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面对妖风阵阵,棉衣裹身的寒冬,怎么样才能被治愈呢?且从书生乐师和剑客三人的围炉夜话,走进古人丰盛的冬日时光,一起感受漫漫长日里,最简单的幸福吧!

  冬天来了不迎接是很失礼的

  书生:听说冬天一到,天子有出郊迎接之礼,还要赏赐大臣们冬衣呢。

  剑客:天子能迎冬,百姓就不能吗?民间也有祭祖、饮宴、卜岁的习俗。

  乐师睨了他一眼:嗯哼,还能让你偷得饮酒的闲情?

  剑客:别把我的馋虫勾出来。

  乐师:那如果我说,满族人拜冬,冬至开始汉八旗“烧旗香跳虎神”,满八旗则“烧荤香”,数十天不能碰荤腥呢。

  剑客:哪来的这样的规矩,无酒无肉,怎么过活?

  书生幽幽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就默默地听琴吧

  剑客:煮茶夜话,似乎还少了一点什么。

  书生:兄台可是觉得少了琴音?

  乐师:要我弹琴直说就行。师涓曾作四时之乐,“春操离鸿、去雁、应苹;夏操明晨、焦泉、流金;秋操商风、落叶、吹蓬;冬操凝河、流阴、沉云”,此时正是冬日,待我取出桐木琴,弹奏一曲又何妨。

  剑客:你当真要弹奏?

  乐师:嗬,怎的,你不愿听?

  剑客抓耳:那我岂不是要陪你来一段剑舞?

  取暖的方式当然越多越好

  剑客:痛快!舞完剑浑身都暖和了。不知道先辈们取暖,是饮一壶好酒,还是炖一锅羊肉?

  乐师:你肯定没听说过与灶相通的火塘,白天做饭晚上取暖,温饱两不耽误。

  书生:乐师所言极是。小生还听闻汉朝天子住在“壁面披挂锦绣,地上铺西域毛毯,设有火齐屏风和鸿羽帐”的温室殿,皇后则住在墙面上涂抹了花椒和泥的椒房殿。

  剑客鼓起腮帮子:这年头皇家人真真会享受。

  乐师:这都能让你愤愤不平?我要再说唐朝贵族都用上“瑞炭”和“凤炭”了,杨国忠家炭屑要用蜂蜜捏成双凤形状,烧炉时还要将白檀木铺于炉底。

  乐师继续道:明清还有了“暖炕”和“暖阁”,就在紫禁城一些宫殿下挖火道,烧上木炭火,热火噌噌地冒,直通了皇上的御床。

  书生和剑客一起傻眼:奢侈啊!

  头上光溜溜的总有些不舒服

  书生:上天有好生之德,请赐在下一顶暖帽吧!

  剑客挑眉:书生,你可以学汉代的士庶男子,额间系一裁成长条、内絮丝绵的帛巾,哈哈。

  乐师一脸正经:也可以做女儿姿态,戴上抹额或是无顶的“昭君套”保暖。

  书生急道:尔等一派胡言。君不见,魏文帝时就开始赏赐百官立冬暖帽,明时入朝百官可以得到狐皮类制成的“暖耳”赏赐,到了清朝,官员们可都戴上了皮制的暖帽。

  乐师:不逗你了。我倒听说唐人就偏爱戴这暖帽,等到宋元棉花种植普及,棉帽中间方真实纳入了棉絮。不过,说起这暖帽,还真对得起它的名字。

  剑客:弹琴的你又故弄玄虚。

  乐师:你看它呈布兜状,身后和两侧还有帽群垂下及肩,可把耳朵和肩背都护上了,十分暖和。

  书生点头,剑客咋舌。

  冬天还可以数着过、画着过

  剑客:一九二九不出手……哎呀,乐师,这数九可真难数啊!

  书生:侠士,你这一数九让小生想到了梅花型、铜钱型、文字型的九九消寒图。

  乐师:哦?敢问书生梅花型是怎样?

  书生:从冬至这天起,每家每户画上素梅九朵,每朵九个花瓣,每天用毛笔蘸了红色的颜料描上一笔。每朵花瓣代表了一天,切记不能描得贪多或懒惰,这么日日染梅,等到八十一片花瓣全部描完,春天就到了。

  剑客惊诧:劳什子的铜钱也成?

  书生:那是自然。从一九到九九,八十一枚铜钱,每天涂染一枚,上画阳、下画晴、左风右雨雪当中,连天气都给记录了下来。

  乐师:文字型的九九消寒图我知道,就是取九个笔画为九的字,制成双钩空心,每天描上一笔,不仅把冬天描过去了,还描出了一首意蕴深长的诗。

  剑客一副求夸赞的表情:我听过“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这算不算?

  书生:侠士好记性。

  别忘了还有暖炉会

  乐师:围炉取暖饮酒聚会,一年一度的暖炉会真让人迫不及待。

  剑客:怎么,和我们一起喝还不满意?

  书生:侠士所言差矣。正所谓醉依香枕坐,慵傍暖炉眠,所谓“十月朔,有司进暖炉炭,民间皆置酒作暖炉会也”,所谓宫中“遇雪即开筵”,所谓赏雪时“羊羔儿酒以赐”……

  剑客奓毛:书生,快别掉书袋子了。

  乐师:还好有你们,要不然一人独饮可要闷死了。

  三人举起酒杯,相视而笑。

  还有那卖痴呆的小儿

  剑客屏息:你们听到了吗?

  乐师:可是你的顺风耳听到什么了?

  剑客瞪了他一眼:我听着似有小孩提灯笼在走街串巷,口中吆喝着什么“卖汝痴,卖汝呆,谁来买”。

  乐师:这是什么玩意儿?

  书生:兄台这就不知道了吧。除夕的风俗多样,饮屠苏、百事吉、胶牙饧、烧术、卖懵懂……卖痴呆便是这卖懵懂,大抵是吴人希望卖了懵懂,来年更聪明。

  乐师:原来还有这么一说。

  书生更加得意:范成大还写了一首《卖痴呆词》,且听小生念上几句“小儿呼叫走长街,云有痴呆召人买”。

  剑客:真是呆子说呆子行为。

  书生:元代还有群儿绕街呼叫“卖痴呆,千贯卖汝痴,万贯卖汝呆,见卖尽多送,要赊随我来”……侠士,你怎么能如此说话!

  乐师看着二人,但笑不语。

  还有一只鸟在冬天闹了笑话

  剑客:你们可知道有种鸟,大热天叫“凤凰不如我”,大冬天叫“得过且过”?

  乐师:这说的不就是你吗?

  书生:侠士说的是号寒虫吧?

  剑客瞥了一眼乐师:还是书生上道。

  书生摇头晃脑:容在下斗胆,再补全几句–五台山有鸟,名号寒虫。四足,有肉翅不能飞,其粪即五灵脂也。当盛暑时,文采绚烂,乃自鸣曰凤凰不如我。至冬,毛尽脱落,自鸣曰得过且过。

  乐师和剑客:……

  本次围炉夜话就到这里。冬天是冷的,冷风冷雨,冬天也是热的,热饮暖炉,在你的心目中,冬天是什么样子的?在冬天做什么会让你觉得很快乐呢?活动活动你们僵硬的五指@飞魔幻杂志或留言飞魔幻微信(feimohuan),和编编们一起聊聊心事,享受冬季的大好时光吧!

  策划/被冬天哄得很开心的小团子

赞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