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贵姓

  上期回顾:事关项王八清白之身,项萧萧担心左护法对它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忽然雪姨上身,叫嚣左护法开门,结果不出意外地被左护法轰了出去。

  第十二章赵移,你又吃错药了?

  他在魔教一段时间,也算是硬把回去的路背下来了,只是现下没有项王八代步,总是慢一些,加上他心急火燎,竟觉得道路格外长。

  路上有时遇到能说上话的魔教高层,还会关切地和他说“夫人啊,马上就是婚礼了,别乱跑呀,摔着了怎么办。”“咱们教里虫多,小心。”之类的。

  项萧萧埋头狂冲,当他回到自己院子外面时,被里面的动静吓得差点傻住。里面是在拆房子吗?项萧萧不禁想到自己穿越以来那多灾多难的床,这是第几张来着了?不会又被拆了吧?

  项萧萧推门进去,就扶着额大叫一声:“妈呀……”真的又被拆了一张床……不,应该是整个房子几乎都被拆了。

  院子中间,项王八警惕地伏在那儿,对面是精疲力竭抱着一个大铜镜的阮仙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衣衫不整,后面则是一堆废墟。

  这是发生了什么……

  项王八看到主人回来了,用力跺了跺四个粗壮的爪子,一脸委屈。

  “别看,戳瞎你。”项萧萧随口骂了一句,“这是怎么了?你非得把自己院子拆了,跑得不是挺快,你怎么不跑啊?”他就不信项王八跑起来阮仙来能追得上。

  阮仙来幽幽地道:“我师父帮我在门外布了毒。”

  其实这师徒俩是串通好的吧?!

  项萧萧无语地道:“小阮……我现在很想揍你你知道吗……”

  阮仙来爬起来,喘着气道:“唉,大致知道了。”

  “居然对一只王八图谋不轨,还拿些不值钱的东西和我换项王八的龟溺!”项萧萧愤怒地道,“小小年纪,怎么这么精啊?”

  阮仙来无辜地道:“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你想说的其实是有傻子不骗王八蛋吧……

  阮仙来:“夫人,既然你来了,能不能帮我劝劝它啊,不就是龟溺吗?”

  “去你的!”项萧萧道,“这么重要的东西,能随便给你吗?”

  阮仙来:“夫人开个价吧……”

  项萧萧差点心一动,但是看到项王八的眼神,又抑制住了那股冲动,恶狠狠地道:“我还没说你呢,幸亏左护法把真相告诉了我,不然还真被你骗了,我告诉你,我现在要找你算账。”

  阮仙来幽幽道:“我没有骗你啊……”

  严格来说……阮仙来还真不算骗,只是耍了点小聪明而已,项萧萧强硬地道:“那我不管,而且左护法也说了,必须收拾你–你看这是什么。”

  项萧萧把手伸出来,手指间的庞降就呈现在了阮仙来面前。

  阮仙来定睛一看,惊呼道:“这!这不是!”

  项萧萧扬扬得意地道:“不错……”

  阮仙来:“–好大的蝉!”

  项萧萧:“……”

  “你识不识货啊?”项萧萧把庞降的肚子亮了出来,庞降的几条虫足尴尬地蹬了蹬……

  阮仙来看清了那青色的腹部,这回是真的惊呼了:“庞降!”庞降也配合地“庞降”了两声。阮仙来两眼发直,不由自主地走了过来:“庞降……这不是早就灭绝了吗……起码两百年没有过踪迹了,是左护法给你的?”

  灭绝?项萧萧回想起左护法让他自己去橄榄树上捉……不禁大骂左护法不是人,幸好他没去,嘴上忽悠道:“没错,这是左护法给我的,你必须拿点比这个好的东西出来上供给我,不然让左护法打你一顿!”

  阮仙来幽幽地看着他。

  嗯……不能怪他欺负小孩子,是小阮先犯坏的:“这么看着我也没用,快拿出来,我会拿去给左护法鉴定的。”开玩笑,萧哥连项王八的眼神都顶过来了,还怕你这小小的幽怨眼神吗?

  项萧萧一脸蛮横地道:“快点,拿出来,不然现在就让项王八踩你一顿。”

  项王八看着这个意图非礼自己的人类,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眼神……

  阮仙来一抖,开始在身上摸索了。左一个锦囊右一个药瓶的,阮仙来把身上都掏光了:“夫人,这些……”

  项萧萧纳闷道:“都是些小玩意儿吗?没有高级点的啊?”

  阮仙来眼巴巴地看着项王八:“最好的就在夫人身边了……”

  项王八:(⊙皿⊙)!

  项萧萧看向项王八,犹豫一下,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你这个小滑头,既然左护法都说了,我不信你没有好东西,别想再打项王八的主意,现在没带在身上就回去拿。”

  阮仙来一脸悲愤:“夫人……你怎么能这样?”

  项萧萧流氓地道:“我不管啊,你得让我满意了。”

  阮仙来有气无力地道:“夫人啊……你就可怜可怜我,把龟溺赐给我吧!”

  “哇,小阮你好烦哦,不许再吵了,我要打人啦。我就快成亲了,哪有和新郎要东西的道理啊!”

  “也没有不许问新郎要东西的风俗吧?”阮仙来纳闷道。

  “我们那儿有!”项萧萧乱诌道,“这都是你骗我的惩罚。”

  阮仙来嘀咕道:“找我师父开刀还差不多……”

  项萧萧:“你说什么?为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阮仙来期期艾艾地道,“夫人,不然这样吧,婚礼在即,我传你降夫之术,你赐我龟溺……”

  “你这个小阮,还真是不死心啊!”项萧萧睨着他道,“这种东西,我不用。”

  阮仙来:“……”

  项萧萧琢磨着,如果他和教主顺利成婚,那么以教主那个傻头傻脑的样子,降夫之术根本用不上,如果被左护法篡位成功呢……

  算了,想降左护法的都被他拍死了。此时项萧萧是潇洒地不要阮仙来的降夫之术,但是不久,他就要后悔了。

  由于花长老的突然离去,林越花来主持大局,导致到了婚礼当天,真的是……很混乱。

  混乱到什么程度呢?婚礼当天项萧萧睡过头了,没有人叫他啊!一觉醒来太阳挂老高,差点没意识到这是什么日子好吗!等他爬起来出去时,外面张灯结彩,还有忙碌中的人停下手里的活震惊地看着他:“夫人,你怎么在这里?”

  项萧萧:“……我刚起床,不在这里在哪里?”

  “你现在应该早就更衣完毕了啊!!啊!!!林坛主!!不好了!夫人刚起床!!”

  项萧萧看着那个大叫着狂奔而去的教众,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干脆跑回去洗脸,结果衣服刚穿好,林越花就风风火火地带着几个人动静很大地跑过来:“夫人,对不起忘记你了!外面宾客太多了!”

  说着她一挥手,后面几个人就一拥而上,把项萧萧的衣服都扒光了。

  项萧萧抓狂道:“姑娘们!矜持点好吗!”

  几个妹子目不斜视地无视他的话,七手八脚帮他换上喜服。

  穿上这身大红的喜服,项萧萧发现特别合身,有那么点帅,不禁夸赞道:“也没见给我量身材啊,居然做得这么合身。”

  林越花摸着下巴打量他:“嗯,教主目测出来的。”

  项萧萧:“……”

  你们教主还有这技能啊……

  “好了,时间不够了,吉时都快到了,快走快走!”林越花一挥手,几个人就驾着项萧萧出去了,她今日衣物仍是贴身短打,加上凶残的长靴,英姿飒爽–但是在项萧萧眼里,她和花长老这两朵花,虽说气质各有不同,恐怖程度却是一样的。

  项萧萧一出门就震惊了。怎么说呢,他要从这里到前边的大厅去拜堂,肯定不可能步行的,也不可能骑马–因为他可是有专属坐骑的,所以项王八就趴在外面。

  它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大红绸带,系成一朵大红花,龟甲边缘被贴了一圈花边,还垂着流苏。

  项萧萧惊悚大叫:“林坛主你该不会让我坐这货吧?!”简直令人发指!

  项王八幽怨地看着主人。

  林越花:“怎么了怎么了?这个多喜庆啊!夫人快上龟吧!”

  项萧萧:“……死也不上!”

  “属下已经够忙了,夫人还给属下添乱!”林越花娇嗔着一跺脚,脚下的地板以她的足为中心呈蜘蛛网纹裂开……

  项萧萧抗拒得很:“你不要威胁我啊,否则我放青头蛊出来了。”

  林越花道:“属下可没有对您不利,更没有威胁您,看,青头蛊也没出来啊!”

  “靠,”不是说感应他的情绪吗?项萧萧幽怨地被迫走近了项王八,爬上了项王八的背。

  林越花亲自牵着项王八脖子上的红绸,往前走:“这个吹吹打打的我就没叫了,否则看起来像新娘子出嫁,算怎么回事儿嘛。”

  你这个王八牌“花轿”已经够那啥了好吗,项萧萧在心底怒吼。

  林坛主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子,审美怎么可以这么崩坏!本来项萧萧以为这仓促的开头已经够混乱了,但更混乱的还在后面,他们快到大厅的时候,冲出来一群人,手中拿着刀剑砍来。

  项萧萧崩溃道:“别说你们这儿还有抢亲的风俗啊!卧槽!”

  “没有啊!”林越花大叫一声,一脚踹飞一个拿刀的人,那人被踹出去几丈,胸口都塌陷了,躺在地上,估计是死了。

  项萧萧:“……”

  林越花夺过一人手中的刀,旋身横砍连杀两人,鲜血溅了一地,大骂道:“五旗旗主都是死的吗,怎么还有漏网之鱼?”

  项萧萧木然道:“请问现在发生了什么事……”他刚说完,项王八就一抬脚,踹飞了一个试图攻击它的人。

  项萧萧:“……”

  等林越花把人都解决完之后,才甩甩手:“属下想着单是咱们教的人参加婚礼,有点单调,就派人请了些其他门派的人来,而且,你知道,很多江湖中人知道我们祖师爷这个预言,听说预言之人是男子,都来看热闹,我怀疑有些是起疑了,怀疑我们有别的行动。没想到被我抓到有不轨举动的王八蛋们不知道怎么挣开绳子闹起事来了。”

  你是怎么请的人啊?还用绳子绑住!项萧萧完全无力吐槽了。

  “本来以为都解决干净了,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真要治五旗旗主一个办事不力的罪,夫人来吧,咱们进去。不知道还有没有漏网之鱼,可能会看出端倪,今天,你可得给我把戏演好了,不要穿帮!”

  林越花把刀一扔,擦擦脸上的血,牵着项王八继续走。

  项萧萧在项王八背上,整个人陷入了呆滞状态,忽然无比想念花长老,至少她办事很牢靠的样子。据说魔教各地分坛掌权的人,都因为这场婚礼赶了过来,所以项萧萧被林越花带进去后,就看到了很多眼生的人。

  教主就穿着和他同款式的喜服,坐在那些人中间,面无表情,没有一个人敢和他说话,整个气氛,也很不像是婚礼……

  右护法一个人边擦汗边调节气氛,可惜大家都很压抑的样子。

  待项萧萧进来了,没见过他的人都静默地把眼神转向他。

  这些人不乏长得十分凶恶的,看得项萧萧胆战心惊。

  教主似是无意地咳了一声,然后众人都迅速将眼神收了回去,继续毕恭毕敬老老实实地坐着。酷飞啦!项萧萧顿时心花怒放,觉得教主今天有点帅!

  林越花作为操办人,拍了拍手:“那个谁,什么时辰了?”

  一人走过来,贴着林越花的耳朵焦急地道:“怎么办,吉时已经过了!路上耽误太久了!”

  林越花:“……”

  项萧萧就站在林越花旁边,所以也听到了。

  林越花愣了一秒钟,然后迅速喊道:“吉时到!请教主和夫人拜堂吧!”

  项萧萧:“……”

  林越花侧身冲项萧萧挤了挤眼睛,然后托着他的手,引他去和教主会合。

  “……”项萧萧完全被这混乱的婚礼和不着调的司仪震住,被她带到教主身旁。

  大约因为教主是先教主养大的,所以本该是高堂坐的地方,只摆了牌位。

  林越花掏出一张小抄看了看,然后开始唱礼。

  在林越花喊出一拜高堂时,教主就忽然回头看了看。

  他一回头,观礼的所有人包括项萧萧都回头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什么事也没发生,没有人来,也没有山崩地裂。教主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和项萧萧一起一拜高堂。

  等到第二拜时,教主又回头看了。项萧萧心中不由得产生了疑惑,这是怎么的?

  他忽然想到,似乎从开始就没看到左护法,他去哪儿了?这么重要的事居然不来?那么教主在等的人,难道是左护法?

  不会是左护法等会儿就要起事了吧?项萧萧总觉得自己好像猜中的真相,不禁胆战心惊。

  可是等到拜完堂,他也没看到左护法来,更没有什么篡位起事。

  按理说拜完堂,新娘要送入洞房,但现场没有新娘,所以林越花便雀跃地大喊一声:“礼毕,喝酒!”

  项萧萧:“……”

  教主带他坐到主席上去喝酒,大厅内这时才有了些热闹,大家喝了酒,觥筹交错,谈笑起来。

  教主的位子背对着众人,只有项萧萧看到他是苦着一张脸。唉……怎么又换回这傻子表情了,影帝啊教主。

  项萧萧低声道:“教主,你是不是在等左护法?”

  教主震惊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知道,”项萧萧,“你要是说不是我就猜花长老了。”

  教主:“……”

  项萧萧:“所以你真的是在等他啊,你怕不怕?”

  教主:“我好怕啊,等下就要去新房了……怎么办。”

  项萧萧同情地看着他:“难道你一点准备也没有?”

  教主:“难道你有准备了吗?”

  项萧萧:“有一点啊,他透露给我过了。”

  教主:“帮我求情啊!”

  项萧萧拍着他的肩膀:“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教主:“谢谢萧萧。”

  ……

  就这样,两人完成了一场莫名契合的对话。

  项萧萧想着左护法还没来,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还没出关,一种是闹事的时间定在往后一点……可是往后就是洞房花烛夜了啊!要么早点来要么别来好吗!

  项萧萧纠结,教主也纠结,坐在那里扮冷酷,项萧萧就被林越花拉着和各坛主旗主喝酒敬酒。

  待到天色晚了该花烛夜了,教主几乎是哭着把项萧萧带去喜房的。

  林越花无比开心地强迫二人喝了交杯酒,壶里剩下的酒还被她一口喝光了,然后把俩人往床上一推:“早生贵子啊!”

  项萧萧:“……”

  教主:“……”

  林越花打了个酒嗝:“我出去继续招呼大家,你们睡吧,还有,阮仙来那小子让我带句话,说这箱子里的东西是给夫人的。”

  林越花走了后,项萧萧和教主面面相觑几秒钟。项萧萧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林越花所说的箱子面前,打开一看,然后猛然合上。

  教主:“什么啊?”

  “没什么。”项萧萧面无表情地道,简直是……不堪入目啊!

  教主眼泪汪汪地看着项萧萧道:“我不想死啊!”

  “放心,你不会死的。”项萧萧安慰了他一句,琢磨着和教主大概是不可能了,算了,反正他也够蠢的。

  那今晚要干啥啊?坐着等到天亮,然后拥有夫人这个名分,在小鸾山养老到死吗?

  项萧萧想了一下,问道:“你会玩二十四点吗?”

  教主:“是什么?”

  ……

  次日清晨,项萧萧在床上打了个滚,睁开眼睛,扯掉脸上贴的纸条,发现教主已经不知去向。

  “啊……昨晚左护法没揭竿起义。”项萧萧嘀咕了一句,四肢大张躺在床上,准备继续怒躺到中午再起床。

  便在此时–

  “啪”的一声,门被人踹开了。

  项萧萧侧头,发现是教主踹开的,他不知何时换下了那身喜服,一身黑衣,面寒如霜,大步走了进来,立于床边。不知道为什么,项萧萧觉得教主身上的寒气简直要实质化了,屋内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不少……越看越觉得教主哪里怪怪的。

  教主目光在屋内扫了扫,然后道:“他呢?”

  他?哪个他?项萧萧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教主见他一脸茫然,俯身掐住他的脖子制住他,另一只手三两下将他衣襟扯开。

  项萧萧大惊失色,双手扯着他的手道:“你干什么?喂,有话好好说,扯别人衣服算什么英雄好汉啊!”

  “你好烦,”教主的手岿然不动,淡淡扫了他一眼,露出满意的神色,道,“阮仙来送的东西在哪儿?”

  项萧萧:“……”

  教主起身,看了看,盯着箱子道:“那里面吗?”

  项萧萧看着他陌生又有点熟悉的表情,脑中迅速闪过很多片段,最后连起来,惊悚地大喊:“是你!”

  项萧萧觉得自己真是太傻了!这么看起来,教主和左护法根本就表现得很明显了,不能更明显了,无论是花长老与左护法两人曾经的对话,数次提及的刘长老,还是教主表现出来的样子,以及各种细节,都透露着一个事实,可他偏偏就没有看出真相,还傻乎乎地猜测是左护法要篡位。

  太丢人了……还自以为分析透彻和人说了。

  左护法,不对,现在应该叫他赵移–谁能想到长了一张萝莉脸的小矮子就是真正的教主,而那个傻教主……

  项萧萧没等赵移回答,就大叫道:“骗子!你师兄就是青杨,你只有一个师兄!”

  “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一点,”赵移道,“现在不需要我解释了吧?”

  萧哥到底是有多蠢?!他现在深深后悔自己当初想象力不够丰富,柯南的故事都讲出来了,居然不知道往现实上引申,他是真的没想到刘长老的能力这么牛,项萧萧无力道:“你、你还是要解释一下的……”

  赵移:“解释什么?”

  项萧萧:“你是怎么变小的……”

  赵移:“此事说来话长,是这样的–”

  项萧萧:“嗯?”

  赵移说了一句就停住了。

  项萧萧:“继续啊……”

  赵移:“要解释太久,办完正事再说吧。”

  项萧萧:“……”

  亲,这不是正事啊!有点出息好不好?!不要面无表情地说出这种话啊!

  赵移用脚尖把箱盖顶开,看了看里面的东西,评价道:“一般。”

  项萧萧默默地爬下床,踮着脚往外走。

  “再走一步砍了你的脚。”赵移头也不回,一边挑拣箱子里的东西,一边道。

  简直酷飞了……

  他停住脚步,哭丧着脸道:“是不是先培养一下感情啊?转折那么快读者会打负分的。”而且还挑道具,太过分了小心大家嫌你变态让你负分滚粗啊……说好的,我们就是演一演。

  赵移回头道:“你还记得我说过,成亲那天,我会用鞭子好好抽你一顿吗?”

  项萧萧脸都吓白了:“你不如去找段青杨吧,我觉得他皮厚耐打。”

  赵移目光一冷道:“你放心吧,我会找到他的,但不是现在。”

  项萧萧:“……”

  救命,教主……不,啊呸,师兄,自己保重吧……基于和赵移一起骗萧哥,萧哥现在也没有救人的欲望了。

  赵移从箱子里摸出一包东西,项萧萧辨认了一下,好像是金刚楔……

  项萧萧莫名兴奋起来:“要用这个吗?”

  赵移不屑地往地上一丢:“挑出来扔了。”

  项萧萧:“……”

  赵移眼皮都不抬,问道:“庞降呢?”

  “小阮给了我个瓶子……我装起来了……”项萧萧战战兢兢地道,“你要吃了它吗……”

  “尚未入药如何吃,再说它对我效用也不大,我教你庞降另外的用法。”

  赵移淡淡道:“把它拿出来吧。”项萧萧实在是不想拿出来的。

  可是赵移两秒没看他有动静,就冷冷地瞅过来了,原本项萧萧记忆里大部分时间是傻到飞表情的脸突然如此冷酷,让他很有些适应不了,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表情更适合赵移的脸……

  项萧萧被看得腿发软。

  赵移:“还不动吗?”

  项萧萧磕磕巴巴地道:“你说……再走一步就砍了我的腿……”

  赵移:“……现在可以走了。”

  项萧萧万分委屈地走到柜子前,伸手进去掏摸了一阵,掏出来个瓷瓶,放到赵移手里。

  赵移在箱子里拿了一只银碗一只玉碗出来,将庞降倒出来放进去,两只碗合拢一扣,原本“庞降”“庞降”的声音,从碗中隐隐透出来,竟然变了调子!

  项萧萧震惊地仔细听,发觉那声音从碗中发出,好似远在天边,又像近在耳边,只是……只是怎么听都不再是“庞降庞降”的叫法,而是朦朦胧胧缥缈煽情的–

  项萧萧瞪大了眼睛:“五音?”

  可是这种声音应该是妹子叫的啊!是妹子啊!为什么会是一只虫子!这不科学吧?!而且更糟糕的是……听着庞降的叫声,项萧萧觉得自己好像也来感觉了……

  这不对啊,太不对了。

  项萧萧又眼睁睁看着赵移给房内点上了香炉,一时间屋内的气氛奇怪到了极点。

  这回项萧萧觉得自己腿软……不是被吓的,是真的腿软。

  “啪”的一下,他就摔坐在了地上。

  赵移瞥了他一眼。

  项萧萧:“……能不能扶我一下。”腿有点像面条了……

  赵移走过来,伸手一拽,拎着项萧萧的腰带,把他提溜到床上去了,想了一下又道:“你挺矮的。”

  项萧萧抓狂道:“我是南方人!”

  赵移:“自己矮不要拉整个南方人给你垫背。”

  项萧萧:“……”指天发誓这不是地图炮好吗!

  赵移分明是一雪前耻,报以前项萧萧玩身高哏的仇!简直是从没见过心眼这么小的人!

  赵移上下看了他一眼:“把衣服脱了吧。”

  项萧萧:“……”

  赵移见他不脱,也不说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项萧萧二话不说开始扯腰带,妈呀赵移的表情好吓人!下一秒撕衣即视感!

  项萧萧脱掉喜服,只剩亵衣亵裤,抱头道:“那什么鞭子刑罚是不是等我们再熟悉一点再开始啊?”

  “看来你记不住我说过什么,我说了教主和你成亲之后,我一定会用鞭子打你一顿。”

  项萧萧继续为自己辩解道:“我是和你师兄拜的堂……”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赵移就像被刺激到了一样,从箱子里翻出了鞭子,用两只手捏住两端,扯得“啪啪”响。

  项萧萧差点没蹦起来–他感觉赵移直接上手就要抽自己啊!

  “你别动啊!我会疼的!”

  “你又不是女人,怕什么疼,抽几下而已。”赵移一副不关心的样子。

  项萧萧无法吐槽了,只好道:“没,只是我弱爆了,格外怕疼。”

  “……喔,平时你不是挺经打的吗?”赵移看了他一秒钟,扬手就将鞭子往后甩。

  请问哪里经打了……不是三天两头吐血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心理作用–估计不是–项萧萧总觉得自己不但腿发软了,四肢都发软,怕得要死,看着鞭子就要落到身上,他晕了过去,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鞭子还在空中,并没有落下来。原来,你是吓一吓我啊!赵移,你这个浑蛋!

  第二天,项萧萧醒来时懒洋洋地一转身,意识慢慢清醒后才想起昨天被赵移的鞭子给吓晕了,正在心里痛骂赵移,却发现身旁没躺人,一睁眼,有一个小正太就坐在自己床边,静静地看书,见他醒了,就合上书,道:“你醒啦。”

  项萧萧:“……”

  等等,这是谁?!难不成是赵移又变成小孩了?项萧萧整个人陷入死机状态,可是他长得和赵移不一样啊!不是萝莉脸,很明显的正太啊!可说起来……赵移的萝莉脸和他成人时的脸也不一样啊!这也太坑爹了,昨晚才恢复原本的样子,今儿就又变成小孩了,比之前还小!之前好歹也有十二三岁,现在看上去最多七八岁!

  项萧萧静默着思考了差不多有一分钟,才艰难地开口:“……赵移,你又吃错药了?”

  正太冷静地看着他:“没有,你认错人了。”

  项萧萧:“……”

  正太慢吞吞地道:“我不叫赵移,我是你儿子啊爹。”

  “噗–喀喀!!”项萧萧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然后反应过来,“花长老回来了?”

  正太点头,项萧萧被吓得不轻,惊魂未定地道:“儿、儿子啊!”

  正太再次点头:“大儿子。”

  “还有一个二儿子吗……”项萧萧呆滞地道,“和你是双胞胎?”

  正太摇头:“不是。”

  项萧萧:“……那稍微好点。”

  正太:“但是长得很像。”

  赵移你这是何苦,项萧萧道:“赵移呢?”

  正太眨眨眼:“弟弟把师父衣服弄脏了,他去清理了。”

  项萧萧疑惑地道:“啊,怎么你不叫他爹爹吗?”

  “师父说这个称呼有点蠢,让给你了,我们叫他师父也是一样的。”正太镇定地解释。

  项萧萧:不行了,这个小孩萧哥有点对付不住的样子!不可以!养儿子镇压不住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万一把他养成熊孩子怎么办!

  项萧萧严肃道:“你有名字了吗?”

  正太:“以前只有小名,师父说随他姓,再起一个。”

  “那我帮你取吧,”项萧萧欢快地道,“就叫赵大娃。”人如其名,如果聪明的小正太起个这样淳朴的名字,一定不会变熊孩子的!

  正太:“……”

  项萧萧深情地道:“你弟弟就叫二娃。”

  正太:“……”

  项萧萧:“你觉得好不好?”

  正太眼睛在他脸上扫了一下,乖巧地道:“只要爹喜欢就好。”

  项萧萧的心顿时化了,抱住小正太化身恋子狂魔:“你真是太可爱了!”

  此时门一开,赵移带着另一个小正太一起回来了:“和你弟弟一起去抱你爹吧,他看起来又犯傻了。”

  到底还让不让人活了!项萧萧怒道:“你说哪个是弟弟?”

  赵移指了指项萧萧怀里的正太:“这个。”

  项萧萧把小正太拉了出来,让两人站在一起,指着比较高的大娃道:“你说他是弟弟?”

  赵移缓缓道:“是的……”

  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项萧萧低头问道:“你们说,谁是弟弟?”

  二娃纯真地看着大娃:“我是弟弟吗?”

  大娃温柔地回视:“你是蠢蛋。”

  项萧萧:“……”

  二娃伤心地哭了起来。

  项萧萧无语地安慰他:“大娃,你的嘴怎么和你师父一样……”

  赵移敏锐地道:“什么,大娃?”

  项萧萧:“嗯,我早就和你说过的吧。”

  赵移嫌弃地道:“……不行,不准叫这个名字,长老们那边都已经拟好名字了,大的叫凤岐,小的叫凤举。”

  项萧萧耍赖道:“不行,不叫大娃二娃我就不要这俩了。”

  赵移果决地提起两个小孩。

  项萧萧:“你干什么?”

  赵移:“扔了。”说完他就付诸行动,把两个小孩丢了出去。

  项萧萧:“……”

  门外响起大哭声,项萧萧哑口无言半晌:“我又想要了,麻烦你把人捡回来吧。”

  赵移抱臂道:“一会儿让丢一会儿让捡,懒得伺候你,想要自己捡,记得你说过的话,再让我听到你叫他们大娃二娃的话,以后你就给我改名叫三娃!”

  好!你够狠!项萧萧跑出去把两个孩子捡了回来,发现只有二娃,也就是凤举哭了,凤岐则面无表情地捂着耳朵。

  他把俩孩子放到床上,干巴巴地道:“凤岐,你劝下你弟弟不要哭了。”

  “喔,”凤岐双手搭在凤举肩上,“弟。”

  凤举小手捂着眼睛,眼泪哗哗地流,从指缝里看着哥哥,应道:“啊?”

  凤岐伸手给了他一个耳光:“不要哭了。”

  项萧萧:“……”

  凤举顿了一下,随后哭得更起劲了……

  凤岐无辜地看着项萧萧:“爹,你自己来打吧,我打他不听呀。”

  项萧萧僵硬地对赵移道:“你让花长老找的不会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吧……”不然怎么看着一点也不像亲兄弟啊!

  赵移却满意地道:“为人兄长,就是要有这个样子。”

  项萧萧无语道:“你师兄也这样教训过你吗?”

  赵移冷笑道:“他敢。”

  项萧萧:“……”

  你这样真不适合养孩子……不把俩娃养歪了就怪了!

  赵移居高临下地道:“对了,你不是要听解释吗,现在有时间了。”

  项萧萧:“听个屁啊……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又不傻。”

  赵移:“这不一定吧。”

  智商又受到了侮辱!项萧萧恨恨道:“是啊,你不傻,你不傻还吃了刘长老的药。”

  赵移:“……”

  项萧萧:“还想给我吃,你等着吧,我要是也变成小女孩,跟你没完。”

  赵移平静地道:“也?”

  项萧萧果断道:“你听错了。”

  赵移:“我听错了?”

  “你没听错,是我错了我说错话了–”项萧萧捂脸狂号,“有没有点人性啊!小孩子在这里呢!”

  赵移漠然道:“小孩子在这儿又不是就不能揍人了。”

  是啊是啊,咱们这是魔教,就是要从小培养小孩子的暴力世界观嘛……项萧萧在心里吐槽,心情都写在脸上了。

  赵移一脚踩上床,踏在项萧萧身上,力道不是很重,甚至很合适,他挑眉道:“不能在小孩子面前做的事情,是这个才对。”

  项萧萧:“……”

  下期预告:凤岐尽得教主真传,对项王八起了不好的心思!他竟然也想喝鳖汤!阮仙来临阵受命帮教主带儿子,得了空闲的教主竟然教起教主夫人练功了!

  文/桃宝卷

赞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