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啦,你有什么独家回忆?

  导语:要过年啦!有每逢春节晒侄儿的小巫起模范带头作用,去年晴子也加入了晒小侄儿的大军中,直到一年后的今天,才知道,嗯,自己晒的那个,叫小外甥哈哈哈!(飞碟:好心疼这一家子的编辑啊,都是单身狗,能拿出手晒的居然只有兄弟姐妹的孩纸了……)剩下三个新编没有恩爱可以秀,又没有小侄儿小外甥可以晒,纷纷开始抢红包了!过年嘛,压岁钱还是要有的!快来围观一下大大们关于过年都有什么独家回忆吧!

  乐玺:无广告不成年

  我过年只有……一点都不好玩儿的回忆。因为UP主父母当年工作被调配到外地,所以几乎每年我们都会在要不要回老家,回哪边老家的选择题中做单项选择。这么多年以来,老两口都会因为回谁的老家这个问题大打出手,最后导致哪边都回不了,而排除掉大雪天封路,买不到机票,坐火车很冷等情况,近十年的数据显示,UP主能够跟亲人一起过年的次数只有三次。如果不回家,UP主在家里是这么过的,玩儿PS3,吃吃吃,群里发红包,基友们都在家里跟亲戚一起欢度,根本约不出来,外面的商店老早就关门了。至于说去国外旅游过年这种事,因为爹工作原因,大年初一都必须去办公室,所以出游计划就非常不好预定,所以说除了死宅没有更多的选择。说到这里不由得鼻子一酸,眼见着一年一度最无聊的假期又要上演了,UP主简直要向天呼唤——《夫如一夜春风》来上市了,离春天也不会太远!

  小编吐槽:小广告无缝链接,神婆是要改行当广告狗吗?哈哈!

  颜无色:瓜子小王子

  自从我开始每年初一都去朋友家拜年后,就有了各种各样的外号,最常被提到的,无疑是瓜子小王子,因为我每到一家,长辈就会给我一把瓜子,如果好吃,我就再要一把,嗑完再走,要是不好吃我就说我还有几家没去,赶紧跑路,就是这样,几年下来,大家都知道我去拜年逗留的时间取决于他们家瓜子好不好吃,有时候临走还拍拍手跟朋友说,你们家去年的绿茶味儿瓜子挺好吃的,今年怎么买五香的了?我十九岁那年的初一下了大雪,我妈怕我出事,只让步行,我想了想,说有一家我必须去,我和他从小玩在一起,当铁哥们处,谁家不去也不能落下他,今年他家的瓜子异常好吃,我惊喜地问,我认识你十几年了,你们家瓜子今年怎么这么好吃?他摸摸后脑勺说,可能因为从今年开始,我才发现喜欢你吧!

  小编好奇:所以这一段是一颗瓜子搞定的爱情故事吗?好萌!

  岑小沐: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每年到过年的时候,都要跟着爸爸妈妈一起跑场子,中午在爷爷奶奶家,晚上还要穿越大半座城市到姥姥家去,她每次都会特别期待地守在阳台上,站在门里撩起帘子看我们有没有来,但其实那个时候还挺不想这么折腾的,也不太能理解老人家盼望着子孙一起过年的心情,总觉得跑来跑去太麻烦。后来慢慢长大了,过年的活动变得丰富了许多,这样来回奔走折腾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再后来工作了,忙碌了,过年又不想这么闹了,又想念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的时候了,然而,守在阳台上等我去的人已经不在了,也再不会有人为我撩起那道帘子了。

  小编伤感:小沐不哭,给你好吃哒。

  鹿聘:存年货的小狗月牙

  说到过年第一个想到的是我家的小黄狗月牙,它是一只会储存年货的狗,嗅到过年的气息比人还兴奋,比如谁家今天做了豆豉扣肉,谁家蒸了排骨,它总是会屁颠屁颠地叼一点回来,穿过客厅,哈喇子边跑边流,妹妹拍着手笑道:“狗狗在流口水。”它的小窝里摆满了乱七八糟的食物,然后欢快地在里面打滚儿,我终于明白了它的意图,它可能是在储存年货吧,后来它的小窝装不下了,就四处藏到沙发底下、妹妹的尿布里,在妈妈盛怒之下,将它的年货全放在垃圾袋里扔了,它黯然神伤地看着垃圾袋远去。后来我们一家子拿出年货,吃糖果腊肉腊肠的时候,它就傲娇地抬起它的脑袋,蜷缩在我的拖鞋里,再也不肯起来了,唉,狗狗是真的生气了吧!

  小编感慨:小鹿同学是典型的妹控,说着月牙呢,妹妹强行出镜!

  啊列:没有红包,过什么年!

  啊咧,第一次露脸啊我要抓住每一次上镜的机会啊,大家好,我叫阿列,喜欢在说话的时候用“啊咧”开头的那个阿列!趁着快过年了,气氛喜庆欢快,我来给大家讲个故事吧!记得当年我还是个跳起来也摸不到门楣的矮子,欢欢喜喜地同家人围完炉吃过饭,跟着堂姐出门去放鞭炮。那年冬天真是冷啊!冷得大家的智商都冻住了,一致觉得放鞭炮虽然热闹,但没法取暖,还不如烧火呢!小孩子玩火被发现是要挨揍的,于是我那机智的堂姐偷了打火机和一包纸巾,把我带到家里堆放东西的小阁楼……要不是我妈闻到异味找上楼来,今年我坟头的树大概都结果子了。于是那年过年我并没有红包拿。(……)

  小编哈哈:喜欢说“啊咧”的阿列写了篇文女主叫阿列,真是啊咧啊!

  指尖糖:你听,风在说话

  讲一个很LOW但印象很深的吧。我老家在农村,是比较传统的那种,就是过年一定要回家团圆,然后就是一定要过完年去我爸的兄弟姐妹家里串门。那个时候还很小,大约就十来岁左右。当时的交通不便,去哪儿自己没车简直就是噩梦,加上是那种带泥的公路,你们懂的。好在当时二爸姑爷家都有摩托车。于是我们一家四口,二爸家两口,大姑爷家三口,小姑爷家两口满满当当地塞了三台摩托车然后穿越大半个重庆串门。在寒风中流着鼻涕颤抖嬉笑,看路上的风景(听说这一段要配合下图一起看效果才更佳哦)。从那一年后就再也没有集体开展过这样的活动了,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小编笑抽: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一段有声音的文字!配上印度神曲《我在东北玩泥巴》“笑”果最佳!

  策划/给小外甥准备了10块钱红包的晴子+号称年年十八一朵花的小沐

赞 (1)