴是来干这个的–男人自己不好意思干的事,就让女伴代劳。我有些犹豫,又听陈浩道:“我真不想带你来,要不是你乱开药……”

  我连忙塞了个三文鱼过去堵住他的嘴,学着电视里用台湾腔打情骂俏:“哈尼,你多吃点,喝酒伤身哦……”

  陈浩勉强露出了满意的目光。

  第三章

  这事就过去了,我的工作勉强得以保住,为了弥补在这场虚惊中受到的心理伤害,当然也为了讨好建哥,我特地买了一斤排骨,对建哥说:“以后行政部有事,还是你上吧。”

|ԌE|Ԍߑ的糖衣炮弹下:“没问题,我要吃糖醋的。”

  我松了一口气,以为再不用见到陈浩那张冷脸。可没想到,我不去行政部,陈浩却来了医务室。彼时建哥送解暑凉茶去慰问生产线工人了,我正在小厨房里烧糖醋排骨,听到前面药房传来不悦的声音:“没人吗?”

  我赶紧道:“来了,来了。”我把火关小,转身正准备出去,不料来人竟然直接走入厨房,我不悦,正想说“非请勿入”,瞥见来人的脸,硬生生地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扯出一个笑脸:“厂长,您怎么来了?”

  陈浩的眼睛往灶上瞟:“你在做饭?”

  这可是上班时间的摸鱼行为,人赃并获,怎能不被炒鱿鱼?我灵机一动,道:“如果不做饭,待会儿就得去公司食堂,万一有急诊怎么办?医务室得有人留守啊!所以我先随便煮点东西在锅里,中午就不用去食堂了。”

  看看,我中午不眠不休不吃食堂义务加班,这是多么伟大的国际主义奉献精神!

  陈浩脸色稍霁,嗯了一声表示还算满意,抬步朝药房走。

  我亦步亦趋,试探着问:“厂长大驾光临医务室,不知有何贵干?”

  难不成专程查岗?

  陈浩拉了把椅子坐下:“我有点感冒。”

  我:“建哥不在。”

  “建哥?”他凤眸一眯,十分不悦。

  “就是范医生,他去生产线了。”我解释,“厂长,您稍等,我马上给他打电话叫他回来。”

  陈浩用目光将我上上下下一番打量:“难道白医生不会看病吗?”

  “当然会。”我拍着胸脯吹牛皮。

  他点了点头:“那就请白医生为我开药吧。”

  我硬着头皮,装出一副高深模样:“厂长觉得有什么不适?”

  陈浩道:“鼻塞,嗓子不舒服。”

  “可觉得头疼?”

  陈浩:“暂时不觉得。”

  “有发烧吗?”

  陈浩浓眉微蹙:“应该没有吧。”

  应该?他可是握着生杀大权的厂长,我绝不能马虎了事,立即伸出手触上他的额头:“稳妥起见,我还是亲自测测。”

  陈浩目光幽深地看我,异常安静。

  在这诡异的安静中,我终于发觉不妥–作为一名专业医生,我怎么能用这种土方法?我赶紧摸出一支温度计递过去,解释道:“双管齐下,以确保万无一失。”

  他没有发热,只是普通的小感冒,照我的意思回去多喝点白开水好好休息,比吃药还管用。可我不能这么说,必须得给他开点药,这回,我吸取了上次的经验与教训,不忘问:“厂长,你有对什么药物过敏吗?”

  他眸中带笑,仿佛在鄙视我,简洁地道:“没有。”

  这就好办了,我给他搭配了两种感冒药,并用圆珠笔在盒子上备注了用法用量,递过去:“厂长,您的药,一日三次,记得多喝水多休息。”

  他总算离开了医务室,我擦一把额头上冷汗,忽然觉得不对劲,糟糕,我的糖醋排骨!

  第四章

  比糖醋排骨烧成焦炭更为恐怖的是–当天晚上,我接到了陈浩的电话。彼时我刚把米饭放进电饭锅,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我接起:“您好,请问哪位?”

  那头的声音略沙哑:“我是陈浩。”

  我顿时虎躯一震:“厂长,您有事?”

  陈浩在那头没好气地道:“我有病。”

  “有病您吃药啊!”

  他咬牙切齿地道:“我吃了你开的药病不见好,反而加重了,白蓉,你还不赶快过来!”

  大晚上的,我忍饥挨饿十万火急地赶去某栋装修精致的小别墅。陈浩开门时面色微微发红:“来看看你做的好事。”

  看他这浑身冒火气的样子,我讨好地笑:“厂长,你该不是发烧了吧?”

  他冷哼一声。

  我只有继续问:“家里有温度计吗?”

  他回:“没有。”

  我只好继续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他果然发烧了,我大骇:“赶紧去市人民医院啊!”

  陈浩把脸一撇:“你跟我一起去!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跟你绝对脱不了干系。”

  幸好他的病情并不严重,医生给他打了退烧针,拿了药,他连住院都不必。但离开医院时,陈浩板着一张脸,如同我欠他三千万似的,在他冷若冰霜的面色中,我觉得我的工作危险了。

  我试图挽救,尽力扯出最好看的微笑,柔声问他:“厂长,您晚饭吃了吗?”

  陈浩哼了一声:“你说呢?”

  我都没来得及吃晚饭,料想他也没有,于是献殷勤道:“不然……我请客?”

  陈浩似笑非笑:“好啊。”

  “厂长,您想吃什么?”

  “我想吃海鲜。”

  “什么海鲜?”

  他笑得让人毛骨悚然:“炒鱿鱼。”

  我差点被吓得三魂脱壳,跟他打马虎眼:“厂长,您现在生病了,饮食必须清淡,绝对不能吃海鲜,最好是喝点粥……”

  他打断我:“你熬?”

  我怔了一下,为了工作,我拼了:“当然,不是我吹,我的厨艺那是杠杠的,连我妈都说可媲美五星级酒店大厨……”

  陈浩点了点头:“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我跑去最近的超市买了食材回来,再次踏进陈浩的小别墅,厨房中厨具十分齐全,我撸起袖子左右开弓,怕陈浩久等,用高压锅炖了小米赤豆粥,拌了个清爽小菜,陈浩虽说病了,但胃口还不算太差,连着喝了两碗粥。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我估摸着他吃得差不多时,试探着问:“厂长,您现在不想吃海鲜了吧?”

  他还算满意:“喝点清淡的粥也不错。不过……”他顿了一下,又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白医生,这个事你得负责啊。”

  我眼皮一跳:“怎么负责?”

  陈浩说,由于我医术不精造成他病情加重,为了弥补他在身体和心灵上的损失,我必须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好保证他的身体健康。

  具体说来,就是下班后我得为他做免费厨工,直至他的身体恢复到从前的生龙活虎的水平。

  为了工作,我咬牙应下。

  第二天一下班,医务室门口多了一辆玛莎拉蒂,陈浩倚着车子,朝我瞪眼:“快点,磨磨蹭蹭的,做好晚饭得几点……”那不满的表情,仿佛我蓄意饿死他似的。

  我们一起去超市买了芹菜土豆鲤鱼牛肉……购物车被装得满满的,虽然是他付钱,但我仍疑惑:“厂长,晚上到底几个人吃饭?”

  陈浩说:“多买点菜屯着不行吗?”

  我又问:“那你今晚准备吃什么?”

  他风轻云淡地道:“随便做点,四菜一汤就好。”

  我惊讶:“您吃得完吗?”

  陈浩说:“这不还有你吗?”

  “我还得陪您吃饭?”

  “节约光荣,浪费可耻。”陈浩虽然笑得温文尔雅,但那表情分明再说,再逼逼叨叨,老子就让你吃海鲜。

  所以,我不仅要在厨房忙碌,还要顶着老板的低气压战战兢兢地与他同桌用餐。这不仅是体力上的压榨,更是精神上的折磨。我试图反抗,于是饭菜上桌后,我扒了菜端起自己的那一份去了客厅,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有钱人就是好,连电视都高端大气上档次,比我家那个42寸的液晶舒服多了。

  勉强算得上工作福利吧。

  我看得津津有味,陈浩却极为不满,阴阳怪气地道:“这个电视看坏了,维修起来很麻烦的。”

  资本家怎么能小气成这样?我悻悻地关了电视,坐在沙发上闷闷地扒饭,结果他把客厅的灯给关了。

  对上我疑惑的眼神,他邪魅一笑:“你知道电费多少钱一度吗?节约光荣,浪费可耻。”

  我只能回到餐桌旁,继续忍受资本家的精神折磨。

  第五章

  陈浩天天接我下班,连建哥都揶揄我:“小白,老实交代,你给厂长吃了什么药?不然他怎么会看上你?”

  建哥猜对了一半,我的确给陈浩吃错了药,但他却没有看上我。

  我偷偷对建哥解释了原因,却不敢理会厂里的风言风语–总不能让我昭告天下,说我医术不行,陈浩的病在我手里越治越严重,最后我不得不出卖劳动力以保住饭碗。

  树大招风,我总会有麻烦的。

  这日上班时间我正和建哥谈天说地,枝枝居然来到了医务室,我有点意外,说:“厂长不在这儿。”

  “我特地来找白医生。”枝枝脸上虽笑着,却笑里藏刀。

  身边的建哥知道来者不善,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说:“纱布碘酒快没了,我得找采购部进点货。”说完,他一溜烟跑了。

  留下我和枝枝面面相觑。

  枝枝说:“天气太热,我觉得头晕乏力,不知是不是中暑了。还请白医生给看看。”

  我瞧她面带红光精神奕奕,完全不似中暑的模样,找个借口推托:“枝枝小姐不是美力工厂的员工吧?这里是工厂内部医疗室。”

  枝枝皮笑肉不笑:“我现在在公司担任外联助理一职,白医生要不要打个电话去人事部问问?再说,公司员工的家属也可以在这里就医,又不是不付钱。”

  她的重音刻意落在“家属”两个字上,以强调她和陈浩的特殊关系,见我不接话,枝枝勾着眼尾看我,语带嘲讽:“又或者,白医生浪得虚名,连一点小病都不敢给人看?”

  她说到了点子上,但我死不承认:“医务室条件有限,大病的确不适合在这里医治。不过若只是中暑,还是能够应付的。”我给她拿了建哥配制的解暑汤。建哥配药还是比较靠谱的,吃不出大碍。

  但凡事总有例外。

  下午,行政部打电话来说医务室的采购申请单批了下来,让人去拿一下。这种跑腿的活自然是我去干。我刚到行政办公楼楼下,就碰见了柳秘书,她赶紧把我拉到一边:“白医生,你今天上午是不是给枝枝拿了药?”

  我点头。

  “枝枝吃了药吐得厉害,只好从外面叫了医生过来。幸好没什么大事。现在枝枝缓过来了,在陈总办公室又哭又闹,说要找你赔偿呢!”柳秘书善意地提醒我,“白医生,你可得注意点。”

  我心头一惊,中成药而已,建哥常给人开,怎么会出这种情况?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得去看看。

  我上了楼,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虽关着,但仍能听到枝枝的哭闹声:“白蓉根本就不会治病,她就是个庸医,我不要她赔偿,你赶紧把她给炒了……”

  陈浩无奈地道:“枝枝别闹了,医生也说了那副解暑药一般不会引起呕吐,具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还有待查证。”

  “还要查什么?我吃了她开的药难受成这样,你就一点都不心疼我?”

  陈浩说:“你也吃了别的东西。”

  “怪我咯?我不干,我不依,反正你就得把她炒了……”枝枝开始胡搅蛮缠,“你怎么偏袒外人?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你这么可爱,我怎么会不喜欢你……”陈浩十分为难,“只是,解雇员工不是简单的事,我总得把事情查清楚。”

  离开行政办公楼时我脚步虚浮,我怎么能忘了?枝枝是陈浩的女朋友,就算她没事找事,我的工作也保不住了。

  再说细查下去,搞不好建哥还得替我担责。

  何必呢?

  当天,我主动写了辞呈,我这样的小职员辞职不需要经过高层同意,在人事部走个流程而已,陈浩最近忙得焦头烂额,据说马上要出国与一个大客户谈合作,完全没时间关注我。

  待陈浩回国时,我已经离开了美力工厂,待业在家。

  某天晚上我正窝在床上无聊地看韩剧,陈浩打来了电话,语气不善地质问:“为什么辞职?”

  我实话实说:“我根本没什么医术可言,还是早点辞职好。”

  “是不是因为枝枝的事?”陈浩多少猜到了原因,“我查过了,药是范建配的,再说这点事,根本犯不着辞职……”

  “就是因为牵涉到建哥,我才走的。”我打断他,“我不想建哥名声受损,不想他受到半点影响,就让我来承担责任好了。”

  那头忽然不说话了,电话听筒里只传来不匀的呼吸声,陈浩仿佛被气得不轻。

  以后,他再没法压榨我了。

  我挂了电话,并把陈浩拉进了黑名单。

  其实我没有说实话,我辞职,是因为不想再与陈浩有牵扯。

  还记得那天他对枝枝说“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不知道他说这话时有怎样的表情,可一门之外的我忽然心头一酸,像是有什么东西轰然坍塌,漫天云雾过后我意识到一件惊人的事–我喜欢上他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在陈浩日日接送我回家的途中,也许是在夜夜共赴晚餐的餐桌上……

  可他有女朋友。

  可他喜欢的人是枝枝。

  我落荒而逃,决定结束这份荒唐的工作与单恋……

  第六章

  连医务室的工作都丢了,老爸不再对我抱有指望,反而安慰我:“不干医生这职业也好,现在医患关系紧张,就你那技术,哪天被患者家属打了,我都不好意思说理去。”

  老爸总算看清楚了本质。

  他回房从柜子里翻出一张存折递给我,“给你准备的嫁妆,干脆你拿去做点小生意。”

  我在家人的帮助下开了家小餐厅,别说,我虽然行医不在行,但论起吃却头头是道,我亲自设计菜谱,严控菜品质量……餐厅开业后,生意居然还不错。

  餐厅装修风格清新雅致,有不少情侣光临,但我万万没想到,会在店里看见枝枝和……范建。

  两人手挽着手进店,无比亲密,在店员的招呼下找了个还算安静的角落坐下,范建主动把菜单递给枝枝,笑容满面地请她点菜。

  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点好菜后,范建起身去了卫生间。我在卫生间的走廊里等他,待他一出来,一把将他摁在墙上:“老实交代,你怎么跟枝枝勾搭在了一起?”

  范建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儿?”

  我十分得意:“我是这里的老板娘。”

  他问:“那老板是谁?”

  “正在招聘中。”我说,又逼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跟枝枝是怎么回事?”

  范建说:“那个……我知道枝枝上回做得不对,你只说辞职,也没告诉我具体原因。枝枝跟我说了,她呕吐的事跟你没关系,是她自己故意吃了呕吐药。”

  我就知道,哼了一声:“我知道她在故意陷害我,一心想赶我走。”

  “是的。”

  “那你故意勾搭她,是为了调查真相帮我报仇了?”

  范建有点不好意思,说话吞吞吐吐的:“我……我们……真的在一起了。”

  天雷哐哐响,我怀疑自己幻听,难以置信地道:“你们……在一起了?”

  “枝枝说她喜欢我,她看不得我们成天腻在一起,所以才找你麻烦逼你离职。”

  我有点反应不过来:“那陈浩呢?”

  “陈浩是我表哥。”旁边插入一个声音,枝枝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把将范建从我身边拽了过去,慢条斯理地解释,“他对我十分纵容,不过我想让你离职,他却死活不同意。”

  枝枝觉得有所愧疚:“白医生,上次的事真不好意思,如果你要回工厂的话,我跟表哥说一声。”

  怎么变成表哥?这阴差阳错的关系,让我有点转不过弯,但我仍旧摇了摇头:“当医生不适合我。”

  “可陈浩最近很不高兴,他都不理我。”枝枝十分正经地问我,“你对范建没有非分之想吧?”

  什么叫非分之想?我配范建是绰绰有余。我冷着脸道:“我俩好得就像哥们似的。”

  枝枝倒是实诚:“那你还是别回去了,就算是哥们,要是成天待在一起,我也会吃醋。”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回医务室?没看我的事业正蒸蒸日上吗?我即将走上人生巅峰,出任CEO,迎娶高帅富……

  我不禁想起了陈浩,他也是个高帅富。

  唉,自作多情多烦恼。

  第七章

  翌日是周末,晚上生意很好,我忙得腰酸背痛,一店员走过来对我道:“老板,楼下有位客人说想见你。”

  我赶紧过去,那客人坐在角落里的偏僻位置,不注意看极易被忽略,走得越近,我的心跳越快,咋看着有点像陈浩呢?

  的确是陈浩,他一个人,桌上的菜已经被吃得七七八八,我定了定心神,带着公式化的微笑问:“厂长,今晚吃得可好?”

  “一点都不好。”陈浩用手把肚子一捂,哎哟哟地叫起来,“我肚子痛,肯定是你们店里的饭菜有问题……你不是医生吗?还不赶紧给我看看。”

  我摊了摊手,道:“厂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不会看病。”

  “那你还不赶紧送我到医院。”陈浩捂着肚子继续道,“我就是吃了你店里的饭菜才觉得不舒服,你绝对脱不了关系……”

  虽然陈浩的声音很低,但已经有充满好奇心的客人开始探头探脑,我可不想把事情闹大,上前扶起他:“我送你去。”

  赶紧离开店里,千万别把我的生意给砸了。

  我扶着陈浩从后门出店,到了街上丢开他:“别装了,如果店里饭菜真有问题,绝对不会只有你一个人吃了有事。”我怀疑地看他,“你在讹诈我吗?”

  “说话要讲证据。”陈浩捂着肚子表情痛苦,“白蓉,我在你店里吃坏了肚子,这事你得负责。”

  又来了!我可不想重蹈覆辙:“我是医生,你骗不了我!”

  “你刚才还说你根本就不会看病!”

  我无奈,只好送他去医院,医生也没检查出什么问题,开了点胃药,嘱咐病人饮食清淡好好休息。最后,医生问陈浩要不要住院,陈浩摆出一副大慈大悲的模样,对我说:“住院太费钱,我们这么熟就不讹你了。送我回去吧。”

  我送他回了小别墅,陈浩躺在沙发上,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我问他要不要再吃两片药,他说家里没开水,让我先烧点。

  我任劳任怨地把开水烧上,他又喊我:“白蓉,我手机快没电了,帮我把充电器拿过来,就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我赶紧去卧室,拉开抽屉,找到手机充电器时看到两盒药,是前段时间我给陈浩开的感冒药,上面还有我亲笔备注的用法用量。奇怪的是,包装并没有拆封,药一颗未动。

  他根本就没吃,却诬赖我开错药导致他病情加重。

  我拿着药气势汹汹地出了卧室,却看到陈浩从沙发上爬起,动作鬼祟,一见我过来,又赶紧躺下,紧蹙眉头做痛苦状。

  “你在做什么?”我逼问。

  “没什么,刚才把医生开的药碰掉了。”陈浩晃了晃手中药瓶,问我,“水烧好了没?我再吃两片。”

  我一把抢过他手中的药瓶,倒了几粒药片出来。我虽然是庸医,但白色药片上大大的“VC”我还是认识的:“你把药调包了?”

  陈浩跟我装:“你在说什么?”

  “这是维生素片。”

  “是吗?”

  “你根本就没事,还在这里装病。”我戳穿他,又把上回的感冒药扔给他,“还有上次,你没吃我开的药,任由病情加重,然后故意找我麻烦。”

  证据确凿,陈浩居然打算顽抗到底:“我真的病了。”

  “你什么病?”

  “相思病。”他一脸无辜,“别人治不了,只有你能治,所以只好赖上你。”

  我目瞪口呆。

  “白蓉,我喜欢你,其实枝枝那次被烫伤,她没有对药物过敏,是我找的借口而已……后来就不可自拔……”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都不敢看我,“前阵子你离职,说是为了范建,我就病入膏肓了,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幸好枝枝说你不喜欢范建……所以,所以……”

  “所以你又打算来讹我?”

  陈浩点头,开始耍无赖:“病源是你,你就得负责治疗!”

  我虽然是庸医,但这病好治。

  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陈浩从沙发上拽起来:“厂长,你的药,请收好。”言罢,我对着他的唇,狠狠地吻了上去。

  文/东尽欢 图/ffyy3232

打赏
赞 (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