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永远十九岁

  作者有话说:我一直很喜欢那些甜到心里的故事,每次有小情绪时看一看就觉得天空又蓝啦,哈哈!后来我就想自己也成为这样的人,也给你们带来欢乐。这篇文章其实是因为有一天和医生朋友聊天的时候产生的萌点,高冷又毒舌的宋明清医生就这样出来啦。

  窗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温暖得像是长白山刚融化的雪,飘出口的话却让人在十二月的隆冬里飘了一身雪。

  白色的房间里散发着淡淡的消毒水味儿。

  她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捂鼻子,然而手刚伸到一半时,却看到面前的男子始终无动于衷,她皱了皱眉,还是把手放下了。

  “姓名。”他手中握着一支笔,唰唰唰地在病历上写着什么,认真得好像你连说一句话都像在干扰他一般。

  “唐……宋沅。”

  “年龄。”他没有抬起头,依旧面无表情,冷峻的脸庞像结了冰一般,完美得像一件艺术品。

  她用力地握了握手掌,在心里默念了不下百来遍“冲动是魔鬼”后,才咬牙切齿地道:“宋明清,你不要告诉我才几年不见而已,你就已经忘了我……”

  “唐宋沅,”男子终于抬起眼眸,午后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在他波光潋滟的瞳孔里,只见他薄唇轻启,“你当初离开的时候,不就是想让我忘了你吗?”

  唐宋沅忍了忍,终究摁住了心里那只想掀桌的魔鬼,只是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抓着的白色桌布都快变形了。

  然而,只一句话,就让她像陷进了时光漩涡,连旁边护士低低的笑声也被隔绝在耳外。

  【一】谁来给她一条地缝

  唐宋沅心里一片哀怨,她何止只是想让宋明清忘了他,她简直想抹去两人所有的回忆啊!

  毕竟……丢脸丢到外太空的人,整个地球找不到几个啊!

  一瞬间,时光好像被拨回了好几年前,回到了唐宋沅初次见到宋明清的时候。

  那天,唐宋沅为了排队买两个韭菜盒子,光荣地迟到了–

  当她慢悠悠地晃到教室时,才发现上的居然是张教授的课!张教授啊!唐宋沅仿佛经历了一阵晴天霹雳。如果她早知道是张教授的课,给她一桌满汉全席她也不吃啊!

  果然,当她蹑手蹑脚地从后门进去,猫着身子找座位时,就被逮住了:“后边那个女孩,对,就是你,你叫什么名字?”

  唐宋沅嘴里还没吞下去的韭菜盒子就这么卡在喉咙里,差点没被噎得半死。她仍然不太相信地举起右手指了指自己,得到默认后才沮丧着脸站起来:“唐……宋……沅……”

  “唐宋沅?唐宋元明清吗……”张教授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他那把白花花的胡子,“真巧了。”然后喜笑颜开地指了指前排正在整理案例的白衬衣男子,“我这里还有个明清呢……”

  忽然间,全班爆发出一阵排山倒海的爆笑声。

  宋明清就是在那个时候抬起头的。在一片热闹的笑声,唐宋沅站在教室中央,憋红着脸去揪她的衣摆。

  “那唐宋沅,”张教授慈眉善目地卷了卷手上的书籍,白花花的胡子在阳光下特别显眼,“书本上提到的做人工呼吸的技巧,你可看了?”

  唐宋沅愣了一下,然后脸上马上堆满笑容重重地点了点头。开玩笑,上次一个说不知道膝跳反应原理的学生,硬是被张教授点了一学期的名字,就为了帮他“温故而知新”。

  “那你就来帮大家示范一下吧。”说着,张教授又转头向得意门生宋明清打趣道,“明清觉得呢?”

  宋明清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唐宋沅嘴角一阵抽搐。张教授似乎看出了她的不情愿,默了半刻后推了推他的金丝眼镜平静地开口:“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

  “我愿意!”生怕他反悔似的,满头大汗的唐宋沅立刻答应了下来。然后,她闭了闭眼睛,把心一横,不再迟疑地大步走过去。

  末了,她还霸气地一把将宋明清推倒在病床上,清了清嗓子道:“患者,请躺好。”

  宋明清被猛推得一愣,估计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粗鲁的“医生”。

  唐宋沅心里得意地一笑,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时,一只手忽地放在他前额,白皙的拇指和食指往他挺拔的鼻子一捏,另一只握住颏部使他的头部尽量后仰,深吸一口气后就马上往他嘴里重重地一吹。

  吹完她才一愣–

  咦,怎么有一股韭菜味?

  顷刻间,浓烈的韭菜味在口齿间扩散,唐宋沅眨了眨眼睛,心里奇怪道:没想到医学院的宋大帅医生口味也挺重的啊,居然一大早就吃上韭菜了。

  一吸一吹,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后,在对上宋明清瞪大的眼睛以及一脸的难以置信时,宋沅忽然就懵了。

  –啊啊啊,谁来给她一条地缝。

  她她她……早上才刚吃了两个韭菜盒子!

  一想到那个“吻”,唐宋沅脸上一阵火辣。相比之下,手腕处忽然一片莫名的凉快。她刚被这股凉意拉回思绪时,看到的却是宋明清的左手肆无忌惮地摸着她的手……哎?摸?!

  “流氓!”唐宋沅中气十足的话音刚落时,她就知道她又做了一件蠢事。

  因为下一秒,宋明清一脸平静地转过头来,右手举着一片乳白色的膏药–

  然后,诊室里传出一声凄烈的惨叫,惊扰了窗外几只栖息的麻雀:“–庸医!”

  【二】唐宋沅,你可真没出息

  唐宋沅站在医院外面的公交车站牌处等车的时候,才被告知回家直达的那班公交车因为路线改变已经临时在此停开。

  正当唐宋沅捏了捏单薄的钱包,考虑要换乘还是打的时,一辆白色的奥迪停在了她面前。

  墨色的车窗摇下来时,露出了宋明清棱角分明的脸。换下白大褂的他,显得更加清秀俊逸。

  他修长的手指扣在方向盘上,薄唇轻启:“上车!”

  车内安静得可怕,唐宋沅正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气氛时,却听到宋明清问道:“听说你改行去给人写字了?”

  唐宋沅不由得嘴角一抽:“……是编剧。”

  “……哦,”宋明清了然地点了点头,脸上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只是,几秒之后,他又侧过脸去看她,“这有什么区别吗?”

  “……”

  宋明清将车停在了唐宋沅小区的楼下,她下车后,看宋明清迟迟没有发动引擎的意思,于是客气地问道:“宋医师莫非是想移步陋室喝杯茶?”

  唐宋沅暗暗自喜这逐客令下得既不失身份又不失情分,想着宋明清这下应该不好意思停留了吧?

  谁知道宋明清这货二话不说,立刻停好车,顺便熄了火,大步走到她身边:“走吧。”

  唐宋沅站在风中凌乱了好一会儿,然后警惕地看着他:“我家,没茶叶。”

  “……哦,这样啊,”宋明清沉思了几秒,然后才抬起头无奈地说道,“那我委屈点喝口咖啡也是好的。”

  唐宋沅在给宋明清泡咖啡时,狠狠地舀多了一勺咖啡粉,然后往杯子里冲上沸水,随意搅拌了一下就端给了宋明清:“哪,手艺不好,不好喝可别见怪。”

  宋明清接过杯子,仔细地用拇指摩擦着杯口边缘,然后就着喝了一口,面上却毫无表情,只是随意地看了看东西堆得乱七八糟的屋子:“唐宋沅,这么多年过去,你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至少,单是制造垃圾这一项,”宋明清嫌弃地瞥了一眼地上还没扔的外卖盒,“你就比以前厉害了很多。”

  “少废话,”唐宋沅翻了一个白眼,一把就要去抢他手里的杯子,“夜深了,宋医师早点回吧。”

  “说到这个,”宋明清手一偏,避开唐宋沅,然后指着杯子里侧的边缘给她看,“唐宋沅,你是故意想与我间接接吻吗?”

  唐宋沅凑过去,低头仔细一看,脸忽地就燥了。

  –那是一个没有洗干净的口红唇印。

  “我走了。”宋明清站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然后视线停留在她手腕上的白色纱布,略一思忖,又叮嘱道,“……注意饮食,记得复诊。”

  “唔,不碍事,职业病……”唐宋沅原本一边摆弄着手腕上的纱布,一边无所谓地附和着,结果听完愣了一下,然后马上起身屁颠屁颠地过去准备帮他开门,“那宋医师慢走……”

  宋明清看了看前方随着轻快的脚步而飞扬的墨发,瞳色略一暗淡,然后收回了半空中原本想去探她手腕的手,放进口袋中轻轻地握了握,无声地跟上。

  “啊–”然而,没走几步,唐宋沅却忽然尖叫着回头,然后猛地一下跳到了他身上,肩膀还在不停地颤抖着,一副好似吓得不轻的样子。

  怀里熟悉的触感,让宋明清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贴着他的肌肤不时传来温热,等他稍微回神过来,只看见角落“嗖”地闪过一小团黑乎乎的东西。

  –原来是只出来觅食的小老鼠。

  宋明清眉心一蹙,低头去看怀里还在微微发抖的人儿,薄唇轻启,脸色却淡淡的,看不出什么表情:“唐宋沅,你可真没出息。”

  灯光在他墨色的眸中流连,他顿了顿,十分嫌弃地接上:“一如既往地,真没出息。”

  感觉到怀里的人动作一顿,他抿着的唇线终于抑制不住地往上勾了勾。

  【三】一遇宋明清便误终身

  唐宋沅觉得她有点慌。

  看着手机屏幕上跳跃的名字,让她有点分不清今夕何夕。

  唐宋沅原本坐在电脑前敲了一天的键盘,结果被合作方告知要去Z市参加剧本洽谈会。

  于是她关了电脑,准备喝杯水就去收拾行李,结果她的水才倒了一半,眼皮和手机便毫无征兆地一起跳动起来。

  她瞄了一眼屏幕上闪跃着的“宋明清”,随后觉得心脏也不可抑制地跳动起来–

  唐宋沅觉得,宋明清真是她的魔障,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只要一看到他的名字,她就不能专心做事!

  所以,对自己在兢兢业业接电话之前磕了一只水杯、摔了一次手机、开口就差点咬到舌头,她一点都不惊讶!

  唐宋沅站在窗前,看了看窗下飞驰而过的车水马龙,害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把手机扔了下去,吞了吞口水稍微退后了两步,然后才按了接听键:“喂喂……”装摸做样地将听筒远离了一下耳朵,学着电视里的人阴阳怪气地道,“听不到哎……是不是信号不太好啊?”

  自从唐宋沅在张教授的课堂上一吻成名,一夜之间医学院上上下下几千名学生都知道她的丰功伟绩了!

  你能想象坐在元旦晚会的台下,看到台上被排成话剧的你一吻成名的经典桥段时,一脸尴尬的表情吗!

  舞台上浓妆艳抹的女主角一边浮夸地捂着胸口,一边用手去挑男主角的下巴,然后娇羞着脸凑上来她的樱桃小嘴–

  唐宋沅顿时一脸黑线,看得她尴尬病都犯了。可台下的观众却一个比一个热情,欢呼声一波比一波高。就在男女主角即将亲上的时候,她终于看不下去,忍不住暴走离场了!

  可唐宋沅没想到的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居然看到了宋明清站在后边的过道处,单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观赏台上滑稽的舞台剧。

  像是感受到她的视线一般,他忽然朝她看了过来,唇边似乎还挂着可疑的笑。唐宋沅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学院里那个人称清冷得好像长白山上常年不化的一抹冰雪的人。

  宋明清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看她,清亮的眸子里装着道不明的笑意:“你……”

  兴许舞台上的男女主角终于众望所归地上演了那一幕高潮,身后忽然传来雷鸣般的掌声和排山倒海的起哄声,将宋明清还没说完的话淹没在里面:“哎哟喂,终于亲上了……亲久一点啊!”

  忽明忽暗的灯光照下来,唐宋沅恍惚觉得舞台上演的男女主角是他们,忽然脸一烧–

  落荒而逃了。

  唐宋沅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抓心挠肺得不行,唐宋沅啊唐宋沅,你怎么一次比一次没出息呢?

  只是,那时的她还不知道,她一遇宋明清便误终身。

  只要遇上他–

  她就没有最尴尬的时刻,只有更尴尬的时候!

  【四】唐宋沅,你挂个电话试试

  自那次元旦晚会荒落而逃之后,可能命中注定的,唐宋沅发现她在没出息这条道路上居然越走越远!

  那是几天后,唐宋沅去上解剖课时,看到讲台上站得笔直的宋明清时,眼睛睁得差点都快瞪出来了。然后,她就虚弱地扶着墙,问旁边的人发生什么事了。

  原来宋明清提前修完了学分,留院读博,受邀帮忙代课,刚好教他们解剖课的老师有事,他就来帮忙代课了。

  宋明清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后,将讲义放在一旁,认真地讲起了解剖学。

  唐宋沅发誓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宋明清讲到一半时,好像意犹未尽一般,掏出了白色的手套,认真地戴上之后,从桌台上随手抓起了一把手术刀,就着解剖台上的青蛙唰唰地就下去了。明晃晃的刀片,从枕骨下方进去,唰唰几下就将皮肉分离了……

  解剖完他还觉得不甚满意,盯着桌上骨肉分离的蛙尸问道:“线条切得不够完美,要不我再示范一次吧?”

  全部同学都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其中就数唐宋沅摇得最重。

  宋明清欣慰地点点头,大手一挥:“那你们示范给我看吧。”

  唐宋沅一下就懵了,紧张地去看其他人动刀,结果不知怎么的,好像切到了大动脉一般。她只记得她刚把头伸过去,忽地就被喷了一脸血,鲜红得好像在脸上开了一朵血花,哗啦啦地往下流。

  唐宋沅强忍着内心的不适,拿过旁边递过来的纸巾唰唰地擦完,好不容易才在别人的帮衬下解剖完了一只完整的青蛙。

  她刚想喘口气的时候,听到清冷的声线铃铃地出现在身后:“都解剖得不错,接下来我们解剖一下人体吧。”

  于是,唐宋沅两眼一闭,非常没有骨气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晕过去了。

  她醒来的时候,入眼便是一片的白,就连窗边看书的宋明清也穿着一身白,吓得她以为还没睡醒,又赶紧闭上眼睛。

  听到声响的宋明清转过头来,好笑地看着她滑稽的小动作,窗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温暖得像是长白山刚融化的雪。而他飘出口的话,却让人在十二月的隆冬里飘了一身雪。

  他说:“唐宋沅,你可真没出息。”

  唐宋沅一怒之下,隔天就走进了校长室,在转专业这条伟大的道路上开始奔波,以至于她后来一毕业就直接进入文化传媒公司做了专职编剧。

  “唐宋沅,你可真有出息。”电话那边的声音像是强忍着怒气,修长的手指紧紧扣着手机,一字一句地道,“你挂一个电话试试。”

  听到这话,唐宋沅就怒了,非常有骨气地–不敢挂了。

  “唐宋沅,”宋明清一手放在桌上,习惯性一下一下地轻敲着桌面,清冷的声线却始终紧绷着,像是一不小心就会绷断的弦,“你多少天没有复诊了,你自己数数,数清楚再告诉我。”

  唐宋沅仔细地开始掰着手指,小声含糊地道:“一二三……七天,也就七来天左右而已嘛……”

  “七来天!”宋明清敲着桌面的手指忽然停了,蜷缩在一起握成了一团,声音不怒自威,“你也知道一整个星期没有复诊了是吧,你是想让你的手腕断掉,还是想怎样!”

  “我这不是最近忙吗……”唐宋沅缩了缩脑袋,小心地揉了揉耳朵,斟酌道,“那个啥,我觉得最近不是很痛了耶,而且我晚上要去Z市谈剧本啊。这样吧,你看你们院里有没有什么好建议,例如好用的止痛膏药随便给我一点贴贴,我回来再去复诊啊!”

  “没有,”宋明清忽然笑了笑,“不过我们院里倒是有个好建议……”

  闻言,唐宋沅面上一喜,赶紧追问道:“什么什么!”对嘛对嘛,这样能为病人排忧解难的医生才是好医生不是?

  “我们院里建议,”宋明清的声音忽地一冷,“建议病人莫存侥幸心理,最好上医院看门诊。”

  唐宋沅顿了顿,脱口而出:“庸医!”

  唐宋沅啪地一声挂完电话后,看着手里的手机,差点感动得痛哭流涕–上帝啊,她终于威风凛凛了一次哈哈哈!

  可惜,她蹦跶了还不到半个小时,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了。

  清冷的声音穿过冰冷的话筒,依旧言简意赅:“开门。”

  【五】哦,庸医都是这样的

  “你你你……”唐宋沅一脸懵圈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宋明清,“你怎么来了?”她刚才好像还听到电话里医院叫号的声音来着?

  宋明清没有回答她,提着医药箱越过她,径直走进去。

  “你下班了?到点下班了吗?你们老板不扣你工资?”

  唐宋沅觉得,她越来越看不透宋明清了,噢不,她应该从来就没有看透过他吧?毕竟长白山上的雪可不是一般人能随便看到的!

  “把手给我。”宋明清握起她白皙的手腕,仔细地察看她的伤势后,略一皱眉:“这两天你写字了?”

  “我没写啊!”唐宋沅梗着脖子理直气壮地喊了一句,扫过宋明清犀利的眼神后,心虚地收了收脖子,小声道,“不过……略微打了几个字罢?”

  “唐宋沅,”宋明清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他利落地帮她更换了膏药和纱布,想了想,虽然明知道她不会听,还是认真地叮嘱道:“不要碰水,不要拆开,不要碰它。”

  唐宋沅看着面前蹲在地上仔细帮她包扎的宋明清,忽然有点不适应。

  毕业后的她,在家做了专职编剧后,长时间都在电脑前打键盘,剧本赶拍摄的时候,有时候她一连好几天写到了天亮,不知不觉手腕就落下毛病,间歇性发作,她自己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人对此比她还上心,让她心里不禁有些戚戚。

  “喂,宋明清……”唐宋沅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波涌,可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忽然手腕上一紧,整张小脸痛得都皱成一团:“啊!!!庸医!”

  唐宋沅眼泪汪汪地抱怨道:“你能不能轻点啊!”

  宋明清没有理她,仍然面无波澜地包扎着纱布。末了,他重重地打了一个熟练的结,才回应道:“哦,没人跟你说庸医都是这样不知轻重的吗?”

  唐宋沅一张漂亮的小脸又皱到了一起:“……”

  宋明清收拾好医药箱站起来,看着地上的行李箱里摊放着的零零乱乱的衣服,不解地问道:“你要去哪儿?”

  “不都跟你说了……”唐宋沅扯了扯僵硬的嘴角,“晚上要去Z市参加剧本洽谈会啊。”

  “要把一衣柜的衣服都带去?”

  唐宋沅鄙视地斜了他一眼:“你知道试装时有可多明星吧,一不小心邂逅,谱就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怎么办!”一想到这儿,她马上翻出手机点开软件,乐呵呵地开始定机票。

  她低头时,露出了一小截白皙的脖子。宋明清盯着看了一小会儿,然后想了想,走到她身边,也低头凑过去看她的屏幕:“帮我也定一张。”

  唐宋沅一顿,问:“哎,我去工作,你去干吗?”

  他抬头看她,认真地道:“工作。”

  最后,唐宋沅被逼不得已定完两张机票后,宋明清才满意地拍了拍她的头,然后站起身绕到后边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张护士吗,帮我跟院长说多市同僚相互交流医者心得还是要支持的,明天Z市的会议我决定去了。”

  顿时,唐宋沅无语了。

  【六】我是她的主治医生

  唐宋沅跟宋明清出去后,无数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带了一瓶消毒水出来?

  去便利店买水的时候,宋明清居然连手推门都不愿意碰,站在玻璃门停了好几秒又走回来,唐宋沅看了看光滑的玻璃门,然后疑惑地问他怎么了,结果他瞥了门一眼,傲娇地道:“脏。”

  唐宋沅当时就一脸黑线了,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就推开门进去,还小心地撑着门让他进来。

  只是,令唐宋沅没想到的是,宋明清居然洁癖到连钱都不愿意碰,几块钱的一瓶矿泉水都要拿卡刷?

  唐宋沅立刻站得远远的,假装没看到收银员扯着嘴角盯着他钱包里的零钱,然后一脸哀怨地去帮他拿POS机刷卡。

  好不容易到候机室时,唐宋沅已经累到不行,看到空位就想往下坐,结果宋明清长臂一拦,制止了她。然后,他慢条斯理地掏出纸巾,认真地将座位来来回回擦了好几遍,才默许她坐下。

  唐宋沅脸一抽,因为她看到宋明清居然连搁水的位置都不放过,一连擦了好几遍!

  唐宋沅想,如果是这样就算了,为何连两个清纯的女学生拿着地图过来问路时,他居然看都不看那张地图,好像看一眼就能传染细菌似的。

  唐宋沅无奈地叹了口气,现在的女孩子是不是这么没眼力见儿,放着和蔼可亲的姐姐不问,偏偏要去问一抹长白山的雪?

  气氛顿时尴尬到不行的时候,最后还是唐宋沅看不下去,义气地拿过她们手上的地图仔细地指了指路。

  看着那两个女生跑得飞快的背影,唐宋沅无奈地问道:“宋明清,你其实是处女……”

  唐宋沅的“座”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宋明清一脸震惊地打断了:“……我不是。”然后他认真想了想,补充道,“我是男的,所以我应该是……”

  唐宋沅一口矿泉水喷得老远,连忙左右看了一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涨红了脸骂道:“流氓!我是问你是不是处女座!”

  宋明清喝完水,将瓶子扔进旁边的垃圾桶,皱了一下眉,又掏出纸巾擦手,擦完才满意地扔进垃圾桶里。

  唐宋沅的心就是在那时候开始发生了异样。

  她原以为宋明清是处女座,所以会比较爱干净一点,然后她又该死地想起那个咖啡杯上的口红唇印。

  特别是那天,她被老鼠吓得跳到他身上后,他将衣袖一撸,眉毛都不带皱一下地,就亲自将她乱成一团的屋子清理了几大袋垃圾出来!哦,那个场面之壮观,啧啧啧,到底哪里有洁癖了!

  唐宋沅就这样嘻嘻闹闹地跟宋明清下了飞机,只是走出机场那一瞬间,她就笑不出来了–

  谁能告诉她,为何苏之轩苏大导演会来接机?

  “唐宋沅,你可真够晚的。”苏之轩骚包地过来寒暄了几句后,就想上前去接宋明清手中唐宋沅专属的行李箱。结果推了几下没推动,他这才抱着胳膊好整以暇地去看宋明清,似笑非笑地问道,“这位是?”

  “主治医生。”宋明清脸上的表情依旧淡淡的,他想了又想,感觉自己好像找到了一个不错的称呼,于是满意地点点头,又重复了一次,“我是她的主治医生。”

  “哦,原来是这样。”苏之轩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然后上前直接接过宋明清手中的行李箱,拽酷地一笑,“只不过,我是她男朋友。”趁宋明清还没反应过来,他直接扯过行李箱就走。

  “哦?”宋明清眸光一幽,不痛不痒地扫过唐宋沅。

  唐宋沅一脸黑线,只觉得宋明清一张冰雕似的脸更冷了,心里一慌,不由得朝他低吼,极力否认道:“前男朋友!”

  【七】没想到你是这种庸医

  唐宋沅八辈子都没想到,苏之轩居然给她整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来。

  报纸上铺天盖地地宣传着新戏,不仅扒了他们之前的事,还在旁边配了一张苏之轩去接机时扶了一下唐宋沅时拍的模糊到不行的照片,大肆宣扬着导演界新星苏之轩与编剧唐宋沅旧情复燃!

  唐宋沅嘴角抽搐到快僵硬了,她怎么不知道她和苏之轩那个骚包旧情复燃了呢?合作个剧本就旧情复燃了,那扶了一下要不要生孩子?

  可惜,娱乐圈是盲目的,等唐宋沅看到报纸时,已经发现酒店楼下被娱记围得水泄不通。而苏之轩那个骚包居然好几天都不见人影,敢情这是把球都踢给她,让她一个人上场演独角戏,然后他自己去逍遥了?

  总之,唐宋沅是绝对不信苏之轩和她之间有旧情的,早在两年前他们便握手言和,好聚好散了。要不是因为还有新剧本的合作,估计他们都不会再见面了,他走他的阳光道,她过她的独木桥。

  如果要她相信她和苏之轩之间有旧情的话,那还不如让她相信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只是,眼下最重要的是怎么离开这虎口。唐宋沅看了看窗外一团不停地闪着闪光灯的记者,觉得一阵心累。

  唐宋沅正抓心挠肺地困扰着的时候,宋明清忽然走过来,将一件七八十年代的花衣衫扔在唐宋沅脸上,唇角一勾:“我有办法。”

  “宋明清,我没想到你是这种庸医!”唐宋沅跳下来,将花衬衫一脱,看到身后还是那群记者在蹲点,噗嗤一声笑了,“哎,你从哪儿找来这么花一件衣服……”

  “哦,跟楼层的清洁阿姨借的。”

  唐宋沅感觉头上忽然飞过了一群乌鸦:“……”

  怪不得……他扶着“患者婆婆”明目张胆地从酒店门口大摇大摆出来,都不带被人认出来的。这么花的一件衣服,是她奶奶那辈人的风格好吗!

  “那人是不是唐编剧!”后边不知有谁眼尖喊了一句,然后慌乱的人群开始骚动,霎时闪光灯和快门声响彻天穹。

  “在那里!”

  “唐编剧,等等我们!”

  “快跑!”唐宋沅急忙喊了一句,只不过还没喊完,手已经被人牢牢地牵住,然后带着她一起往另一个方向跑开。

  唐宋沅抬头的时候,刚好看到宋明清线条完美的侧脸,清亮的眼眸在路灯下闪闪发光。

  唐宋沅第一次发现宋明清的手掌这么大,一下就包住了她的,温热的手感,带着让人安心的成分,一直蔓延到心窝。

  他们一直朝着月亮跑下去,不知道跑了多远,唐宋沅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一条完全陌生的街道。

  昏黄的街灯下,唐宋沅发现后边的人都没有追上来时,喘着气和宋明清两人相视一笑。

  “你的手流血了。”眼尖的宋明清一把握起唐宋沅的手,轻蹙着眉看着手背那一小块破皮的地方。

  “哦,可能刚才跑的时候擦到了。”唐宋沅还没喘过来气,无所谓地笑笑,就想把手收回来,“没事的,就破了一点皮,舔一下的话,血小板就凝固了。”说着,她就想把手背往嘴里送。

  宋明清微微用力,拉住了她的手,然后嫌弃地扫了她一眼:“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好好好,你是医生你是医生。唐宋沅一脸黑线,那你倒是不要用你的嘴巴帮我舔啊,喂!

  结果那厮舔完,抬起头认真地道:“附近没有医院。”

  唐宋沅:“……”

  【八】没有钻戒参加什么婚礼

  唐宋沅没想到,有一天她也要相信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唐宋沅好不容易跟合作方商量好剧本修改的地方,为了不惊扰到Z市娱记正常的生活,她准备连夜跟刚好开会的宋明清搭飞机回去时,结果居然在酒店门口碰到了“好久不见”的苏之轩!

  那天晚上,苏之轩难得地舍弃了他的骚粉衬衫,穿了一套正经的黑色西装,手里握着一支玫瑰,单膝下跪在唐宋沅面前,含情脉脉地开口:“阿……沅,嫁给我吧?”

  唐宋沅听到那声“阿沅”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他可从来没这么叫过她!一定是做戏,为了新戏打噱头!

  虽然这么一想,唐宋沅觉得心里好受了好多,但一生难得被人这么当街求婚,她还是觉得不自在,正想伸手去握旁边那只安全感十足的手,才发现宋明清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月夜下,没有人看到的阴影里,宋明清掏出了一个小的四方锦盒,认真看了看后,随手扔在了转角的垃圾桶里。

  “阿沅,我有房有车,嫁给我吧,嗯?”烦人的苏之轩仍然在那里深情款款地问道。

  “没有戒指,我不嫁。”唐宋沅没有如期握到她心心念念的手,心里一阵失落,倔强地仰着头拒绝道。

  苏之轩忽然恍然大悟地拍了一下脑袋,然后掏出了一只闪闪发光的金戒指:“阿沅,嫁给我吧。”

  霎时间,阴影处的闪光灯铺天盖地地捕捉着苏之轩手里的金戒指。

  就在大家都欢天喜地地以为这次拍到的独家新闻明天一定能轰动全城,恨不能上前替她答应时,镜头里的女主角居然凑过去仔细看了看苏之轩手里的戒指,然后嗤之以鼻道:“没有钻戒,参加什么婚礼!”

  月凉如水,角落处的宋明清看了看前方熙熙攘攘的人群,然后转身抽出口袋中的机票,准备离开。

  忽然,角落处跳出来一个身影,大声地指责他:“喂,你干吗不等等我?”

  “你……不是在求婚?”宋明清心下一跳,一脸的难以置信出卖着他心内的波涛。

  “被求婚好不好,你语文是不是跟体育老师学的?”唐宋沅无奈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嫌弃地吸了吸鼻子,“哼,没有钻戒,我去参加哪门子的婚礼!”

  话音刚落,宋明清把机票往唐宋沅手中一塞,然后跑到角落里将垃圾桶一倒,开始翻起东西来。

  “喂,宋明清你不是有洁癖吗?”唐宋沅一脸震惊地看着着了魔一般的宋明清屈尊降贵地在一堆垃圾里面翻找,咂吧着嘴问道,“你找什么呢,有这么重要?”

  宋明清头也不回:“戒指。”

  “什么戒指?”唐宋沅张大了嘴巴,心疼得不行,“金的银的?”

  “……钻的。”

  “啊!宋明清你这个庸医,居然这么败家!”唐宋沅飞快地跑过去,将他往旁边一推,然后自己热火朝天地加进翻垃圾这项艰巨的任务里。

  “等我找到戒指,看你这个庸医还往哪里跑!”

  “嗯,不跑了。”安静的月夜里,只有淡淡的声音回荡在巷子里。

  编辑/叉叉 文|白乐

打赏
赞 (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