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冬季来临之前,阳光起来

  夏沅同学又给我发消息催我写日志。

  我每次把文档打开又关掉——啊,坏天气消失之前,我一个字都不想写。

  此时是长沙的十月底,南方最沉闷的秋季。

  连续的暴雨以及雨后的阴霾让我的视力急剧下降,世界变得模糊不清。等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十年没有配过眼镜了。连眼镜店的老板都惊诧:“天啊,你的人生也太将就了。”

  我特别不喜欢戴眼镜。

  我对戴眼镜这件事充满恐惧,是源于我初中的一个物理老师。那是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年轻小伙子,有一次他当着我的面摘下了他上千度的眼镜之后,我彻底地惊呆了。

  天啊,眼窝凹陷得那么厉害!难道他自己都没有觉得可气吗?

  也大概就是从那时起,我知道,有一种伤害叫“潜移默化”。

  我高二的时候坐在教室的倒数第二排。

  不幸的是,只是沉迷于电视剧一个暑假,我就再也看不清黑板上的字了。

  我的同桌是一个很文静的男生,总是戴着副眼镜,一副勤勤恳恳的样子。他老气横秋地看着我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唉,就要高考了啊,你这样可怎么行哪?”然后他慢悠悠地把上课抄的笔记递给我。

  那一年我的课程全仰仗他。

  每次抄完这些后我们就会在草稿纸上聊天,本子在桌子上被递过来又被递过去,上面写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你怎么这么不喜欢说话?

  ——因为沉默是金啊哈哈哈。

  ——你的理想是什么呀?

  ——不知道。

  ——你没有听过“没有理想,和咸鱼有什么差别”吗?

  现在想来,我同桌的品性是真的不错,我自视甚高,他居然没有打我!

  这个世界上最常见的两件事大概就是“遇见”和“别离”吧。

  常见到让我们都不再施放太多的情感在这样或那样的无疾而终上。

  高中毕业后,我和那个男生,像和众多其他曾经友好的同学一样,再也没有见过。

  我的身边再也没有一个可以给我抄题目的人,我不得不去配人生中第一副眼镜。

  我记得很清楚,那副眼镜左眼镜片-235度,右眼镜片-200度,最便宜的款式取代了我同学的地位。

  后来我上传一张戴眼镜的照片到QQ空间,下面有他的两条回复。

  ——你终于肯戴眼镜了。

  ——有点想念你啊。

  新眼镜很好看。

  那是一个圆圆的金色复古框,我戴上之后世界一片清晰,连女同事头顶上的一根白头发都看得一清二楚!(叉妹:说谁?!)

  老板维护做得特别好,天天跟我发微信,说让我多适应适应,不要再将就自己的人生啦。

  啊!那个老板好喜欢用“将就”这个词来试图震慑我!

  旧眼镜我还留着,和它一起的还有一些别的东西,包括我高中时候和同桌聊天的草稿本。

  ——其实很羡慕你啊,你这么勇敢,有那么多想做的事,知道自己想成为哪样的人。

  ——我总是沉默不语,大概是因为比起你来,我觉得青春多迷茫啊。

  每当我想起这些,再看看平凡的自己——啊,字字句句,简直振聋发聩啊。

  年少的时候我和所有人一样,总叫嚣着一定要成为备受瞩目、光芒万丈的那个人,常常挂在嘴边的是“一腔孤勇”和“无所畏惧”这样热血沸腾的词汇。

  可惭愧的是,等我不再像曾经那样年轻的时候,我就慢慢发现,原来我也不再向往当一个披荆斩棘的勇士。我最终也没有成为在他人迷茫青春里还试图去照耀别人的那颗行星。

  那天我和我的朋友们聊天,大家悲伤地发现已经有很久没有好好地读一本书,没有收获新的知识,连身体也越来越差了。

  我们真的已经止步不前了。

  人总是很擅长于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借口,把坏的情绪归于不好的天气,把不再突破归咎于成熟。

  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已经过去。

  在冬天来临之前,我想我们都需要阳光起来。

  文/朵爷

打赏
赞 (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